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梦?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雷珏发誓,就在今天之前,他真的没往奇怪的地方想,至少他跟绝大部分人一样,以为肖令宇是个拥有s级体能但是没有任何异能力的人。

    但显然,可能是他哪里弄错了,或者说,肖令宇身上的秘密远超他想象。

    正常来讲,能拥有自然力异能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不可能藏着掖着,更别说是肖家这种情况。可如果肖令宇真的有异能力,为什么不说呢?原因是什么?

    他可以肯定,他刚进洗手间时感受到的就是一股强大的自然力能量波动,这无疑证明肖令宇是很可能拥有自然力的。

    雷珏见肖令宇还不出来,隔间里又静得落针可闻,便打开空着的那间洗手间门。而就在他解开裤子准备方便的时候,隔壁终于传来开门声。

    肖令宇应该是出来了,不过看样子没到外面,而是在边做手部消毒边等他。

    过了一会儿,雷珏也出来了,走到肖令宇旁边一起消毒。

    “感觉怎么样?暖和一点了吗?”肖令宇问。

    “暂时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雷珏微眯着眼说,“不过我觉得、你好像有点儿问题。”

    “什么问题?”肖令宇心里咯噔一声?

    “是啊——”雷珏打量肖令宇半晌,露出一道微妙的笑容:“什么问题呢?”

    “啧,装什么玄妙?”肖令宇边开门边若无其事地说,“赶紧找大哥看看你是不是好了,我看脸色缓过来不少。”

    雷珏也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修复机制把a3计划灭了,再加上肖令宇一副不想多言的样子,他便没追着问。

    回到实验室里,不光是肖令棋和他找来的两个朋友在,还有肖志成和他带来的一个雷珏没见过的人。

    “西、爸您来了。”雷珏赶紧改口,看向肖志成旁边的人。

    “嗯,刚到。”肖志成见雷珏看上去状态还不错,稍稍放心了一些,“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好多了,也不太冷了,刚想着问问大哥、我是不是自体、恢复了呢。”

    “好,正好我又请过来一位脑域专家,也请他帮你看看。详细的我已经让你大哥跟他说过了,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与他交流。”肖志成看了一眼那人,“陈博士,有劳了。”

    “您太客气了,我一定会尽力的。”陈照东微微欠身,之后示意雷珏跟他谈谈身体的变化和记忆中的变化。

    肖志成见雷珏配合挺积极,便叫肖令宇跟他出去了一下。

    “怎么了爸?”到了外面之后肖令宇问。

    “小珏一遇到外人就改口这总归不太方便,所以我想,如果你跟小珏都不反对的话,要不干脆我跟你妈就认小珏做个义子吧。”肖志成注意了一下儿子的表情,“这样以后小珏叫着也方便,而且不管未来怎么样,他都是咱们家的孩子,咱们能一直保护他。”

    “如果他不反对……那当然也好。”肖令宇点点头,纵然心里总觉得遗憾,但仍然觉得父亲考虑得比他更周全。

    肖志成也知道儿子心里不太好过,但是事已至此,目前看来这样算是最稳妥的做法了。

    至少,能让那孩子一直保持着与他们家的关系吧。

    肖令宇笑了笑,掩下心里隐隐地疼和疼完过后熟悉的麻木感。他推门进去,看见雷珏不知在跟那位陈博士说着什么,便走到雷珏旁边跟着听。

    原来是雷珏突发其想地问陈博士能不能做手术解决a3计划这个麻烦。

    雷珏是这么想的,肖令棋给他看的脑神经图里有一个光点,这个光点就是a3计划的原区,所以他就想能不能手术把这个光点区域切出去然后让他的身体自我修复成原来的样子,或者他不行的话,不是还有明老吗?以肖家的面子,以他a级木系自然力异能人的身份,把明老请来帮个忙应该也不是难题吧?

