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圈里有只干脆面[娱乐圈] > 第23章 恶女(二十二)

第23章 恶女(二十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萧声声不认为自己会认识叫她的那个人。刚刚转身的一瞬间,余光越过扶她的那个黑西装男人,她看到一个名字经常出现在各种财经新闻上的女人,扶她的男人,仅仅是那个女人随身带着保镖中的一个。

    和其他圈内人不同,萧声声很少和这类富商名流打交道,一来是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怕被耍得团团转,二来她也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和他们进行利益交换的地方。

    虽然她也曾在几年前,作为一只耿直的颜汪,对着程凌云的照片流过口水。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类人,出身好长得好能力好,年纪轻轻呼风唤雨,人比人,简直气死个人。

    程凌云都叫了她,萧声声只有硬着头皮转过身,用“我不认识你”的表情和她打了个招呼:“你好,请问是在叫我吗?”

    “是的。”

    程凌云走下台阶,她个子很高,比萧声声高了大半个脑袋,说话时下巴微微抬起,让萧声声心里莫名生出些压迫感来。

    “请问有什么事吗?”

    程凌云淡淡一笑:“你掉了东西。”

    萧声声一听掉了东西,慌忙地捂住了口袋,摸到里面的袋子还在,才松了口气。程凌云弯下腰捡起一包纸巾递给她:“应该是你掉的?”

    萧声声低头一看,却是一包自己从没见过的纸巾,连忙挥手:“这个不是我的。”

    “是吗?”程凌云把手收了回去,“不好意思,那我看错了。”

    “没关系,谢谢你,我先走了。”

    面对程凌云,萧声声总觉得有点压力,和钟沁藐视天地的倨傲不同,程凌云拥有一种来自于人上人的上位者气势,这让她的一言一行都极有修养,但是却不太容易亲近。

    她怕再多呆一会儿会被其他人认出来,匆匆忙忙又道了声谢,转身走了。

    程凌云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是萧声声?”

    身边一个保镖低头说:“是的,程总。”

    “你也感觉到她口袋里的东西了?”

    保镖有点犹豫:“嗯……有,是您以前在那处宅子留下的法印。”

    程凌云转身:“盯紧她,有事汇报。”

    保镖跟了上去:“可是您父亲吩咐过,让您不要管这些东西。”

    程凌云说:“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管,不过在我的地盘杀人夺魂,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

    保镖说:“可是……”

    程凌云回头,冷冷道:“还有什么可是?”

    保镖知道自己多嘴,低下头悄悄退下,跟上萧声声。

    而萧声声对即将而来的跟踪还不知情,她在路上买了一盒刚出炉的小烧饼带回家准备犒劳一下擦了一下午地板的钟沁。

    钟沁在家也没好过,擦完了地板趴沙发上睡觉,不知怎地一直做怪梦,梦里一会儿是狰狞的小鬼,一会儿诡秘的黑屋,她很久没做过这样的梦了,每一次这种梦出现,都预示着一段不太好的将来。

    萧声声推门进来的时候,钟沁终于从冗长的梦中醒了过来。她坐起来,用爪子擦了把汗,一抬头竟然看着萧声声走到自己跟前,直愣愣的盯着自己。

    “什么事?”

    钟沁作为一只浣熊,除了洗饼干外,熊性并不多,尤其是坐沙发瘫沙发,分外的有人样。她张开两腿坐着,萧声声趁机瞄一瞄她是公是母,可惜毛烘烘的没瞧见,反到被钟沁发现,尾巴卷起来盖住肚皮,骂了句:“色//胚!”

    萧声声觉得自己特委屈。她只是好奇而已,又不摸又不亲,还不如当时让自己啃了一嘴毛的钟沁。

    “给你买了小烧饼。”

    萧声声盒子拿出来放在桌上,钟沁闻到香味凑过去看,被萧声声拧着后颈抱起来。

    “先去洗手。”

    萧声声抱着钟沁走到卫生间,路过餐厅时看到光亮的地板,说:“擦得挺干净啊。”

    “废话!我擦了一下午!”

