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祁明诚能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确实让沈灵少了很多的麻烦。

    沈灵迅速进入了状态,完美演绎了一个犯错被家人逮到的小姑娘,委屈地说:“我……我……”

    祁明诚白了沈灵一眼,从袖子里摸出二两银子,一脸肉痛地塞给了那位正盘问沈灵的小兵,结结巴巴地说:“大人您、您辛苦了,小小心意,您拿去打酒喝!我这个妹妹啊,要是做错了什么,我、我回头就揍她一顿,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她一番见识啊!”说着话时,祁明诚的眼睛还盯着那二两银子。

    不等小兵说什么,祁明诚却一直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总是唯唯诺诺的。但祁明诚对着沈灵又很凶,扯了沈灵一把,道:“快向大人道歉!你瞧瞧你自己,好好的姑娘家,这都像什么样儿!”

    小兵见祁明诚这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估摸着他是把身上全部的钱都拿出来孝敬自己了。面对这种没有多少见识的老百姓,小兵也不好继续为难他。最重要的是,上面发话要的是一个少年人,而不是什么女扮男装的小娘子……于是,小兵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别耽误大爷我办公。快走吧!”

    祁明诚连连鞠躬,毫不客气地攥着沈灵的胳膊,拉着她就走,仿佛生了好大的气。

    待出了城,祁明诚立刻松开了沈灵。虽说事急从权,但这个时代还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呢。赵大郎和吴顺很快追了上来。吴顺认出了沈灵,便给了赵大郎一个眼色,于是他们什么话都没有多说。

    直到祁明诚觉得已经安全了,他才对着沈灵拱了拱手:“刚刚多有得罪,还望贵人不要介意。”

    沈灵笑道:“这话是如何说的?分明是你们帮了我,我感谢你们还来不及呢!真是多谢你了!”

    祁明诚礼貌地笑了一下,没有借机攀关系。

    沈灵见赵大郎和吴顺手里都提着东西,便问:“你们来云安城可是有事?现在事情办妥了么?”

    赵大郎憨憨地一笑,用手肘捅了捅吴顺。被连襟出卖的吴顺只好认真地回答了沈灵的问题。

    得知他们正要出发回梨东镇了,沈灵说:“在下也欲赶往梨东镇,可否让在下搭个便船?”

    在这些日子中,祁明诚在这个卖炭小团体中的领导地位已经不知不觉确立了,因此听到沈灵的问题后,两位姐夫都把目光投向了祁明诚,似乎在等着他做决定。祁明诚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为难的表情。

    沈灵自知强人所难了,道:“是在下强求了……”因他身着男装,虽都知道他身份有异,但他的说话习惯还是偏向男人的。

    “那个,让您搭个船也不是不可以……”祁明诚迟疑地说,“咳咳,刚刚在城门口,我塞给小兵的那二两银子,您看什么时候能给我?不是我舍不得这点钱……好吧,其实我就是舍不得这点钱。”

    沈灵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是我疏忽了……这自然不能让你们破费。”

    祁明诚看似是在讨要银子,其实他的行为也是在表明一种态度。他在告诉沈灵,他不打算挟恩图报。而沈灵为什么笑了,是因为他觉得祁明诚品性高洁么?不是的,是因为他明白了祁明诚的狡猾。

    不想挟恩图报不仅仅是因为祁明诚人品好,还因为他一点都不想参与到沈灵的那些破事之中!

    从云安城到梨东镇,走水路也要花上十天左右的时间。吴顺用篷布在船上临时搭了一个小间,供沈灵休息用。这样的条件自然不算好,而且他们路上吃的也都是干粮。沈灵竟然一直都没有叫过苦。

    祁明诚都有点佩服这位周府表小姐了。不过,碍于男女有别,他们这一路上并没有怎么交流过。

    顺顺利利回到梨东镇后,沈灵立刻和他们告别了。他给了祁明诚二两银子。

    按说,祁明诚帮了沈灵这么大一个忙,沈灵呢,又是那种不缺钱的人,哪怕他给了祁明诚二百两银子也不为过啊。但是,沈灵现在颇为欣赏祁明诚这个人,于是他不想用银子去侮辱祁明诚的人格。

    祁明诚:……

    来啊,侮辱我啊!有银子一切都好商量啊!

    退了船,卖炭三人组踏上了回家之路。

    他们是上午到达梨东镇的,走到下河村时正好中午。祁大娘子应该在赵家帮忙做豆腐,所以不在家。于是吴顺就跟着赵大郎和祁明诚上了赵家。还未走进赵家院子,他们就听见屋子里传来了笑声。

    三个男人忍不住互相看了几眼。

    他们离家这么久,家里的女人们应该很担心他们啊。还记得他们出发前,她们一个个都不看好卖炭这个行当,生怕男人们一分钱都赚不到,满脸忧愁的,怎么此刻会这么开心?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过,开心总比难过好!离家时,他们最担心家里会出事,听到笑声后,到底是松了一口气。赵大郎抬脚走进院子,直接喊着说:“娘,我回来了!我和明诚回来了!亲家姐夫也来看您来了!”

    话音还未落,女人们就迎了出来。

    家里有两件喜事!