    然而还不等雷珏得意一把,陈博士一盆冷水泼下来:“那个光点只是显示了当前的记忆链有异常补充,并不是某种实体物质拿出去就可以。它是附着在你记忆里的东西,就算手术切除再恢复,恢复的还是当前状态。说白了a3计划不是病,而是有点类似于催眠,利用被植入者的弱点做文章。传统的催眠术是结合某个个体的经历、想法、喜恶等等之类的东西针对性地影响对方,而你现在的a3计划就是更高级别的,在传统技术上结合了科技手段的催眠。”

    雷珏一下被打击得不行。

    肖令宇面上也带着显而易见的失望。这时又听陈博士说:“目前来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冷冻,直到找出媒介,重新建立新的良性计划。”

    “您的意思是,只要找到媒介就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肖令宇登时来了精神。

    “没错,虽然过程很复杂,但这是目前为止最有效的根治方法。”陈博士说,“只是媒介很难找到,而且现在甚至无法确定这个计划是不是单媒介启动,还有双媒介甚至是更多的,如果是那样……”

    话没说完,但是想也明白,这媒介越多越坑爹,有一个就挺麻烦的了,更别说是两个甚至多个。

    这时肖令宇和雷珏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贺韵书。两次发作贺韵书都在场,关键她还可能有某些动机。

    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对视了一眼,之后肖令宇说:“媒介的事我们会想办法,等找到之后还要麻烦您多指点。”

    陈照东摆了摆手:“份内之事,不必客气。另外如果要冷冻的话,最好趁现在身体没有异常的时候进行。”

    雷珏根本就不想冷冻,他冻一上午早就冻腻了,于是他婉言谢绝了这个提议。之后便要给肖志成再治疗一次。他想的是趁现在精神,免得万一再出现什么情况,弄得神智不清的,那时候想治都治不成了。

    然而肖志成觉得抵抗a3计划本来就是件相当耗费精力的事情,所以这次没有接受治疗。他只是让肖令宇好好照顾雷珏之后便带着陈博士离开。

    肖令棋这才又问了雷珏一句:“真的不冻?”

    “不冻,我不喜欢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所以忍到不能忍了、再说吧。”雷珏笑说,“今天给你添麻烦了、大哥。”

    “一家人说这些做什么。那你们找媒介的时候也要小心。另外小五你要注意,小珏周围不要有什么利器之类的。”毕竟也有失控到自残的。万一真是那样的情况就糟了。

    “放心吧大哥,那我先带他回去了。”反正留在这里也没用,眼下还是以找媒介为重。

    雷珏跟肖令宇上了飞行器才发现飞行器里还保持着超高温,进去一下热气扑面,像蒸笼一样。想到肖令宇当时那个惊慌劲,他不知怎么的有点儿想笑。事实上也真的笑了出来。

    “笑什么?”肖令宇问。

    “我乐意,你管得着么?”雷珏说。

    肖令宇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也没多想,因为他想起自己不久前还说要提前归队,这下看来是要泡汤。

    雷珏看了看卡瑞拉设定的线路:“还是回悬浮别墅吧,免得我万一再、出状况奶奶和伯母跟着担心。再说如果真失控了、麻烦。”

    肖令宇点点头,直接让卡瑞拉调转了方向。

    自从婚礼当晚过来住过之后就没再过来了,但是有机器人帮佣每天打扫,所以家里还是很干净。雷珏进屋之后先是去洗澡,因为之前上来那股难受劲儿让他一身冷汗,衣服都潮了,他想洗完换套干爽的衣服先吃点东西再睡一觉。

    肖令宇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便让智能厨师去煮东西。只是澡他暂时没洗,因为不确定雷珏会不会突然出状况,所以他利用这段时间安排人去查媒介的事情,又将婚礼那天纪录的画面拿出来看了看,之后等饭好了,才叫雷珏一起吃饭。