    “以后都你擦了。”

    萧声声把钟沁放到洗手台上,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我今天见到一个大美女。”

    钟沁刚打开水龙头,听到这话吓了一跳,爪子没控制住,水哗啦一下涌出来,溅了她一脸。

    “路上遇到的。”

    “……”钟沁气得想泼萧声声一身水。

    “挺漂亮的,比照片还漂亮。”萧声声拿过毛巾替钟沁擦了擦爪子。钟沁问:“你今天到底是出去看美女的还是办正事的?”

    “当然是办正事。”萧声声说,“见到助理了,可能和a一样,还得见第二次。”

    “有苗头?”

    “有,不过她不愿意说。”萧声声的情绪突然变得低落,“我有点……有点着急,担心晚一点贝拉就没救了。”

    钟沁一听到贝拉的名字就想嘲讽几句,看到萧声声这样子,也不好说出口,只好安慰她:“有我在,担心什么。”

    “嗯。”

    萧声声把她抱出去吃烧饼,钟沁拿起一块饼,才想起来:“明天起,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你一起出门了。我做了很多梦……感觉很不好。”

    “梦?噩梦?”

    钟沁说:“一般而言我是不会做梦的,除非会发生什么我无法控制的事。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明天我必须和你一起出门。”

    萧声声从口袋里摸出那块碎片出来:“不是有这个东西吗?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钟沁纠正她:“我说的是,一般魍魉魑魅。”

    萧声声问:“还有不一般的?”

    钟沁说:“当然有,鬼车,夔牛,女魃……特别是鬼车,那货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心机婊。”

    萧声声被钟沁逗笑了:“你这网络语言用得挺溜啊。”

    钟沁说:“网红家太无聊,只有学上网。”

    萧声声说:“所以鬼车怎么坑你了?”

    钟沁说:“当年在灵山,凤凰之下就是我了。本来相安无事,结果鬼车竟然唆使我去吞凤凰。”

    萧声声惊呆:“那你就吞了?”

    钟沁说:“吞了。”

    萧声声说:“洗了吗?洗了才吞的?”

    钟沁气得跳起来打萧声声的脑袋:“都给你说了,我是这两年才变成浣熊的!”

    萧声声说:“哦,那就是没洗,凤凰味道怎么样?”

    钟沁用爪子在自己喉咙口处一划:“若不是当时我机智,割破喉咙把凤凰吐出来,大概我已经烧得连灰都不剩了。”

    钟沁捡起地上的一根毛,叹了口气:“可惜还是被凤凰火灼到,天人五衰。”

    萧声声问:“那个心机婊呢?”

    钟沁说:“在我吞凤凰时想偷袭我,没想到对着它把凤凰吐出来,它也被凤凰火灼到了,可惜没死,不过也开始天人五衰了。”

    说到这里,钟沁突然严肃起来:“声声,它可能还在哪个角落伺机埋伏着,如果你以后遇到怕狗的人,千万要避开。它一直在找我报复,后来知道盂兰盆可以延缓天人五衰,费劲各种办法想搞到手,手段非常残忍。”

    她顿了一下:“当年它甚至联合日本浪人,杀了保护国宝和盂兰盆的王先生一家。所以恕我不能把那间宅子叫凶宅或者鬼屋,我希望它被修缮后保护起来,这里应该被纪念,不该作为猎奇的地方。”

    萧声声有点触动:“敬鬼神而远之,秋辰给我说的,我一直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想,是我当初太冲动。”

    钟沁啃着烧饼钻进萧声声怀里:“你已经没机会了,神已经上门了。”

    萧声声笑着揉揉她的头,把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挂坠取下来,穿进小抽绳袋里,把碎片挂在脖子上。

    她不准备再等了。第二天早上,她出门买了个外出包,准备带上钟沁,去会一会小助理或者a,没想到下午的时候,小助理给萧声声打了通电话,蚊子般的声音在那头嗡嗡嗡,说自己知道一些事,想告诉萧声声,希望能救贝拉。

    萧声声问:“关于贝拉铤而走险参加《捉迷藏》的那些事?”

