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照料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宋铭交代完王琛,便站起了身,脸盆里的水已经不热了,他要去换点水。秦沫在出汗,代表着烧要退了。

    王琛看着宋铭走出去的背影,心里有些迷茫。宋铭和他是一起长大的。因为太过优秀,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对宋铭倾心,可他却都视而不见。

    如今这个叫秦沫的女人,对你来说这么重要吗?

    他张了张嘴,想问一问,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这种感觉,他很清楚。

    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

    曾经他和他的小伙伴们一度怀疑,宋铭是不是弯的?

    现在看来,是他们多心了,人家宋铭直着呢,都把小女生弄家里来了,而且华庭和金江的家都来过了。

    说不定都已经……哎呀呀!

    想到这里王琛贱兮兮地笑了笑。

    只不过,接下来的日子,恐怕要风雨不断了。

    王琛收回心思,又仔细帮秦沫测量了一下~体温,因为出汗,她的体温已经开始下降,这是好现象。

    刚量完体温,宋铭就进来了,他依旧端着一盆热水,把毛巾挤干,轻轻帮秦沫擦着额头上的汗。

    “那个,其实吧……”

    “其实什么?”

    “其实她已经在出汗了,你不必给她物理降温了,而且,你这样频繁的擦拭,会影响她休息。现在医学上已经不提倡物理降温了。”

    宋铭闻言,优雅的转过头,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王琛不说话。

    “呃,呵呵,呵呵呵,你随意,你随意~”王琛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他这话一说,宋铭就不能借机一亲芳泽了……

    “真的?”宋铭却盯着王琛,问出了这样的话,好像是真的在担心自己刚才的举动会影响到秦沫休息一样。

    “真的。”

    “你可以出去了。”得到王琛肯定的回答,宋铭淡定把毛巾放到脸盆里,淡定的说。

    “好,好的,我就在隔壁,有事你叫我~”王琛觉得,宋铭的表情和动作太扎眼,自己果然还是马上退散的好。

    见王琛出去,宋铭也站起身,把脸盆和毛巾放到主卧的浴室,刚转身出来,就看到王琛探着一个脑袋,在门口贱兮兮的看着自己。

    “那个,我忘了说,这位姑娘是感冒,你……咳咳,要小心被传染哦。”

    “传染?”

    “对,呵呵,你也知道,如果两人呼吸靠的太近的话,我是说非常近的话……”

    嘭!

    直接把人关在门外,这小子,想什么呢!

    虽然他也很想,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宋铭走到床边,看着秦沫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该去接她的,怎么能让她自己打车过来呢。

    在窗口看到下雨了,就担心秦沫这个笨笨的丫头会忘记带伞,他赶紧跑了出来,却还是晚了。

    这丫头怎么这么笨,还数学系高材生呢,下雨了也不知道在门卫室躲躲雨,居然直接跑到雨里。

    身体还这么差,淋点雨就能感冒,吃了药还会发烧。

    想到吃了药,他又开始自责,真不该乱给她吃药,早知道就早点把王琛那家伙叫来。

    哎……

    轻轻叹了口气,看着那紧闭的双眼和红红的脸,以及那粉色的唇,想起那一个意外的吻,心中某根弦就乱了。

    情不自禁的俯身,眼中是她放大了却依旧好看的脸,鼻子里都是她身上淡淡的气息,他都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感受到那有些温热的气息扑在自己脸颊上,痒痒的,挠动着他的心。

    俯身的角度越来越大,宋铭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两人也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我说,不能接吻哦!”门外突然响起某个不识趣家伙的声音。

    宋铭的动作一僵,半响,坐直身体,顺手抓起床边的小抱枕,直接砸到了门上。

    砸门的声音不响,但王琛还是往后退了一步,宋铭这家伙,该不会生气了吧?

    王琛灿灿的摸了摸鼻子,他不就是怕宋铭这家伙第一次谈恋爱,会把持不住,所以善意的提醒下嘛。

    这家伙这么生气,该不会是真的打算做什么,被自己踩到尾巴了吧?

    咦~

    秦沫都病了,他居然还想下手,啧啧啧,果然是直的,还是个禽~兽~

    在心里八卦了一番,王琛的心情好极了,哼着小曲就去了客厅,看来今天得在客厅凑合一晚上了。

    看到沙发上还有一条毯子,王琛觉得很满意,宋铭家的沙发很舒服,还有毯子盖,不错不错。

    他顺手拿起毯子,人往沙发上一靠,懒洋洋的看起了电视。

    然后,就看到某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主卧冲了出来,跑到他面前,直接抢走了他手里抓着的,打算睡觉的时候盖的毯子。

    难为宋铭跑出来抢毯子还能抢的这么优雅,可是,谁能告诉我,我急匆匆的跑来给你家媳妇看病,怎么连个毯子都不能盖了?

