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界(11)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快点快点。就爱上网 ”玉置亚子使劲地拽着西村英骑的手臂,一个劲儿的朝着沙漠的边缘走去,“卢西安,你看,那个是不是小央?”

    西村英骑被玉置亚子拉到的整个身体都向前倾去,等到玉置亚子猝不及防的停下来回转身子之后,西村英骑一时收不住脚,整个人扑倒在了玉置亚子身上,将她压在了身下。

    “卢、卢西安。”玉置亚子眼中带了点羞涩,面颊上染上粉嫩的颜色,闭了闭眼,鼓起勇气道:“没、没关系哦,如果你想的话。”

    r和修凡忍着笑,一点也不厚道的在一边光明正大的偷窥。

    “诶?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在干什么?”源九央在看到西村英骑一行人之后就慢慢的朝着他们走去,脸上一点儿也没有显露出自己内心已经快沸腾的激动,“你们在骑马马么?”

    源九央睁着眼说瞎话,可气的是他的眼里还真像他所表现出来的纯洁无辜。只能说是伪装的太过成功,旁人都不带半点儿怀疑的。

    r和修凡此时已经忍耐不住大笑出声,修凡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肯定了源九央的话:“对,没错,卢西安和亚子是在‘骑马马’。”

    “哦。”源九央歪歪头,“原来大哥哥和大姐姐叫卢西安和亚子呀。”

    “那你们呢?”源九央对着r和修凡问到,“你们叫做什么?”

    “亚普力可。”

    “修凡。”

    “修凡哥哥,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这个不是‘猪’的意思吗?”源九央在听见r和修凡各自报上自己的id之后问到,询问道。

    不等修凡做出什么反应,源九央立刻转移了话题,“亚普力可哥哥,你们找到天净果了吗?”

    修凡气的黑了脸,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id还有这个意思,然而对着源九央无可奈何,亏的他之前还把这个npc当做能力强大但是天真单纯的小孩子呢。

    亚普力可,也就是众人所称的r,阵列猫的会长,露出了微笑,回答道:“还没有,不过有线索了。”

    “就在沙漠边缘不远处的洞窟里,有着一定的可能性会生长着天净果。”

    这是他们从此处npc打听出来的消息,但是基本上人人都只把这个当做一个传闻来看待,毕竟天净果也只是在久远的年代里出现过几次。

    到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次的发现天净果了。

    这里的人们,除去那些上了年纪的npc,其他人基本上都认为天净果只是个虚构,历史上所出现的也只不过是为了收集人心。

    r对于年轻npc提出的劝告不以为然,他认为即使是杜撰出来的东西,也一定有着现实的依据。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是玩家,不是npc。

    npc进入洞窟很可能会丢失性命,即使安然无恙也不见得能够找到天净果。

    而洞窟对于他们来说,相当于一个副本,他们可以无限制的刷副本直到天净果的掉落,即使死亡,他们也有着无限的复活机会。

    一切对npc来说都是不可能不可行的事情在此时变成了现实。

    “别地咚亚子了,还不赶紧起来去副本。”无处发泄的修凡对准了西村英骑,一脚将他踹了出去,“臭色鬼。”

    “喂修凡,你干什么?”西村英骑被撞的生疼的头,有点不满。

    玉置亚子站了起来,看看西村英骑,看看修凡,最终弱弱的喊道:“修酱。”

    修凡瞥过头,摆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态度来,原来想说的话最终只化成了一个轻轻的“哼”字。

    r此时出来打了圆场:“既然小央也已经来了,那么我们就应该出发去沙蝎洞窟了。”

    沙蝎洞窟这个副本名字的由来是因为这个洞窟是沙蝎的巢穴,里面有着无穷无尽的沙蝎。

    当然,对于玩家来讲,其实并不会有“无穷无尽”的沙蝎的存在,副本之内的小怪或者boss是不会刷新的,杀完了,自然也就清出了一条道路。

    来到沙蝎洞窟之前,队长的位置已然交给了西村英骑,作为四人之间技术最好的一个,由他来指挥只会是正确的选择。

    西村英骑为难的看了一眼源九央,他把握不准源九央这么一个npc进去之后还能不能出来。

    他不知道亚子的复活技能能不能将npc从死亡中拉起,也吃不准队伍里加进一个npc后进本会不会使得副本转变为npc的现实模式。

    源九央看出了西村英骑的犹豫,于是主动上前一步道:“卢西安哥哥,我在外面等你们出来。”

