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求医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三个老爷子也知道自己的举动有些失礼,赶忙坐了下来。董俊翼拉了董甜甜一下,董甜甜也在董俊翼旁边坐下。

    看起来非常激动的老人率先开口说道:“小姑娘,你还认识我吗?”

    董甜甜点头,车祸的时候他帮忙急救来着,看样子懂些医术,好像叫老陈。

    “我姓陈,叫陈守业退休之前是南宇星第三军医院的院长。”

    董甜甜乖巧的说道:“陈爷爷好。”

    陈守业依次给董甜甜介绍了旁边的两位老人,一个是退役的王牌机甲士李民。也就是之前暴力破门帮忙救人的爷爷。另一位是是南宇星教育部部长王辰。

    董甜甜依次打了招呼。

    陈守业情绪有些激动:“今天早上的事情多亏了甜甜小姑娘的帮助,要不然伤者坚持不到医院就会失血而死。”

    董甜甜笑着说道:“谁遇到那种情况都会帮忙的。”

    李民是军人脾气说话直接:“其他人想帮忙也得有那个本事啊。小姑娘你就别谦虚了,我听老陈说你用的那个拿针扎人的方法很有门道,是失传已久的中医!”

    董甜甜点点头:“是中医治疗中的一种方法。三位爷爷,我都叫你们爷爷了,你们也别叫我小姑娘了,叫我甜甜吧。”

    董俊翼已经跟三位老爷子聊了好一会了,相互比较熟识,早上的事情也听他们讲了、董俊翼觉得很奇怪他怎么不知道甜甜还会这一手。

    “甜甜。你什么时候学的中医,二哥怎么都不知道?”

    董甜甜解释道:“其实开始我也不知道,早上的情况十分危险,那些东西就自动从脑子里跳出来了,我救人之后自己也有些混乱,不知道我怎么会突然会这些东西,刚刚我在星网上查了很久,我觉得可能是血脉传承石的原因,网上说血脉传承石不但也可以传承力量,还可以传承知识,只是很少有人这么做!”

    董俊翼拉着董甜甜的手激动的说道:“原来那颗血脉传承石不是废品,难道它颜色那么浅就是因为它里面传承的是知识而不是力量的原因吗,太好了!甜甜有这些知识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这段日子家里出了这么多事情,终于有一件好事了,董俊翼真心的为董甜甜高兴,有了这个技能董甜甜以后就会有更好的未来。

    陈守业也很高兴,一门已经失传的医学分类再次现世,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中医的很多东西都非常神奇,他相信用中医的长处结合现代医学,华夏的医疗水平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无论是谁将中医知识制成血脉传承石,他都是一位伟大的人,中医这门古老又神奇的医学又可以在华夏大地上传承下去了。”陈守业高兴的说道。

    董甜甜点头,她对陈守业非常有好感,当然凡是崇尚中医的人她都有好感。

    陈守业问道:“甜甜,我看古书上记载了很多治病的药方,也有人按照书上的记载药方服用过,不过大部分都没有效果,有些还让病人的病情恶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不知道陈爷爷所说的药方是哪里看的,但是中医看病讲究每人一方,因为人跟人都有个体差异,具体的情况也不一样,就算是一种病也不能用同一个方子治疗,所以才会出现陈爷爷说的那种情况。”

    王辰在旁边想插嘴说点什么却没有说话的机会,陈守业抢先说道:“我看古书上记载.......”

    李民打断陈守业:“老陈,你别看了,先解决老王的事情,甜甜又不搬家,以后你有的是时间慢慢看!”

    陈守业这时才想起来他们是为什么而来,不好意思的说道:”怪我,怪我,把正事都给忘记了。是这样的,老王的孙女是个早产儿,从小身体就不好,平时虽然弱了点,但还是可以正常生活的。

    一年前孩子出了一次车祸险些送命,出院之后在家里静养,但越养孩子的身体越差,时不时的还会留鼻血,严重的时候卧床不起,在医院做了很多检查,只查出贫血,内分泌紊乱,这两个问题,该用的药都用了孩子就是不见好。

    我在古书上曾经看过,在古代有些西医检查不出来的病中医能检查出来。所以我跟老王说了你的事情,希望你不要介意,也希望你能去看看孩子的病!”

    董甜甜问道:“孩子多大?”

    “12岁”王辰回答。

    董甜甜说道;“没看到病人,我不敢保证我一定能治,但医者父母心,我一定会尽力。”

    王辰心里十分急切,听到董甜甜的答复赶忙站起来;“那我们现在走吧!”

    董甜甜跟着站了起来,她能理解病人家属的这种心情,尤其是长辈。“好。”

    出了别墅,王辰带路朝着王家走去,董俊翼牵着董甜甜,一路趾高气扬,好像去治病的人是他一样,脸上写满了骄傲。

    董甜甜看董俊翼的神情,也很高兴,二哥是真心替她高兴,没有任何嫉妒或者不甘的成分。虽然现在的生活有些小不如意,但是有这样一个哥哥,一切困难都能克服,这是她来到这里碰到的最美好的事情。

    王奶奶正在陪孙女说话,听到门响立即抬起头问道:“请回来了吗?”