    一是赵老太太能下床走动了。她本来只是半边瘫痪,症状比那种全瘫要轻些,休养了这么久,竟然能生活自理了!不过她走路时还是别扭,不能像正常人那样一步一步往前,而是要先把正常的半边身子挪到前面,然后用力把瘫了的那半边身子甩过来,总之非常吃力。但是,她好歹不用躺着了啊!

    二是祁二娘有孕了,正是这两天查出来的,已经怀了一个半月了。

    祁明诚在心里算了算日子,他们去卖炭时,来回的路上花了二十三天,在云安城里留了十几天,加在一起可不就是正好一个半月吗?也就是说,他二姐是在赵大郎出发去云安城的前一晚怀上的?

    吴顺是过来人,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立刻给了赵大郎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祁二娘羞得满脸通红。不过,她的眉目间都是喜色。

    现在卖炭三人组归家了,家里就算是三喜临门啦!

    扣掉了相应的成本,他们三人每人还能分到小三十两银子。这已经很多了!别的地方的老百姓有多少收入不知道,但在上莱村,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一年能划拉个十两银子,就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赵大郎是赵家的顶梁柱,如今家里管着银钱的却是赵老太太,于是他立刻把收入都上交了。祁明诚在回家的路上就这个问题思考过,便也拿出了二十两银子打算交公,他自己身上只留个十两银子。

    赵老太太接了赵大郎的钱,却摇着头拒了祁明诚的,道:“你呀,虽也叫我一声娘,但我们之间的缘分就这么几年。等过些年,你分出去了,过日子不需要钱?哎,你的钱就都自己好好攒着吧。”

    祁明诚还想说什么,赵老太太又说:“不仅仅是你,就是你大嫂,她是你亲姐姐,你们姐弟间没有什么话不好说的,你可以直接问她,她平时养小鸡攒的鸡蛋换来的钱,还有她跟着新妹儿绣花赚的钱,我啥时问她要过?不都让她自己留着么?你们都是做儿媳妇的,是一样的,我也不偏心。自己赚的钱就自己留着吧,想要买什么了也方便。总之,咱家没什么规矩,你们努力把日子过好就是了。”

    赵老太太口中的新妹儿就是赵小妹。赵小妹的小名是新妹儿。

    赵老太太收了赵大郎的钱,因为他是长子,他对这个家庭有责任。

    但是,赵老太太允许儿媳妇们有私心。她从来都不爱把儿媳妇管得像鹌鹑似的,有必要吗?村里有些老太太恨不得把儿媳妇当驴子来使,还把家里的钱财把得牢牢的,赵老太太对此只能摇头了。

    而且,赵家的豆腐和这次的炭,哪个不是祁明诚的主意呢?

    光说这个炭吧,今年他们算是烧得晚的,想到点子时已经迟了,明年若是早点开工,至少能多赚一倍!要是年年都来这么一回,别说三郎、四郎要求学,就是全家搬去镇上,也不是没有这个能力。

    老太太这辈子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不少,心里敞亮着呢!

    更何况,原本只能躺在床上的老太太现在能站起来走路了,这是谁的功劳?

    郎中来回诊时,赵老太太口里念着“谢天谢地老天爷开恩呐”,这是不想给祁明诚惹麻烦,但其实在她心里,早把功劳都记在祁明诚身上了。要不是祁明诚有孝心,前头那几个月每天给她按一按,出远门之前也教会了大儿媳妇继续帮她按,要不是有他们姐弟俩尽心尽力伺候,她能恢复得这么快?

    一想到这些,老太太就替自己的二儿子可惜了。

    明诚这么好的男媳妇,老二就是没这个福气享啊!

    “该!叫你狠心丢下老婆子,以后就看着媳妇跟别人过日子去吧!”老太太私底下抹着眼泪说。

    老太太还琢磨着,反正她儿子多,要是明诚不介意,等三年以后,三郎、四郎都随他挑!当然,要是明诚更喜欢姑娘,那就没办法了,只能说他们赵家没有这个福气,留不住明诚这么好的人,唉。

    ————————

    北方的冬天来得格外早,赵家的二郎赵成义裹紧了身上的单衣,使劲搓了搓手。

    他要努力活下去,只要翻过长锦山,他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可是,他不能就这么回去。韩将军的指挥失误,坑死了己方两万士兵!然而,赵成义却从过路的商人口中听说,韩将军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因为立下大功受到褒奖了!呵呵,韩贼向朝廷请功的折子里写着灭了一万敌寇,里面最起码有九千是景朝的士兵!他怎么敢踩着己方士兵的血往上爬呢?

    赵成义要努力活着,只要他还活着,真相就不会被彻底掩埋!可是赵成义又很清楚,他不过是个小小的伍长,位卑言轻,若是韩将军反过来诬陷他是个逃兵,他不光自己难逃一死,还会连累家人!

    更何况,赵成义现在已经不得自由,他阴差阳错之下被迫沦为了突丹族的奴隶,被看管得很紧。

    在突丹语中,长锦山不叫长锦山,叫圣龙山。

    但我知道那不是圣龙山,那是长锦山啊!

    我的长锦山,我的国,我的老母亲和我的兄弟姐妹……我总有一天会回去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