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界(10)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猎人少年眼神轻蔑,显然是看不起源九央拿出来的东西。他扭头啐了一口,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就这么个破纸,唬谁呢。

    源九央却是敏锐的捕捉到了猎人少年话中的“海缘贝”三个字。像是“海的边缘”的缩写,这其中存在着什么联系吗?

    对于海缘贝,源九央是势在必得的,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性,他都要去尝试一番。

    因而源九央在听见猎人少年不满的话语时,已经收敛起那副小哭包的样子,眼神渐渐沉凝下来,无法估量的风暴在眼底酝酿。

    源九央的左手垂落在身边,脚下悄悄的移动几分,不着痕迹的挡在了猎人少年的前面。

    “臭小鬼,滚一边玩儿去,别挡道。”猎人少年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如何,飞起一脚就往源九央身上踢去。

    这么点大的孩子,想来也不会是什么重要的npc,打了也不打紧,就当做是平常所打杀的那些人形怪好了。

    猎人少年却是没有发现,在他抬起脚的那一瞬间,海滩边的npc们不约而同的停下各自手中的动作,抬头朝他看来,一个个的眼神都很不善。

    源九央身上忽然涌现出一长串的绿色代码,以一股极细的妖力所串联着,像锁链一般飞向猎人少年,一圈圈的缠绕,收缩,使之固定为一种及其可笑的姿势。

    就好像高高的抬起一条腿准备劈叉,然而却被绳子吊住了的金鸡独立式。

    在源九央眼前猎人少年空门大开。源九央伸出食指,一点妖力凝聚成了一朵小小的黑红色火焰。

    猎人少年莫名的感觉自己的下半身有点儿凉飕飕的,不由得惊怒交加,看向源九央,怒声吼道:“你做了什么!”

    却不想对上源九央的眼神之后接下的话语像是被堵塞在了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冰冷而绝情,看向你的时候只会让你觉得自己连蝼蚁都不如,恨不得立刻消失在他的眼前。

    猎人少年浑身僵硬,想扭动一下脖子,眨一下眼睛都做不到,他的心底此时疯狂的质问自己,之前为什么要这么做?

    源九央步伐轻轻,缓缓的走到猎人少年的面前,抽走了猎人少年握在手里的海缘贝,对准阳光仔细打量。

    “真美呢。”源九央侧着脸露出一抹微笑,眼神的余光却是瞥向少年,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是、是的。”猎人少年此时的声音透着几分底气不足的气弱,硬撑着回答到。

    他在这儿被固定成这么一个样子,怎么就没有人发现呢?刚刚还被四周的人以目光谴责,现在怎么就没有人对这样的一幕感到惊讶了?

    猎人少年心中的违和不安感愈加强烈起来。

    “终于发现了吗?”源九央轻轻扯起嘴角,露出一个颇为纯良的微笑。

    “我啊……”源九央点点自己,“是个bug呢。”

    “所以,你可能要倒霉了。”源九央翻手将海缘贝收入庭院之中,恰好落入小鹿男的掌心。

    银色的光芒闪现一瞬,海缘贝上的小鱼儿像是累了一般,游进了贝壳的内部。而小鹿男此时,鹿角稍稍长长了一些,头发已经及肩,大半变成了白色。

    身上的衣物的样式也略有了些不同。

    源九央对着之间的妖火随意的呼了一口气,那一朵妖火悠悠然的飘向猎人少年,落在他的身上。

    猎人少年惊恐的瞪大双眼,大叫起来,声音都变了个调儿。他忍不住挣扎起来,只是被代码捆绑的太紧,看起来就像是在痉挛一般。

    然而他却没有感受到任何被灼烧的感觉,实际上他也感受不到。

    源九央的眼神忽然向着虚空望去。

    操纵猎人角色的少年被吓的魂师冒出了冷汗,直觉那个称自己是bug的npc正透过电脑的屏幕看着他。

    少年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角色身上的装备被一件一件的烧毁,包裹被妖火一个个的吞噬,而最后妖火猛然涨大,将他的整个角色所包围。

    少年一下子站起来,撞翻了椅子,却顾不上扶一把,跌跌撞撞的跑到浴室拧开淋浴器,任由冰凉的自来水拍打在自己的脸上、身上。

    刚才的确是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自己就是猎人,就这样被火焰所灼烧,而他却发不出任何的声响,无法求救。

    似乎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火焰的热度。

    真是邪了门了,少年想。

    擦干净身上的水珠之后,少年换了一套干净的衣物,坐回了电脑面前。而后拿起手机,拨打游戏客服电话反馈这个bug。

    然而他注定是要失望了,客服回答游戏正在完好的运行,没有任何bug。

    怎么可能?!

