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破壳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大少爷,先生和太太再过十五分钟左右就要到家了。”苏尔曼频频看着门口,“您还是别翻了,这要是被先生知道您私自翻他的东西……”

    “哎呀行了!知道那不是肯定的么,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还能打死我?”雷海歌把翻过的文件都粗粗地放回原位之后直起身掐着腰,“难道真的在这里?”他瞪着眼前的机密存放箱,“就差它没打开过了。”

    “这箱子需要先生的三项生物信息验证之后才能打开的,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苏尔曼只要一想到雷建英发现有人翻他东西之后的反应就觉得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

    “你要是怕你就回去,用不着在这儿了。”雷海歌说罢四下又看了一会儿,突然站到了电子书架前。

    这里的电子书架整体面积也不过一个普通的鞋盒那么大,但是里头却可以存放上千本的卡书。这种卡书也就指甲盖那么大,放进通讯器里之后却会有一整本甚至是许多本书的内容。可以用通讯器投射到墙面上看,还可以做笔记等等,并且也不用因为它太小就担心它难容易弄丢,因为放进电子书架之后它会自动归类,找时也只要对着电子书架说一下名字就行了。

    雷海歌并不是第一次进他父亲的书房,也不是第一次看到眼前的书架,但他却是第一次知道,他爸居然还会看植物百科大全这类的书。

    以往不都是看动物异能之类的还有军事方面的吗?

    看着电子书架上最后一本取阅记录,雷海歌说了书名,然后把电子书架吐出来的那张小小的卡书拿起来了。

    “大少爷,先生快到家了。”苏尔曼的语气明显比之前更焦急了一些。

    “知道了。”雷海歌说完把卡书攥在手里,叫了新的家用机器人过来把里面快速清扫了一遍,尽量不要留下任何痕迹,随即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自己的飞行器,去了和冯固的新家。

    雷建英还奇怪儿子怎么突然开窍了,结果进了书房才知道,原来是动过他的东西!

    他打开室内的时时监控就看到儿子在他书房里翻了半天,并且还拿走了他的《植物百科大全》!

    于凤来见丈夫脸色不好:“怎么了?一回来就不高兴,不是你天天让儿子回冯家吗,他回了你怎么还这副表情?”

    雷建英回忆了一下他在书里备注的内容,对机器人管家说:“以后不许任何人进我的书房。”

    新的机器人管家还是叫艾米丽,听罢接受命令,安静地离开。

    这时雷海歌已经到家把书投射到了墙面。而这本书里记录了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所有植物,根本看不过来,雷海歌只能一页页地翻,看看哪里有什么特别。只是过程中他发现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就是书里原本自有的内容。

    找了半天就弄回来这么个破玩意儿,雷海歌直接气得翻到了最后一页,结果这一页里,终于有了一些不同。他看到上面写了两个字:没有……

    他几乎能透过这两个简单的字感觉到那股若有似无的失望。

    可什么东西没有?

    正当雷海歌不解时,冯固回来了,雷海歌这才发现这么一本破百科他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看了好几个小时!

    冯固似乎有些意外于雷海歌主动回来,但是不久前就看到了雷珏,他老是忍不住会把雷珏跟雷海歌放在一起比,这么一来雷海歌能回来他也不会有什么好心情。以前他觉得雷海歌除了样貌不如雷珏之外,其他都比雷珏强。可是现在,他发现他真是瞎了眼了,雷海歌不论是长相还是能力又或者是性格,没有一样比雷珏好。如果实在要说有什么好一点,那只能说是出身比雷珏好些。可这跟雷珏的a级木系自然力一比,那又显得不值一提。

    雷海歌关掉投射面:“怎么回来这么晚?”

    他们这边已经是后半夜一点了。

    冯固烦躁地皱着眉,把衣服脱了随便丢到地上便往床上倒。他已经把之前在利卡伦山穿的作战服换了下来,现在就是普通装束,而且很明显,他喝过酒。

    雷海歌本来就因为搞不清雷珏的秘密而不悦,现在又见他主动回来了冯固还不理他,这气就更不打一处来。然而就在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冯固却一把扑过来把他压在身-下狠狠地撕扯着他的衣服亲吻起来。

    带着酒气和汗味给人的感觉有点恶心,但是雷海歌想了想之后并没有推开,因为他知道,就算他再怎么不想承认,他父亲说得对,现在他最应该做的是在冯家稳住,不然将来就是个笑柄。

    雷海歌尽管有些难受,但还是慢慢回应了冯固,可让雷海歌真正气到爆炸的事情却随之发生了,冯固刚一进入他的身体就叫出了一个人名,但不是“海歌”,而是“小珏”!

    冯固闭着眼埋在雷海歌颈间,紧紧搂着雷海歌,带着某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但是终于从愕然中回神的雷海歌是说什么也不能再忍了,他直接一脚踢开冯固:“滚!”

