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界(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西村英骑一行人尝试着向源九央发出了组队邀请。他们并不知道任务npc能不能跟他们一同组队,但是不组队的话,以后想要再寻找就很困难了。

    而且也没有方式可以加上npc的好友,这样一来联系就更困难了。倒不如试一试,兴许隐藏任务的npc就是这样与众不同呢。

    源九央收到组队邀请的时候的确惊讶了一下,稍作犹豫还是选择了同意。只是想起游戏中小鹿男觉醒需要水灵鲤,便试探的询问,没有想到在传奇大陆中会有着这样奇异的歌谣流传。

    意外之喜。

    小队里的人意外的看到系统提示[茨木央]加入队伍的信息,如果点开头像一看,还能发现他的职业是召唤师,只是他们无权探查他的等级。

    一般来讲,只要入队,就能够看到队伍成员的姓名、职业、以及等级。西村英骑等人看不见源九央的等级,虽然心中感到好奇,但仍旧以为这是gm设置的权限。

    “大哥哥。”源九央骑着小鹿男上前,轻轻扯动西村英骑的红色披风,糯声道:“找到了蓝色小鱼,我就能回家啦。”

    这话说的倒也没错,台词给源九央的提示是寻找到蓝色矿石之后,便能够再其中心发现这具虚拟身躯回家的路线,再由他所拜托的人护送他回到家,这个隐藏任务就算完成了。

    就隐藏任务来说,这个任务的后续发展甚至可以称的上是简单。因而主要的困难点还是在前半部分的还是在前面寻找矿石的点上。

    然而源九央擅自改成了泛着金光的蓝色小鱼,也就是水灵鲤,任务的后续也就完全被打断。此时源九央又切断了这具躯体对程序的联系,所以他现在做的,全是依照他的心意来的,暂时不用担心gm发现什么异常。

    至于隐藏任务的奖励,在他发布任务的时候直接出现在了他面前的光屏上,只需要伸手一勾,他就能拿到奖励。

    存这个游戏中在着的水灵鲤,也许就是他完成第二个支线任务的关键点,也是解除小鹿男封印的契机。

    这大概就是那时候,小白想要告诉他,却被系统阻止的话了。

    源九央又在心中给系统记上了一笔。

    既然源九央已经入队,在地图上也能够查询到他的位置r大气的一挥手,下令回城补充物资,比如人物所需要的抵抗沙漠炎热的泉水、能够抵挡阳光的头部、面部装备亦或是缓解人物饥饿度所需的食物。

    就在众人撕碎回城卷轴预备回城的时候,突然意识到,npc没有回城卷轴,因而也不能够随着他们回城。

    忘了思考这个问题的众人面面相觑,站在回城卷轴的传送阵里看着传送阵外的源九央,心中仿佛飞过来一排呀呀乱叫的乌鸦。

    空气安静的可怕,谁都没有开口打破这份突如其来的寂静。

    独属于传送阵的光芒亮起之后,阵列猫的各位已经到达他们经常聚会的小酒馆之中,而源九央,仍旧带着小鹿男站在原地。

    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地面,源九央的心中涌起一阵萧瑟。

    说好的去找“天净果”的呢?就这么丢下他跑了?还有没有把他当做任务的npc了?

    源九央在传奇时代这款游戏里是作为一个npc存在着,不像玩家一样有着地图,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寻找到队友的位置。

    而西村英骑他们通过传送阵到达的城镇是相对靠近沙漠边缘地方,两者距离相差太远,地图上也显示不出源九央的位置。

    只好分成两拨人,西村英骑和玉置亚子先去沙漠探听“天净果”的消息,而r和修凡则是折返回先前的地方去寻找源九央。

    只是等到他们在那儿的时候,源九央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地图上也没有关于源九央方位的指示。

    源九央可不会傻乎乎的等在原地让他的任务者折回来找他,有那个功夫,还不如自己去找“海的边缘”,兵分两路会使得效率更快。

    如果天的尽头,海的边缘不是指某一处地呢?源九央忽然想到。

    假设是两处地方,亦或是两件物品,那么他之前的想法就完全是错误的。

    好比西村英骑提出的“天净果”,意为“天的尽头”;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想象一下,“海的边缘”就是一种名字中带着谐音的什么东西,或者是与海有关?

