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祁明诚和沈灵之间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沈灵是一个很擅长从其他人身上得到启发的人,他觉得祁明诚总能带给他很多新的思想。难得的是,这种新想法并非是异想天开,都已具有一定的可行性。

    在等待的日子里,祁明诚和沈灵常常就着一杯白开水就能聊上一整个下午。

    祁明诚在一定程度上也很欣赏沈灵此人。先不说沈灵身上具有的那些“能干大事”的品质,比如说隐忍,比如说坚持,比如说果决,比如说超高的情商和不错的智商,单就沈灵表现出来的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以及对人才的尊敬、对生命的尊重,就已经让祁明诚觉得,沈灵会是位非常好的合作者。

    两个人都有心和对方接触、交好、合作,他们之间的关系自然突飞猛进。

    只过去几天,沈灵就已经可以拿赵成义对着祁明诚打趣了,说:“你们之间的感情很好啊!”

    祁明诚以为沈灵是在说他和赵成义之间那种“好兄弟,一辈子”的纯洁感情,笑着点头:“这是自然的。人都喜欢以心换心,他待我以诚,我必要还之真心。他其实是个老实人,你也看出来吧?”

    赵成义的精明都精明在处理事情的手腕上了,对待朋友,对待亲人,却一直是一副老实的样子。

    好话不嫌多,祁明诚这话是出于真心,也是为了隐晦地帮赵成义在沈灵面前刷好感度。

    祁明诚当初管理过一个公司,因此他知道上位者最喜欢什么样的人才。像赵成义这样有能力、有手段的属下,谁都会喜欢,如果他们在工作之外又从来不闹幺蛾子,那么上位者会更愿意倚重他们。

    知道沈灵的身份以后,祁明诚很快就想明白了。新皇登基以后,就把镇国公府的一位远亲过继到镇国公府中成为了新一任的镇国公。这位“远亲”或许根本就不是远亲,而是假死藏在暗中的沈灵。

    所以,凭着镇国公府在新皇心中的地位,在武将中的威信,让赵成义和未来的镇国公沈灵搞好关系是很有必要的。当然,凡事过犹不及,祁明诚知道这一点,在为赵成义说话时就很注意把握分寸。

    于是,在认知已经被赵成义带歪的沈灵听来,祁明诚对着赵成义简直就是爱意满满啊。

    见祁明诚在聊到赵成义时如此坦荡,沈灵又忍不住想起赵成义那时的扭捏。他觉得这对夫夫的性格差异实在是相当有趣,长相清秀的反而在感情上更大气,长得人高马大的那位偏偏在感情上像个小媳妇一样。于是,沈灵忍不住再一次打趣说:“既然他是老实人,那你得精明些,才能照顾好他。”

    祁明诚应下了这话,说:“其实,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他既然选择了从军,选择了边疆,选择了金戈铁马,也选择了碧血丹心……那么,我自然要帮他照顾好家里的一切,让他绝无后顾之忧。”

    虽然祁明诚从来没有把这番话非常直白地对赵成义诉说过,其实,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对于祁明诚来说,这不仅是他对赵成义的承诺,也是一位在后方得享平安的受益者对一位边疆兵将的承诺。

    既然,他有缘认识了赵家人,认识了赵成义,那么他总要做些什么让自己问心无愧。

    沈灵听了这番话后立刻对着祁明诚肃然起敬,显然是从他的话中见证了一位兵将家属的高觉悟。

    也不怪沈灵会这么认为,祁明诚这话要是印在什么小册子上,那绝对是拥军、爱军、护军的最好宣传语啊。如果景朝的兵部展开了相关的宣传工作,那么祁明诚绝对能评上一个“年度最美军嫂”。

    此时的人们多含蓄,祁明诚说的这些话让沈灵的心里产生了很大的波动。他之前就肯定了祁明诚的能力,如今不过是越发肯定了他的品性。而且,沈灵再次坚信了一点,他和荣亲王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他们不仅仅是出于自己的私心,不仅仅是想要让自己活下去,也是为了大景的江山社稷。

    他们要让战士们的血不会白撒,他们要让未亡人的眼泪不会白流。

    有赵成义这样的兵将,有祁明诚这样的家属,这个国家的百姓值得被更好地对待。

    对于沈灵来说,他如今还不知道南婪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如果祁明诚的提议具有可行性,那么他就更放心地把接下去的工作都交给祁明诚了。能坚定地守护一位戍边的小将领,祁明诚一定能成为兵将们最坚强的后盾。他既然能坚定地帮赵成义照顾好家中的一切,也一定能做好军队的后勤。

    被套上了一个“最美军嫂”光环的祁明诚,并不知道他不仅在沈灵面前刷了赵成义的好感度,还把自己在他那里的好感度也刷满了。这就是所谓的妻贤夫祸少(划掉)妇慧家道安啊(再次划掉)!

