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圈里有只干脆面[娱乐圈] > 第28章 恶女(二十七)

第28章 恶女(二十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来人钟沁在电视上看过,是贝拉经纪公司的一个经理,姓钱。小说

    钟沁并不准备打草惊蛇,她静静等候着那个男人的反应。

    那个男人不敢离得太近,钟沁听到他说了句“怎么没有血味”。

    接着,是一个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来,听起来像是幼儿的呓语,男人对它说:“去找找看,看看贝拉那条手链在不在她这里,能找到最好,找不到,她也是得死的。”

    男人说完回了一边的车上。

    现在还是白天,胡同里的杂物堆叠在一边,阳光投射下来,把路一分为二,一半是阴凉处,一半阳光正烈。钟沁趴在杂物中间,突然感受到藏身的纸箱,晃动了一下。

    有“人”在上面。

    钟沁半眯着眼,老神在在等着那个人继续去翻萧声声的包。

    箱子又晃了一下。钟沁觉得烦,抬头向上瞄了一眼。

    箱子再次晃了一下。这一次,钟沁才意识到,她被那个“人”发现了。

    路过的孩童顽劣性一览无余,箱子晃动的越来越频繁,钟沁被它晃得想吐,刚想跳出箱子吞掉这没长眼睛的鬼,却见眼前的纸箱盖子突然被掀开,一只枯槁的小手,扒住了箱子的上边缘!

    “咯吱咯吱——”箱子剧烈的晃动了起来,那个小鬼大概在往下慢慢爬,随着每一次晃动,腐烂的味道越来越弄,钟沁用爪子捂住鼻子。

    这路过真是做鬼都不利索。

    她心里想着要不要学着鬼片里的主角尖叫一声。让这小鬼见识一下到底是鬼吓她还是她吓鬼。

    可一想到尖叫必然要张嘴,她等会儿还要和萧声声吃饭,不想被这玩意儿到了胃口,便放弃了。

    人已经查到,钟沁不准备再等,她站起身来,刚走到箱子前,却见一个枯瘪的脑袋突然出现在箱子前和她面面相对,那脑袋只有拳头大小,头上稀疏几根毛发,五官像被车碾过一般糊成一团。

    钟沁淡定地和它打了个招呼:“萨瓦迪卡。”

    那小鬼看到钟沁,伸出的爪子猛地顿住,接着像受到惊吓的鸟一般,跳下了杂物堆。

    “咯咯咯咯咯——”

    它屁滚尿流的向中年男人的车跑去,钟沁也不着急,对着地上一吹,无数尘土飞扬起来,扑向那个小鬼,将它团团围住!

    灰土包裹的小鬼变得越来越小,最后被灰土裹住簌簌抖落,*化成灰烬,飘散在空中,只剩一团模糊的光亮。钟沁事不宜迟,奔过去一口吞下这小鬼。

    “啊啊啊啊啊——”

    不远处的车里,钱姓男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哪里来的,这是哪里来的——救命——救我——”

    钟沁转头看去,只见那片水泥地倏地变成了一片暗红色的沼泽,腐臭的液体逆行而上,攀附着车体,钻进车里。男人的尖叫声越来越惨,最后带着垂死的挣扎和呐喊:“滚开……你们都给我滚开……”

    他大概在挣扎中踩到了油门和离合,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车突然发动起来,直直撞向路边的围墙!

    围墙轰然倒塌,发出震天动地的声响,惊动了不远处楼栋里的居民。

    不好,得走。

    钟沁连忙跑回倒下的木柜边,拽出萧声声的包和帽子,趁还没来人之前,溜了出去。

    “b市今日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位司机疑似醉酒,驾驶一辆牌号为xxxxx的卡迪拉克撞上某小区围墙,司机当场死亡。据悉,司机身份是某传媒公司经理,目前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

    “第二个了。”

    钟沁关上网页,对程凌云和萧声声说:“没错,和贝拉一样,养了路过被我吞了后遭到其他路过的反噬。”

    程凌云说:“这样就好查了,公司的经理有,公司的签约艺人也有,那么范围就圈在了这个公司之内。”

    钟沁让萧声声帮她点开网页:“没错,演艺圈里请路过,无非为了名气和利益,看看最近有没有爆红的艺人,去探探他们的情况就行,要是请了小鬼,肯定会和贝拉一样,有痕迹可循。”

