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界(15)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那个模样勉强的,连由于身高问题并不能完整的看到半田清舟面部表情的源九央都能感受得到他不愿意的情绪。m.. 移动网

    偏偏乡民们此时像是迟钝了感知一样,在听到半田清舟肯定的话之后纷纷点头肯定:“原来是老师邀请的客人,真是失礼了。”

    唯有奈留养着头,看着半田清舟,在等他的一句话。

    “我没事。”半田清舟低头看向奈留,用一只手大力的揉了揉奈留的头发,把奈留的小辫子弄的一团糟糕。

    奈留开心的扬起笑脸,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而后才发现一边与小鹿男站在一块儿的源九央。

    “奈留没见过你呢!”奈留穿着小木屐啪嗒啪嗒的跑到了源九央旁边,对源九央好奇极了,“你是新来的转校生吗?”

    “开学的时候会不会跟奈留一个班级?”

    源九央还没有回答,这个自来熟的淘气小女孩就一个人说了起来,跟他庭院中的式神座敷童子有的一拼。

    “我们是跟着半田君一起在这里暂住的。”源九央打断了奈留的话,“暑期过去我们也会离开。”

    “诶?是么。”奈留看起来沮丧极了,低声嘟囔道:“还以为有新的小伙伴了。”

    “奈留可是很会抓大天牛的。”很快奈留有振奋起来,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下次给你看看奈留珍藏的宝贝!”

    奈留对于新来的这个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小伙伴很满意,因此自然而然的就把源九央看做了是自己的朋友。

    “哇哦。”奈留将视线稍稍上移,看见了站在源九央身边的小鹿男,惊叹道,“大哥哥你真漂亮,比老师还要好看。”

    “老师不是boys,那你是boys吗?”奈留双手向后,身体前倾,眼含期待的问到。

    源九央和小鹿男对视一眼,看见了彼此眼里的疑惑,boys?那是什么?

    “是个少年明星组合。”半田清舟捏住奈留的衣领往后拖了点,务必使奈留离这两个外表像人类的妖怪远一些,“我之前也被奈留询问过。”

    “我不是明星。”虽然不太明白明星的定义是什么,但就从字表的意思上来看,明亮的星星,那是完全与他不相干的标签。

    真要这么定义的话,央才是他的明星,独一无二。

    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蒙蒙的森绿色光芒笼罩上了源九央和小鹿男。

    小鹿男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倒是源九央,似乎又长大了一点,只是不那么明显,看不分明。

    沙滩边上的植物也受了那么几分影响,一瞬间似乎疯长了许多。

    “既然无事,那就早点回去吧。”乡长和蔼的笑着,对着半田清舟道。

    然后又转向源九央,道:“到了晚上,小孩子可不能到海边来玩。”顿了顿,又对着小鹿男道:“请你也看好你的弟弟。”

    ……啥?

    弟弟!该庆幸乡长没有说他是小鹿男的儿子吗?源九央眼神古怪的看向小鹿男,而小鹿男也回以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乡长看着眼前的这两人的互动,有点儿懵,带着些疑惑问到:“怎么,你们不是兄弟吗?”

    当然了!源九央想要点头应答,可是眼下除了兄弟这个说法,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源九央忍住了点头的*,硬生生的由上下运动变成了左右摇动。

    “不,我们是兄弟。”源九央拉住小鹿男的手,脸上荡漾开一抹天真烂漫的微笑,歪着头道,“你说是不是啊,鹿哥哥?”

    这个称呼是小鹿男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由此带来的感觉也是十分新奇。

    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紧紧的攥住,然后一下子放空,刺激的小鹿男差一点没回过神来。

