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京城中,三妮是一个小人物。达官显贵注意不到她这样的普通人。他们不值得被拉拢,不值得被关注,不值得出手对付。但如果有人想要调查三妮,那么也能把她的过去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三妮脑海中的某根神经忍不住跳了一下。

    不过,想着皇善寺在京城中的地位,想着善行法师在皇善寺中的地位,三妮就对着小沙弥还了一个合十礼,跟着小沙弥朝后殿走去。后殿一侧有门,出了门就是一个院子,一位法师正坐在院子里。

    三妮曾经跟着周老夫人远远地见过善行法师一面,此时彻底松了一口气。

    虽不知善行法师为何觉得和自己有缘,三妮只低眉敛目地对着大师行了一礼,并未多话。

    大师正在泡茶。他慈眉善目,一句话未说,只对着三妮点头示意了一下。小沙弥这才领着三妮走到大师对面的一个位置上,让她坐下了。然后,小沙弥退到了一边,大师继续专注在自己的茶艺上。

    三妮也会泡茶。她当年在周府的老夫人身边伺候,老夫人是个风雅的人儿,她自然就学了不少风雅之事。此刻看着善行法师泡茶,其中风雅先不说,只说宁静平和,三妮就觉得自己输了不知多少。

    果真是得道高人啊!三妮心里如此想到。

    善行法师这杯茶泡得很慢,三妮专注地看着大师的动作,却不觉得时间走得很慢。终于,大师的茶泡好了,他分出一杯给三妮。三妮赶紧双手合十表示了感谢,然后端起茶,不紧不慢地呷了一口。

    不知道大师用的是什么样的茶叶,什么样的水,也不知道大师用的是什么样的炭来煮水的,三妮只觉得这杯茶很好喝,一股淡淡清香之气从她的唇齿间一直沁入了她的心肺。三妮慢慢把杯中的茶水喝尽了,这才放下了杯子。她忽然想起了为大姐求的那一支签文,不知道能否请善行大师帮忙解签。

    恰在此时,大师说了第一句话:“茶可好?”

    “好茶。”三妮不假思索地说。

    就在三妮搜肠刮肚还想要再说出一些赞美的话时,大师又道:“如此便好,有缘再见。”

    咦,这是要送客的意思了?所以大师把她请过来就是为了喝杯茶吗?三妮晕乎乎地起身,晕乎乎地跟着小沙弥回到了观音大殿。果然是得道高僧啊,行事就是如此随心所欲,叫人摸不着什么头脑。

    三妮走后,大师院子中的花架后面却走出来一位姑娘。

    这姑娘瞧着和三妮差不多大,身上穿着大宫女的衣服。她走到善行法师身边,恰好法师又分出一杯茶,她便坐在三妮坐过的位置上,端起茶来喝了,道:“御用的青天一色被你泡成了这样,呵。”

    两人间估计也是损友的关系,善行法师被这样说了,也不恼,道:“你姐姐可说了这是好茶。”

    四妮,或者也可以说是太后身边的齐心姑娘,无辜地说:“对,是好茶,却没说是你泡得好。”

    太后是上一位皇帝的继后,这辈子只生了一位女儿且没有养活,当年死掉的先太子不是她的亲儿子,现在坐在皇位上的这个也不是她的亲儿子。因为不管是谁当了皇帝,先皇继后都能成为太后,都能享了荣华富贵和下任皇帝的孝心,于是她这些年揣着明白装糊涂,总是做出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

    但其实,这位太后心里也是有想法的。

    四妮不知道太后为何要参与到夺嫡的事情中去,但她和五妮身为太后的棋子,从来都别无选择。五妮如今是皇上身边的林嫔,因救驾而获宠。她们姐妹俩入宫这些年,能活着就已是她们的福气了。

    今日机缘巧合之下还能再见宫外的亲人一面,那就是福气中的福气了,四妮已经知足。

    喝了茶,齐心起身对着善行法师行了一礼,又演上了,道:“太后命奴婢请一部《大方广佛华严经》回宫,还望大师给个方便。”太后明面上笃信佛教,和善行法师交好,经常会有拜佛参禅之举。

    善行法师一脸肃容地说:“阿弥陀佛。”