    “起来!”宋铭在抢回毯子之后,又用吃人的目光看着王琛。

    得,这回连沙发都不能坐了是吧?

    “呃,好,好。”王琛只好赶紧起来,心里却有点不爽,“我说,就算我打扰了你的好事,你也不用这样吧,好歹我们还是发小呢!”

    “你睡那边!”宋铭没有理睬王琛的话,却朝着沙发的太妃椅上指了指。

    “什么意思?”王琛不解,他怎么就不能睡这里,而要去那里呢?

    “毯子我会给你拿的,你今晚睡那里吧。”宋铭淡淡的说了一句,就转身进了房间,还真的是去拿毯子了,留下一脸懵逼的王琛。

    所以说,这到底是怎么了?

    等宋铭出来,看到王琛很老实的靠在太妃椅上看电视,心里放心了不少。把一块秦沫没有盖过的毯子递给王琛,他满意的看了一眼秦沫睡过的沙发,然后满意的回了主卧。

    那丫头睡过的地方,盖过的毯子,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染指呢!

    发小也不行!

    *

    夜,很安静。

    金江公寓,男神宋铭的家里,客厅里躺着一个男人。他的心情有些不好,因为他发现自己刚才坏了宋铭的好事,被宋铭嫌弃了。

    据他所知,宋铭从不躺这个太妃椅,所以,现在是有了媳妇忘了兄弟吗?

    不爽!

    很不爽!

    男神宋铭家的主卧里,开了一盏落地台灯,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的脸色有些红,额头已经不再冒汗。虽然是生病了,可那表情却很平静,甚至还透着一丝欢喜,大约是做美梦了吧。

    这房里,还有一个男人,他把一张单人沙发拉的离床边很近,靠在上面,在黑夜中睁着眼睛,平静的看着天花板。他把沙发轻轻往后调节,让自己能稍稍休息一会,又能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以便应对突发状况。

    就这样持续到了半夜,他终于耗不住,慢慢闭上眼睛,但仍旧强迫自己不睡着。

    凌晨一点,秦沫觉得口干舌燥,做梦都在喝水,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只好迷迷糊糊的喊了几个“水”字。

    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被人轻轻扶起,依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而干燥的嘴唇上,有温热潮湿的感觉。

    宋铭早就想到秦沫会因为感冒发烧出汗而缺水,他就用王琛给的医用棉球,沾了水,小心的给秦沫润着嘴唇。他担心秦沫还没醒,直接喂水会呛到,就用棉球不停的沾水给她润嘴。

    直到把半杯水都润给她,秦沫的嘴唇才看起来没有那么干燥。

    宋铭舒了一口气,将人轻轻放下,看了一眼那张小巧的嘴,又看了一眼那杯已经没多少温度的水,心里纠结了一下,终究还是放弃了嘴对嘴喂水的念头。

    不是怕被传染,只是怕对方会呛到。

    只好再倒了一杯温水,继续给秦沫润嘴。王琛说过,慢慢的,一点一点喂水,能让水分在到达肠胃之前,在流经消化道壁的时候就直接被吸收,这样反倒能更快的补充水分。

    如此反复了许久,看到秦沫的表情变得很平静,应当是缓解了口渴,宋铭才拖着疲惫的身躯,靠在沙发上,再一次闭上眼睛,但依旧没有睡着。

    凌晨三点,宋铭的手机闹钟响起,距离秦沫吃下感冒药已经八个小时了,他需要确定一下秦沫的状况。

    把王琛喊进来,给秦沫再检查一下状况。

    “体温36.5摄氏度,心跳、血压正常,再来看看瞳孔……”

    “嗯?……”王琛的手指刚拉开秦沫的上眼皮,秦沫就本能的推开他的手,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人。

    “看,醒了!”王琛笑嘻嘻的说,他就说,这丫头没事,只是睡着了。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原本站在王琛身后的宋铭两步走到床边,直接把王琛挤到了身后。

    “嗯?好困啊……”秦沫揉了揉眼睛,怎么好像看到宋铭了,还有一个很眼熟,但叫不出名字的男人,一定是做梦吧?

    大概是太困了,她又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嗯,那再睡会吧。”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下了,看着满脸写着想睡觉的秦沫,宋铭嘴角微微上扬,帮秦沫掖好被子,宋铭很自然的、十分干脆的把王琛赶了出去。

    秦沫这丫头的睡姿,怎么能被别的男人看到呢?

    医生也不行!

    对此,王琛表示,他好无辜,他只是来看病的,为什么要连着被嫌弃两次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