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阿顺他们睡的是四人大通铺。鲁乙想和他睡一个房间来着,被阿顺打出去了。

    听说祁明诚需要药材,阿顺紧张地问:“老板,你可有哪里不适?”

    祁明诚赶紧说:“不是我,是别人要用。总之,你先把我们储备的药材都拿出来。”

    阿顺平时都把药材都当孩子一样精心照看着,如果谁浪费了一点药材,他能咬死谁。不过,真到了必须要用药的时候,他又非常舍得。在他看来,能把一个生病的人治好,药材的存在就有了意义。

    祁明诚看着一样样按照药性分开放置保存的药材,忍不住问:“阿顺,你有没有想过去学医?如果有机会请个老大夫收你为徒,你可以不受五年的限制,毕竟学东西要趁早。”五年是赎身的年限。

    阿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我以前只勉强认识几个字,这样肯定是不行的。如今卷毛在教我认字来着。我想先、先学会认字,再、再考虑其他。”鲁乙认识字,但就是认识而已,写得很丑。

    祁明诚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阿顺越发不好意思了。其实,在天冷猫冬的时候,祁明诚就说过要教大家认字了,但当时阿顺他们都觉得这太麻烦祁明诚,再加上他们当时学认字的*也不是那么强烈,于是这个事情最终没成。

    阿顺赶紧解释说:“卷、卷毛以前也不认字,是他参、参军以后学的。他平时训练那么累了,还要学认字,因为他说,如果有什么……什么机会,他不希望是因为自己能力不够而错过的。我、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以前我觉得识字没什么用,可、可如果我早早就认识字,我就能看懂医书了。”

    “这番话说得很好啊!结巴做什么!我看好你们。”祁明诚笑着说。

    为什么鲁乙会是个大直男?不是祁明诚喜欢关注八卦,实在是卷毛和阿顺之间的气场真让人觉得有点什么啊!祁明诚想要教大家认字时,也给他们摆事实讲道理了,但都不如鲁乙的现身说法有用。

    阿顺的脸又红了。他是个很容易脸红的人。脸红不脸红什么的,其实大都和生理构造有关。

    祁明诚拿着药材回了自己的房间。在待人接物方面,祁明诚是个很有情商的人。于是,在面对像沈灵这样有身份的人时,他肯定不至于屈躬卑膝做出一副奴才相,但也不会让这些大人物觉得冒犯。

    祁明诚先敲了敲门,表明自己已经回来了,然后才迅速打开门走了进去。

    两双眼睛一致地看向了祁明诚。

    祁明诚吓了一跳,赵成义怎么回来了?他迅速地扫了下沈灵和赵成义的脸色,估摸着他们应该还没有怎么交谈,于是笑着说:“义兄,你回来了?那个,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姓、姓周,周老板是我上一次跑商时认识的,算是我的好友吧。这一次碰巧又遇见了,于是我请他来我们房间里坐坐。”

    沈灵的母亲姓周,祁明诚觉得自己真是机智,随意给沈灵安插了一个新的姓氏,也没有冒犯他。

    沈灵:……

    赵成义:……

    赵成义根本没有怀疑过祁明诚话中的真假。他刚和沈灵说了两句话,祁明诚就回来了,于是沈灵还没有和他把事情说清楚。此刻,听见祁明诚这么说,赵成义心里想着,原来沈先生用假名骗过义弟啊,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沈先生!赵成义在脸上抹了一把,说:“哦哦,周、周老板啊,好,好。”

    沈灵忍不住笑了起来。

    祁明诚和赵成义都不知道沈灵在笑什么。

    沈灵示意祁明诚坐下,说:“没想到你们两人间还有这样的缘分!我想起来了,赵校尉在老家似乎结了一门亲事,那人就是祁明诚吧?祁明诚也是,我单知道你成亲了,却不想竟然就是赵校尉。”

    因着沈灵的身份,在他和赵成义、祁明诚接触时,肯定命人调查过他们。不过赵、祁两人的身份简单,因此调查资料本身也很简单,只大致地记载了些生平事迹,沈灵就没有把二者联系起来想过。

    祁明诚和赵成义开始消化沈灵这话中的意思。

    沈灵的眼神却落在祁明诚手中的那些药材上,他也懂得一些药理,见其中有几样确实是自己需要的,便说:“谢谢你的药材。我同伴那里正等着用,我先帮他拿过去。等会儿再找你们二人细说。”

    沈灵轻飘飘地走了,留下祁明诚和赵成义面面相觑。

    “呵呵。”祁明诚说。

    “嘿嘿。”赵成义说。

    “你不知道我知道他,我不知道你知道他,他的身份又确实……所以我们扯平了。”祁明诚说。

    赵成义觉得自己在此时应该更坦诚一点,便说:“我确实没料到你竟然是认识沈先生的。对了,既然你都知道沈先生此人了,为何还会觉得镇国公府中的主事者是镇国公夫人?分明就是沈先生!”

