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圈里有只干脆面[娱乐圈] > 第24章 恶女(二十三)

第24章 恶女(二十三)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气氛顿时有点紧张,钟沁看着那个保镖,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程凌云看出了钟沁眼里的杀意,不动声色挡在保镖身前,示意他先走:“我们聊聊?”

    “聊什么?聊你的手下是如何把那个影子放走的?还是聊你是如何在暗地里跟踪我打听我的消息的?”

    “我们也可以聊聊,你的身上为什么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或者为什么萧声声的身上的东西会带着我的法印。”程凌云盯着钟沁的一举一动,缓缓道,“这五年来,我只在一个地方留下过我的法印,就是在c市那个古宅。所以,你到底是谁。”

    法印?古宅?

    钟沁恍然大悟:“封印我的盆的,是你??”

    愤怒掩盖了杀意,钟沁怒道:“多管闲事!”

    她右手成爪,要去抓程凌云的肩膀,程凌云向后退了一步,身体一偏,躲过了钟沁的手。

    钟沁的身影快如闪电,追着程凌云而来,周围一阵风声呼啸而过,程凌云惊道:“禹步!“

    钟沁的傲慢惹恼了程凌云,本想以牙还牙,打得她屈服了再来问话,这三行禹步一出,才知道她们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看来你还算识货!”

    三行禹步是楚巫不外传的术法。程凌云不想出手,又知道钟沁是杀红了眼,根本没法讲道理。利落地躲过另一道风刃之后,程凌云猛地转身,背对着钟沁,手拉住衬衫衣领向下一扯,钟沁刚念完半句驱逐咒,抬头看到程凌云背上繁复的纹身,顿时呆住了。

    “火正黎程家,程凌云。”

    “灵山沁庙,钟沁。”

    两人眼里都露出讶然的神色来-果然是误会了。

    史书有载,昔在颛顼,命南正重司天,火正黎司地,号称绝地天通,是楚巫两大世袭爵禄的巫祝世家。后来巫术式微,两家后人仅有史官程氏和司马氏活跃在历史舞台上,到了今日,连程氏和司马氏都已经湮没在历史的长河里。

    钟沁也很多年没见过他们了,没想到前几天刚给萧声声说过要帮她找个南正重后人看股票如今却真见了个火正黎的后人。

    看到钟沁停了下来,程凌云便把衬衫拉了上去,可惜扣子掉了一颗,小v领变成了大v领,肩头懒懒散散露出黑色的内衣细带来。

    “原来是程家的小丫头。”一想到自己的盆,钟沁心里就不舒服,她上下打量程凌云一圈,说,“这都几千年过去了,老程家还爱把符箓纹在家主身上?一个姑娘家,背后这么多纹身,看起来多不好。”

    程凌云说:“我让人纹的,符箓里有我的兵器。”

    “……”

    和程凌云这种一本正经的人没什么好说的,钟沁转身准备走人:“哦。”

    走了两步又惦记起自己的盆,回头说:“回头给我那盆里的法印去了,我要去看萧声声了。”

    程凌云方才想起萧声声来,也跟了上来:“我们得快点去找萧声声,不知道那东西会不会折返回来再害人。”

    虽然有盂兰盆碎片在萧声声身上,钟沁心里还是担心着,她一边加快步伐,一边问程凌云:“你也在查这件事?”

    程凌云说:“到底古宅和李贝拉是怎么回事?盆又是怎么回事?”

    “盆是我的东西,和李贝拉被袭击一点关系都没有。古宅出事是因为她养了路过,遭到反噬。”

    钟沁大致把那天发生的事复述了一遍,程凌云的眉头皱了起来:“你是说贝拉养了几只路过,互相牵制着。结果她要害萧声声,随身带的那一只路过被你吞了,路过之间失去了牵制,所以贝拉遭到了反噬?”

    钟沁点头,看到周围没路人,迅速又变成浣熊:“可以这么理解。”

    程凌云说:“如果是这样,那就糟了,没了主人,这几个路过势必成了孤魂野鬼,必须把那几个路过找到毁了肉身才行。”

    钟沁想起来就有气:“要不是因为你那个保镖,早就抓到了好吗?”

