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赵成义百无聊赖地摸着鸟。()︾|

    少年人总是很热衷于做这种事情,他们的精力无比旺盛。但是对于一个成年男人来说,这种事情虽然能帮他们纾解身体上的*,然而已经不会产生多少心理上的刺激感了。总之,摸鸟很无聊啊。

    赵成义打算速战速决,只是身体却不配合。他背上有鞭伤,此刻不能躺着,就只能坐着。

    祁明诚站在院子里和阿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赵成义此时住的并非是什么大屋子,而是农家的小屋,院子很小,祁明诚站的地方距离赵成义的屋子很近。他能把祁明诚的说话声听得一清二楚。

    “老板您怎么出来了?”阿顺问。

    “屋子里太闷,出来透透气。”祁明诚说。

    “赵校尉那里如何了?都还好吧?”阿顺又问。

    “啊,就他那皮糙肉厚的样子,我们哪用得着担心他啊。”祁明诚不客气地说。

    阿顺似乎笑了起来。他跟着祁明诚的时间长了,有时也敢开一点点小玩笑,说:“老板,最担心赵校尉的明明是您啊!卷毛他们几个之前是怎么说的来着?不是都对您说赵校尉一定会没事的吗?”

    然而,不管别人说什么,祁明诚就是不放心,因此他们这一路也是快马加鞭赶过来的。

    祁明诚之前急着要见赵成义,因此一点都没觉得累,还陪着赵成义聊天,还帮赵成义缓解瘙痒,可是此时站在院子里吹着风,他紧绷的神经一松懈,顿时就觉得有些累了。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老板,您昨天就没怎么睡,现在是不是困了?不如您就去休息吧。”阿顺赶紧说,“赵校尉这一边,如果他还需要什么照顾的话,只让他吩咐我就行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赵校尉的。”

    祁明诚想着赵成义完事后,屋子里一定会有味道。这种事情嘛,好兄弟之前互相开个玩笑还不会有多尴尬,要是被阿顺发现了赵成义一边养着伤还一边发泄精力……赵成义一定会觉得非常羞愤吧。

    于是,祁明诚摇了摇头,说:“没关系,我还不累。你去厨房里看看有什么吃的吧!”

    屋内,赵成义有些走神。他听着祁明诚和阿顺间的对话,仿佛能想象得到祁明诚担忧他的样子。他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一样地想着祁明诚,也许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正想着祁明诚”这件事,然而他的脑子里都是祁明诚,祁明诚皱眉的样子,着急的样子,不高兴的样子,大局在握的样子……

    哦,还有祁明诚的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抚摸时那种舒服的感觉……

    赵成义闷哼了一声。

    完事了。

    赵成义在心理上却越发感到空虚。他刚刚似乎好像可能仿佛是拿着义弟……意/淫了?

    估摸着赵成义弄得差不多了,祁明诚先站在门口敲了敲,没有听到什么阻止的声音,这才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果然有一些味道。祁明诚赶紧把窗户打开透风。赵成义已经洗了手,擦了手。祁明诚看着那一桶原本让他泡手用的井水,就知道赵成义是用这水洗的手。所以,这些井水已经不能用了。

    赵成义又趴回了床上。虽说他身上没有龟壳,祁明诚还是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只缩头乌龟。

    祁明诚都不知道赵成义到底在郁闷什么,便试探着说:“已经很不错了啊,时间挺长的。”

    面对这样带着些调侃意味的赞美,赵成义还是无动于衷。

    祁明诚走到了床边,见赵成义还在继续装死,还以为是自己的玩笑开大了,赶紧说:“喂喂,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对你有了什么想法啊,刚刚说要帮你忙什么的,纯粹就是想要开下你的玩笑而已。”

    这种玩笑的尺度又不大!

    赵成义把脸闷在枕头里,说:“嗯,知道你是玩笑话。累不?要不躺我这里休息会儿?”

    赵成义此刻躺着的这张床应该算是一张单人床,但两个男人并排躺下去也不会很挤。赵成义主动往里面挪了挪,空出了半张床。祁明诚原本不打算这时就睡的,瞧见半张床后,他的眼睛都变直了。

    对于一个连着好几天都睡得很少且睡得不踏实的人来说,床的诱惑力是无穷的。

    不过,祁明诚依然要矜持一下,问:“那你的后背怎么办?不痒了?”

