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赵成义陷入了严肃的思考之中。

    祁明诚起床时只觉得腰酸背痛。他睡前没有脱衣服。因为,他当时原本只想在床上略闭一闭眼,只打算休息一小会儿,还想着傍晚时要起来吃饭的,却没想到他的身体在赶路中达到了极限,一放松就彻底撑不住了,一觉睡了这么久。早知道他当时就脱衣服睡了,果然还是脱了衣服才会觉得舒服。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人习惯,不脱衣服睡觉的话,如果睡得时间长了,祁明诚会觉得身体酸疼。

    祁明诚趴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眯着眼睛低头找到鞋子,然后扶着老腰慢慢走出屋子。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祁明诚把今日份的灵水融入白开水中,打算让赵成义喝下去。不过,他没找到赵成义。

    祁明诚随便抓了一个人问道:“鲁乙,你们头儿呢?”

    鲁乙的眼神有些奇怪,低着头说:“不久前还在厨房门口待着,是不是帮灾民们建屋子去了?”

    祁明诚脸色一变:“正养伤呢!他怎么又闲不住了?”

    “我瞎猜的,不过我们兄弟几个确实都帮灾民建屋子。我就是回来喝口水。”鲁乙说。结果他刚走进院子,就看见祁明诚扶着腰皱着眉头精神颓靡地从赵校尉的屋子里慢腾腾地走出来。赵老大这体力是该有多好啊?不是才受过伤吗?还能把祁老板折腾得这么厉害?害祁老板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

    “那个……厨房里还有一些米粥。阿顺给你留的。”鲁乙不动声色地帮阿顺刷着好感度。

    “啊,谢谢你们。”祁明诚不知道自己“扶腰”的动作已经被人误会了。他两顿没吃,现在饿得不行,既不知道赵成义在哪里,也没力气出去找他,因此赶紧先去了厨房,把剩的米粥全部喝掉了。

    正喝着粥的时候,赵成义回来了。祁明诚指着放在灶台上的水杯,说:“赶紧的,把水喝了。”

    赵成义照做了。

    祁明诚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就着小菜喝米粥,问:“大早上的去哪儿了?帮人盖房子去了?”

    赵成义赶紧摇头:“没、没呢,就是出去吹吹风。”顺便醒醒脑。

    祁明诚见赵成义穿戴整齐,衣服上一点尘土都没有,就相信他应该没有加入建设灾后家园的队伍中。祁明诚觉得赵成义一定是躺得长毛了,现在伤口见好,他实在是憋不住了,于是就出去放风了。

    哈士奇在屋子里关久了都会挠门。祁明诚对此表示理解。

    赵成义搬了个小凳子,坐在祁明诚对面,问:“义弟,若有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如何?”

    “要看是什么人和什么事吧。怎么,有人对不起你,你找我拿主意?难道是鲁乙他们中的某个?这是不是存在着什么误会?”祁明诚问。他压根就没联想到自己身上,还以为赵成义是在寻求帮助。

    赵成义赶紧摇头。他已经郑重其事地做出了一个决定。在东窗事发之前,他想要自首。

    “我、我之前瞒着你做了一件事。”赵成义说。

    祁明诚碗里的粥喝光了,他起身走到水缸边,打算舀水把碗筷洗了。听见这话,他立刻回头看向赵成义,笑着说:“哦,原来你的意思是你对不起我啊?你还能怎么对不起我?说来让我听一听。”

    祁明诚分明以为赵成义是在开玩笑。他才不相信赵成义会对他不好呢!

    赵成义越发内疚,低着头说:“听说你和沈先生……关系很好?”

    祁明诚快速地把碗洗了,不以为意地说:“你和他关系也不错吧?反正他对你评价挺高的。”

    “这不一样。”赵成义说。

    “怎么不一样?你在为他们做事,我也打算为他们做事。我觉得沈先生挺不错的,且聊天时彼此能跟上对方的思路。”祁明诚把筷子插/进了竹筒里,把碗放进了碗橱里,又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

    赵成义见祁明诚这话说得非常诚心,就知道他是真的很欣赏沈先生。

    阿顺他们都说了,沈先生也很关心祁明诚啊!

    赵成义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终于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道:“我、我确实对不住你。我原先觉得,像沈先生那样的人迟早会娶妻生子的,你要是……他,日后定会受伤。于是,我、我就……”

    可日后如何,那不过都是赵成义自己想的;说不定沈先生和义弟真的能恩恩爱爱一辈子呢?

    赵成义觉得自己之前真是太欠考虑了。

    瞧着赵成义如此懊恼,祁明诚却有些糊涂:“我?他?我怎么他了?你在说什么啊!”

