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星际暴力联姻 > 第26章 坦诚(二更)

第26章 坦诚(二更)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雷珏脑子当场当机,有那么两三秒甚至是空白的。网值得您收藏 他只是想给自己分散一下注意力让心脏的疼痛感没那么明显,顺便逗逗肖令宇,哪曾想这一贯只会放嘴炮的人居然出牌不按常理!

    这个吻不是演戏,不是为了看看对方的反应而随意为之,这里有太多说不清的情绪。

    肖令宇依然很笨,他的舌头伸进雷珏的嘴里翻搅时还是会时不时地撞到雷珏的牙齿,但是他没有停。他的手伸进雷珏的衣服里握着雷珏的腰身,疯狂散发出来的占有欲是那样明显。

    雷珏顷刻间便被肖令宇略显蛮横的气息包围。这种感觉有些刺激,也有点儿让人意乱情迷,让原本被动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有了动作。

    肖令宇感觉到雷珏的手落在自己的背上,受到鼓励一样吻得更深,仿佛只有如此,才能确定雷珏的身体不再那样冰冷。

    不过就在雷珏以为他或许可以用一场床上运动来忘掉心脏上传来的痛感时,肖令宇却突然停了。

    肖令宇喘着粗气,几欲冒火的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雷珏。

    雷珏的手依然搭在肖令宇背上,他几乎清晰地感觉到了来自肖令宇的,某种压抑的感情。

    挣扎、喜欢、难过,甚至是痛苦……

    肖令宇就像个年轻而又冲动的狮子一样,一口扑倒了自己喜欢的食物,可当他真的发现食物在手里之后,他又怕吃下去就会变得一无所有,所以他不敢吃,只是很小心地捧着,时不时地拿来舔上一口。

    雷珏觉得把自己比作食物有点儿不靠谱,但是这一刻他想不到对于肖令宇的心境比这更贴切的形容。

    至此,他的心里好像更不对劲儿了。

    “对不起。”半晌后,肖令宇按了按额角说。

    “我不想听道歉。说说原因吧,你不敢真正喜欢一个人的……原因。”雷珏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用力地握了握沙发扶手。

    “你确定你没事?”肖令宇明显察觉到雷珏的汗比他刚来时多了很多。

    “先说你的。”雷珏的指尖在轻轻哆嗦,现在特么倒是不冷了,但是他疼,心口上偶尔传来的痛感特别尖锐,弄得他隔一会儿就有点儿呼吸困难。

    “我……”肖令宇眼底有一丝犹豫,好像有什么特别难以启齿一样。但就在雷珏以为他可能不会说的时候,他居然又说了出来,“我不能跟任何人像正常情侣一样在一起。”肖令宇说完这一句,顿了顿,又强调,“是任何人。”

    “……因为那股你不敢正常示人的自然力?”雷珏忆起在洗手间里的情形,半玩笑地说:“总不能是因为你的金系自然力会把你的另一半电死吧?你别逗我。”

    如果真是那样,那也太苦逼了好嘛?!

    结果雷珏发现,他说完之后,肖令宇居然没接话!

    没!接!话!

    肖令宇的脸就像调色盘一样,好几个色儿都有了,忽青忽白的,最后也不知是憋的还是气的,变成了红色。

    雷珏觉得也可有能是羞愤交加或者恼羞成怒?于是他忍笑说:“不能吧?你不是风流多情情人比猴子还要多吗?”

    结果肖令宇却像被踩了尾巴一样磨着牙:“你还手无缚鸡之力见血就要晕倒呢,可你打人打得那么准,你觉得这合理吗?!”

    虽然只是虚拟的,但感觉百分百还原之后一切都接近现实,第一次玩儿的人不可能对着另一个人打得毫不犹豫而且还那么准。

    两人心里于是几乎同时闪过一句:妈的你就是个骗子!

    肖令宇闷着一口气坐到雷珏对面。

    “原来还真是处男,怪不得接个吻都那么生涩,有点儿风吹草动的就能硬。”过了一会儿雷珏说。说完又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于是他又补了一句:“哎你不会是……连假的都干不了吧?”

    他记得逛街时看到过卖那种仿真的性-爱娃娃的,做得超级逼真,有男有女而且个个身材比例完美,如果能用那种的话,应该也不能憋得这一副饿狼样。

    “玩儿假的有什么意思?”肖令宇没好气地说。

    “是没什么意思,还是怕玩儿着玩儿着把对方电焦?”雷珏猛地拢紧双腿,“不过这要是材料都焦了粘在鸟上,那还不得烫死?”雷珏突然觉得跟这种疼一比,他心脏疼也不算什么了,“卧槽,想想都要命。”

    “雷小珏!”肖令宇咬牙,话是牙缝里挤出来的,“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揍你!再说老子又不怕烫!”