    他的游戏角色都不见了,少年不死心的让客服查找一下自己的游戏角色,客服的给他的回应却是在这个区这个服不存在这么一个角色。

    手机从少年的手中滑落,少年背后被冷汗所浸湿。

    少年觉得,似乎有个人,或者说是某种妖魔鬼怪,睁着那么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他。

    不管他怎么转身,也不管他如何扭头往后看去,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一直一直存在着。

    那天开始,少年开始连接做着噩梦,梦见自己视之珍宝的东西被人弃之如敝履,他愤怒的追上去责问,却被那人恶狠狠的揍的半死。

    源九央满意的收回自己的视线,又将海缘贝拿了出来在手中细细的观察。

    似乎那条银色的小鱼不见了?

    “海缘贝?”一个慈祥的声音响起,乐呵呵的,语气之中充溢着满满的幸福感。

    “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一双大手落在源九央的头上,轻轻的揉揉,“寻找到海缘贝的人,终会达成其所愿。”

    源九央仰头望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npc。

    “爷爷,这有什么故事吗?”源九央状似被勾引起好奇心的孩子般问到。

    “你这个孩子,是从外乡来的吧。”老年的npc吸了口旱烟,悠悠的吐出。

    “海缘贝是大海的馈赠,它们生长于大海的边缘,每一年大海都会将他们推送到沙滩之上,让能发现它们的与众不同的人捡到他们。”

    “他们呀,还有一个传说。”老年npc眯着眼看向阳光。

    “传说中,大海的女儿爱芙拉曾经日日夜夜的坐在礁石之上,对着月亮歌唱。她爱上了月亮皎洁的光芒,她期盼以自己的歌声,来打动月亮坚硬的内心。”

    “可是月亮不是人类,也不是其他种族,怎么会存在着情感呢?甚至于自身的光芒都是来源于太阳。”老年的npc笑了一下,口气之中带了点惋惜。

    “月亮是在那么高,那么远的地方。爱芙拉厌倦了没有回应的歌唱,所以她决定到海的边缘之处去,探寻那儿有没有与天相接的地方。”

    “而途中,只要爱芙拉所休息过的贝壳,就会被月光格外温柔的照耀。”

    “在某一天,爱芙拉进入贝壳休息的时候,再也没有醒过来。”

    “那一天的月光格外的皎洁。爱芙拉所栖息的那枚贝壳,颜色变得如同深渊般的墨蓝,这就是海缘贝了。”

    “其实海缘贝还有着另外一层含义——海的缘分。”

    “有缘人或许能够看到其上有着月光凝聚而成的小鱼。”

    老年的npc看向源九央:“哪一天你要是能够看见上面游动的小鱼儿,那么一定是月亮在祝福你。”

    源九央听了半天,感觉还是懵懵的,他自我总结了一下,这大概就是爱芙莱与月亮的悲情爱情故事,而获得她们的化身海缘贝,有缘人拾取之后看到小鱼就能够完成自己的希望?

    不管怎么说,有希望就是好事。

    源九央道过谢,将贝壳收入囊中,准备动身去寻找沙漠之中的西村英骑一行人。

    老年的npc却是唤住了他:“孩子,如果你有缘去沙漠,记得寻找天净果,将海缘贝浸泡在天净果的汁液当中,会有奇迹出现。”

    老年的npc说起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似乎涌动着什么,显得明亮异常:“年轻的时候,我也去寻找过天净果,可惜的是,我无缘见到它。”

    “我所期盼的奇迹,也没有实现。”说到最后,老年的npc情绪似乎低落下来,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大力的拍了一下源九央的后背,朗声道:“去吧。”

    虽然不解其意,也不知二者之间存在着什么联系。源九央还是将老年npc的话默默的记在了心中,准备在寻找到天净果的时候试上一试。

    先前在询问阎魔海洋在哪儿之时源九央一并问了沙漠,他总不可能就这样与西村英骑他们失散吧。

    他们不知道他去往哪儿,可是他知道呀。

    来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转瞬之间,源九央就出现在了沙漠之境的边缘。

    西村英骑还在打听关于天净果的事情,事件已经有了大半的进展。

    总结起来这天净果,是要玩家去通关一个副本,才会有一定几率掉落。

    源九央来到沙漠的时候,反倒是玉置亚子第一个注意到了代表源九央的点。

    “呐呐,卢西安,小央来了哦!”玉置亚子抱住西村英骑,使劲的蹭蹭。

    r和修凡先前并没有找到源九央,便有折返与西村英骑汇合。

    此时在听到玉置亚子的话,倒是修凡先开口:“按本大爷说,还是先去找小央比较好,万一一个不留神,他又跑没了,我们找谁交任务去?”

    修凡的话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

    源九央看着沙漠中缓缓出现的四个黑点,眼底泄露出点点的兴奋,唇角上扬,低声喃喃:“鹿,很快了。”

    庭院里的小鹿男似乎听见了什么,忽然就安静下来,抬头向着天空望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