    王辰说道:“请回阿里了!”大家进入房间,王奶奶的目光在董甜甜跟董俊翼之间游移不定。

    王辰向两兄妹介绍:“这是我妻子,你们叫王奶奶就行,这是我孙女贝贝。”

    “翠琴,这位董甜甜小姑娘就是老陈说的会中医的医生,那一位是她哥哥,董俊翼。”

    王奶奶一步上前抓住董甜甜的手:“甜甜啊,我家贝贝就拜托你了,这孩子苦啊,还这么小就得了这么奇怪的病!”说着王奶奶轻轻的抽泣了起来,王辰搂着王奶奶轻轻的拍着王奶奶的后背:“翠琴,别哭了,大家都在看你那。”

    王奶奶赶紧擦了擦眼泪,对董甜甜笑了笑。

    王贝贝好奇的打量董甜甜,爷爷去给她请会中医的医生去了,这件事她也知道,但爷爷请来的这个医生跟以前见到的医生不一样。

    贝贝打量董甜甜的时候,她也在看贝贝,这孩子瘦弱纤细,一双大眼睛嵌在脸上好像两个黑色的葡萄,尖尖的下巴,由于长期不见阳光,皮肤苍白没有血色。

    董甜甜对着贝贝笑了笑:“贝贝,姐姐帮你检查一下,你要配合姐姐。”

    贝贝点点头。

    董甜甜拿过贝贝的胳膊,开始切脉。其他人不明所以的看着董甜甜,然后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陈守业,眼里写着:她在干什么?

    陈守业做了个别说话的手势,他在古书上看过这叫切脉,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不能打扰。

    看到陈守业的手势,大家连呼吸都放的很轻,生怕打扰到董甜甜。

    给贝贝切完脉,董甜甜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本质上来说贝贝没什么大事。

    董甜甜将贝贝的手放进被子里问道:“之前给贝贝吃过什么滋养或者高营养的东西吗?”

    王奶奶说道:“贝贝出院之后身体很虚弱,隔两天我就给贝贝炖一些比较滋补的东西吃。”

    “都有什么?”

    “人参,雪莲,海参,雪蛤,燕窝,冬虫夏草......”王奶奶一口气说出十几样来,这些补品定时定点每隔两天一顿,一年来从未间断过。

    董甜甜听了脑袋一抽一抽的疼,这不是夏作儿吗!贝贝本来没什么大毛病,车祸之后气滞血瘀,血脉不畅,王奶奶这不管药性是寒是热一顿乱补,弄的贝贝五脏六腑都在上火。

    就好像一条路,已经堵车了,偏偏来个车企图冲过去,最后结果肯定是连环车祸,道路越堵越厉害。

    董甜甜问道:“贝贝,你平时是不是觉得口干,口苦,四肢麻木,身子发沉,盗汗无力,烦躁,胸闷,身体燥热,有时候吃完东西会流鼻血。”

    贝贝瞪圆了眼睛惊呼道:“你怎么知道!”

    董甜甜笑了笑:“我是医生当然知道了!”

    “姐姐好厉害,以前那些医生他们都不知道!”

    陈守业在一边自言自语道:“一样,跟书上说的一样,只要摸一摸就能知道病情,太神奇了!”

    见董甜甜准确的说出了贝贝的症状,王辰惊喜的问道:“甜甜,贝贝的病能治吗?”

    “能治,但是需要严格的配合我,三个月左右贝贝就能恢复正常,要是有针灸针就好了,我给贝贝行几针恢复的能快些。”

    陈守业立刻答道:“我收藏了一副针灸针,我现在回去拿!”说完陈守业就消失在房间里了。

    针灸针没回来之前,董甜甜抓紧时间跟王奶奶她们交代一些事情,最好是能给贝贝开副中药喝,但现在根本没地方抓药,所以只能选择食疗慢慢调。

    王奶奶打开光脑将董甜甜说的注意事项一条一条的记录下来。

    陈守业拿了一个古朴的木质盒子回来,里面放着一副针灸针,陈守业将盒子递给董甜甜,董甜甜查看了一下里面的针灸针。

    还以为是什么珍品那,不就是普通的针灸针吗,以前在药店二三十块钱一盒,满大街都是,这盒子看起来都比针值钱。

    董甜甜对贝贝说:“贝贝,姐姐要给你扎针,可能有点疼,贝贝受的了吗?”董甜甜不会说那些针灸不疼之类的话,因为确实疼,实话实说让孩子有个心理准备。

    贝贝眼神坚定的点点头:“恩,受的了。这样好的快!”

    董甜甜想到了以前他们在医院常说的话,扎针灸喊疼的,都是病的轻的,真正病重的病人,只要能治病,别说针灸,你就是让他吃狗屎,他都会吃。

    董甜甜对王奶奶说道:“王奶奶,将房间的维度调高一点,让贝贝坐起来,把贝贝的腿漏出来。”

    王奶奶急忙按照董甜甜的要求做。弄好之后王奶奶问道:“甜甜这样可以吗?”

    “可以!”董甜甜抽出一根银针:“贝贝,不要紧张,,越紧张越疼!”

    贝贝闭着眼睛点点头。董甜甜嘱咐道:“贝贝扎上针,就不能乱动了知道吗?”

    贝贝点头。

    董甜甜毫不犹豫一针接一针将针扎进贝贝肉里,贝贝紧绷这小脸一声不吭。旁边的王奶奶的的心情肉跳,心疼的不行,要不是王爷爷拦着早上去抢董甜甜的针了。

    董甜甜拉过贝贝的手,又在手上扎了四针,所有的针都用完了。董甜甜对王奶奶说:“王奶奶,你陪贝贝说说话说一些她平时喜欢的东西,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这样时间过的快点,贝贝也不那么难受。”

    王奶奶点头,来到贝贝床前,想坐在床上却又害怕碰倒贝贝身上的针,只能拿了个椅子在床边坐下。‘贝贝啊,昨天你跟奶奶说想去植物园.......“

    陈守业问道:“甜甜,贝贝要保持这个姿势多久?”

    “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时间越长效果越好。对了,针不够。最好能在有一副短针。”

    王辰说道:“这个没问题,我去准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