    远在梨东镇的祁明诚还不能百分百确定祁家的两位姑娘是不是真的入了宫,不过按照他的推测,她们被送到宫里去的可能性非常大。于是,在这个有事能株连九族的时代,他需要提前做好准备了。

    四妮、五妮这事吧,祁明诚不可能找家里的其他人商量。如果他把自己的推测告诉了祁大娘子,除了让她担惊受怕,还有什么用呢?于是,祁明诚就只能和已经参与到这些事情中来的赵成义商量。

    “我……我打算搞军需。”祁明诚思来想去,就只想到了这样一个办法。

    从商、从军、从政三条路,祁明诚觉得从军不适合自己。而在从商和从政之间,前者是他的老本行,后者……荣亲王身边估计已经聚齐了他的谋士班底,先不说他没有路子搭不上荣亲王,就算搭上去了,就一定能得到荣亲王的信任吗?所以,祁明诚坚定了自己的从商之路,但又要让自己更有用。

    所以,祁明诚打算从军需下手。

    荣亲王的势力是暗中的势力,他对于军中的掌控力大都聚集在西北。然而现任皇帝防得最严的也是西北军。因为有异族虎视眈眈,所以西北大军是绝对不能撤的,但与此同时,现任皇帝可以在其他方面给西北军找麻烦,比如说粮草供应不及时,比如说西北十城频繁换将,比如说拖着军饷不下发。

    在镇国公战死沙场后,西北军这些年的战斗力已经下降了很多,而且普通将士的伤亡也很大。

    所以,荣亲王是需要钱的,是需要军需供应的。

    如果祁明诚想要过安稳日子,那么现在已经有了千两银子的他,即使什么事情都不做,在这个时代也能小富即安地活到老了。如果他觉得无聊,那可以在某个城里开一个铺子,小本经营着一辈子也就过去了。只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不仅仅是为了一日三餐,也为了很多无法言喻的东西。

    “那需要我做什么?”赵成义问。

    祁明诚摇了摇头:“我要先让他们看到我身上的价值,让他们意识到我的不可替代,他们才会放心地把军需这一块交给我。你现在什么都不用做。总之,我这边好好规划下,争取在一年之内……”

    别人不知道,赵成义自己却知道,他本人已经在荣亲王和沈先生那里挂上号了,若他接下去屡立战功,晋升时一定比其他人容易。虽未见过荣亲王,但赵成义和沈先生相处过,知道那是一个格局很大的人。如果日后真改天换地了,他凭着自己的战功,让沈先生不要为难两个女子,总还是容易的。

    再说,祁家的姑娘不也是赵家的亲家姨妹嘛,赵成义为她们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尽管知道祁明诚有着属于他自己的自尊心,赵成义依然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道:“……我对你说这些,只是想要告诉你,你那两位姐姐的事情,你不用太过担心。因此,你有心奋斗是好的,只是你千万不能贪功冒进。我相信你的能力,只要你一步一步脚踏实地慢慢走,迟早会获得成功的。”

    “喂喂,你还劝我不要贪功冒进?就算我真拿下了军需这一块,我也是搞后勤的,再危险能危险到哪里去?你自己才是,万事要小心。”祁明诚赶紧说,“至于四姐、五姐那里,你能对我说这些,我已经很感动了,如果我二姐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也一定会很感动的。但是,赵家毕竟是赵家,祁家毕竟是祁家,总不能我自己什么都不做,就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的身上。那样你会很累的。”

    两家为亲戚,可以同甘共苦,可以在某些事情无法解决时寻求帮助,但是不能像吸血虫一样直接趴在亲戚的身上,去吸取亲戚家的养分。祁明诚很欣赏赵家人,因此他希望两家的情分能长长久久。

    赵成义用力拍了拍祁明诚的肩膀,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总之你莫要把我当外人就是了。”

    “嗯!”祁明诚刚正经应了一声,下一秒就龇牙咧嘴了,“肩膀这儿疼,你快给我放开!”

    赵成义哈哈大笑,说:“看样子还是需要我给你推推,我去拿药酒。”

    “明天的训练就取消了,你能好好休息一天。”赵成义已经走到了门边,又回过头来说,“后天我们就要离家了。因我打算在省里留一天,去三郎、四郎那里看看,所以咱们这边就提前一天走。”

    “好。那我明天正好去大姐家看看。”祁明诚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