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其实,祁明诚根本没想到自己的信最终会被送到沈灵的手上。

    因为,在祁明诚的认知中,沈灵虽然身份高贵并且还具有知恩图报、行事稳妥等等优点,但他的性别为女啊!不是祁明诚瞧不起女人,事实上穿越的他比这个时代的男人都要尊重女性,只是考虑到时代的特殊性,这时候似乎就没有少女能站出来当家做主的。他以为自己的信会被周府当家人看到。

    然而,周老夫人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知道了真相,知道沈灵不是她的外孙女而是她的外孙了。并且她还知道沈灵在暗中图谋甚大。在这样的情况下,祁明诚的信自然被周老夫人转交到了沈灵的手上。

    待沈灵看完了信,他对于祁明诚就只有一个想法了。此乃妙人啊!

    祁明诚的信里写了什么呢?

    “既然你已经费尽心机把南瓜弄得像自然长出来的一样了,为何又要把方法告知给贵人呢?”吴顺似乎有些明白了祁明诚的想法,但似乎又不太明白,他思考了半天以后,决定还是直接开口询问。

    祁明诚笑着说:“你以为我把南瓜弄成那样,是为了不让贵人发现这种特殊南瓜的种植秘密?其实不是的,我把南瓜弄成这样,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能力,卖弄一下自己的小聪明。不妨对你说句实话吧,我让他们见到了南瓜的神奇,是为了让他们看到我的本事;然后我又在信里公布了方法,是为了让他们肯定我的品性。其实我并不是个真正诚实的人。不过,他们这些上位者似乎就爱吃这一套。”

    吴顺也不是什么老实人,闻言立刻什么都懂了。

    祁明诚弄这样一个南瓜,他原本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要讨好周府,让三妮顺利赎身。

    祁明诚给出这封信,直接把方法都给了周府,那么祁明诚原本的目的就更容易实现了。

    如果祁明诚将这个方法敝帚自珍了,他最多就是再弄些带字的果子出来卖钱,出于安全考虑,他甚至还不能大卖特卖。但是,现在他把这个方法送给了周府,周府说不定可以用它来成就一件大事!而周府从中获得的利益越大,他们会越肯定祁明诚的能力。这种肯定就是祁明诚获得的无形的好处。

    “我也不是要巴结他们,只是……这么说吧,多份人情多条路。我不求他们给我办事,只是未雨绸缪先打下基础。”祁明诚对吴顺解释说,“而且周府家风清明,和他们打交道时并不委屈自己。”

    说白了,祁明诚不是立刻想要从周府中得到什么,但在他的人生哲学中,适当地结个善缘是很重要的。有人把像祁明诚这样的人定义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并且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认为,这样的人一旦掌握权力比贪官的危害更大。但祁明诚至少能够保证,即使他擅长用某些手段为自己谋求更多的利益,他却一直没有丢掉自己的底线。

    沈灵放下信纸,陷入了沉思中。

    看样子,明年万寿节的礼物不用愁了。

    泰安帝一直看镇国公府不顺眼,明面上抬举,暗地里则不遗余力地在打压。明年泰安帝要过整寿了,镇国公府的贺礼太差了是不成的,太好了却也不行。祁明诚的信帮沈灵解决了一个好大的难题。

    呵呵,明年就送泰安帝一个大南瓜吧。

    天降吉兆。

    这礼物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沈灵冷笑了一声。

    为了能正大光明的活着,为了能给名义上是战死沙场其实说不定是死在自己人手中的父亲报仇,沈灵选择了和他的表哥荣亲王合作。荣亲王是沈灵姑姑的儿子,是先太子之子,是泰安帝的侄儿。

    如果先太子那时没有和沈灵父亲一起战死沙场,那么现在坐在皇位上的自然就是这位先太子。那荣亲王就不仅仅是个亲王了。所以,即便现在泰安帝已经当了几年皇帝,荣亲王依然不乏政治资本。

    泰安帝是先太子的庶弟,虽然从未有过明面上的证据,但很多人私底下偷偷怀疑先太子的死以及老皇帝的死都和泰安帝有关。在这样的情况下,泰安帝看似对先太子颇为敬重,并且为了堵天下人之口把太子的儿子封为了亲王。但荣亲王始终都知道,这位叔叔心胸狭隘,一直视他为眼中刺肉中钉。

    如果荣亲王想要活下来,如果沈灵想要活下来,他们装傻充愣是没有用的。

    鲜血从未远离。

    先太子当年的那些心腹们,虽然死的死,背叛的背叛,但还有一些真正的心腹选择蛰伏了下来,如今这些人就组成了荣亲王的暗中势力。与此同时,几代镇国公威名赫赫,镇国公府也拥有些暗中的助力。荣亲王和沈灵联手,就有了一搏之力。只不过他们要的并不是一搏之力,要的是拨乱反正啊!