    “你们,一定一定要把天净果带出来。”

    “也请你们一定要活着出来。”源九央戏做的足,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眶已经红了一圈,鼻尖微微耸动,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得。

    然后他就站在了洞窟口,目送着西村英骑一行人视死如归的走进了洞窟。

    等到西村英骑他们进去以后,源九央浑身上下的小哭包气息一敛,终于恢复到原本的样子。

    眼神略微有点淡漠的看着黑黢黢的洞口,源九央第一次诚心的祈愿西村英骑他们能够顺利的找到天净果。

    想到之前阎魔提过的回庭院看看,源九央在自己所处的地方留下一串代码所构成的虚影,以便于等西村英骑他们出来的时候能够看到自己的存在,也好提醒在庭院中的自己他们已经出来。

    一回到庭院,首先迎接的就是小鹿男的鹿角冲撞。

    速度够快,可是力道却是轻轻的,就像是心尖尖上被猫儿悄悄的挠了一下。

    已经长长了一点的鹿角抵在源九央的胸口,徘徊着不肯离去。

    源九央渐渐扬起一抹笑意,眼神柔和下来,单手抱住小鹿男的鹿角,将自己的脸颊贴在上面轻蹭。

    感受到源九央的动作,小鹿男浑身一颤,却又按捺住自己颤抖的身躯,任由源九央抱着自己的鹿角蹭。

    源九央所不知道的是,在逐步的解开封印之后,小鹿男鹿角的感知也会随着封印的解开而提高。

    因而除非必然,小鹿男在解除封印的状态下轻易的使用鹿角冲撞。

    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鹿人当中只有小鹿男是这样,而他的鹿角又对于源九央的动作感知尤其高。

    兴许,部分的原因与小鹿男的想法有关。

    源九央蹭够了,才松开手有了余暇去看小鹿男。

    咦,小鹿男怎么跟之前不一样了?源九央看着小鹿男疑惑的想到,看上去就像是介于觉醒和未觉醒之间的姿态。

    难道是因为海缘贝的缘故?源九央想到自己曾经丢入庭院之后再拿出来暗淡了不少的海缘贝,心中有了揣测。

    仔细的一瞧小鹿男,源九央发现小鹿男的身体在轻微的抖动,走近小鹿男将手掌放在小鹿男的背上,源九央满脸的担忧:“鹿,怎么了?”

    却不想小鹿男直接腿一软跪了下来,好在离的他比较近,小鹿男也就半倚在源九央的身上。

    这一大一小看起来违和的紧,却有着莫名的温情充斥其间。

    “央。”小鹿男的声音微哑,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忍耐。

    “央、央、央!”小鹿男不停的呼唤着,怎么也喊不够似得,仿佛这样就能够带给他安慰。

    半阖上眼,小鹿男将头枕在还是幼崽的源九央的小肩膀上。悄悄凑近源九央的脖子,小鹿男伸出舌头轻舐一口。

    源九央一个激灵,这是……做什么?眼角的余光瞥见小鹿男蔓延至耳根的绯红,心底竟然有些小欢喜。

    虽然不清楚这股子情绪代表着什么,源九央被小鹿男这一举动一闹,心中的急躁也消失了不少。

    单手环住小鹿男,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小鹿男,源九央突然孩子气般的凑近小鹿男,悄声道:“我最喜欢鹿了。”

    也只是突然幼稚了一把,源九央回过神来才反应到自己说了什么,只是这个喜欢代表的仅仅只是如同稚子般的对一个人或是一件事物的喜爱,并不隐含着其他的意义。

    源九央忽然觉得肩膀上有点儿湿,刚想看看小鹿男就听见了小鹿男模模糊糊的话语传来:“鹿、鹿也希番央。”

    说了好几遍,最后才说的顺溜了,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喜欢央!最喜欢了!”