    “我之前故意误导沈先生,让他以为我俩是、是一对。凭着他的品性,他和你相处时一定会有所顾忌……他不是故意要对你冷淡的,你莫要伤心。我、我这就写信去和沈先生说清楚!”赵成义说。

    赵成义猛得站了起来。

    祁明诚赶紧抓住他。结果,赵成义站着,祁明诚坐着矮小的凳子,他只抓住了赵成义的衣角。

    赵成义的动作太急,祁明诚的重心太低,祁明诚差一点就摔了。

    “等等等等!这怎么回事?你别走,咱说清楚了!”

    为了抓住赵成义,祁明诚此刻的动作非常具有艺术观赏性,他屁股下的那张小凳子已经侧翻。如果赵成义再往前走一步,祁明诚为了保持身体的平等,为了不摔倒,就不得不抱住赵成义的大腿了。

    赵成义吓得站在原地没有动。

    祁明诚趁机稳稳地站了起来。两个大小伙子在厨房里站着,厨房里的空间一下子就显小了。

    赵成义叹了一口气,说:“我知你对沈先生有心,只我之前不看好你们,于是就……可我现在知道错了,你们两个都是聪明人,有什么困难不能一起克服呢?”说着说着,他只觉得心中一阵难受。

    “我确实和沈先生相处得不错,可是,我什么说过自己喜、喜欢他了?”祁明诚无语地问。

    没、没有吗?赵成义努力回想了一下。

    “你和沈先生说了我们是一对?”祁明诚又问。

    赵成义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祁明诚松了一口气,说:“还好还好……你让沈先生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不算什么。万一你跑去他面前帮我告白,那才是真的把我坑惨了!如果真是那样,我以后见着沈先生时该多尴尬?”

    祁明诚坐回了自己的小板凳上,又拍了拍另一个小板凳,说:“坐着聊。”

    在祁明诚似笑非笑的目光中,赵成义茫然地坐了下来。他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自以为是地坏了义弟的好姻缘,如今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误会?如此说来,义弟心里只怕还没有意中人吧?

    “我确实很欣赏沈先生。不过,我也欣赏纪良,也欣赏我大姐夫,难道我对他们就都有什么想法吗?”祁明诚觉得自己真是不明白赵成义的脑回路,“再说,我自己是一个容易想太多的人,如果我还找一个想太多的人共度一生,我这辈子说不定会活得很累。我啊,最喜欢那种正直简单的人了。”

    虽说正处在呆滞的状态,赵成义仍然于第一时间在脑子里把对未来义弟媳妇的要求更新了一下。

    正直简单啊……这要求说简单也简单,说难又很难,这样的人选上哪里找?义兄觉得好为难啊。

    “我……”赵成义不知道该说什么。

    祁明诚拍了拍赵成义的肩膀说:“还好生活不是狗血的话本剧情,咱们之间的这个误会立刻就解开了,否则‘求求你听我解释’拖三章,‘我不听我不听’再拖三章。呵呵,那我们就闹笑话了。”

    赵成义回头想想,也觉得自己好像是犯蠢了。

    祁明诚又说:“以后啊,你有什么想法,都直接告诉我。就拿这次的事情来举例,如果我真的对沈先生有什么想法,而你不看好,那么你就来找我,把你的想法传递给我,不用想着要从沈先生那里下手。凭着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还有什么话是不能对我说出口的?难道我会误会你的良苦用心吗?”

    “我、我就是……”赵成义一时找不到词语了。

    “是关心则乱吧?”祁明诚替赵成义接了一句话。他想象了一下赵成义是如何误导沈灵的,却又实在不能想象如赵成义这样的人竟然也会信口开河,他那时该有多扭捏啊?祁明诚忍不住笑了起来。

    “别、别笑了。”赵成义说。

    祁明诚毫无形象地笑着。

    “快别笑了!”赵成义说。

    祁明诚俯身抱着肚子笑着。

    赵成义被祁明诚笑得耳根都红了,他甚至都想要上手把祁明诚的嘴巴给捂住了。转念一想,他又觉得那个动作太娘儿们,于是赵成义直接就着祁明诚蹲坐着的姿势,把他往自己肩膀上一丢,像扛着一个麻袋似的,把祁明诚扛出了厨房。祁明诚果然不笑了。他惊呼着:“卧槽!你把老子放下来!”

    继鲁乙之后正打算回来喝水的阿顺默默在院子门口站了一会儿,到底没敢进来。

    所以,老板和校尉到底在玩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