    欺人太甚!

    雷海歌别看瘦,毕竟是动物类异能人而且体能跟冯固差不多,这一踹直接把冯固踹到了地上,冯固也有些清醒了。

    “你疯了吗?!”他起身大喊。

    “我就算疯了也是因为你!姓冯的你是不是忘了跟你结婚的到底是谁!”雷海歌气得脸色铁青,刚要升上来一点的欲-望这下连渣都没剩下。

    “你、我懒得理你!”冯固直接去了客房,门被他“砰!”一声关上。

    雷海歌坐在床上粗喘,气不过便猛地抓起枕头往门口扔,结果扔完之后余光便扫到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通讯器亮了。是来了一条匿名的信息,他拿起来一看,信息里提到今天冯固和雷珏一起出现在了利卡伦山!

    不一会儿,冯固家的客房里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声:“你有完没完!我只不过帮左烽去找点东西恰巧碰上了雷珏而已!再说肖令宇当时就在场,我能做什么?!”

    “所以肖令宇不在场你就想做点什么是吧?你贱不贱!骗人也该讲点技术!再说两边那么远的距离,怎么偏偏就让你们相遇了?还找东西,在山里能找什么东西!左家没人了吗?!”

    “找一种植物!我是水系,他找我是因为这种植物离了土壤就一定要有一个潮湿的环境!”冯固说完大约是气狠了,直接翻了套衣服出来穿着就要离开。

    “等等!”雷海歌猛地拉住了他,“找什么植物?”

    “他也不知道名字,只给我看了一张图片。”冯固有些烦了,但也似乎知道雷海歌还会追着问是什么样的图片,便主动把通讯器里的图片文件夹翻了出来,结果第一张居然是他很久以前给雷珏拍的独照!

    雷海歌咬了咬牙,没吱声。冯固愣了一下之后尽快翻到了下一张,之后把他所说的那张植物图片给雷海歌看:“就是这张,你爱信不信。”说完之后他便彻底离开了这套房子。

    雷海歌没有去追,想了想,他又把《植物百科大全》重新投射到墙面,一张张对比看看有没有冯固给他看的这种植物。

    同一时间,布乐卡市的天还没暗下来,肖令宇跟雷珏邀请了一伙白天没能玩尽兴的朋友到悬浮山别墅吃饭。雷珏洗了浮悠果,而肖令宇则把家里的智能桌调成了火锅聚餐模式。这样一来原本平整的桌面下凹进两大块,变成了热能锅。

    菜品和水果已经订好了,很快就会有人送过来。肖令宇又让机器人帮佣去把他收藏的两瓶好酒拿出来招待朋友。

    一伙人围坐在了一块儿,聊着在利卡伦山发生的事情。

    齐煜舀了一勺浮悠果到自己的小碗里,怼成泥状,在一伙人受不了的目光下边吃边说:“我看左烽和冯固就是在找什么东西。令宇发了消息之后我们就在第一时间撤离,撤离的时候也遇到过他们的人,只不过避开了。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长棍,而且大都低着头,在草丛里翻找。”

    “可是左烽为什么要跟冯固兄弟俩一起找呢?他手底下有那么多人,不可能是因为人手不够。”陆贤说,“我一开始知道他们一起出现在利卡伦山还以为他们要搞对抗训练。”

    “搞对抗训练就不会在一起了。”肖令宇看了看雷珏。雷珏在利卡伦山是一个劲儿往天上瞅,这伙人却都是一个劲儿往下瞅。为什么?

    “对了,我在被抓之后看到他们之中有个人投射出来的一张植物图片。”于乐说,“不过那个人注意到我的目光很快就取消投射了,所以我只看了个大概。”

    “大概是什么样的?”雷珏问,“你还记得叶子是什么样的吗?是哪种形状,边缘分裂属于哪种?”

    于乐一脸懵逼:“圆的吧,不过边缘分裂是什么?”

    “是植物叶片边缘分裂的形态。”雷珏直接把光脑拿过来,给于乐解释:“植物叶片形状大概分为六种,分别是条形、披针形、卵形、椭圆形、圆形、心型。而边缘分裂则分整齐、圆齿、锯齿、叶缺刻、羽状浅裂、二回羽状分裂等等。你能大概画出个样子来吗?”

    于乐回忆了一下,点点头:“我试试吧。”

    他在光脑里的画图版上画出来一个叶片,雷珏看了之后说:“如果于乐画的这张图准确度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那应该是心形缺刻边缘叶片。”

    说完雷珏看向肖令宇,但想了想之后,他并没有继续往下说。

    网上订的菜和水果很快就送过来了,并且由于是光顾了周彬家的店,所以送的还特别多,有些菜一看就像是刚拔-出-来的,新鲜的不得了。

    大冷天的,一伙好朋友围在一起这么热热闹闹地吃着喝着,气氛自然不错。

    雷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见肖令宇也端着酒,笑说:“哎,教你个别的喝法。”

    肖令宇“嗯?”一声,声音里带着微醺的低沉和性感:“什么喝法?”