    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哭腔,原来朝气的声音在此时变得糯糯的,也很好听。

    源九央的嘴角高高的翘起,笑容又大又满足。

    只是还没等他高兴一会儿,就觉得有许多人盯着他跟鹿看。

    放开鹿之后,源九央扭头一看。

    呵,好家伙,他先前召唤出来的式神都在一边儿坐着小板凳吃着糕点水果喝着茶盯着他跟小鹿男看呢。

    当他跟小鹿男是什么?做戏的吗?源九央的眼神一刹那变得凶神恶煞,恶狠狠的看向他的一棒子胆大妄为的式神。

    红叶和妖狐来凑热闹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害羞胆小的萤草也跑来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的式神的眼神里明晃晃的表达着一个意犹未尽的意思,就没差左脸写个“八”,右脸写个“卦”了。

    “你们,都没事干么?”源九央对着他的式神们,露出一个在式神们看起来胆战心惊的微笑。

    源九央一步步的走向他的式神,笑容轻快,歪着头道:“需不需要我帮你们找点活儿干?”

    有那么一瞬之间,式神们觉得自己仿佛在央大人的背后看到了滔天涌起的妖力,狂暴的不像话,然而等他们再次瞧去的时候,又不见了。

    式神们背后冷汗直流,恍惚间想起,虽然平日里央大人对于他们并不加以管教,任他们做自己的事情,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才会使用到他们,可是本质上他们还是央大人的式神,或者说他的下属。

    他们怎么可以忘了呢!

    是他们的错,央大人独自努力着锻炼自己,而他们却安逸的呆在央大人的庭院里,整日闲聊,也不修行,从而变得懒散而胆大妄为。

    看看,这像是式神应该有的样子吗?

    虽然先前央大人关闭庭院的时候他们有担忧过央大人的安危,可是现在仔细想来,怕是更为恐慌于他们会失去央大人,从而只能封闭在这个庭院当中。

    更多的则是思考自己的利益。

    源九央看着式神们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脸上的微笑稍稍减退了些。

    为自己思考没有错,可是前提是,他是召唤他们的主人。

    既然已经回应召唤,那就说明接受条件,誓约忠诚。身为式神,首先要做好式神应当做的事情,在说其他。

    看起来他们已经想明白了,源九央凝聚起的妖力也缓缓收入自己的身体当中。

    式神站立起来,对着源九央行了一礼,道:“央大人,我们知错了,恳请您的原谅。”

    源九央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头,而后回望向小鹿男,心底有着隐约的忐忑不安。

    不过那些彷徨在看到小鹿男双眼的时候就消散不见。

    小鹿男的目光依旧只追寻着他一个人,眼中的神情要比刚召唤出来时浓重了许多,也显得更为情深。

    大概是因为这是他穿越之后第一次抽到的ssr,所以有着不一样的情感吧?源九央不自信的自己对自己解释。

    此时红叶上前一步,对着源九央恭敬道:“央大人,您不觉得……庭院里有些过于冷清了吗?”

    妖狐甩甩尾巴,附议。

    源九央被妖狐尾巴上的桃花给吸引住了,那不是桃花妖么,妖狐把桃花戴在了尾巴上?

    源九央突然很想笑。

    其他式神显然也注意到了妖狐尾巴上的桃花妖,一个个憋的脸色通红,想笑又不敢笑。

    只有小鹿男不在此列。

    或者还要算上一个罪魁祸首——红叶。

    红叶对于自己这个成果还是满意的,只是给妖狐带上桃花之后,她才注意到,桃花是桃花妖化身而成,并非那种普通桃树上结果前结的桃花。

    源九央的心情就因为这样的小插曲而好了许多。

    环视一周,源九央点点头,算是应允了红叶的请求。

    源九央拿出十张破碎的符咒,随意的注入一点妖力,然后一抛。

    “嘭嘭嘭。”烟雾散开,十张破碎的符咒给予源九央的大部分是n卡。

    盗墓小鬼、天邪鬼赤、唐纸伞妖,各有两只。

    余下的四只,都是r卡。

    绿色的巨大山蛙驮着小巧软萌的山兔风一般的跑了出来,到处乱窜。

    山兔揪住山蛙先生头顶的青草,喊道:“快停下快停下!要撞上了啊!”

