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界(14)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微微一用力,源九央手下的半田之壁碎裂开来,碎片纷纷落下,而后在快触碰到地表的时候化为一缕缕的黑烟返回到半田清舟的体内。爱玩爱看就来网

    “妖气?”半田清舟一头的雾水,半田之壁还是因为他为了保护自己而不自觉散发出来的气场。

    高中时期他并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东西,还是毕业之后同学聚会时有同学谈起来才知道自己那时候是受欢迎,而不是被讨厌了。

    也由此知道了自己有时候散发出来的气场被同学们称之为“半田之壁”。

    说起来也真是误会,明明那时候的自己是受着大家崇拜着的,却把他们的好意当做恶意。

    现在半田清舟想起自己高中时期干的事情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他满满的黑历史,他那个时候,被害妄想症也太过了。

    不过这也得怪川藤初中时期的恶作剧,导致自己高中时期就宛如惊弓之鸟。

    想到自己的死党,半田清舟暂时性的忘记自己面前一大帮的妖怪们。

    “看起来似乎不知道。”源九央仰起头,看着小鹿男。

    小鹿男弯腰低头以自己的鹿角碰了碰源九央的鬼角,以表达自己对他的话的赞同。

    “阎魔姑姑。”源九央扭头向站在不远处的阎魔看过去,示意她过来看看这是不是她下属的气息。

    这次倒是没有再叫阎魔大姐姐了,源九央似乎随着身体的成长,连性格都变了一些。

    知道上一次阎魔是逗他玩儿,这次源九央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阎魔姑姑”,倒也没有什么差错。

    “让妾身来看一看。”阎魔明白了源九央话语中未竟之意,乘着巨大的白色云团飘了过来。手指捻起一缕来不及回到半田清舟体内的黑烟,细细摩挲。

    而后将手指置于鼻尖之下轻嗅。

    是那个冰山墨笔的气息。阎魔一闻到这个气息就知道了。

    她在冥府那么些年,都是那个冰山陪伴着他,对于这个气息,她是再熟悉不过了。

    “是判官。”阎魔放下手,面向源九央,“那个冰山似乎找来了,可是妾身还没有尽兴,怎么能够回去呆在那冷冰冰的冥府。”

    “也亏得他不介意你现在还没完全进入成长期。”阎魔美目一瞟,稍稍打量了下源九央的小身板。

    “妾身先回庭院躲一躲。”话语未尽,阎魔就回到了庭院中,寻了个地方休息去了。

    源九央倒也没往心里去,只是暗自想着判官有着什么技能。

    按手游当中的技能描述来讲,最应该注意的应当是他的死亡宣告。

    当初他在偶尔的咸鱼斗技时没少被对面大佬的判官坑死,自身攻击玩还要受到判官百分之一百三十二的攻击简直不要太令他心碎。

    多少次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胜利从他的眼前跑走,跑到了对面判官大佬的手里。

    原本他也就没多少胜利可说。

    偶尔靠一次晴明的被动还是能走运赢一把的,只不过几率太小。

    半田清舟看着阎魔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而后又听到与自己相关的是“判官”,此时也顾不上眼前是妖怪还是人了,急躁中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地问到:“我身上的半田之壁,跟……判官有关?”

    是他所想的那样吗,那个据说是在邻国阴间当中惩恶的判官?

    像是看出了半田清舟的想法,源九央道:“对,你身上的那一道屏障与判官有关。”

    “他向来欣赏字写的好的人类,你身上有着他的气息,想来你一定是字写的好,受了他的关注。”

    “不过判官可不是什么阴间的鬼神,他是阎魔的手下,也是妖怪。”源九央看着半田清舟,眼里划过一丝恶劣。

    “被他所关注的你,要当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引到冥府去了哦。”

    半田清舟一个激灵,吓出一身冷汗。

    是这样吗?他应该相信眼前这两名妖怪的话吗?半田清舟的精神有些恍惚。

    “呐呐,半田君,来陪座敷童子玩吧。”

    半田清舟忽然觉得衣角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就像是之前被奈留拉了一下的感觉。

    低头一看,背上有着鬼火的座敷童子正扯着他的衣角。

    原先想要后退的步伐此时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怎么看座敷童子也不像是会害人的妖怪,于是就蹲了下来。

    虽然脸色还是被源九央刚才的话吓得惨白,此时却也勉强拉扯出一抹别扭的微笑出来,“好啊。”

    “山兔快过来,半田君说要陪我们玩呢。”座敷童子扯着半田清舟不放,一边又向山兔招呼到。

    “来了来了。”山兔点点头,扯扯山蛙背上青草,“呼啦呼啦,蛙先生,我们快过去吧。”

    “知道了我的小祖宗诶!”山蛙被扯了那么些年,也被扯习惯了,此时也习惯性的回答道。

    “你不阻拦么?”小鹿男对着源九央问到。

    “为什么要阻拦呢?”源九央看着于座敷童子们玩到一块的半田清舟反问到,“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明明不善交流,对着小孩子模样的式神们却是意外的温柔呢。

