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晕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肖家很大,但并不是所有肖家人都住家,目前住在家里的只有肖老夫人,还有肖志成两口子,以及老三肖令书和老五肖令宇。

    肖令宇就住在雷珏的隔壁,但雷珏第二天早起也没有看到他。他一宿没睡,所以基本可以肯定,肖令宇是夜里出去之后根本没回家。当然他对此也没有什么看法,反正肖令宇对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而且作为一个有名的风流鬼,夜里按时回家才不正常。

    雷抱着枇杷(从雷家带过来的猫),下楼的时候就不再想这茬。他现在只想给自己多找点生活保障。

    “小绝,这是怎么了?是换了地方睡不习惯吗?你这眼圈都黑了。”骆雨铃看到雷珏的两只熊猫眼,“我那里有效果特别好的眼部护理霜,要用吗?”

    “不用了,谢谢您。另外我一会儿想出去一下,带枇杷去看看腿伤。”枇杷的腿被雷海歌踩断过,但是没有进行正规治疗,所以好是好了,但是弯,走路不太利索,他想去宠物服务中心看看那儿能不能把枇杷的腿治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他虽然有伤口修复能力,但是像枇杷这样已经愈合的伤不行。

    “也好,要我找人陪你一起去吗?”骆雨铃不是很放心。

    “不用这么麻烦,我就去趟宠物服务中心,给枇杷看完腿就回来。”

    “那好吧,那你先吃饭。”骆雨铃走向厨房,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对了小绝,伯母给你转些钱,你出去到哪也方便。来,站好别动,我扫一下你的生物信息。”

    “不用了伯母,令宇哥已经给过了。”雷珏笑笑,“谢谢您。”这一早的,让他拒绝了三回,他都要于心不忍了。

    “谢什么,你这孩子,都说了不要这么客气。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令宇哥哥还能这么积极地跟你分享他的财产,还算他有良心。”骆雨铃叫机器人给雷珏拿吃的东西,之后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雷珏吃完早饭,去了布乐卡市最大的宠物服务中心。医护人员看到他怀里缩成一团儿的小东西,问他需要什么帮助,他就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医护人员听到之后,给他的建议是断骨重接。

    “术后大约需要十天左右来恢复,如果您需要,我们可以与您预约一下手术时间。请问您需要么?”

    “需要,请问费用大约是多少?确定能恢复到伤前那样么?”

    “一模一样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恢复到肉眼看不出区别。”

    “那就好。”雷珏又问了一些相关问题,之后跟医护人员定了要找最好的医生给枇杷做手术。只是这名医生如今在休假,可能还要再等几天,所以雷珏就先排了个号,回去等通知就行。

    他付了一些订金,随后便要离开,结果走到一半的时候凌空突然传来一声孩子的尖叫。

    “我不要!”

    急救区那边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紧紧抓着一辆宠物车,望着旁边的男人哭得像个花猫:“呜呜呜爸爸,我不要卡卡死,爸爸我求求你了,呜呜呜不要让卡卡死……救救它吧爸爸,我要卡卡。”小男孩儿哭指着宠物车上的狗,“爸爸,求求你……”

    “可是卡卡伤得太严重了。”孩子的父亲心疼地抹了抹儿子的小脸,“回头爸爸再给你买一只行吗?”

    “我不!那都,呜呜呜都不是卡卡了,爸爸你救救它。”小男孩儿仰脸瞅着父亲,哭得嗓子都哑了,好像父亲就是他唯一的希望,“爸爸我求求你,咱们带它去,呜、去别的地方治好吗?”

    “可这已经是布乐卡市最好的宠物服务中心了。”孩子的父亲弯下-身,心里也跟着难受。

    卡卡是跟他儿子从小一起长大的狼犬,这次家里进了贼,卡卡为了保护家人被对方打了一枪,本来他们以为是普通的□□,想着过了麻醉时间就会好了。结果卡卡的状态越来越不对,他们带到这里来,医生居然说是中了毒针,卡卡的脏器已经严重衰竭,没有救活的可能性了。

    “我们给它打了强效止痛剂,带它回去吧。”医生叹气,将一支安乐死递给了孩子的父亲。

    “走吧儿子,咱们带卡卡回家。”父亲将孩子的手重新放到推车把手上。

    小孩儿的眼泪就跟大金豆一样,吧嗒吧嗒往下掉。经过雷珏这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雷珏,明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哭得直打嗝,还不忘说:“对、呜呜对不起大、大哥哥。”