    程凌云说:“当时场面太混乱,我不知道你是敌是友,冒犯的地方还请海涵。不过如果是路过,追到那个影子的用处也不大,只要肉身还在,就会继续作祟。”

    钟沁转念一想,觉得程凌云说的在理,说:“这事翻篇,我们先回去再说。”

    钟沁和程凌云赶回马路边,因为出了交通事故,现场已经进行封锁,马路上乱哄哄一团,看热闹的,急着要走的,钟沁仗着身形小,钻进人群里溜达了一圈,出来对程凌云说:

    “声声跟去医院了。”

    “哪家医院?”

    “市医院,你有车吗?我们快去。”

    程凌云打了个电话叫司机把车开过来,钟沁钻进后座,把隔板升了起来。

    “这下难办了。”钟沁叹了口气,“我真不知道该说她倒霉还是不懂自保。上一次贝拉出事她已经被调查过,虽然最后被定性为意外事故,但是网上一直都有流言,但这还没出半个月,和贝拉的助理约着喝下午茶,贝拉的助理又出了事,我已经可以料想网上那些八卦微博会怎么写她了。”

    “这条街有监控,人证物证都这么多,萧声声不会被冤枉。至于那些报纸,上面乱七八糟的新闻多了,不必在意。”

    “难道那些报纸乱写你,你能不在意?”

    程凌云说:“我没有时间看这种东西。”

    钟沁想反驳:“你不看,但是她会——

    说到一半,钟沁突然住嘴了,此刻她才发现,萧声声比自己这活了几千年的还脱节。印象中她似乎从没见到家里那台电脑打开过,萧声声家的书柜倒是挺大。

    程凌云是工作忙,那么萧声声呢?

    钟沁突然觉得有点心疼。

    这段时间来,钟沁从没见过萧声声的朋友,她唯一一次听到萧声声提到朋友二字的时候,还是在那晚,萧声声不顾一切冲上去救贝拉的时候。

    在医院看到萧声声的时候,她分外憔悴,连钟沁介绍程凌云的时,都没有表现出惊讶。

    “她去了。”

    前二十多年不说一帆风顺,却从没有经历过阴阳两隔,如今短短一个月遭遇两场变故,萧声声似乎连最后一丝生气都被抽离了。

    “我是不是做了件错事。”萧声声忍不住抽泣起来,“我不该牵扯她进来。”

    “声声,你不要钻牛角尖。”程凌云走过去,拿出纸巾递给萧声声,“你需要休息,我送你回去。”

    浣熊从程凌云包里钻出来,接过程凌云手里的纸巾,替萧声声擦去眼泪。

    “没错,现在路过没了束缚,开始攻击贝拉身边的人,你千万别多想。”

    “不是,不是无差别攻击。”萧声声哽咽,“她是被人害死的。”

    “被人害死的?”钟沁摇头,“不可能,贝拉的地魂没了,不可能指使路过害人。”

    “救护车来之前,她对着空气说求你放过我,说了很多遍,有人要害她,没错的,肯定没错的!”

    萧声声有些激动,程凌云和钟沁有点担心她,执意先送她回了家。

    把萧声声安抚休息后,钟沁化为原身,走出来问程凌云:“你有什么想法,声声坚持是有预谋的。”

    程凌云问钟沁:“我没看见那个东西,或许是另有其人操纵小鬼害人?”

    钟沁说:“不可能,那个影子和拖走贝拉地魂的影子墙一模一样,绝对是同一个巫师的手法。”

    “我在想,会不会贝拉确实只养了一个路过。”程凌云提出一个假设,“养几个路过来加持效力耗费巨大,资金和精力不是贝拉能供奉得起的。但如果是几个人一个养一个路过互相加持,或者是帮贝拉做路过的人有私心,用贝拉的路过来加持自己养的小鬼,贝拉养的路过没了,她也可能会被吞噬。”

    程凌云做了一个倾倒的手势:“因为原本平衡的力量没了。”

    钟沁有点头疼:“如果是这样,那就难排查了,怎么办?你有办法招回小助理的魂问问吗?”

    程凌云抱歉地说:“返形招魂术我们程家不太擅长,听我祖父说,这是司马家的大巫之间流传的秘术。”

    钟沁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我觉得你可能擅长另外一件事。”

    程凌云问:“什么事?”

    钟沁说:“撒钱撒到某个网红心服口服说出一切。”

    钟沁打开萧声声的包,翻出贝拉那条手链递给程凌云:“这是贝拉用来装路过毛发的手链,那个网红应该知道这个是从哪里来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