    雷珏换了身白色的家居服下来,吃饭的时候胃口还不错。特别是喝到热汤那会儿,感觉全身都暖和起来了。

    “办婚礼的那天,你记不记得发作前你都注意到什么?”肖令宇这时问他。

    “贺韵书。那天我不是特意跟你说过么,有个姑娘在看你。”雷珏长出口气,“妈的。终于不结巴了。她今天出现得其实挺突然吧?我看你当时的反应,她应该不是你们圈子里的人。”

    “嗯,陆贤已经去查了,很快会有结果。”肖令宇帮雷珏又盛了一碗汤,“那其它的呢,你说你在对战时曾经听到有人唱歌,那个声音你觉得熟悉吗?”

    “感觉听过,但是不真实。很……飘渺的感觉,而且时近时远的。”雷珏之前也一直时不时地想这个声音他到底是在哪里听到过,但是他都想不起来。

    肖令宇见雷珏又把眉头皱了下来,弓起中指轻轻扣了扣桌面,发出“咚咚”两声:“先别想了,吃完去休息一会儿。虽然你自身修复力强,但是也不能太折腾。”

    雷珏看了看手里的汤,点点头,喝掉之后便回了楼上。

    本来他是想给雷建英发个视频让雷建英知道他很好,但是一看时间,他果断决定先睡一觉起来再发,因为那会儿林都市应该差不多后半夜了,他也想让那个王八蛋尝尝睡得正香时被吵醒的滋味。

    不过话又说回来,雷建英这会儿肯定正一心盼着他回去,睡得着么?

    雷珏唇边带着一抹讽笑,闭上眼睛。

    然后事实证明,人果然是不能太嘚瑟的。

    雷珏这刚要给雷建英点儿颜色瞧瞧,他就遭了殃。他刚一睡着,另一场新的灾难就开始了,他仿佛在做梦,但是梦境又如此的真实生动,扼住他脖子的手紧得像要掐死他,让他喘不过气来,脑子里是各种凄厉的尖叫、哭声、求助声。可是他逃不开,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弱小的生命一个一个地倒在他的面前,直到最后一个头顶绿芽的白白胖胖的小孩儿朝他伸出手,向他求救,旁边却有个罩着黑色头套的人用枪将那个孩子一枪打得血肉模糊……

    “操!”雷珏猛地坐起来捂着胸口。他发现那种锥心刺骨的痛触并没有消失,更可怕的是,他脸上居然带着一陈湿意。

    “小珏,你没事吧?”肖令宇从连接雷珏的通讯器上得知雷珏生命体征异常,用力拍了拍门。

    “没事。”雷珏抹了把脸回应一声,下床的时候一踉跄,差点摔倒。他用力攥了攥自己的衣料,去打开门之前尽量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平静地问:“怎么了?”

    “你心跳异常。”肖令宇的视线在雷珏若隐若现的锁骨上流连一会儿又回到雷珏脸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事,只是做……”雷珏看了看肖令宇的行头,喉咙里突然卡壳。肖令宇全身上下就一件黑色内裤,把平时看不到的结实有力的肌肉和修长的大腿展现个十足!特别是那个腹肌和下面的一大团……

    “我以为你在睡,正要洗澡。”肖令宇见雷珏打量自己的扮相,声音不知怎么的有些喑哑。

    “哦~~~~”雷珏眼里拱起一把火,心脏上传来的尖锐痛感都快给他忽视了。他挑挑眉,瞟了一眼肖令宇那个明显鼓胀起来的地方:“我还以为你是想来警告我……别用我的风骚挑战你的……大鸟。”他说这话时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邪笑,额上还有着一层忍痛之下浮现的细密汗珠,眼睛也稍稍有点红,看起来比平时竟多了一分妖艳。

    肖令宇瞬间眸色一暗,也跟着雷珏笑起来:“错了宝贝儿,是别用你的风骚,挑战我的……节操。”

    说罢他猛地把雷珏抵在门板上,用力地吻了上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