    “能忍。”赵成义简洁明了地说,“要是没有你,我不还是要自己忍着?你睡吧。”

    祁明诚赶紧跑到院子里去洗了个脚,然后连衣服都没有脱,直接躺在了赵成义身边。才躺下没多久,他就睡着了。祁明诚平时睡觉时并没有打呼的习惯,他睡着后一直都很安静,但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累了,他的呼吸显得有些重,一呼一吸很有规律,乍一听倒像是在打那种幅度很小的呼噜。

    赵成义躺多了,此刻完全睡不着。听着祁明诚的呼吸声,赵成义有感他对自己的心意,越发觉得自己刚刚是“抽”了。哦,“抽”这个词也是赵成义从祁明诚口里听到的,许是哪个地方的方言吧。

    祁明诚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半夜。他醒来时,朦朦胧胧觉得天黑了,虽说肚子饿,但身体疲惫的感觉比饥饿的感觉更加强烈,于是他翻了个身,很快又睡了过去。这一次,他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赵成义先起的床。他不忍心吵醒祁明诚,就只能蹑手蹑脚地从床尾那里爬下床。

    赵成义依稀记起祁明诚仿佛说过某朝的国君,找女人侍寝时,要让女人先脱光光洗白白,然后用被子裹了,由太监们背到他的床上去,等女人们侍完寝,她们大都不能留宿,只能以跪爬的姿势从床尾离开。那时赵成义还觉得这些故事是祁明诚编的,不想此刻却让祁明诚享受了一把某国君的待遇。

    话本小说果真是源于生活啊,赵“嫔”如此想到。

    当赵成义走到院子里时,阿顺他们也都起了。

    赵成义体力好、火力壮,又嫌衣服料子磨着他的后背会让他觉得更痒,他索性就没有穿衣服,光着上半身,站在院子里思考人生。额,“思考”当然是往好了说,其实某人就是在发呆。阿顺看着那一道道鞭痕,松了好大的一口气,说:“果真是没有那么严重,可见那位沈先生并没有瞒着我们。”

    虽说阿顺他们如今都喊赵成义为“赵校尉”,但当初大家一起相扶相持的情谊也不是假的。阿顺他们在赵成义面前守着上下尊卑,但心里对赵成义并没有惧怕,于是大家还能凑在一起愉快地聊天。

    听阿顺说起了沈灵,赵成义就忍不住追问,道:“沈先生和义弟……”他给了阿顺一个眼神。

    “那位先生颇为照顾老板。”阿顺接收了眼神中的讯息,老老实实地说,“老板喜欢寻他聊天。不过,那位先生总是很忙,时常外出。当他在客栈时,除去吃饭躺卧的时间,就常与老板关起门来聊天。”阿顺几人都不知道沈灵的身份,但见祁明诚十分尊敬沈灵,他们隐约知道沈灵是有大来历的。

    赵成义心中一跳:“关起门来……聊、聊天啊?”

    阿顺点着头,说:“是啊!卷毛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老板和那位先生如此能聊,可见他们是投机的。对了,我瞧着老板那些日子开心了不少!莫非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了?”

    作为一个努力学习文化知识的人,阿顺很努力地在他的话中把自己学到的一切灵活运用了。

    赵成义却弹了阿顺一个脑瓜奔儿:“什么高山什么流水的。我饿了,走走,蹲厨房吃饭去!”

    赵校尉还是如此接地气,吃饭时,端着碗蹲在厨房门口,也不觉得会影响自己的形象。

    “再说说沈先生和你们老板的事情。”赵成义一边说,一边动作豪迈地往嘴巴里扒饭。

    “我也不知道他们都聊了些什么,毕竟他们每次聊天时,我们都不在老板的身边。哦,有一次我正要给老板送饭,就见那位先生的护卫守在老板门口,这才知道原来那位先生找老板聊天时,连屋子都不让我们靠近的。”阿顺对着赵成义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说了,“哦,那位先生还很关心老板。”

    “关心?”赵成义扒饭的动作就是一顿。

    “是啊!”阿顺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就把赵成义一直没有归来,祁明诚是如何担心的,他又非要来洼子县寻赵成义,沈灵又如何勉力阻止,最后更是让护卫把祁明诚弄晕了等一系列的事情都说了。

    赵成义越发感动。明知前路危险,义弟却还愿意来寻他,其中情谊是如何深重啊!

    赵成义顿时就吃不下饭了。他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一件事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