    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在泰安帝的眼皮子底下,他们如今活得都算艰难,更别提去发展什么势力了。

    而现在,祁明诚的出现给沈灵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祁明诚是个身上未有功名平民,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的能力和他的眼界。如果他进入朝堂,不出三五年,他不就能发展成为他们的助力了吗?

    沈灵相信,像祁明诚这样的人一定不是少数。

    所以,其实他们不用急着去拉拢朝臣,反而可以选择去培养新的官员。比如说,他们可以拉拢那些不引人注意的新科进士。短期中,这些新科进士们估计少有作为,但七年后,十年后,十五年后,朝堂中一定会是他们的天下。如果他们用了这种方法,完全可以悄无声息地把泰安帝的势力蚕食了。

    这个方法唯一的缺点就是周期长。

    但是,他们现在的境况已经差得不能再差,而且他们都比泰安帝年轻,这点时间还是等得起的。

    沈灵屈起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

    那么,他们又该如何不动声色地笼络新科进士呢?如果等各地的举人进京参加会试时,他们再选择下手,其实就已经迟了。最好的办法是,他们派遣心腹去地方上,先不动声色地笼络住一批人才。

    简单的说,他们可以选择对童试下手。

    童试的最后一试是由提督学政主持的,而提督学政是由泰安帝委派的。

    先太子还在时,地位稳固,现在的泰安帝当时的晋王爷却已经野心勃勃了。可是,先太子那时是民心所向,泰安帝能够收拢的势力无非就是一些心怀叵测之徒。待他继位后,因他得位不正,肯定不能迅速坐稳皇帝,于是他哪怕知道自己这一派系中的人存在着诸多问题,依然要授予他们高官厚禄。

    上梁不正下梁歪。

    如今的景朝和十几年前相比,乱象已显。

    京中的局势就不必说了,地方上的官员也多有贪赃枉法鱼肉百姓的。理所当然的,科考舞弊自然也是存在的。每个省都有一个提督学政,如果他这里出现了问题,科考从童试起就没有公平可言了。

    景朝一共设有十五个省,也就是说一共有十五位提督学政。

    沈灵把自己的人脉势力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决定要抢走至少四名提督学政的位置。他又把十五个省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思考着该如何不动声色地让泰安帝顺着他们的意思,把他们的人推到前面去。

    “就从……就从源兴省开始吧。”沈灵自言自语道,“想来,这里会给我更多的惊喜。”

    源兴省辖内众多县中包括了阳泉县和惠常县,也就是说,如果沈灵把源兴省的提督学政弄成他们这一派系的人,那么当赵家三郎、四郎和纪良参加院试时,为他们主持院试的人就是沈灵这方的了。

    很显然是因为祁明诚的出现,沈灵才会想要拿下源兴省。甚至,沈灵已经在潜意识中对和祁明诚有关系的三位考生高看一眼了。但沈灵不会给他们走后门,因为这对于有才华的人而言是一种侮辱。

    不给走后门,那换不换提督学政似乎就对三位考生没什么影响了?

    并不!

    沈灵确实不开后门,但他对源兴省的控制可以保证这里的院试会绝对公平公正。

    这种公平公正本身就已经是对三位考生最大的帮助了!

    事实上,赵家三郎上一次参加院试时落榜了,并不是因为他实力不济,而是因为他的名次在暗中被别人顶了。早在十年前,源兴省中就出现了一条黑色的利益链,每年都会有那么十几个倒霉蛋被顶掉名次。赵家三郎参试那回,某些人觉得梨东镇那边之前连一个秀才都没出过,再说赵成仁(三郎的大名)又是个没什么靠山的平民,把他顶掉是不会有人发现的。于是,那次倒霉的人就轮到了三郎。

    而现在,祁明诚却在无意中给自己的两位弟弟以及妹婿创造了一个非常公平的科举环境!

    这直接关系到了三位考生的前途!

    如果让祁明诚回顾自己穿越后这一年的经历,他并不会觉得自己做成了什么大事。

    然而,这个世界上总存在着蝴蝶效应。

    恶行或许会带来不好的蝴蝶效应,而善举自然会带来好的蝴蝶效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