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界(6)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然而当人想要再盯着那双美腿多瞧一会时,却恍然发现它已经被裙摆所遮掩。

    “好久不见,小央。”阎魔以手掩唇,轻笑着向源九央打招呼,“妾身感受到你在之处有着熟悉的气息,于是就出来瞧瞧。”

    “冥府的工作,就交个那个冰山了。”

    源九央持续懵逼脸,靠着躁动的神秘的符咒抽一发,结果就抽出来了阎魔?那个穿上皮肤之后大长腿美艳不可方物的阎魔大姐姐?真的是写什么出什么?

    哪天他要是写个茨木酒吞会不会真的还会有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出现啊?

    摈弃这些无关的思绪,源九央注意到阎魔对他的招呼是“好久不见”,这样说来,阎魔是认识自己,但是自己对阎魔的记忆只有现代在手游里的相关,至于其他的,还真没有半点印象。

    只是隐隐觉得熟悉,对于阎魔称呼自己小央,也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一边疑惑着,源九央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自己先前召唤的小鹿男存在着封印,至始至终只会对着自己喊“央”,而阎魔却能够自如的和自己交谈打招呼,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许是看出了源九央的疑惑,阎魔的手轻轻抚摸着身下的巨大云团,道:“妾身是以妖力分/身前来,本身还处于冥府之中沉睡,与以真身所回应你的小鹿男不同。”

    源九央恍然,不禁瞧了一眼身边的小鹿男,眼神微暗,以真身回应么……

    “此处与妾身冥府的气息很是相似呢。”阎魔乘着云团走了几步,观察着阎魔大王办公之处,“但是比妾身那儿要热闹多了。”

    “你是……?”阎魔大王看着忽然出现的女性,疑惑的问到。

    “妾身是冥界的掌管者,阎魔。”阎魔看向阎魔大王,“你就是此处的掌管者?”

    “与妾身真是不一样呢,此界的阎魔。”阎魔身上的气势不再收敛,直冲着阎魔大王而去。

    “阎魔大王,请您后退一步。”鬼灯君上前一步,狼牙棒横在自己身前,为阎魔大王抵挡这一股气势。

    “啊,好的鬼灯君。”阎魔大王一愣,下意识的照着鬼灯说的做。

    气势迎面而来,带起一阵飓风。阎魔是想看一看此界的阎魔大王有着什么样的能力,所以才毫不保留的放出气势,在她看来,既然同为阎魔,那么其实力也一定不会弱。

    鬼灯顶着风,保护着身后的阎魔大王。而阎魔大王一手抱住了边上的柱子,一边按着自己的帽子,务必使自己庞大的身躯和帽子不被气势所掀飞。

    忽的阎魔气势一敛,脸上难得的带了些柔和:“你有一个好的助手。”

    阎魔大王此时得意洋洋起来,“鬼灯君可是我的第一辅佐官。”

    鬼灯转身,再一次面无表情的将狼牙棒敲在站稳了的阎魔大王的头上,语调没有起伏的碎碎念:“阎魔大王,吃完饭赶紧去工作,不要偷懒。”

    阎魔大王显然是习惯了,揉揉头抱怨道:“鬼灯君你不能老打我,我可是你的上司。”

    鬼灯不吃阎魔大王这一套,冷淡的回应:“在地狱就应该以暴力为主,这么一点打击都受不住,您当什么阎魔大王?”

    鬼灯有一下没一下的掂着狼牙棒,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阎魔大王。

    阎魔大王被看的心虚,只好呐呐的应道:“嗨嗨。”

    阎魔在一旁看的可乐呵,这个鬼灯跟她家的冰山有的一比,不过也真是个性,不像她家的冰山只会听从她的命令一丝不苟的执行。

    这个地狱,好有趣。

    阎魔转向在一边看戏的源九央,道:“此处比妾身的冥府有趣的紧,想必小央今后所去的世界也会如此。”

    “那么,请让妾身与你一同前往。作为回报,妾身将会为你提供必要的帮助。”

    话音刚落,源九央就察觉一片寒意袭来,眼前黄泉之花盛开,热烈如火,连接成一片。

    只是孤寂清冷,唯有天上一弯悬月,映照着大地。

    阎魔坐在云团之上,俯视万物。

    在一边见到源九央眼中失神的小鹿男顿时慌了,在源九央身边焦急的踱着步。

    “央!”

    阎魔感兴趣的看着小鹿男,直到见到他望过来的眼神之中充满敌意时,才解释道:“无碍,他只是陷入妾身的回忆之中。”

    阎魔来到小鹿男身边,以一种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道:“以真身回应他的召唤,封印自我,来到他的身边,值得吗?”

