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圈里有只干脆面[娱乐圈] > 第25章 恶女(二十四)

第25章 恶女(二十四)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程凌云的动作非同一般的快,第三天晚上,她便给钟沁发来一个地址——在钟沁的强烈要求下,萧声声给钟沁买了部手机,网瘾神熊终于有了自己的手机,每天晚上和萧声声隔着卧室的墙聊微信。:乐:文:小说3w.しw.

    她喜欢和萧声声聊天,就和很多年前在灵山上一样。那里的日子太寂寞,偌大一个沁庙,只有她和萧声声二人彼此相依。

    萧声声的情绪依然很不平静。过去的几年,她过得太压抑了,上回哭过之后,她依旧面对着无尽的迷茫,她的眼前没有路,她的心里没有信念,唯有贝拉一件事,牵动着她的全部。

    钟沁甚至怀疑,如果不是因为要救贝拉,萧声声大概会失去对人生所有的期望和眷念。

    当然,钟沁也不敢去问萧声声,救过贝拉之后,她有何打算。比起救别人,也许萧声声更需要自救,仅仅有自己是不够的,她需要更大的圈子。

    所以当萧声声因为担心牵连其他人而拒绝让程凌云参与的时候,钟沁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来吹程凌云多么厉害,火正黎程家有多么辉煌的家史。这几千年来她从来没赞誉过别人,何况是如此赞誉。

    钟沁还建了个小群,把程凌云加了进来。可惜程凌云除了正事外从不说话,萧声声也不太爱聊天,只剩钟沁一个人演独角戏,一个人她也不知道讲什么,便扯东扯西,偶尔还发两张自拍。

    程凌云在群里问:“有人吗?”

    等了大半晚上终于等来了人,钟沁从沙发上爬起来:“有。”

    “今天我拍到张图。“

    网瘾神熊以为程凌云也要发自拍。

    “发啊!”

    结果图一发出来,钟沁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这图不是自拍,更不是他拍,是程凌云拍的一个胎儿的干尸,干尸外镀着金,用一块红布包裹着。‘

    “我挑了一张看起来不那么吓人的。”

    “……”

    这还不吓人?

    钟沁跳下沙发,叼着手机跑到萧声声卧室前,还好萧声声卧室的门没有关上,她用了点力气便推开,然后长驱直入跳上萧声声的床。

    “怎么了?”

    萧声声正拿着手机,钟沁知道,自己晚了。

    她把手机扔在床头,钻进萧声声被子里,窝在她身边。

    “我想今晚得陪你睡了。”

    “……”

    经过上次古宅一事,萧声声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接受能力强了很多,除了刚打开图稍有些不适外,她并没有其他反应,还想问一下程凌云到底是什么情况。

    钟沁倒好,一言不和就钻进被子里来,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自己是只“帅哥熊”,记不记得男女授受不亲。

    钟沁开始趴在床上看手机,毛茸茸一团拱得被子高高的,空调的冷气老是漏进来,萧声声盖了好几次被子。

    她又翻了个身想躺着看,结果爪子不如人的手灵活,脸被手机砸了好几次,折腾了好一会儿,萧声声看不下去了,把她的手机从爪子里抽出来放到一边,将她抱到怀里,两胳膊环住她,这样两人都可以看到手机上的消息。

    钟沁躺在萧声声怀里,唔,背后软软的,感觉还不错。

    萧声声的胸口被压的有点透不过气,扯着钟沁的毛耳朵让她换个姿势。

    “人肉垫子坐的很舒服吧?”

    “马马虎虎。”

    还马马虎虎?若不是有正事要办,萧声声简直想把钟沁踹下床去。偏偏这只色熊还特别正经,催促着萧声声问问程凌云是什么情况。

    “我今天去了趟贝拉的公寓,在她公寓的储藏室,找到了这个东西,和我猜的一样,她只养了这一个路过。”

    钟沁让萧声声帮自己打字。

    “贝拉其他的其他住处有没有查?”

    程凌云说:“她在本地除了这一处房产外,其他的都是商铺,我派人去查过,并无异样。至于她老家,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路过需要每天供奉,异地安置的可能性很小。”

    钟沁问:“那a那里查出来什么没有?”

    程凌云说:“她给了我一个地址,说是这里有很多来路不明的阴牌,有些门道的人要请阴牌会找到这里,这条手链很有可能是这里流出的。”

    钟沁拍了拍爪子:“太好了!”