    萧声声对娱乐圈熟悉一点,列了贝拉公司的几个明星出来,恰好有一个叫洪小晚的艺人也是参加过萧声声当初那个选秀节目的,沉浸了好一段时间后,凭一部网络剧红了,后来更是一路直上青天,狠狠压住了贝拉。她的□□特别多,其中有一个引起了钟沁的注意力——她从不接晚上的通告,如果有通过挪到晚上宁可被骂放鸽子也不参加,这事还被人传过是她被人包养,每天要去赴约。

    “晚上是供奉小鬼的好时间,这么看来,贝拉那条手链确实有价值,可以通过携带路过的毛发随身带着,难怪钱经理也想要。”

    “我有她的电话。”萧声声有点尴尬,“就是不知道约她出来她还会不会理我,她现在工作应该很多。。”

    钟沁说:“不管怎样还是试试,如果不能迅速解决这几个路过,不仅救不了贝拉,剩下养路过的人都得没命。”

    程凌云说:“对,而且我还怀疑一件事。”

    钟沁问:“什么事?”

    程凌云说:“你还记得我说的吗,这几个路过是不同人养的,互相加持,其中一个路过没了,失去了平衡,没了路过的主人便遭到反噬。现在有个问题来了,被反噬的贝拉和钱经理的地魂,是被其他养路过的人收着了吗?被反噬的地魂,怨气比一般路过更甚,被巫师用黑法制成阴牌,效力非同一般。”

    钟沁说:“不可能,如果事先知道这种加持会被反噬,供奉者地魂被拘,所有人都不会答应,除非——”

    钟沁没说话,心里却都是一沉,除非另外几个养路过的人偷偷藏了私心,或者告知他们这个互相加持的法子的黑巫师,有私心。

    程凌云说:“我们还是得兵分两路,现在看来,七月七日书店的老板嫌疑最大,明天我再去会会她,声声,你尽快和洪小晚见面,尽快想办法从她那里突破,找到剩下的路过,其他人我来解决。”

    萧声声当下便打算给洪小晚发了信息,约她出来见面。可惜萧声声没有什么朋友,绞尽脑汁想办法找理由约她出来。

    她愁眉苦脸了一晚上,钟沁在网上溜达了一圈,爬到萧声声肩膀上一看,编辑的信息里还只有你好两个字。

    网瘾神熊活的岁数长,又有网络加成,鬼主意特别多。

    “想不出来是吧?”

    “嗯。“

    “知道为什么吗?”

    “你说。”

    萧声声是真心想请教的,浣熊的尾巴和教鞭一样拍在她肩膀上,语气依然十分欠揍。

    “因为你不去交朋友啊!”

    钟沁痛心疾首:“交朋友交朋友交朋友!萧声声!宅在家里有意思吗?宅就算了,还不上网不玩游戏,真不知道你日子怎么过的。”

    “我有朋友。”

    萧声声的情绪突然有些低落:“只是我最近两年也不怎么和他们联系了。”

    钟沁跳到桌上,爪子勾起萧声声的下巴:“看我。”

    萧声声拍去她的爪子:“不看。”

    钟沁说:“好吧,不看就不看。那你听我说话吗?”

    萧声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放下手机,拿过手边一瓶喷雾:“你说。”

    钟沁说:“虽然他们那些人里面是有些势利眼,但是说真的,你觉得自己没问题吗?你先把自己缩进壳里,不主动去和别人打交道,难道等人家巴巴的贴上来?或者你觉得你这样一个在家过退休生活很自在?不是我说你,广场舞大妈都还有几个老姐妹,老干部也都会组织活动,你这算什么?”

    “这些和给洪小晚发消息有什么关系?”萧声声站了起来,把手机“啪”的一声搁在桌上,“不是要给她发信息吗?”

    “可你不知道怎么发。”浣熊摊手,“我帮你分析原因。”

    “你懂你来发。”萧声声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被戳破后觉得难堪,把手机塞给钟沁,“我去睡觉了。”

    萧声声真的转身就走,留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钟沁。

    “萧声声,你就是个胆小鬼,不是怕鬼的那种胆小鬼!”

    她叼着手机跟着萧声声,在萧声声准备关门的时候挤了进去。

    “是是是,我就是个胆小鬼。”

    钟沁已经挤进来,萧声声也不准备赶她出去,她自顾自爬上床,掀开被子钻进去。

    浣熊跟了上来。坐在床边敲了几个字,然后把手机递给钟沁。

    “发。“

    “发什么东西?“

    钟沁一看,这信息竟然不是发给洪小晚,而是程凌云,而且只有晚安两个字。

    “发这给程总做什么?”

    浣熊把爪子伸进被窝里:“帮你交朋友,你不发我就掐你咪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