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祁明诚走到供桌前,把赵成义的牌位倒扣着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他走到火炉边坐下。

    赵成义看了看供桌,没说什么,也走到火炉边坐下。

    祁明诚犹豫了几秒钟,说:“妹妹嫁去了外县……现在出发去她那里,肯定要走一夜。山上都是雪,走夜路不安全,明天早上再带你去她那里。”虽说祁六爷爷并没有认出赵成义来,但是听着他们俩的对话,祁明诚愿意相信赵成义的身份了。因为,赵成义对同龄人太熟悉,他的态度也太坦然了。

    再说,祁明诚静下心来自己琢磨了一下,那段大管事新东家的话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编出来的。

    要知道,那段话中的内容和西北军中这几年的形势都对上了!

    听见祁明诚这么说,赵成义松了好大一口气。他其实很想现在就去妹妹那里,但他也知道祁明诚说得没错,踩着雪走夜路的危险太大了。山路是大家沿着山的脉络凿出来的,万一滑下山崖就惨了。

    如果没有下雪,那走夜路的危险就小了很多。

    祁明诚想了想,又说:“大哥送三弟、四弟去省学了,没个三五天回不来。就是我们立刻追过去了,路上也要和他们岔开。所以还是明天早上去妹妹那里方便。只要早些出发,午后应该就能到。”

    总之,如果赵老太太和赵小妹把赵成义认了下来,这个事情就算是皆大欢喜了。

    赵成义想着家人相见时的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

    如果眼前是个完全陌生的人,说不定祁明诚此时心里还会有几分尴尬,但既然是以前一起生活过的阿灯,祁明诚就少了很多顾忌,说:“之前我们在西北时,我有时会找人打探消息。你知道吧?”

    赵成义点点头。

    祁明诚说着话时,一直在观察赵成义脸上的表情。

    “我要找的其实是我的两位姐姐,可惜手头几乎没什么线索,所以还是不知道她们都被卖去了哪里。”祁明诚解释说,“前些日子倒是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当初买了两位姐姐的那个第一道人口贩子,她早就死了,很可能是被灭口的。我这些天心里都在琢磨这个事情,结果你忽然就上门来了。”

    万一包春生那时去打探消息时被人发现了呢?

    万一阿灯是那种受人雇佣的探子一类的人物呢?

    比如说,他正好接了一个要来试探祁明诚的任务,就先取得祁明诚的信任,打探他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四妮、五妮的事情,如果他真知道什么,那有没有透露给别人知道,之后是不是要一一灭口……

    如果祁明诚是个傻甜白,阿灯真是探子,他们互不相识,那阿灯完成任务都用不了一天的时间。

    阿灯身上的谜团太多了,就是他身为奴隶时,他依然能拿出金粒子来。虽说祁明诚不贪心,也很尊重别人的*,所以从未打探过他那些钱是哪里来的。但是,这些事情不正说明了他身份可疑吗?

    即使祁明诚有百分之八/九十是愿意相信阿灯的,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怀疑,他也要犹豫一下。

    不过,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阿灯是赵成义了,祁明诚少不得就要好好解释一下。

    “我娘……我是说老太太,多少日子没出过远门了,都在家里待着,结果前天她十分难得地被我妹夫接去小住了,正巧其他的人也不在家,你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上门了,我肯定要怀疑的。”他说。

    不过,祁明诚心里的怀疑也仅仅是维持了一顿饭的时间。

    赵成义吃饭时,祁明诚一直在认真琢磨这件事情,原本是打算等赵成义吃完了,就领着他去村里走一圈的,却没想到正赶上祁六爷爷过来了。确认了赵成义的身份后,祁明诚反而不打算带他出去溜达了,毕竟村子里没什么娱乐活动,“死人”归来足以让整个村子沸腾起来,能清静一天是一天吧。

    赵成义立刻说:“你还别说,我在家门口看到你时,也吓了好大一跳!真是没有这么巧的!”

    两人相视一笑,这个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祁明诚拨弄着炭火,忽然说:“你之前说的大管事是姓沈的吧?你如今站大管事这一派?”

    赵成义心中一跳。某些事情都是隐秘,是不能说出口的,但看祁明诚的意思竟然已经猜到了?那他到底是认,还是不认?不对,他面前那些管事东家的话已经把自己出卖了啊!所以已经瞒不住了?

    “我三姐马上要嫁给沈府的一位管事了。”祁明诚又说。所以在政治立场上,他们也是自己人。

    这又是一个巧合了!赵成义只觉得仿佛有一张网正好把自己和祁明诚网住了,他含糊地说:“我心里有分寸。就是知道不会给家人带来危险了,我才会赶回来,否则我肯定还要在外头再待几年。”

    祁明诚开着玩笑说:“总之,东家不懂事,换个东家就好了,这个事情我赞成。”

    赵成义也是这么想的,却没有接话,问:“你两位姐姐……有人被灭口是怎么回事?能说不?”