    “……”祁明诚默默地看了赵成义几秒钟,“原来你听命于沈先生啊,现在我知道了。”

    再一次在无意间说漏嘴的赵成义只能默默地把自己的脑袋转到了一边。不过,即使赵成义没有说漏,再给祁明诚一点时间,他自己也能想清楚。沈灵的背景以及经历都注定了他不会是个平凡的人。

    “不过,即使现在的主事者是沈先生,在前十几年,一力支撑着镇国公府不倒的不还是那位夫人吗?”祁明诚依然十分敬佩着沈灵的母亲,“能在这种环境中把自己的儿子平安养大了,厉害啊!”

    再厉害你也没有机会了,寡妇确实可以再嫁,然而这里面差着辈分呢!赵成义心里如此想到。

    祁明诚下意识朝门口看了眼,见门严严实实地关着,估计沈灵绝对不能听到他此时的说话声了,祁明诚才小声地说:“不过,这也得沈先生自己长得好,他要是长得五大三粗,就没法扮作女装。”

    “你见过他的女装?”

    “何止见过啊!我不仅见过他男扮女装,还见过他恢复男装,又见过他假装自己是女孩的女扮男装……真是神了!要不是我先知道了他是周府的表小姐,坚信他一定是个女孩,我估计永远分不清楚他的性别。”祁明诚说着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结果,他的认知还是错误的,没有什么“表小姐”。

    赵成义想象了一下沈灵女装的模样,实在有些想象不能。

    祁明诚又说:“沈先生现在长开了,再扮女装有些困难。世间就此少了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

    赵成义心里咯噔了一下,祁明诚不会是看上沈先生了吧?

    对于灵魂是现代人的祁明诚来说,赞沈灵一句“倾国倾城”根本就不算什么,更何况他和赵成义的关系如此好,兄弟间说点关于沈灵的悄悄话,就像是在夸一位明星长得或漂亮或帅气一样,总之根本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然而,对于赵成义来说,沈灵这种直白夸奖的夸奖一定是在暗示什么。

    义兄每时每刻都在为义弟操碎了心!

    祁明诚哪里知道赵成义竟然如此关心他的个人问题呢?他见屋子有些乱,便说:“沈先生刚刚很突然地就来了,我还以为是你,直接开门让他进来了,屋子里什么都没有收拾。听沈先生的意思,等会儿他还要再来一次。赶紧的,我们先收拾起来。自己住的地方叫别人看着这么乱,不成样子啊!”

    赵成义下意识把整个屋子都环视了一遍。

    因为是客栈的房间,所以屋子不大,用屏风隔出了内外间。内间有床,外间有可以用来待客的桌椅。祁明诚本身不是一个活得粗糙的人,用赵成义的眼光来看,屋子里的一切已经很整洁了。见祁明诚手脚麻利地把他们搭在屏风上的衣服收拾了又一样样叠起来,赵成义越发怀疑祁明诚有什么想法。

    “愣在那里做什么?你去把鞋子放好,床边有只靴子倒了,是你的吧?”祁明诚催促道。

    赵成义慢腾腾站了起来,慢腾腾走到床边,慢腾腾把靴子扶起来了。然后,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祁明诚迅速把屋子收拾了一遍,又说:“本应该要准备一些茶点的,但我现在对于外面的水不是很放心,毕竟疫情是由水源扩散的。所以,泡茶就算了,特殊时期让沈先生喝白开水,不失礼吧?”

    “不失礼。”赵成义随意地应了一声。

    “对了,全城戒严不会是为了沈先生吧?莫非又有人要对付他了?”祁明诚莫名觉得这一幕很熟悉,“几年前,我在云安城门口还遇见过沈先生一回,他就差点被堵在城门口了。这回又是这样。”

    “几年前?”

    “是啊,那还是我头次带着大哥他们进城卖炭的时候……”祁明诚三言两语把往事说了一遍。

    很好,日久见情深(从几年前记到现在),英雄又救美(虽说美人不一定需要救),乔装改扮再相逢,阴差阳错险些误了终身……这怎么那么像是话本里唱的戏?赵成义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