    雷珏瞅了小孩儿一眼,没说什么,但想了想之后还是把兜帽扣上,跟了上去。

    孩子的父亲刚遇过危险,警惕性强,感觉有人跟在后面,倏地转身,防备地看着对面的人。

    “抱歉。”雷珏抬了抬手,“我没有别的意思,外面凉,给它盖盖吧。”雷珏把手放进宠物推车里,摸了摸卡卡的腿,之后把旁边的小暖被往上拉了一下。

    孩子的父亲见状说了声谢谢。

    雷珏感觉到卡卡不再像原来那么痛苦,眼睛变得有神了一些,摆摆手,搂着枇杷走了。出来的时候骆雨铃让他坐家里的飞行器,但是他感觉帅府的飞行器太扎眼,所以坐的是悬浮车,十星币在市里随便转悠想去哪就去哪,还挺方便的。

    “出去玩儿了?”雷珏刚要进屋,身后传来肖令宇的声音。

    “嗯,随便转转。”雷珏抱紧了枇杷,“你受伤了?”肖令宇手上正在流血,看起来像是被什么扎破了。

    “对啊,哎哟我要晕死了,宝贝儿你快来扶我一下!”肖令宇本来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听雷珏问,立马装成了一朵柔弱的小……不对,这人再怎么装柔弱也不像花,关键长得太高大了,顶多像棵树。

    雷珏一看他这贱样就不想扶他,头一低,为难地说:“对不起啊令宇哥,我晕血。”

    “晕血?”肖令宇无语地站在原地。

    “嗯。”雷珏绷住笑一副柔弱样。

    这时骆雨铃出来了,看到肖令宇有伤:“哎哟你这又是怎么弄的!”

    肖令宇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搂住母亲:“这还不怪你吗?把我生这么帅,动不动就有人把我当成情敌。哎哟妈你轻点儿!我这还没断气呢!”

    “废话!你要是断气了我直接给你扔垃圾箱里!免得天天跟你屁股后面操心!”骆雨铃照着小儿子的后背就是一个脆巴掌,“啪!”一声,“快给我去上药!”

    “上什么药啊你这都要给我拍成内伤了,不知道自己手劲多大啊!再说就这么个小伤,慢慢就好了。”

    “是谁说的要晕死了?”骆雨铃让人去拿药,之后给儿子包好,“这几天不许你再出去了,有时间就多陪陪小珏,别在外头混着不着家!”

    “宝贝儿,你需要我陪吗?”肖令宇笑眯眯地问雷珏。

    “不用的,你忙你的就好。”免得一回家就发贱。

    “你看吧妈,小绝都说不需要,这我要是强陪了他,岳父大人还不得从墓地里跳出来掐死我?”肖令宇的目光在雷珏脸上逗留半晌,“毕竟……我陪人可不喜欢纯、聊、天。”

    “你!臭小子你给我正经点!”骆雨铃甩手又要拍过去,这次肖令宇很快躲开了。

    “我拿点东西就走,您可别拍了。”肖令宇上了二楼,再也没下来,听声是直接从二楼上了飞行器。

    “小绝,你、哎,你别理你令宇哥哥这没心没肺的东西,他就缺揍!”骆雨铃说,“这次肖、雷两家联姻,有很多不好说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以后真的不喜欢跟你令宇哥哥在一起,那你们就离婚,你再去找你喜欢的人,反正你别有什么心理压力知道吗?。”

    “知道了伯母,不过我没有喜欢的人,而且令宇哥也挺好的。”虽然嘴巴贱,但至少对着他时没什么坏心眼,他能感觉出来。他也能感觉出来肖家其他人对他也都很好,他甚至能感觉到说到“离婚”时,骆雨铃带着淡淡的心疼和忧愁。

    或许当妈的还是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安稳一些吧,尽管这个婚,估计迟早还是得离。

    肖令宇沉默地坐在飞行器上,看了一会儿屋里正在聊天的雷珏和母亲。半晌,他有点儿懊恼地问:“卡瑞拉,你说我以后会不会憋成变态?”

    卡瑞拉特别诧异的语气:“难道您现在不变态吗?”

    肖令宇差点一口气没倒上来:“你还有没有点儿作为下属的自觉!”说完他烦躁地看了一眼主机:“算了,还是说说这次上面叫我去做什么吧。”

    “有新任务。”

    “老子刚负伤回来!”

    “可是您也说了,就这么个小伤,慢慢就好了。”

    “你!”肖令宇怒瞪了一会儿,觉着跟个程序较劲挺没劲,最后只得恨恨地把飞行器开往城中心的一家大型赌场。

    十分钟后,一个佝偻着背,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从赌场里走了出来,哆哆嗦嗦地拢了拢衣襟,向西北方向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