    如果是以前,央尽管恶劣,却也不会恶劣到直接叫他鹿哥哥。

    然而,就按现在的年岁来说,央叫他一声哥哥,也的确没错。他的年龄是比他要小。

    牵住的源九央的手仿佛就是冬日里的烤红薯,烫人,却舍不得将它丢掉。

    像是从心底蔓延出来的灼热血液,汩汩的漫过全身,不显眼的在耳后染上了漂亮的绯红。

    好在这点红色很快就消退了,小鹿男放缓了呼吸,努力的使自己的心跳维持在一个相对正常的频率。

    乡民们陆陆续续的散去,源九央和小鹿男跟着半田清舟和奈留向着半田清舟的住处走去。

    奈留虽然对源九央很好奇,一路上也频频的望过来,只是更黏着半田清舟,才没有直接跑到源九央身边来。

    幸亏也没有跑过来,要不然等待她的就是被小鹿男扔出去的下场了。

    路走到一半奈留就跑回了自己的家,她可不住在半田清舟那儿,到了晚上也是需要回家睡觉的。

    没了奈留的跟随,半田清舟的步伐明显快了许多,他急不可耐的朝着自己住处走去,想要将自己脑海中的那一个字用笔书写出来。

    源九央和小鹿男对于这么点速度压根不放在心上,不紧不慢的跟在半田清舟的后面,直到跟着他进入了他的住处。

    半田清舟一回来,便甩了鞋子跑向书室,看那样子是忍耐不住了。

    源九央和小鹿男依旧是慢悠悠的换鞋,慢悠悠的步入房间里坐下。

    没过一会儿,从书室里传来了半田清舟癫狂的笑声,一声一声,满是尽兴后的舒畅。

    笑到最后,才像是累了一半,有些气喘。

    书室内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源九央察觉到此时带着丝丝阴冷的冥府妖气相较与之前明显浓厚起来,便站起身朝着书室走去。

    步伐略缓,源九央手中已经凝聚起了妖力球,在光线蓦然变暗的室内显得尤其明亮。

    小鹿男也站起身来,跟在源九央的后面,周身萤绿色的蝴蝶开始飞舞。

    小鹿男先上前一步,拉开了移门,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个巨大的“玩”字,笔锋行云流水,端的是自在逍遥。

    看的出是在极为放松的状态下写的。

    视线一转,源九央就看到半田清舟穿着衣服躺在一堆写满了字的宣纸上睡着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半田清舟可以称得上是天真。

    再将视线转移到“玩”字上,只看见一抹虚影从中穿出,而后渐渐的凝聚成实体。

    背上背着比一般意义上来讲都要大的毛笔,来着脸上覆盖了一层白纸。

    想来这就是判官了。

    “你来此处,有何事?”抢先一步,源九央问到。

    判官目不能视,然而却可以用妖力模拟出周边的情况,在察觉到源九央的妖力时明显是愣了一下,而后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源九央的问题。

    严谨的行了一个礼,判官开口:“见过央大人,在下是为寻找阎魔大人而来。”

    “阎魔姑姑?”源九央扭头看向小鹿男,打起了幌子,“鹿,你有见过阎魔姑姑么?”

    明白源九央的意思,小鹿男配合的摇摇头,道:“没有。”

    判官正经了脸色,一本正经的道:“还请央大人不要欺骗在下,在下有重要的事情需要禀报阎魔大人。”

    “可是阎魔姑姑不应该就在冥府吗?”源九央反问到。

    “在冥府的只是阎魔大人的躯体。”判官回答到,“阎魔大人的神思在其分/身上。”

    “在下在您的身上感受到了阎魔大人的气息。”判官将置于背后的巨大毛笔拿起来,握着手中做出准备攻击的姿势,“若央大人执意不说的话,在下就冒犯了。”

    既然已经被发现,那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何况阎魔并没有要求帮她隐瞒踪迹,想来是早就料到了这个情况吧。

    “不用那么紧张。”源九央走上前去,将手中的妖力球散开,而后按住判官手中的毛笔,“阎魔姑姑的确在我这儿,可是她在我的庭院之中,她要是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将她唤出来。”

    “在下的确有重要的事情!”判官的语调仍旧是冷冷的,但是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之中的焦急。

    “不如这样?”源九央松开按住判官的手,“成为我的式神,你才能进入我的庭院去寻找阎魔姑姑。”

    判官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明显一顿,过了许久才回答道:“请恕在下直言,央大人您现在还没有进入成长期,按照约定在下是不能够成为您的式神的。”

    稍微犹豫了下,判官继续道:“不过现在事态紧急,也可以适当放松一些——在下,原本就会成为您的式神。”

    “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说罢判官抬起头,似乎与小鹿男的目光对上。

    “那么,开始吧。”源九央暗自将判官所说的记下来,准备之后再去解开这一个个的谜团。

    随着他的经历,他所疑惑的也就越来越多,有些事情已经逐步的显露出冰山一角,而有一些却还深埋在海底,等待着他的发掘。

    判官依言半跪在源九央面前,仰起头对准源九央的方向,而后执起源九央的左手,将他放在自己的额头之上,轻声念到:“愿从君令,紧随君后;以判官之名,为君效力。”

    听上去颇为中二的誓言,却是自主缔结式神契约方法。

    当然并不只是这一种,还有像先前桃花妖那一种以酒为契约,亦或是其他各种方法。

    缔结完契约之后,源九央就对着判官敞开了庭院的通道。而他自己,则是在现世当中和小鹿男一起等着结果。

    许久也不见出来,倒是判官在庭院中道:“央大人,在下怕是要在此处借住一段时间了。”

    噫?发生了什么事情?阎魔劝判官留下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