    小助理说:“算吧,其实我知道的不多,我要去干活了,等会儿见!”

    萧声声还没说完,小助理就挂了电话。告诉萧声声这一切是经过一晚思考的结果,当初自己穷途末路,是贝拉收留了她,她想,是该还贝拉一个人情了。

    没想到她打完电话一转身,却吓了一跳。

    “钱……钱总……”

    这里是员工电梯间,平常都不会有高层过来和他们一起挤,没想到今天这么凑巧,竟然遇到了老板带着秘书过来坐电梯。

    看到小助理哆嗦的样子,钱总问:“打电话?”

    “嗯,等会儿约朋友一起吃饭。”

    钱总把电梯又按了两下:“贝拉还躺在医院里,你不去多陪陪,还约朋友吃饭?”

    “我……我昨天有去看过贝拉老师……”

    “今天不去?”

    “去的,我见完朋友就去。”小助理面对老板有些不自在,说,“您用电梯吧,我走消防通道。”

    “去吧。”

    钱总挥挥手,小助理如蒙大赦,抱着包跑开了。钱总看着液晶屏上的红色数字,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以后就都陪着贝拉吧。”

    下午小助理和萧声声约在了医院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地方是小助理订的,萧声声猜她和自己聊完后,会去探望贝拉。因为约的是下午,萧声声便早到一会儿,不料今天咖啡厅人有些多,萧声声的外出包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为了避免钟沁被惨烈围观,萧声声临时决定在咖啡厅外等小助理,两人再一起找个安静的住处。

    咖啡厅外正对着一条斑马线,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时,萧声声便看到了小助理在等绿灯,隔着马路,她和小助理打了个招呼,小助理冲他笑着点点头,还指了指萧声声的包,问是什么。

    萧声声举起包,给小助理看了一眼。钟沁爪子抓着包,埋怨道:“献什么宝。”

    “小助理人挺好的,给她看一看。”

    外出包挡住了萧声声的视线,突然,她听到钟沁说了句:“声声,不对劲!”

    她连忙探出头一看,却见马路对面,一脸惊恐的小助理正朝着马路中央冲过去。

    “滴滴滴滴滴——”

    一辆客车疾驰而过,司机看到有人撞上来,急忙踩了刹车,可惜还是晚了,小助理直直撞上了车头,血花哗得一下飞溅开来!

    萧声声的心如坠冰窖。

    “声声,你去救人!我看到那个推她的‘影子’了!带好我给你的东西!”

    还是钟沁反应快,外出包掉在地上,被钟沁用爪子划开,一团毛球嗖地一下飞奔出来,在一片闹哄哄的马路中,追着一个黑色的矮小影子跑了过去。

    钟沁的速度很快,那个影子则更快,它几乎没有形体,无孔不入,钟沁咬着牙追,转过一个弯角,却被半路杀出的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拦住。

    “站住!”

    “滚!”

    疾风之中,钟沁已经变回了原身,男人伸手就拦,钟沁踹了一脚,男人被踹了个踉跄,钟沁继续追,跑了两步发现那影子不见了,气不过,回来朝刚直起身子的男人脸上重重揍了一拳——

    “你们一伙的?”

    一拳既出,却被身旁一只手抓住手腕,钟沁一脸不悦:“你是谁?”

    程凌云说:“我想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谁和你有误会?”钟沁指着转角,怒道:“知不知道刚刚怎么回事?有东西杀了人!我在追它!”

    “东西?”程凌云的眉头皱起来。

    男人捂住肚子,扶着墙,虚弱地说:“程总,她是萧声声身边带着的那只浣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