    最后山兔撞上了同样刚刚出现的首无,结局就是首无的身体被撞的后退几步跌倒在地,而他的头还漂浮在半空中。

    “要注意啊。”低沉的男声响起,带了些傲气,却意外的有些别扭的温柔。

    山兔因为山蛙的紧急刹车,从山蛙上掉了下来,小手摩擦红了,有些火辣辣的疼,眼里迅速的积累起泪水。

    首无的头找到自己的身体之后,蹲下身子将山兔抱了起来,重新将山兔抱到山蛙的背上。

    山兔忽然就掉下眼泪啦,噘起小嘴呼呼的朝着自己的手掌吹气,一边还抽抽搭搭的哭着:“疼,好疼,山蛙先生,山兔摔疼了。”

    首无看着掉眼泪的山兔,突然哼了一声,吸引了山兔的注意力。

    “这样子你能够做到吗?”首无拿着红绳,开始用自己的头跳绳。

    山兔看着用自己头跳绳的首无,愣了一会,顿时破涕为笑,鼓掌道:“好有趣!”

    首无心底松了一口气,挑挑眉,看起来还是蛮好哄的嘛,首无心想。

    源九央看着首无与山兔的互动,心底微微一笑,看起来首无性格不错么,也不像他玩手游时那种疯狂和狂妄。

    另外两名式神呢?

    源九央又将视线转移到另一边,原来是座敷童子和椒图么?

    座敷童子看到与自己差不多大源九央眼睛一亮,立刻就跑上来抱住了源九央,热情的打招呼:“呐呐,我是能给人带来福运的座敷童子哦。”

    “你就是我的主人央大人吗?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呢!央大人您放心,我会给您的庭院带来福运的!”

    看起来是个相当自来熟的性格呢,源九央有些受不了来自座敷童子的热情,好在小鹿男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小鹿男拎起座敷童子的衣后领,往前一扔。

    座敷童子利落的转身落地,身上的鬼火摇摇晃晃,就是凝在背后不掉落。

    拍拍身上根本没有的灰尘,座敷童子有些不乐意的对着小鹿男道:“小鹿男大人,您这是干什么,我可是很爱干净的,要是我没完美的落地,衣服上沾灰了怎么办?”

    小鹿男没有理他,实际上干完这件事情之后他就又转头继续看着源九央了,仿佛怎么也看不够。

    座敷童子见小鹿男没有理他,于是就跑到一边跟其他式神聊天去了。

    是个活泼好动又爱干净的孩子,似乎能与山兔相处的很好。

    椒图看见源九央看着他,有些害羞地合上了自己坐着的巨大贝壳,过了一会儿才悄悄打开一条缝隙,通过缝隙观察着周围。

    好像并没有什么危险,椒图为自己的过于谨慎而不好意思,察觉到这是一个平安的世界后,椒图打开自己的贝壳。

    “央大人,您好,我是椒图。”椒图摸着自己的贝壳自我介绍到。

    椒图并不是多言的性子,说完这一句又合上了贝壳,只有鲤鱼精在泡泡内飘到椒图的身边,好奇的摸摸椒图的贝壳。

    而后衷心的夸赞道:“好漂亮的贝壳,我也想要。”

    椒图闻言,打开了自己的贝壳,脸上带了点微笑:“你喜欢吗?”

    “嗯!好喜欢,这个贝壳真的真的很漂亮。”像是为了强调,鲤鱼精重复了两遍真的。

    椒图伸出手,摊开手掌,掌心躺着一枚贝壳,样子像是椒图坐着的贝壳的缩小版。中间有一个小洞,由其他细小的贝壳连接起来,组成了一条独特的贝壳项链。

    椒图将手递到鲤鱼精面前,示意鲤鱼精拿起这条项链。

    “诶?给我的吗?”鲤鱼精开心的在泡泡里翻了个跟头。

    椒图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鲤鱼精拿起贝壳项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先是问椒图:“我好看吗?”然后又飘到源九央面前问了一遍。

    椒图和源九央的回答都是好看。

    鲤鱼精顿时开心的吐了一个泡泡将椒图围起来,带着椒图去熟悉庭院。

    听到源九央说鲤鱼精好看的小鹿男不开心了,他走了几步,往源九央身前一站,遮挡了源九央看着其他式神的目光。

    “央!”