    源九央询问了阎魔,虽然阎魔不知道为什么源九央突然问她这个世界的海在哪里,但是阎魔仍旧睁开“阎魔之目”帮源九央找到了海。

    知道走向之后,源九央就带着小鹿男朝着目标走去。至于去寻找天净果的一行人,暂时被他丢到了脑后。

    这里的走,可不是人类的走,而是独属于妖怪的走。

    而且源九央既然能够使用妖力切断自身与程序的联系,那么自然也能够利用妖力将自己的虚拟身体化作代码沿着程序路线瞬间到达那个地方。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源九央知会了小鹿男一声,等到小鹿男不甘不愿的回了他一声“央”之后,才将小鹿男收进式神录里。

    不是没有想过利用代码将“海的边缘”所代表的东西制造出来,可是前提是,他知道、清楚的了解这个东西。

    源九央不清楚“海的边缘”代表的是什么东西,因而也就无法利用代码制造出来。

    不过一瞬的时间,源九央就来到了海边。

    海面平静,细小的波澜不断的碰撞,暖融融的阳光照射下来,很是舒适。不少的休闲玩家在这儿悠然挂机。

    海边的风景很美,微风轻轻拂过面颊,仿佛如同多情的少年在你耳边轻语。

    海边有着一些由npc开着的店铺,也有着发布任务的npc。有着不少低等级的玩家接了任务在一边捡贝壳。

    这一块海滩是一块兼休闲和练级的地方。休闲自然是因为环境好,风景美;练级呢是因为这里的npc发布的任务轻松,给的经验也多,有时候捡到珍惜的贝类还会有武器装备的奖励。

    总而言之,就是不费劲就能得到丰厚奖励的便宜事。

    源九央没有让小鹿男从庭院中出来,总觉得让小鹿男出现会引起不少的麻烦事。

    安抚好小鹿男之后,源九央一脚深一脚浅的朝着海边走去,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一个猎人少年手中拿着的贝壳。

    那枚贝壳深蓝近乎墨色,一晃眼之间,源九央似乎看到了一尾银色小鱼在其上游动,活灵活现的。

    游动的鱼!源九央的视线顿时粘在了那一枚贝壳之上。眼瞅着猎人少年就要走远,源九央快速的上前揪住了猎人少年的衣摆。

    猎人少年疑惑的回头,瞧见了抓着自己一副的源九央。

    “你有什么事吗?”猎人少年疑惑的问到。

    “大哥哥,我可以跟你换你手中的贝壳吗?”源九央紧紧的攥着猎人少年的衣角,生怕他一不小心就跑了。

    源九央知道,只有定义为软萌、弱小、可爱的小孩子才会让对方放松警惕,所以他也不介意继续扮演成一名小哭包。

    “诶不行。”猎人少年愣了一下,果断的拒绝。开玩笑,这是他找了好久才找到的海缘贝,是贝壳当中最为珍惜的那一种,他找了半个月才找到那么一枚,还指望着靠它换取那些装备呢。

    源九央扁扁嘴,泪珠儿一下就冒出来了,手中依旧攥着猎人少年的衣角不肯放,哽咽着说道:“我、我不白要你的,我用东西跟你换!”

    最后一句说的那叫一个斩钉截铁,吸引了周围的玩家将视线转移了过来。

    猎人少年只觉得脸皮有点儿疼,众人的目光仿佛在谴责他欺负一个小孩子似的。等等,小孩子?猎人少年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传奇时代的年龄限制是十五岁以上,那么这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六岁的小孩子……一定不是玩家!

    这是个……npc!

    猎人少年玩传奇时代算不上太久,但是也听说过这么一个传闻:

    当玩家的手中有着足够吸引npc的物品时,npc就会自发的上前与你交易。也许这个东西在玩家手中不值一提,但有可能就是npc所需要的东西。这种时候,玩家就可以跟npc进行交涉,从而为自己牟取更大的利益。

    猎人少年忽然脸色一变,脸上带了些谄媚的奸诈,蹲下身子尽量保持与源九央一致的身高,尽可能柔和的道:“那你有什么东西跟我换呢?”

    “这个可以吗。”源九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猎人少年,确信在他不会突然跑走之后才将手松开,从衣襟里掏出一张破碎的符咒。

    他手中的那些武器装备,可没有适合眼前这个猎人少年的,经验么倒是可以均给这少年一点。破碎的符咒他有很多,也不差这一张。

    不过破碎的符咒在游戏里的评级,相当于高级装备的等级,也是难得一见的那种。

    毕竟召唤师能够召唤的宠物每一个召唤师都能召唤,想要其他的可召唤生物还得自己去寻找,将其打败之后才能收服。

    破碎的符咒在游戏里发生了一点变化,它所唤出的式神,不需要打败收服,他们本身就是服从于召唤出他们的那个人的。而且只要不将符咒撕碎,就一直能够召唤出第一次所唤出的式神供他们使用。

    猎人少年看着灰蒙蒙的符咒,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声音也突然尖锐起来:“就这么个破纸,也想换我的海缘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