    萧声声松了口气:“多亏了程总,要不还要和a纠缠一阵子。”

    钟沁说:“没错,还不用给钱。”

    “……”

    萧声声决定自己和程凌云聊:“程总,地址是在哪里?是贝拉弄到这条手链的地方吗?”

    程凌云问:“你是声声?”

    萧声声把钟沁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对,刚刚是钟沁,现在是我,让她现在床上蹦跶会儿。”

    程凌云说:“声声,那个地方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我建议你还是别去,让钟沁过来。”

    钟沁凑过来,爪子戳了语音,娇憨的声音随即响起:“行,她不去,那个地方在哪儿?”

    “在书市。”

    钟沁好奇:“书市?那个地方会卖这种东西,难道不是古玩街吗?”

    程凌云说:“的确是书市,我还打听到一件事,声声他们去拍真人秀的第二天,贝拉有来过这里,大概呆了一个小时后,又赶回c市。”

    钟沁问:“那家店叫什么名字?”

    程凌云说:“七月七日。”

    这确实是个古怪的名字,萧声声看到这个名字,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贝拉离开的前一天,节目组抽号,贝拉抽到两个五,然后脸色就变了,她还说了一句,该来的总会来。当时只是觉得奇怪,现在看来,那时候就有问题了。”萧声声问,“五和七会有什么联系吗?”

    “五和七?”程凌云说,“五可以做大凶之数,也可以做五行,七倒是一直被术士青睐,若说联系,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

    钟沁低头戳了会儿自己的手机,抬起头来,娇憨的声音变得严肃:“五月五,阴阳争,死生分,阳衰阴盛,五月五出生的孩子最为不吉,我刚查了下,贝拉在去年五月,一整个月都没有新闻,前两个月还传出了怀孕的新闻。”

    “那个路过是五月五日引产的。”程凌云的声音也变得凝重,“能用这个日子出生的孩子做成路过,这个黑巫师不容小觑,就是不知道和这个书店有没有关系。”

    钟沁对萧声声说:“不行,你还是得跟着我,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里,那个书店虽然危险,但是别忘了还有其他路过,你还是待在我身边安全,我担心如果杀害小助理是有预谋的,下一个下手的会是你。”

    萧声声突然有点心慌。

    程凌云说:“或者你可以来我的住处,这里也是安全了。”

    “不了。”萧声声摇头,“我跟着钟沁,有她在,我比较有安全感。”

    她忘不了古宅那晚钟沁的那句“闭眼”。虽然钟沁平常是只拽上天的,恨不得让她痛扁一顿的浣熊,可是一想到这两个字,她的心就安定了下来。

    钟沁会保护她的,没有缘由,也无关她们前世的渊源,她就是觉得想起这个人,回忆起她的声音,她便什么都不害怕了。

    那晚一人一熊睡头一次在了一起。钟沁好不容易等到了睡大床的机会,脑袋沾到了枕头便呼呼大睡,萧声声却睡不太着。现在是夏天了,空调开着二十四度,也耐不住身边这个毛茸茸的发热体。萧声声推开了钟沁好几次,钟沁都能蹭着蹭着又蹭回她身边,有时候是爪子,有时候是尾巴,她的胳膊就成了浣熊老爷搭脚的架子,偶尔还有滑溜溜的鼻头蹭上来——大概钟沁半夜里把自己当成了纸巾。

    要是她变回原形就好了。

    漫漫长夜,萧声声在心里叹道。

    失眠了半晚,第二天萧声声果然起晚了。手机铃声响起来时,一人一熊还沉浸在梦乡。最后还是钟沁勉强撑着眼皮扒拉出手机接通电话。

    “起床了吗?”

    “没起。”钟沁打了个哈欠,“还得睡会儿,好困。”

    “那你们再睡一刻钟,我半小时后在楼下接你们。”

    半……半小时??

    商界精英的时间观念果然是和神不同的,程凌云一分钟能掰成两分钟使,钟沁一睡能睡几百年。

    可现在不行了,危机潜伏在暗处,钟沁就是想睡也不敢再睡,她去推萧声声:“声声,起床了!”

    萧声声迷迷糊糊“唔”了一声,翻了个身把钟沁抱进怀里。

    “喂——起床了——”

    钟沁被勒得慌,四爪挣扎着要钻出来,萧声声却把她搂得越来越紧。

    钟沁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她推不醒萧声声,又挣扎不开,只有扭着身子,学着容嬷嬷用爪子揪了萧声声一下。

    这一下揪下去,却好像碰到不得了的地方。

    萧声声“啊”的一声从梦里惊醒,把胸前的钟沁像扔保龄球一般的推开,钟沁稀里糊涂被推下了床,等她从地毯上爬起来时,看到坐起来一脸胀红捂着胸口的萧声声。

    “你怎么回事!”

