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界(3)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儿很美呢,鹿。”源九央难得的起了玩心,用妖力撑开伞倒放与桃树下,想着用伞来将那些飘着的桃花瓣收集起来。

    而他则是坐在了伞的旁边,还招呼小鹿男过来一起坐。

    小鹿男依言,卧在源九央身边,双眼仍旧紧紧的盯着源九央,生怕一个不小心,源九央就会消失不见。

    “放心。”似乎是感受到了小鹿男的焦躁不安,源九央伸手拍拍小鹿男的背,还顺手抚摸起来。

    小鹿男的背上暖烘烘的,源九央摸着摸着,忍不住靠了过去,而后趴在小鹿男的背上睡着了。

    很是香甜,源九央仿佛做了一个美妙的梦境。梦里似乎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笑声,大家似乎都很开心,还弥漫着属于食物特有的甜蜜。

    源九央脸上不自觉的勾勒出一抹真实的微笑,眼角却悄悄的沁出一滴泪水。

    小鹿男在这时候动了,他伸手抹去源九央眼角的泪水,而后将沾染了源九央泪水的手指下意识的伸入口中舔舐。

    有那么一瞬的光阴,小鹿似乎变了一个形象。

    头发染上白色,连头上的鹿角也变成了白色,周身飞舞着萤绿色的蝴蝶。但是很快,小鹿男又变回原来健气的样子。

    “呐,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与源九央如今所穿衣物颜色一样的粉衣兜帽少女出现在小鹿男面前。

    而此时若是源九央还醒着,一定会发现他伞里的桃花瓣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小鹿男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摆出了警惕的神色,碍于源九央还在他的背上靠着,他无法站立起来。

    “我酿了桃花酒,你们要不要一起喝?”少女虽然询问着,但是手中已经拿出了一个酒壶和三个酒盏,压根就只是做一个形式。

    将酒盏都满上之后,少女轻轻喊道:“嗳,那边的小妹妹,你要不要喝酒呀?”

    源九央闻到桃花酒的芬芳,此刻也醒了过来,恰好听见了这么一句问话,不假思索的回答到:“要!”

    “央!”小鹿男明显焦急起来,他不想让其他人接近源九央,他的本能阻止着他人接近源九央。

    无端端的害怕与恐慌从心底升起,明明只会执拗的喊着“央”,此时却开始有了别样的情绪。

    “不怕。”源九央安慰道,“没事的,鹿……”猛然一顿,源九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鹿?”

    “央。”小鹿男回应道,只是这一次的语气平和了许多。

    “我说你们,不要光顾着看对方,来尝尝我的桃花酒。”少女打断了源九央和小鹿男的对视,“我知道你们从哪里来哦,嘻嘻。”

    “因为我也是从那个地方来的,只要你能够喊出我的名字,我就当你的式神。”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源九央说的。

    “那个地方?”轻声重复了一下少女的话,源九央并不觉得眼前的少女会是从现代所来,那个世界,并不存在着妖怪。

    所以源九央直觉,少女所说的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他熟悉却又忘却的世界。

    “桃花妖。”源九央取过酒盏,抿了一口。

    “嗨。”桃花妖微微躬身,霎时间桃花漫天飞舞,而源九央头上的胖金鱼边上,多了一朵小巧的桃花,不仔细看,还真是难以发现。

    漫天飞舞的桃花瓣里,源九央看见了桃花妖与另一名女孩子在一同玩耍。再一瞬,便是桃花和樱花漫过眼前,退却时候,仍在桃树下。

    式神录里,属于桃花妖的标志亮起。

    “小央,小孩子喝酒可是不好的哦。”一双手突然伸了过来,拿走了源九央手中的酒盏。

    源九央抬头一看,是白泽那个家伙。

    只见白泽笑的暧昧,将源九央喝过的地方对准自己,悠悠然道:“这酒,还是我来替小央你喝吧。”

    妖狐站在白泽的身后,全身僵硬。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白泽会那么大胆,公然调戏央大人。

    看着眼前的央大人不太好的脸色,还有背后冒着怒火的小鹿男大人,妖狐觉得,这个时候就需要他来救场。

    先是小小的自恋了一下,果然关键时候就需要他来救场。

    妖狐当即挥动扇子发出一道风刃袭向白泽,目标直指白泽端着酒盏的手。

    白泽却是察觉到妖狐的动作,敏捷的一闪身,躲过了妖狐的风刃。

    “萤草!”源九央阴森森的声音响起,一片绿光当中萤草笑盈盈的看着白泽。

    白泽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萤草吓了一跳,急急的往后退了几步,还没等他站稳,萤草的攻击便已经到了。

    “咿呀!”

    啊,天空真蓝。这是白泽倒下之前的唯一念头。

    酒盏被源九央及时接住,递给了小鹿男。而另外的两个酒盏,就当做是给妖狐和萤草的奖励了。

    萤草小小的抿了一口,惊喜的道:“这是桃花姐姐酿的酒!”

    “萤草,你认识桃花妖么?”源九央询问到。

    “啊?”萤草双眼茫然,压根就不记得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似乎只是被桃花酒唤醒了一瞬的记忆。

    源九央没有再问,只是带着自己的式神回了白泽的居所,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他们在回去的时候一个个都从白泽身上踏过,其中又以小鹿男踏的最重。

    源九央想了想,在白泽面前蹲下身,伸出自己的鬼爪,在白泽脸上划了一道细小的伤口,而后再从小鹿男手中拿过还没有喝完的桃花酒,接了一滴白泽的鲜血。

    伤口很快愈合,鲜血在酒液中悠悠散开,源九央先是自己喝了一小口,而后再递回给小鹿男,道:“喝。”

    小鹿男依言照做,很快喝尽了剩下的酒。

    等到回到白泽的居所之时,源九央才惊觉自己浑身发烫,身体仿佛是要被力量撑的炸裂开来。

    一边的小鹿男倒是比源九央好受的多,毕竟是成年的形态,要比幼崽形态的源九央身体素质要好上不少。

    将妖狐和萤草都收入庭院之后,源九央只觉得有什么桎梏要突破自己的身体。

    “啊,我在幼崽的时候,到底又干了什么好事?”大妖怪源九央忽的一下代替了幼崽源九央,看向此时已被蝴蝶围绕着的小鹿男,“你说呢,鹿?”

    “这不是应该问你么,央?”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自带着一股惑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