    时间慢腾腾地过去了十天,赵成义还没有回来。

    从洼子县到南坡城,日夜赶路需要在路上耗上四五天。祁明诚想着赵成义去时快马加鞭,回时不用急着赶路,回程就需要多花时间,十天没见到人是正常的。于是,他继续耐心等着。结果,到了十二天,他依然没能等到赵成义。到了第十五天,他还是没能等到赵成义。祁明诚终于有些坐不住了。

    此时的信息传递非常不方便,即使沈灵掌握着多条暗线,他的消息还算灵通,却也不能十分清楚地知道赵成义和荣亲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也就是说,沈灵根本不能肯定赵成义此时是安全的。祁明诚很着急,却也知道此事不能怪到沈灵身上。既然他们选择了为沈灵做事,自然要承受其中的风险。

    南坡城还没有解禁,南城死掉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疫情似乎越来越严重。

    到了第十六天,祁明诚终于不想等了。他打算亲自去一趟洼子县。

    沈灵拦住了他:“如果那边……我比你更急。但你此时赶过去将于事无补。”

    “不,我一定要过去!”祁明诚说。赵成义那边肯定出事了,不管是遭遇了疫情,还是遭遇了刺杀,只要人没死,他的灵水都能发挥作用。祁明诚无法对沈灵解释太多,然而他知道自己非去不可。

    阿顺和包春生几个也劝着祁明诚不要去。阿顺懂一点医理,他知道疫病的可怕。

    在他们所有人看来,祁明诚一定是急疯了。

    大家都能理解祁明诚此时的心情,但他们不能眼睁睁看着祁明诚去送死啊!

    沈灵在这种时候再一次表现出了他性格中果决的一面。他不再和祁明诚讲道理,而是对着自己的护卫使了个眼色,那位练家子立刻上前一步,动作迅猛地把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祁明诚弄晕过去了。

    “先把他送去房间里躺着,你们几个照顾好你们的老板。”沈灵对阿顺几个人说。

    沈灵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其实也等不住了。

    按照他的计划,赵成义顺利给荣亲王传了消息,第一批粮食也顺利运到了洼子县,后续的安排就都可以一一跟上了。结果,显然这里面的哪一环出了问题……这种失控的感觉让沈灵觉得非常焦躁。

    但如果非要派一个人去洼子县那边看看,沈灵不希望那个人是祁明诚。祁明诚和赵成义不一样,兵将时刻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就连沈灵自己都有着随时赴死的觉悟,但他们不会把无辜的人拖进来。

    沈灵留在南坡城中,是为了调查官府粮仓之事,如今此事已有眉目,沈灵打算把后续工作交给底下的人让他们继续跟进。他要亲自去一趟洼子县。就在他准备时,荣亲王那边的消息终于传了过来。

    荣亲王在信中对着赵成义大加褒奖。

    原来,赵成义本人原本是没有什么事情的。

    只是,当赵成义赶到洼子县,想要按照沈灵给的暗号联络荣亲王时,却发现荣亲王失踪了。赵成义毫无头绪,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荣亲王,偏偏沈灵安排的粮食已经快要运到了,于是他当机立断,决定先接下粮食,一边扯着荣亲王的大旗做救灾的工作,一边在暗地里偷偷寻找荣亲王的踪迹。

    赵成义这么做其实冒了非常大的风险。

    虽说后来荣亲王现身时不仅没有责怪赵成义,还觉得他做得很对,非常欣赏赵成义在这个事情中表现出来的能力。可是,赵成义忽然想起了祁明诚闲谈时和他说起的“分桃”的典故,面对着弥子瑕送上来的已经咬过一口的桃子,当国君喜欢他时,说:“这是多么爱我呀!都忘记这桃子是他自己吃过的了,就拿来给我吃了啊。”当国君不喜欢他时,却又说:“他当初竟然给我吃了一个剩桃子!”

    这个典故用在此处不是很适合,但上位者的心态估计都是一样的。

    赵成义这次冒用了荣亲王之名,虽说他及时救灾,立了大功,荣亲王也真心实意地对他的行为表示了肯定,但万一日后此事被荣亲王拎出来翻旧账呢?于是,赵成义死咬着自己“以下犯上”之罪,在面见荣亲王之前就直接抽了自己好几鞭,自发领了鞭刑,然后才拖着受伤的身体去了荣亲王面前。

    赵成义如今还趴在床上养伤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