    无需多言,源九央已经明白了小鹿男的意思。

    “你最好看。”源九央静静的笑,仿佛岁月安好。

    小鹿男忽然不敢看源九央了,喊出来源九央的声音也变了调。

    十发破碎的符咒出来有四个r,还都是有用的,非洲人必备兔子、椒图、打火机,还有个被称呼为非洲战神的首无。

    趁着这股不错的好运势,源九央又拿出了两张符。

    第一抽:鬼使白。

    第二抽:鬼使黑。

    哟,这不是阎魔冥府的骨科兄弟么,倒也是缘分。

    “弟弟,你走这么快干什么。”鬼使黑一手揽住鬼使白,笑嘻嘻的道。

    鬼使白冷淡的瞥了一眼鬼使黑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口中不带任何感□□彩的说到:“放开。我说过我不认识你。”

    鬼使黑偏偏不称了鬼使白的心,他依旧揽着鬼使白,语气难得的认真:“弟弟,你不记得我没关系,我记得你就好了。”

    “你跟我之间,总有一个人要记得我们之间的过去。”

    “只是我希望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你。”

    “也幸好是我。”

    说完这一句,这对兄弟之间的空气突然安静下来,谁都没有再次开口说话。

    隐隐约约间,源九央似乎看到了两个孩子正被两个大人毒打。

    “打死你们这些讨债鬼!”大人似乎打的仍旧不过瘾,一个拿起一边在灶火里一头被烧得火烫的铁棒直接打了过去,另一个则是去门口挖了些雪进来。

    两个孩子要紧了嘴唇,都没有出神求饶,稍大一些的孩子将那个看起来体弱的稍小的孩子护在怀中,避免他被那个铁棒打到。

    可是自己的身躯太过单薄,不能完全护住在怀里的那个孩子,所以稍小的孩子也不可避免的被打到了几下。

    等到他们几乎被铁棒打的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另一名大人提着大半融化的雪水走了过来,毫不留情的将雪水倒在他们身上。

    倒完雪水以后,也不管刚刚的滚烫与冰冷相交叉会对这两个孩子造成多大的伤害,两个大人才像解气般嗤笑一声走了出去。

    稍大的孩子用力的抱住怀里稍小的孩子,感受着稍小的孩子越来越微弱的气息,稍大的孩子流着眼泪,在稍小的孩子耳边一遍又一遍的低声哀求:“弟弟,你不要死,哥哥会保护你的,你不要死……”

    源九央的视线终结于那个稍大的孩子被捆绑着扔进河里,凉透骨子的水漫过他的胸膛,漫过他的头顶,直到最后他躺在泥沙淤积的河底,睁大着双眼往河面看去。

    只是,他所能看到的,是沉郁的黑色。

    泥沙堵塞住他的耳鼻,掩盖住他的双眼。

    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

    黑色退却,光明重新出现在源九央的眼前。源九央长吁一口气,看向那对生时命运多舛的兄弟。

    鬼使黑和鬼使白同时向着源九央行礼,朗声道:“央大人,我是鬼使黑/鬼使白。”

    鬼使黑又上前一步悄声道:“央大人,您看到了吧?”

    “请您不要跟我弟弟说起这件事情,我不希望他想起来。”

    鬼使黑勉强勾勒起一抹微笑,“这些事情,就我一个人来承受好了。身为哥哥,就是为了保护弟弟而存在啊。”

    源九央没有出声,鬼使黑忐忑不安的看着他,脸上满是央求。鬼使白看似在看向着其他方向,实则用眼角的余光瞥着鬼使黑的方向。

    “好。”源九央应承下来。

    谢过源九央之后,鬼使黑脸上换了嘻嘻哈哈的表情,握着镰刀向着鬼使白走去。

    尽管源九央知道,那都是鬼使黑的伪装,他其实一直都没有放下过去,为亲眼看着弟弟在自己怀里死亡而内疚不已。

    哪怕他也同样的死亡了,哪怕他也成为了冥府的鬼使,他还是不能从这种罪恶感之中挣脱出来。

    鬼使白一心想要完成鬼使黑的愿望,却不知道鬼使黑的愿望就是自己亲自守护着弟弟,不让他受到一点的伤害。

    式神们,也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忽然源九央心神一动,察觉到沙蝎洞窟传来细碎的声响,像是有人要从其中走出来。

    应该是卢西安他们要出来了,源九央想到。

    没有跟聊的正欢的式神们说上一声,源九央就打算离开庭院,只是被小鹿男所拦。

    “央!”小鹿男的声音中带上了怒气,像是在说,这次出去,你怎么能又不带上我呢。

    源九央无奈的揉头,纠结过后还是将小鹿男带出了庭院,这边是沙漠边缘,人不来就不多,而且卢西安他们也都见过鹿,应该没事。

    源九央从庭院回到了游戏里,那么他的光屏也随之出现,之前用代码所做的警示作用的替代品重新化为一串代码回到源九央体内。

    忽然光屏整个都抖动起来,源九央仔细一瞧,咦,这还能接电话?