    雷珏拿着杯子,将自己的胳膊从肖令宇的臂弯中绕过来:“这叫交杯酒,喝过吗?”

    肖令宇摇摇头,但是喜欢雷珏对他表现出来的这种亲昵感,便学着雷珏,仰头一口干掉了杯中酒。

    雷珏这时倾身对他低语问:“好喝吗?”

    肖令宇点点头,耳根有些泛红:“甜。”

    “啧啧,简直没眼看了!”陆贤说罢,猛地学着雷珏把胳膊从齐煜臂弯中绕过去,“来,我们也试试!”

    “试试就试试。”齐煜痛快地喝了,“雷珏,这么喝有什么含义吗?”

    “有啊,我……在一本游记上偶然看到的。”雷珏笑了笑,“说当地的夫妻在结婚时就这样喝酒,喝完之后两个人就会同甘共苦,紧紧拴在一起。”

    肖令宇听到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搂住雷珏,在他额上吻了一下,而陆贤和齐煜则脸发绿。

    紧紧拴在一起是什么鬼!

    齐煜“呸!”一声:“陆贤!你赶紧结婚!老子才不要跟你紧紧拴在一起!”

    陆贤受不了地哆嗦了一下:“你少臭美!谁要跟你紧紧拴在一起?”

    肖令宇看着两人打嘴仗,心里不知在想什么,变得有些沉默。

    雷珏很快感觉到了,但厅里热热闹闹的,他便也没多问,直到入夜了,大伙都离开了,他才问肖令宇:“怎么了?突然变得安静。”

    肖令宇说:“你先去洗澡吧,我出去散散酒气,很快回来。”

    雷珏知道肖令宇大概是不想一下子醒酒,倒也没问,进了浴室之后洗差不多了,便出来趟在床上看新闻。

    大约过了五分钟,肖令宇才回来,他对雷珏笑了笑,之后也去洗澡。洗完之后跟平时一样,只穿了条纯色的睡裤出来,然后钻进了被子里。

    雷珏本来想跟肖令宇说说那个心形缺刻边缘叶片的事,谁知肖令宇这时突然翻过身来,一把将他压在了身-下,堵住了他所有的话……

    脑子当场罢工,雷珏的呼吸瞬间变了频率。

    “别闹!”雷珏用力躲开,“卧槽这太难受了,肖令宇你……是不是还没醒酒?”

    “醒了,什么都别说,也别问。”肖令宇的声音沙哑,眼里带着深厚的爱。他再次吻上雷珏,一粒粒地解开了雷珏的睡衣扣子。他就像个虔诚的信徒一样,一点点地向下,吻住雷珏的脖子,胸口,仿佛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此生最高的信仰。

    雷珏有点儿期待,但也慌。他不知道肖令宇怎么会突然这么干。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如果是换作以往,只是趴在他身上都能硬的肖令宇,这会儿却全然没有反应!

    肖令宇刚才说出去一趟,散散酒气……

    真的是去散酒气?

    雷珏脑子里嗡的一下,伸手就想阻拦肖令宇接下来的动作。

    但是手都落到肖令宇肩上空,他又突然停了下来。

    脑子里又响起了肖令宇刚才的话——什么都别说,也别问。

    于是他的手最终落在了肖令宇的头上,轻轻地抚摸。

    肖令宇仿佛受到了鼓励一般,继续向下爱抚,最后终于慢慢褪下了雷珏的裤子……

    夜似乎从来没有这么静过,静得只剩下的彼此的呼吸。

    大约十分钟之后,雷珏还裸-着身体,他转身抱住肖令宇。

    从来都是肖令宇比较居上一些,搂着他,但是这一次,是他半靠在床上,抱着肖令宇的头。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雷珏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肖令宇的头发,想说下次别这样了,用药物防止自己兴奋,这样对身体不好。

    可话都到嘴边了,却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像卡在了嗓子里一样。

    难受。

    从来没像这一刻这样难受过。

    两个人紧紧地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而就在彼此相拥的那一刻,肖志成送给雷珏的那个盒子里,宛如“珍珠”一样的种子突然破了壳……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又晚啦,家里人都放假,我这集中不了注意力啦嗷嗷嗷~

    祝小伙伴们元旦快乐,新年快乐,新年身体健康大吉大利!

    然后咧,过节啦,照例,前三十留二分评的小伙伴们都有红包!重点!三十以后的也有小红包!所以来呀,浪呀,反正有大把的时光,还等啥!

    感谢以下小伙伴投喂!

    玦扔了1个地雷

    晨星宝宝扔了1个地雷

    盼曦扔了1个地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