    浣熊顶着一张无辜脸,表示我只是叫醒你。

    萧声声拉开睡衣,低头向里面看了下,越看越觉得羞愤难忍:“你怎么能摸那种地方!而且下手这么重!你——你还记不记得——你是个男人!”

    “……”钟沁抓了抓头,突然意识到自称是帅哥熊,又和萧声声睡了一晚的自己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只有默默从卧室离开了。

    “程凌云半小时后在楼下等我们。”浣熊的声音依旧是萌萌的,听不出来一点心虚的迹象,“你快点起来。”

    一早上就在兵荒马乱中度过了。

    程凌云非常守时,萧声声刚梳洗完换好衣服,程凌云便发来信息,说自己已经到楼下了。

    钟沁还蹲坐在餐桌上,等着萧声声帮自己泡牛奶。

    “没时间了,不能让程总等着,我们路上买早餐。”萧声声不由分说,抓起钟沁塞进大包里。

    钟沁刚想爬出来,迎头又扔进来一个杯子,只有手忙脚乱的接住。

    “这是路上给你洗早餐用的。”

    钟沁把杯子扔一边,在包里闹腾:“手机,还有我的手机。”

    “没空找,少玩一会儿不会掉毛。”萧声声呼噜了一把浣熊的头毛,“等会儿安静一点,别忘了你还是黑户。”

    钟沁抱着自己的小杯子,安静了下来。

    到了楼下,萧声声一眼就看到了程凌云停在路边的路虎,这个小区住了不少明星,萧声声怕狗仔拍到,低头拧着包快速走到路边,打开副驾的车门。

    “没等太久吧?”

    “还好。”

    程凌云戴上墨镜,按下电子手刹:“吃了吗?”

    “没有。”

    程凌云一手打着方向盘,另一手敲了敲中控台,示意萧声声打开副驾前的储物箱:“里面有牛奶和饼干。”

    “谢谢。”

    等车出了小区,萧声声终于把钟沁放了出来,钟沁长长地吐了口气。

    “闷死我了。”

    萧声声塞了块饼干在她嘴里:“出门在外别说话。”

    钟沁把饼干吐了出来,钻回萧声声包里。

    “把杯子和牛奶给我。”浣熊说,“我在你包里吃。”

    “……”

    浣熊被连人带包扔到了后座。

    “慢慢吃,没人会看你。”

    程凌云从后视镜里瞄了钟沁一眼。钟沁愤怒地撕开一袋饼干:“萧声声你小肚鸡肠,不就是揪了你一下吗?”

    一说起早上,萧声声就是一肚子火:“帅哥!你是男的!男女授受不亲不懂吗?”

    “男的?”程凌云问,“谁是男的?”

    “反正不是你。”

    程凌云是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为了避免被戳穿,钟沁开始闹萧声声以此来转移注意力。

    “要牛奶!”

    萧声声给她递了盒牛奶。

    “要倒在杯子里。”

    萧声声帮她把牛奶倒在杯子里递给她。

    程凌云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么惯着她,比我对我女朋友还贴心。”

    女朋友???

    小浣熊受到惊吓,爪子没拿稳,牛奶全洒在座位上。

    萧声声也惊呆了,片刻之后,她突然反应过来,从储物箱包纸巾扔到后座:“快擦一下。”

    “不好意思程总,洗车费我会出的。”

    “没关系,等会儿回来让我助理开去洗车店。”程凌云仿佛刚刚没说过这话似的,抑或是她根本不在乎,就和说出吃饭睡觉一样简单。

    萧声声有点羡慕。活了这么多年,喜欢女孩子她早就意识到了,也有过懵懂的初恋,然而事情似乎到这里就结束了。初恋的结束是她事业的高峰,忙碌的工作让她无心其他,而随着事业的一落千丈,她开始过浑浑噩噩的日子,根本没想过要去恋爱。

    她羡慕程凌云能洒脱的说出来这句话,人走到一个高度,再也不用顾及其他人的眼光,也有足够的能力,去过想要的生活。

    车里安静了下来,浣熊也不闹腾了,萧声声和程凌云本身话就不多,离书市还有些距离,程凌云便打开车载mp3,挑了首舒缓的曲子,让萧声声吃完先小憩一会儿

    萧声声确实犯困,吃完后把垃圾收拾好,便放下遮阳板闭上眼。钟沁咔嚓咔嚓啃完饼干后,看到萧声声已经合上眼,爬到程凌云的座椅上,敲了敲她的肩膀,压低声音说。

    “程家丫头,问你件事。”

    “说。”

    “到底是异性相吸后心有灵犀比较容易,还是同性之间的友情,更容易和对方心意相通?”