    祁明诚皱着眉头把手头的线索和心中的猜想说了。

    赵成义想了想,说:“你说得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他分析着说:“幕后人为了某个不能宣之于口的目的买了你的四姐和五姐。想要控制住她们,就必须要控制祁家。但是,如果他们直接对祁家动了手,又恐你四姐、五姐那里无所顾忌坏了事……”

    赵成义想了一会儿,继续往下说:“如果我是这个幕后人,我会雇一个人看着祁家。这个人也许就是梨东镇上的某一个人。只要祁家人永远不离开梨东镇范围,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旦你们选择离开了,这个负责看着你们的人就会把消息报上去,幕后之人就能立刻派人过来将你们控制住了。”

    山里的人要走出去,只能通过梨东镇上的梨东河,乡间又没有秘密,因此雇一个人看着就够了。

    只是那个负责看着祁家的人见祁家和周府、镇国公府关系好,或许胆怯了,于是把消息瞒住了。所以祁明诚能出去卖炭,也能出去走商。幕后之人没有对他下手,是因为他们压根不知道他离开过。

    谁叫幕后之人小看了祁家呢?

    他们以为乡野平民用不着他们严正以待,就随便雇了个人看着,偏偏祁家借到了势。

    “如果你的猜测是对的,那我们岂不是能把那个‘看守’揪出来?”祁明诚顺着赵成义的思路往下说。只要找到那个盯着祁家的‘看守’,就能知道是谁雇佣了他,就能知道四妮、五妮的下落了。

    赵成义觉得自己肯定能在其中发挥一些作用,积极地说:“我这次是悄悄回的,留几天就走。等到几个月后,我还会正式回来一次。那时,我多带几个兄弟过来,应该就能把‘看守’炸出来了。”

    他本来不需要多跑一趟,就是因为等不及要见家人了,才会快马加鞭往回赶。

    “那真是多谢你了!”祁明诚笑了起来。

    赵成义心里一动,说:“有什么好谢的?我还没谢你帮我看顾家里。”

    祁明诚连连摆手:“不,我其实没做什么。都是大哥的功劳,他是最辛苦的。”

    两人之间便又沉默了下来。

    祁明诚觉得自己身上渐渐暖了过来。

    既然赵成义回来了,那么祁明诚现在的身份就是有些尴尬的。估摸着赵成义是不好意思提到这一点,祁明诚主动说:“你现在平安回来了,那我……咳咳就不用再为你祈福了。当初并没有去衙门定契书,仅仅是在家里走了一遍仪式,所以如今也没必要再去衙门解契。我们当兄弟相处就可以了。”

    简单地说,祁明诚和赵成义的牌位拜了堂,大家也都默认了他们的关系,但其实没有拿结婚证。

    所以,如今赵成义回来了,只要祁明诚搬回了祁家,他们两个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赵成义张了张嘴,一时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嗯”了一声。

    比起赵成义的沉默,祁明诚却越说越觉得坦然了,笑着说:“当初我家遭了难,走投无路之下,是拿着你们家给的聘礼才救了急。如今,既然这个关系要解除了,那我就把聘礼银子还回来吧。”

    “不用不用。你就是真的还了,我娘也是不收的。”赵成义赶紧说。

    祁明诚却很坚持。

    他这个想法不是忽然冒出来的,而是琢磨很久了:“我原本到今年夏天才会离开你家,不过我心里早早都打算好了,到了时间就归还聘礼。实不相瞒,这两年承蒙你家照顾颇多,所以就想要以此来表明心中的感激。老太太定是不收的,于是我把银子都打成了小银锁的样儿,到时候一人一个。”

    以后,祁明诚就不是赵家人了,他们再相处时,只是寻常的亲戚。

    当然,其中的情分是不会消失的。

    赵成义觉得自己好像也不能说什么挽留的话,于是只好闷闷地又“嗯”了一声。

    祁明诚越来越自在,说:“以后我再去西北走商时,就能去找你借宿了!对了,我也不是要诅咒边疆兵将,但是打仗难免有伤亡,我不敢说什么大话,只那些受伤的,我说不定能收几个给他们安排一些活,不至于让他们以后的生活没有了着落……如果日后你身边有这样的人,都可以介绍给我。”

    赵成义很感动,但他不擅长说什么表扬赞叹的话,于是只从喉咙中挤出了一个“好”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