    源九央对半田清舟这样评价到。

    “呐,鹿。”源九央站直了身体,面对着小鹿男,“我决定了,在现世的这段时间,就借住在他家好了。”

    “好。”小鹿男只有对着源九央的时候笑容才会充满感情,那种浓烈到快要溢出的情感,透过眼,也透过他的笑,迎面而来。

    “鹿,你为什么不反对我的决定呢?”源九央定定的看着小鹿男,眼中有着不解,“我的决定,不能左右你的思想。”

    “你也要有自己的想法。”

    “因为……”小鹿男上前一步,半跪在地上,拥住源九央,“我的决定,就是无条件的支持你。”

    仿佛感叹般的,小鹿男继续道:“不支持你,我会后悔的。”

    “那种滋味,我再也不要尝试了。”

    不知道是哪一句话触动了源九央,他默然,任由小鹿男抱着自己许久。

    直到小鹿男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才释然般的放开源九央。

    “半田君,谢谢你陪我和山兔玩。”座敷童子看着累的躺倒在沙滩上的半田清舟真诚的道谢。

    山兔骑着山蛙在一边高兴的跳着舞,一边道:“跟你玩很开心哦,半田君。”

    “跟你们玩,太累了。”半田清舟躺在沙滩上,喘着气,望着天空心中一片轻松。

    有多久没有这么轻松了?半田清舟记不清楚,他只知道自他毕业以来就忙于各种赛事,越忙也就越是焦虑。

    虽然他这次是被他的父亲外放到这座小岛上,但现在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这个鬼火给你。”座敷童子摘下自己角上的一团蓝幽幽的鬼火递给半田清舟,“它能带给你福运哦!”

    “不要担心,不烫手。”看着半田清舟犹豫着伸出手来,座敷童子解释到。

    想了想,座敷童子还是拿出一个小布袋出来,将那团鬼火压缩后装入袋子里,然后又用自己的妖力将袋口扎了起来,整个儿的形状就像一个御守。

    半田清舟接过座敷童子递给他的小布袋,不知怎的心情有点儿复杂。

    关于座敷童子的传说他也是听说过的,只是他刚才并不觉得这个座敷童子就是那个在传说当中为自己母亲寻找草药而掉落悬崖而死去的小女孩。

    可是当他听到座敷童子说她的鬼火能够给他带来福运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这恐怕就是那个小女孩化身而成的妖怪了。

    即使死亡,也不忘记为母亲寻找药物,也仍旧对这世间抱有最大的善意。

    是因为这样的存在,才能够为周围的人们带来福运和幸福吧?

    半田清舟抬眼扫过在沙滩上的妖怪们,他们的眼中或是脸上或多或少的带着笑意。

    “谢谢。”半田清舟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对着座敷童子真挚的道谢。

    “这是谢礼!”座敷童子摆摆手,“半田君下次要继续陪我和山兔玩哦!”

    山兔哼起山歌,在一边符合着座敷童子的话。

    “好。”半田清舟应下来,“和你们一起玩,我也很开心。”

    心中涌上一股子冲动,脑海中似乎有着什么灵感就要汹涌而出,半田清舟突然站起身来,吓了他周围的座敷童子和山兔一跳。

    他现在顾不上那么多,只想要回到自己的房子,拿起毛笔,趁兴书写。

    爸爸,我似乎明白你的意思了。

    半田清舟仰头,眯起眼看着那处光芒最亮的地方。

    “老师!”

    “老师你没事吧,奈留带了乡长和爷爷来救你了!”

    纷杂的脚步声和大声的呼喊使得源九央和小鹿男意识到有许多人朝着这边跑过来。

    赶紧招呼式神们回到庭院中,源九央和小鹿男收敛妖力变成人类应有的模样。

    刚才还热闹的沙滩瞬间只剩下了源九央、小鹿男还有半田清舟三人。

    源九央走到结界旁边,伸出一只手指,指尖轻轻一点,瞬时整个结界就沿着那一小块源九央指尖触碰的地方收回到源九央体内。

    沙滩上像平常一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老师!”奈留第一个跑到了半田清舟旁边,而后乡民们才一个个的出现。

    “啊,是你们。”奈留的爷爷,也就是之前载着他们来到乡里的老爷爷发现了源九央和小鹿男。

    “你们怎么跟老师在一起?”

    “偶然遇见的。”小鹿男悄悄的使用了些森之力,让奈留的爷爷记忆中的源九央就是这么大的模样,“半田君邀请我们到他那儿小住一段时间。”

    笑容浅浅,笑意却不达眼底,在半田清舟要说出“我没有”这句话的时候望向了他,眼中隐含着警告。

    半田清舟只能咽下了原本想要说的话,接着道:“是、是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