    “这说不准。”

    “我有点想不通。”没谈过恋爱也没有过朋友,更没意识除了男人,原来女人也可以迷死姑娘的浣熊迷茫了,“我给萧声声说我是男的,也从来没在她面前给她看过我的人形。我以为她空窗这么久,一个男人会比较好接受一点,更不会被吓晕,现在看来,装成男人的成效是零,而且她还老是呛我是男人,不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

    “比如哪样?”程凌云有点好奇,你们一人一熊能做出什么来?

    “也没怎么样,就是睡一张床上了。”

    “……”

    程凌云说:“随缘吧。过去你和声声一起度过那么多年是因为缘分,现在相遇,又是一段缘分,至于缘分要如何定义,你现在纠结没有必要,等这段缘分成熟了,你自然也就懂了。”

    钟沁听得迷迷糊糊,又觉得说的在理,爪子拍拍程凌云的肩,以示鼓励:“看来我没夸错人,程家的家主不是白当的,经验丰富。”

    程凌云笑了一声,没说话。

    车拐了个弯,驶下一个滑坡,现在是考试季,书市大路两边的店铺都摆了摊位出来,各家教辅在广告上打着硬仗,左边一面旌旗打着金状元,右边的遮阳棚直接做成了进士第。

    钟沁看得头晕:“这群人搞什么,玩复古?”

    萧声声被大喇叭里播的广告吵醒了:“到了?”

    “到了。”

    程凌云找了个车位把车停了,和萧声声两人下了车,钟沁依然待在萧声声的包里,悄悄探出小半个脑袋来,观察周围的动静。

    萧声声看着被教辅广告淹没的书市,叹道:“想起来当时捉迷藏玩开灵,佟秋明问贝拉的小鬼,高中生必做的题是几年高考几年模拟,现在看来,也难怪他会答对了。”

    程凌云环顾四周,说道:“去年出生的小鬼都能回答这个问题,要是贝拉脑子清醒点点不走歪路邪道,这小鬼长大后大概能考个状元了。”

    钟沁小声说:“你看吧,程凌云也说她自作自受。”

    萧声声把钟沁的脑袋按下去,示意她别说话。

    刚好有个年轻的女孩子路过,看起来像是这里书店的店员,程凌云叫住她:“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一下七月七日书店在哪里?”

    女孩子停下来,抬头一看,是个看起来高冷说话却温柔又有礼貌的美人,脸都有点红了:“在那里。”

    女孩子指了指这条路的尽头:“那里有三颗大槐树,槐树后面就是。”

    “谢谢。”

    等女孩走了,程凌云叮嘱萧声声道:“这书店肯定有古怪,槐树聚阴,还放三棵在门口,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勾当,你千万注意,不要让钟沁离开你,就算是有什么声音诱惑你,或者叫你的名字,你也不要答应。”

    萧声声手心捏了把汗:“我知道。”

    看到萧声声有些紧张,程凌云安慰道:“你也不必太紧张,钟沁会保护你的。”

    钟沁在包里嗯了一声,表示赞同程凌云的看法。

    “我先去看看,你在外面等等。”

    为了小心起见,程凌云先打头阵去摸摸情况。书市的大路在大槐树的尽头戛然而止,三棵槐树应该有些年头了,树冠如云一般展开,此时正值花期,白色的花串点缀在绿叶中,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程凌云一眼看过去,竟然没发现那家书店。

    等她再走进一些,这才发现槐树后面有个小门,门上挂着一个古朴的招牌——七月七日。

    有点意思。

    程凌云毫不犹豫地走过去推开门,只听吱呀一声,门打开来,外面看起来这会是个逼仄的屋子,没想到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没错,这是一个书店,程凌云跨过门槛,在玄关处停了下来。