    “呃,那也应该挺难受的吧。”

    “粘在上面撕下来的时候是挺……你给我闭嘴!”肖令宇噌一下站了起来,暴躁得简直像一头喷火龙,在屋里来来去去。

    雷珏真的不想笑,但是就莫明地脑补了肖令宇苦逼地扶着自己还没能成功爽一发的鸟,龇牙咧嘴地一点一点从鸟身上把电焦的娃娃材质撕下来的场景……

    不能笑!

    绝对不能笑!

    这个时候笑太不厚道!

    可是……

    去他妈的!

    雷珏实在是忍不住了,转头“噗”一声:“对、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眼里的火能具化成实质,雷珏这会儿只怕早就被火焰包围。

    肖令宇恨不得把雷珏按床上扒了裤子用力地干,狠狠地干,让他三天下不来床!

    然而他最终只是颓然地叹了口气,嗓音有些干涩:“有那么好笑么?”

    雷珏的笑声就像突然被一把掐灭的火苗,冷不丁就消失了。他捶了捶不太舒服的胸口,坐直:“为什么坦诚?”

    其实他也没当面撞破什么,肖令宇就算否认他也没办法,更不会在短时间内猜到这么多,往这么奇葩的地方上想。

    肖令宇无奈地笑了笑:“我哪敢不坦诚。在后山的时候不过对你撒个小谎,你就一路堵着气。那时候看你的背影都是生气的,全身散发着一股‘老子很不爽’的气息。”

    想到雷珏说“像你这样帅的师父,我也不敢拜”时,那眼里一闪而逝的失望,他现在想想都还觉得闷得不轻。

    再说了,既然他撒谎雷珏也一样会凭自己的能力猜到真相,他又何必再装。

    “我的确是特别讨厌被欺骗。”雷珏沉默了片刻,“但是你对我坦诚,我也一样会对你坦诚。”雷珏想到接下来要谈的事情,只稍稍犹豫了片刻便说:“肖令宇,我不是雷绝。”

    “……你是想说你不是原来的那个雷绝吧。”肖令宇脸上居然并没有太多意外的神色。

    “对,身体是。但——”雷珏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这里不是。”

    “呵,怪不得一拿到我的光脑就疯狂地查了一大堆问题。”肖令宇笑了笑,“怎么做到的?”其实早在很久前他就觉得奇怪了,只不过卡斯微尔星的技术已经如此强大但也还没有完全成功转移灵魂的例子,所以他总是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因为他确定身体是他所认识的那个雷绝没错。

    “就是那次被植入a3计划的时候,雷绝就已经死了。我是在另一个星系死亡之后到的这儿。我们那儿一般都把这俗称‘穿越’。不过今天跟你说这个其实还有个原因。”雷珏说,“我怀疑a3计划并不能完全影响我,也就是说咱们就算找不到媒介,我也一样有可能自行恢复,因为这个计划是针对原来的雷绝,针对他的恐惧,他的弱点,并不是我的,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但你还是会受影响。”

    “对,毕竟我有他的意识。但是这并非不能克服。”雷珏知道,自己之前在梦里看到的是沉埋在雷绝心底最深处最深刻的痛苦,这痛苦现在也存在他的记忆里,但他毕竟不是雷绝,所以哪怕他感同身受也只是一部分而已。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但媒介还是要找,毕竟这是彻底解决的方法。”肖令宇说完见雷珏也没反对,便又问,“对了,为什么特别讨厌被欺骗?”

    如果是原来的雷绝,还能说是因为被冯固骗过,可是现在的?

    “我两岁的时候我爸就不在了,我妈……她把我送到幼儿园的时候说下班就来接我,然后就再也没回来。”雷珏自嘲地笑着耸了耸肩,“后来我在孤儿院呆了一段时间,我养父母领养了我,说一定会对我很好,结果我养母一怀孕,我又被送回了孤儿院。反正就这种事吧,所以我不喜欢承诺又做不到的。”

    “说起这个……还真有件事情想听听你的看法。”肖令宇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随意一些,“爸今天跟我说,如果你同意的话要不就认你做义子。”

    “原因呢?”

    “你在家叫肖伯伯,外头一遇人又得改成爸,也是麻烦,不如就收你做义子,里外一个叫法。”

    “哦,那不用。”雷珏淡笑着瞥过来一眼,“我们是合法配偶,我想叫爸还需要什么额外的理由?”

    肖令宇怔了怔,眼底染上一丝喜色:“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