    也真是新奇。

    看着来电显示是“鬼灯”,源九央便按下了接听键。

    “茨木君。”鬼灯拥有着性感小m嘴的脸出现在光屏上,“您现在在哪儿,我马上来接您。”

    “啊?”源九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有些愣神。

    “这是地府的过错。”鬼灯陈恳的看着源九央,言辞恳切,“由于地府工作人员的失误,将你传送到了现世的某个角落。”

    不,这不一定是你们的过错,估计里面还得算上系统一份。

    源九央淡定的想着,但是他要怎么说,他在现世的某一款网络游戏里充当npc。即使是说了,那他们又需要怎么来接自己。

    “你们是怎么联系上我的?”源九央好奇,他在网游之中,按理来说现在只是一段数据,鬼灯又是怎么寻找到他,又进一步的练习上他的呢?

    阎魔大王的脸忽然出现在屏幕上,好生没吓着源九央。

    阎魔大王笑呵呵的道:“多亏了鬼灯君的万能,在你突然消失的时候察觉到不寻常的波动。然后鬼灯君就将这段波动记了下来,进而研究出能追踪到这段波动的软件,将它安放在手机里,这样才能给你打电话。”

    这也行?源九央目瞪口呆,这地府的人才真是不一般,连高科技都会研究了。源九央此时此刻衷心的佩服。

    “我现在在现世的一款名叫传奇时代的网游里。”源九央最终还是告诉了鬼灯他们,“现在的我只是一段虚拟的数据,我正在寻找脱身的办法。”

    果不其然,在听闻源九央的叙述之后,阎魔大王一张脸皱成了苦瓜脸。

    阎魔大王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鬼灯,向他寻求帮助。

    鬼灯一脸的严肃,皱紧眉头,一手托着下巴思考,“这……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的确不好办啊。”

    “我会想办法出来的,你们不用这么苦大仇深的。”源九央稍稍勾起唇,以充当对对方的安慰,“到时候还需要鬼灯君为我带路。”

    “这没问题。”鬼灯爽快的答应了。由于上次的失误导致源九央失踪,鬼灯的长假计划也就此泡汤。

    现在就等着源九央回地狱了。

    两人又聊了一段时间,交换了一些信息之后鬼灯才挂断了电话,并且表示他会时不时的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

    因为这是单向的电话,源九央的光屏并不存在着打电话发短信乃至于上网的可能性。

    临挂前鬼灯还满脸别扭的跟源九央传递了一个白泽很想念他的消息,说这话时鬼灯背后的黑气仿佛就要透过光屏将源九央淹没。

    好在电话挂的快。

    源九央其实很好奇白泽会想念他,想念妖狐的可能性才比较大吧?毕竟有着共同的语言。

    消去脑海中那些无关紧要的思绪,源九央将视线转移到从沙蝎洞窟出来的一行人。

    出来的时候西村英骑一行人多多少少身上都带了点灰尘。

    他们前前后后刷了近百次,才终于在最后一次人品大爆发,刷出了一颗结满天净果的植株,将那些天净果小心翼翼的摘了下来,西村英骑一行人又将植株栽在了原地。

    不是他们不想拿,而是这种植株一旦离开此处就会立即枯萎,变成只能当做柴火肥料的枯树枝。

    所以他们带着二十六颗天净果离开了沙蝎洞窟。

    “卢西安哥哥,你们找到天净果了吗?”源九央带着小鹿男走上前去,“我在外面等你们好久了。”

    西村英骑的回答没有让源九央失望:“嗯,找到了。”

    “那么,卢西安哥哥,你能把果子给我吗?”源九央继续问到。

    西村英骑掏出一袋白色的果实,天净果的形状就像天空中漂浮着的云朵,千奇百怪。

    “给。”西村英骑将装有天净果的呆子递给了源九央,“接下来我们就应该去寻找‘海的边缘’了。”