    然而这个书店和外面的书店比起来,更像是一个大家闺秀的私人书室。玄关后,有一道短短的走廊,走廊后才是书店的大厅,一眼看过去,程凌云只看到一个长长的茶台和茶台后的窗,清晨的阳光撒了进来,有种静谧悠远的味道。

    她的右手边还有一个微型鱼池,几朵碗莲漂浮在水面上,从屋外引来的活水自一个竹子搭成的串筒流入其中,水滴声清脆悠扬,这个书店甚至不用音乐,就让人在踏入的那一刻,暂时扫了去尘世间所有的烦恼。

    程凌云情不自禁向前走去,她心里突然有点好奇,这个书店和她想的好像不太一样。

    没有奇怪的装饰,没有封闭的空间,也没有诡异的店员和老板。大厅的中央是一个正方形的茶台,上面摆着各色茶器,另有几个软椅随意放在四周。除开有窗户的那面,其余三面墙边立着几个黑胡桃原木大书柜,一排排书整齐的码着,书柜边甚至还放置着一个木梯,方便客人取书。

    现在是清晨,书店里还没有客人,也没有见到老板或者店员。程凌云走到茶台边,看到上面搁着一本翻开的书,书页微黄,拿起来就有种历史的厚重感——如果非要说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大概就属这里的书都是旧书。

    这是一本竖排版的《抱朴子》,看的出来旧书的主人十分爱惜书本,二十多年的老书了,页角齐齐整整,翻开的那一页夹着一枚叶脉书签,凑近一闻,书页还带着云香草的味道。程凌云很久没闻到这个味道了,防虫晒书是个细致活儿,不是一般人做得来的。

    “哪位?”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矜贵的女声,仅凭声音和语气,程凌云判断这是个出身良好的姑娘,她转过身,当看到眼前的人时,身形突然一顿。

    她想起小时候,祖父种了满院的昙花,恰逢一日尽数盛开,她躺在床上,昙花的花香悄悄越过窗棂,闯入她房间,让她留下足以铭记一辈子的回忆。

    好一朵人间富贵花。

    程凌云在心里赞道,她放下书,说:“打扰一下,我想找这里的店主。”

    “我就是店主。”来人在茶台边坐下,“有什么事吗?”

    “明荣小姐?”

    她抬起来,蹙眉看着程凌云:“你怎么知道?”

    程凌云也在茶台边坐了下来:“我刚刚翻到书的扉页,上面有你的印章。”

    “是吗。”

    明荣语气平淡,把书拿过来抽出书签后合上,她的手就搭在那本抱朴子上,白皙如玉,指腹圆润。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这开头和程凌云想的不一样,发展和她料想的更不一样。明荣的身上没有一点邪术或者黑巫师的气息,若不是她的信息有误,就是这个雍容华贵的美人藏得太好。

    看到程凌云不说话,明荣笑道:“暂时不想说便放松一下,我去泡壶茶,我们慢慢聊。”

    窗边有个矮柜,里面放着各色茶罐,明荣站起来,手指尖一一点过那些茶罐。

    “您喜欢喝什么茶?雀舌六安瓜片?还是银针?”

    “都行。”

    “那就六安瓜片吧,我最近刚好收了一罐谷雨前的提片,汤色特别好。”

    明荣布上茶器,铺上茶席,朱泥茶壶搁在小火炉上,发出咕噜咕噜的烧水声。程凌云问:“老板最近在看抱朴子?”

    “闲来无事翻一翻。”

    “抱朴子是本好书,我祖父也很喜欢,家里收藏了好几个版本。”

    “我这里也有很多版本,如果你祖父有需要,可以过来看看。”

    “所以,这里专门出售旧书?”

    “要不然呢?”明荣笑道,“我又不是喝露水的仙女,开着这个店,当然得赚钱的。”

    程凌云说:“我以为这是你的爱好,看这里的装饰,感觉你应该不是一个缺钱的人。”

    明荣说:“我确实不缺钱,不过开书店是我的爱好,赚钱也是我的爱好。请人喝茶也是我的爱好。”

    水开了,明荣把水冲入壶中,等倒了水,拿出茶匙来,拨弄茶叶。

    “所以您是过来调查我的书店经营状况的?看起来不太像。”

    “我是经人介绍,过来请东西的。”

    明荣匀好茶,一排茶杯摆在程凌云面前,她先自取了一杯:“请随意,不要客气。”

    明荣就像没听到程凌云的话一般,自顾品着茶,程凌云取了一杯茶,又问了一遍。

    她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也不喜欢浪费时间。

    “我是过来请东西的。”程凌云从口袋里翻出a给她的名片,“我想我应该没找错地方。”