    小鹿男的眼神闪了一下,却没有回答阎魔的问话。

    源九央从阎魔的回忆之中挣脱出来,整个人都有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当阎魔冰冷的视线扫过他时,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结住,手脚僵硬,心中陡然生出自己是死物的错觉。

    “央。”见到源九央的神色不太对劲,小鹿男半跪下来,双手拥住源九央。

    察觉到从小鹿男哪儿传来的温度,源九央才渐渐回过神来,单手回抱住小鹿男。

    小鹿男又偏过头去,将头稍稍低了低,示意源九央摸摸自己的鹿角。

    源九央哭笑不得,心中却像是被熨烫过般,紧缩的心脏舒展开来,浑身上下仿佛就因为小鹿男这么一个举动而回暖。

    阎魔看着他们的举动,眼睛里渐渐爬上了暖意,唇边泄露出一抹真心实意的笑意。

    “小央,你第一次见妾身的时候,喊的可是阎魔大姐姐呢。”阎魔突然开口说道,“能够再一次看到你幼生期的形象,妾身也想再听听你喊妾身一次大姐姐。”

    源九央放开小鹿男,转头看向阎魔,仿佛感觉在梦境一般,将眼前,和刚刚所在回忆之中看到的阎魔合二为一。

    真是奇怪的感觉,总觉得阎魔对自己,存在着一种对于后辈的关照。

    喊一声“阎魔大姐姐”也没什么,最多也就是掉个节操的事情,在现代的时候他不也是哭着喊着说“网易霸霸爱我一次”,“网易霸霸给我一个阎魔大姐姐”!

    然而现在的情况,源九央环视一眼,见鬼灯、阎魔大王、阎魔还有小鹿男都注视着他,突然就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抿抿唇,源九央一脸的视死如归,声音宛如蚊虫般细小道:“阎魔……大姐姐。”中间停顿了下,显然是在自己心中做着激烈的挣扎。

    在场的都不是一般人,即使声音再小,他们也能够清楚地听见源九央的话。

    阎魔忍耐不住的爆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真的是跟她家的冰山有的一比。现在的小央真是可爱的紧,可惜以后就见不到这么乖乖听话的小央了。

    “现在妾身可以确信,你真的没有记忆了。因为你的小时候,称呼妾身都是姑姑。”笑声过后,阎魔端正了脸色,“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不要给你的父亲们丢脸。”

    源九央可以确信自己的听力没有出问题,刚刚阎魔说的确确实实是“父亲们”。

    那么,结合先前在小白那儿所获得的消息,他似乎可以猜测出,他的父亲们,正是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

    这个想法一出来,源九央整个人都有点儿不好。原来成了妖怪,还能够男男生子的?

    怀疑的看了自己的小腹,源九央严肃的思考一个问题,他的身体是以茨木童子为蓝本,附以酒吞童子的能力,那么他现在,会不会就继承了茨木童子或是酒吞童子他们俩人之间某一人的生子能力?

    这种想法略荒唐,但是并不是不可能。源九央顿时想回炉重造一回,虽然他觉得自己是笔直的,而且也并不排斥基佬,可是对于生子这个功能,他实在是接!受!不!来!

    不过正常直男的思维,听见消息不应该是“原来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真的是一对基佬”的么?

    哪会有直接跳过这个想法直接想到男男生子的,或许连男男生子都想不到。

    或许从此时开始,源九央心中就埋下了一颗种子。

    阎魔看出了源九央神色有异,借助“阎魔之目”也能够看出源九央心中所想,却没有点破,只是道:“妾身先去你的庭院里瞧瞧那些小家伙们,记得带妾身去此界的现世走走。”

    “难得出冥界一回,妾身可不想毫无收获的回去。”也没看见阎魔做了什么动作,阎魔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来到了庭院当中。

    庭院因为阎魔的到来而变得热闹起来,阎魔看着自己面前来来往往的式神们,忽然觉得要是冥界那对眼里只有彼此的兄弟、那个害怕自己的小锅子,还有那个冰山在这里该有多好。

    庭院外的阎魔大王在听见阎魔对源九央的话之后,大笔一挥给鬼灯批了一个长假,让鬼灯带着源九央去现世转转。

    鬼灯很怀疑自己不在的时候阎魔大王会不会认真的工作,回来之后又会不会有一大堆的工作堆积在自己的案头。

    然而阎魔大王信誓旦旦的应承,说自己会努力工作的,也是给鬼灯君工作多时一个放松的机会。

    思考半晌,鬼灯同意了,转眼之间就从自己的房间里拖出了一个背包,看的阎魔大王一愣一愣的。

    阎魔大王没有想到鬼灯早就做好了准备,顿时有一种挖坑给自己跳的错觉。

    鬼灯淡淡的瞥了一眼阎魔大王,道:“我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

    而后对源九央和小鹿男道:“请随我来。”

    通过传送之处时,忽然有一股吸力传来,源九央下意识的握住小鹿男的手,不顾小鹿男轻微的挣扎,强行将他送回了庭院,并关闭了庭院的进出口。

    鬼灯似乎并没有感觉到那股吸力,因而鬼灯也就没有发现源九央的身影在慢慢变淡。

    源九央的眼前划过无数的绿色代码,身形有了实体的感觉之后才凝神往四周看去。

    他在一面湖边,西式风格的木制小码头上有着一个穿着像是骑士的男孩子以及一位穿着粉白颜色洛丽塔的少女。

    看起来就像是……西幻的世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