    源九央拿到天净果之后就直接从庭院里拿出一个稍大的石碗放于地面上,而后从放在地上的袋子里拿出一颗天净果,狠狠一捏。

    透明的汁液顺着源九央指间的缝隙流下,落入石碗中央,很快一颗果子就变成了石碗底部浅浅一层汁液。

    如法炮制,源九央一颗一颗的挤出天净果的汁液,直到二十六颗天净果全部被压榨过,石碗满了一半,不多也不少,恰好。

    西村英骑一行人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源九央白白糟蹋着他们历经千辛万苦获得的天净果,心中陡然一股怒意升起。

    “小央,你这是在干什么啊?”玉置亚子上去询问到,只是源九央没有回答他,依旧做着自己在做的事情。

    修凡拔出自己背上的大剑,上前就想给源九央一剑将他拍飞,只是被r即使拉住了。

    “小央做的事情,有他的道理。”r要比玉置亚子和修凡看的远,也看的多。在他看来,源九央是发布任务的npc,他们找对了东西,就会促进任务的下一阶段,而现在就是那个过渡到下一阶段的过程。

    “小央,我们还没有找到‘海的边缘’。”西村英骑见源九央没有理他,便上前一步再次提醒到。

    源九央抬头瞧了一眼西村英骑,此刻的他已经散去了那一身伪装出来的小哭包气质,眼神之中带了点淡漠的意味,连开口说到话都有那么一丝冰冷,“不用,我已经找到了。”

    r眯起眼,心中暗道,这才是小央真正的面目吧,真是有趣极了,他开始迫不及待的开始期待起后面的任务来了。

    殊不知源九央内心越是激动,表面上就越显得冷漠。这也谈不上是真面目,原本的小哭包形象就是程序所设定的,并非他所愿。

    西村英骑的步伐一顿,被源九央的眼神所惊住,玉置亚子和修凡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再去看源九央。

    源九央取出海缘贝,将他置于天净果的汁液之中。

    海缘贝落入汁液时溅起细小的水花,不可避免的溅到了源九央和站的极近的小鹿男身上。

    而后源九央又取出金币和勾玉,用妖力将它们碾碎,撒入到石碗当中。

    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而一瞬间石碗当中的汁液急剧的减少,像是被海缘贝所吸收了一般。

    海缘贝上的墨蓝色越来越浅淡,知道最后终于变成了纯洁无垢的白色。

    然后又没了动静。

    西村英骑一行人睁大眼睛看着源九央身前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到了眼前这个小孩子手中都能成功实现一样,众人对此表示惊奇与羡慕。

    源九央皱起眉头,凝神看着石碗里仅剩的白色海缘贝。

    接下来呢?怎么没有动静了?源九央思索着自己是否还缺少了什么东西。

    眼角的余光一扫,源九央隐约看穿了白色的海缘贝里躺着一尾宝蓝色的小鱼。

    只是眼睛的部分是空白的,像是精心绘制的画卷里的小动物缺少了眼睛,也就少了那么一份生气,一份灵气。

    源九央思虑半晌,以妖力为刃,指挥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部分,鲜红中带着一丝金色的血液流下,浇灌在了白色的海缘贝上。

    鲜血很快便被海缘贝所吸收,倒是小鹿男着急的扑过来握住源九央的手,运用着自己的森之力将源九央的伤口治愈。

    小鹿男的森之力来源于森林,自然也带了那么一丝的治愈能力,只是不那么明显罢了。但对于这种伤口,稍微耗费点妖力还是可以治愈的。

    鲜血被海缘贝吸收后,就形成了宝蓝色小鱼的眼睛。红色的眼珠转了转,小鱼活灵活现地游动起来,绕着被天净果汁液溅到的小鹿男和源九央慢慢的打转。

    借着空气的力量,小鱼绕着小鹿男和源九央慢慢的上升,直到最后没入小鹿男额头的那一瞬金光大盛,耀眼的光芒使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来。

    光芒包裹住了源九央和小鹿男,然后他们的躯体以数据消散的方式慢慢消失不见。

    金光消失,出现在西村英骑一行人面前的,只有一个干燥的石碗,以及碗内的白色的海缘贝。

    “小央呢?”玉置亚子看着眼前的情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在提出疑问的那一刻,西村英骑他们收到了任务完成的通知。

    只是,奖励呢?

    夭寿了!隐藏任务的npc带着任务奖励逃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