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其实我没打算在这几年成亲,刚刚一时间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乐:文:小说3w.しw.”祁明诚说。他这个年纪,放在现代还要背着书包去学校啊,成什么亲!但如果他对着媒婆这么说,大家都会觉得这是他的托词。

    赵成义却对此表示了理解,气恼地说:“我还不是和你一样。虽说现在年龄不小了,但不知怎么就是没有娶媳妇的心思。只是我的那帮同僚们啊,一个欧阳千总就顶三个媒婆了,我都怕了他了。”

    “欧阳千总是谁?”祁明诚笑着问。

    “都是自己人。其实是个硬汉子,要不是他一直硬气地扛着,凭着他的功勋,早就高升了。”赵成义真心实意地说,“我以前很敬重他的。只是有些人吧,适合远观,根本不适合天天住在一起。”

    祁明诚心中有数了。估计是损友一类的吧,虽然赵成义口上说着嫌弃的话,但他和那位欧阳千总的关系应该很好。于是,祁明诚说:“要不是把你当成了自己人,他也不会在你面前暴露了本性。”

    “这倒是没错。自己人,都是自己人!”赵成义高兴地说。

    祁明诚看了看天,问:“天色不早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别等到天黑时还走在半道上。”

    赵成义跟着瞧了瞧天,发现他似乎确实该回家了。这时间过得真是快啊。他磨磨蹭蹭地从椅子里站起来,忽然问:“对了,反正你留在家里也没事,不如跟着我回去住两天吧?我们正好一起走。”

    祁明诚还没说什么,赵成义越发觉得他这个主意真是不错,说:“走吧走吧,你难道就不想玉珠儿?她都想你了!咱们现在是义兄弟,你去我家里住几天,那都不叫什么事儿!再说,三郎、四郎刚走,他们的屋子空了下来,你也有地方住了。或者,你还继续睡我那个屋子,我去他们的屋里睡。”

    祁明诚听着有些心动。他正打算用灵水继续帮赵成义调理身体。只是,赵成义刚回来时只在他这里住了一个晚上,于是祁明诚当时一共只偷偷给了他两滴灵水。加上今天的这一滴,也才只有三滴。

    如果能住到赵家去,那么接下去几天的灵水就都可以给赵成义了。

    不过,祁明诚心里还存着顾虑,说:“你那八位亲兵还在我家里住着。他们远道而来,结果却没有人招待了,这种事情不太好吧?”虽说祁明诚从未轻看过阿顺几个,但他们的身份是不能待客的。

    “这些都是小事。你放心,他们不会看重这些的。你跟着我回家住了,正好能让他们在镇上多转转,叫他们自己找乐子去。”赵成义笑着说,“你果然心思缜密,怨不得我娘一直在我面前夸你。”

    这就心思缜密了?祁明诚不是很明白,这些兵痞子们到底是有多粗枝大叶啊!

    不过,其实用粗枝大叶来形容赵成义,也不是很对。赵成义应该是个粗中有细的人。只是,祁明诚注意的那些东西往往都不是赵成义会注意的,于是在平时的生活中,就显得他没有祁明诚细致了。

    祁明诚就这样跟着赵成义回了家。

    祁明诚一走,八位亲兵就像是解了禁一样。天知道,他们这些天真是憋坏了!因为知道赵校尉对祁明诚非常看重,又吩咐过他们在祁明诚面前必须好好表现,因此亲兵们可不敢在祁明诚面前露出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他们端着样子吃饭,端着样子说话,端着样子在院子里练武,憋得都快长毛了!

    祁明诚离家后,亲兵们再也不早起操练了,日日都睡到日上三竿,然后白天就在镇子上晃悠。他们也不做什么扰民的事,就是这里走走,那里逛逛。集市上热闹就去集市,渡口那里热闹就去渡口。

    不过,镇上的人依然是避着这八人走的。没办法,谁叫他们身上的煞气实在是太重了呢?

    哦,其中一位亲兵还威胁了阿顺几个人,说:“嘿嘿,你们要是敢把哥哥们最近的表现说给你们的老板听,你们的老板对我们的印象就会差了,连带着对赵校尉的印象也会差了,那赵校尉就会不高兴了。一旦校尉不高兴,他就会让我们不高兴。而我们不高兴了,我就会让你们更不高兴。懂了?”

    有人唱了白脸,又有个亲兵唱了红脸,勾着阿顺的脖子说:“走,哥哥请你们去喝酒!”