    明荣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我的书都在这里,你有需要可以自己翻看。”

    程凌云步步紧逼:“我也是做生意的,喜欢打开天窗说亮话,介绍人不会骗我,只是老板你貌似不太诚心。”

    “诚心?”明荣站起来,“书都在这里,你还说我不够诚心,那我们这生意没法做了。”

    她穿着一袭长裙,站起来时,裙子被软椅的扶手撩了起来,露出修长的小腿。

    程凌云漫不经心看了一眼。

    “我会再来的。”

    明荣说:“请自便。”

    明荣拿过桌上的抱朴子,微微颔首,还不等程凌云回应,便转身离开大厅。

    程凌云莫名有点来火,端起茶杯,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此刻,程凌云在室内品茶,萧声声和钟沁却在门外喝可乐。

    可乐依然萧声声给钟沁买的,萧声声担心会有变故,一定要守在门前,钟沁却嚷着口渴要喝东西,还一定要可乐,萧声声耐不住她,只有给她买了一瓶扔进包里。浣熊得寸进尺,拿着可乐钻出来,要萧声声给她打开。

    萧声声觉得自己就是养了个主子。

    一瓶可乐分了两半,给钟沁倒了半杯,剩下的萧声声自己喝。等可乐见了底,程凌云还没出来,萧声声便有些担心了。

    “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浣熊在包里打了个可乐味的嗝:“没事,我没察觉到任何巫术的气息,说不定她们在搞什么交易。”

    “什么交易?”

    “用钱换消息?用钱让黑巫师屈服?”浣熊又打了个嗝,“感觉钱这东西挺好使的,要我出面,我是没那么快搞定a的。”

    “不行,我得进去看看。”

    萧声声背起包站起来,浣熊猝不及防,差点在包里摔倒。

    “萧声声,你慢点啊。”

    萧声声刚走到书店门口,门突然被推开,程凌云一脸愠色走了出来。

    “程总,没事吧?”

    “没事。”

    钟沁从包里钻出脑袋:“怎么样,打听出什么了吗?”

    程凌云摇摇头:“这里就是普通的旧书店,没有看到和南洋邪术有关的任何东西。我也尝试着和老板聊天,老板嘴很紧,什么都不说,把我打发走了。”

    钟沁说:“什么东西都没有?你确定a的消息没错?”

    程凌云摇头:“没这么凑巧的事a给我这个地址,贝拉在抽到双五球后也特意请假来这个地方。这个老板肯定有问题,得想办法再来一次。”

    萧声声说:“要不我和钟沁再进去问问?”

    程凌云阻止她:“不要打草惊蛇,我们先回去,等会儿我派几个手下过来盯紧她,她如果有问题,肯定会露出破绽的。”

    钟沁说:“也只有这样了,其实刚刚她打发你的时候你也可以装作发火试试她,如果她懂巫术,肯定会露馅,你刚好可以抓个正着。”

    程凌云想起明荣明艳又娇弱的模样:“这恐怕不大方便。”

    “为什么不方便?”

    程凌云说:“万一她真不懂这些,伤到她就不好了。”

    钟沁小声对萧声声说:“老板八成是个美女,看程凌云这怜香惜玉的样子。”

    程凌云余光扫了她一眼:“我都听到了。”

    钟沁说:“哦,那你也怜香惜玉一下萧声声啊,大热天蹲外面喝可乐。”

    程凌云低头看了下腕表:“时间还早,我请你们喝早茶。”

    这回答太让钟沁满意了,钟沁迫不及待催促着程凌云快走,两人一熊很快消失在槐树深处。

    一墙之隔的七月七日书店内,明荣拉上窗帘,走回大厅。

    大厅还是刚刚程凌云离开时的样子,红泥小火炉还烧着碳,茶水却都凉了。

    明荣走到刚刚程凌云坐过的软椅边,捡起一根头发。

    “程家还是这么嚣张,连姓氏也不改。”明荣拿起桌上的叶脉书签,用头发扎上去,绑出身体和脑袋的形状。

    她嘴唇轻启,对着那叶脉吹了口气。

    “看看程凌云最近在做什么。”

    那叶脉的脉络竟然迅速纠缠变形,隐隐间竟然搭出一个人的骨架来。

    明荣把叶脉书签扔进小火炉里,火苗蹭得一下暴涨起来,火光中,她美艳的面孔上,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