    其实这些兵痞子不难相处,也没有什么坏心,但……总之阿顺觉得他们几个挺讨厌的。他年纪是最小的,酒量也小,喝醉了就被不知哪个大兵背了回来,然后随手丢到他们的房间里去了。大兵是四个人住一个房间的。于是,等到阿顺第二天酒醒时,他一睁开眼睛坐起来,就看到了四个一柱擎天。

    啊,太伤眼了!

    就不能穿着中衣中裤睡吗?

    脱个精光吓死个人啊!

    真是没有比这更讨厌的了!

    因为自己的少见多怪而多了一个“小媳妇”外号的阿顺,迫切地希望祁明诚能立刻回到家里。

    八人在镇上逛了几天,镇上都显得萧条了几分。没办法,很多人都不愿意出门了。其中一个大兵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他有一头特别难打理的卷发——问其他几个人:“我们就这么可怕?”

    在西北时,像他们这样身强力壮的大兵可是很受欢迎的啊!未嫁的小娘子先不说,那些想要改嫁的寡妇,有时还会主动给大兵塞个帕子什么的,女人看不上文弱书生。总之很多姻缘都是这么来的!

    结果,到了南边,他们竟然被人躲着走了?

    别的人暂且不说,对于船三儿来说,这几位大兵确实是非常可怕的存在,心虚的他都已经做了好几天的噩梦了。每次从噩梦中醒过来,他都忍不住要摸一摸自己的脑袋,看它是不是还连在脖子上。

    要问船三儿为何如此心虚?答案很简单,他就是那个“看守”。

    大约是在十年前,祁家一连卖了三位姑娘,其中两个是长相相似的双胞胎。那双胞胎被一辆马车接走了。船三儿活了半辈子,他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马车!赶车的人给了船三儿十两银子,只叫他做一件事情。若是双胞胎的家人想要离开梨东镇了,船三儿就去云安城中找一家冯记古董行传个口信。

    为何赶车的人找上了船三儿?因为船三儿有一条船,他就住在船上。而要离开梨东镇的人,往往都会选择走水路。船三儿捂紧了十两银子,每天都盼着祁家人往外走。因为,只有他们往外走了,船三儿才能去传信,才能从贵人那里拿到赏钱。不过,船三儿知道祁家人会离开梨东镇的可能性不大。

    此时的人多安土重迁。尤其是靠着地吃饭的农民,他们会祖祖辈辈在一个地方住下去。

    贵人一定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其实完全没有把祁家看在眼里,不觉得祁家能坏了他们的事。之所以找了个船老三盯着,还是为了以防万一。十两银子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根本就是小钱中的小钱。

    然而,祁家的人偏偏就往外走了。

    当祁渣爹带着继妻、继子离开梨东镇时,好巧不巧找的还是船三儿的船。船三儿心中暗喜,只觉得发财的机会来了。他把祁渣爹一行人送走后,立刻去了冯记古董行,果然又得了十两银子的赏。他花了几两银子买了一个面黄肌瘦没什么姿色的婆娘回家当了媳妇。这以后,他也是个有媳妇的人了。

    媳妇很快怀了身孕。船三儿念着儿子,盼着祁明诚也会往外走,他还能再捞上一笔。

    然而,祁明诚不仅没有离开的心思,过不了多久,祁家原本被卖掉的一位姑娘还回来了!那姑娘在贵人府里做事,据说在贵人面前颇有脸面。想着自己的媳妇和媳妇肚子里的孩子,船三儿胆怯了。如果他对祁明诚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想来祁明诚那个在贵人府里做事的姐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当祁明诚带着两位姐夫出去卖炭时,租用的也是船三儿家里的船。

    船三儿在心里琢磨着,反正祁明诚卖了炭还会再回来,他不去给贵人报信,也不能算是违背了贵人的吩咐。再说,祁明诚借一次船就能给他二两银子,借个五年也有十两啦!于是,他选择了沉默。

    再后来,见镇国公府的管事对祁明诚看重,船三儿抹了把冷汗,更不敢对付祁明诚了。于是祁明诚出去跑商的时候,他也选择了沉默。不仅如此,他还去了趟云安城,悄悄打探了不少关于冯记古董行的消息。船三儿抱紧自己的儿子,心里想着,只要捏着这些消息,说不定哪天能对着祁明诚投诚。

    如今,瞧着那八个凶神恶煞的大兵天天在渡口上晃悠,船三儿知道自己必须要做出选择了。

    于是,等到媳妇把儿子哄睡了后,船三儿把家里藏着的银子找出来,塞给了媳妇,说:“我啊,这一次都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了。要是回不来,你就带着儿子好好过。改嫁也成,对我儿子好点。”

    那八个大兵都已经如此厉害了,赵家的将军说不定真能一拳头就打死人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