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祁明诚在信里一共写了两种制造祥瑞的方法。一个是字,一个是形。

    字就是他弄的那个大南瓜,形就是在果实发育的过程中给它套上一个模子,让它朝着人们期待的样子长。说到这个形啊,如果直接把西瓜弄成了方形,那么估计很多人都猜得出来,这个西瓜一定是人为弄出来的。但如果把萝卜、何首乌弄成人形,一些人又会上当受骗,以为这源于大自然的神奇。

    在现代社会中,用人形的何首乌在街边骗钱的骗局算得上是经久不衰了,年年都有人费心科普,依然年年有人上当,花了大价钱买了一支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植物,还以为它有人生果的妙用呢!

    因着祁明诚幽默风趣的语言风格,沈灵看完信以后,都忍不住笑了几声。

    很好,这下子不光是明年的万寿节礼物不缺了,就连后几年的万寿节礼物都有了!

    沈灵有心要好好感谢一下祁明诚。之前祁明诚在云安城中帮过他时,他并没有给予祁明诚金钱上的感谢,但是如今祁明诚为他提供了这么一个好方法,他要是再不表示点什么,真有些说不过去了。

    他的心腹沈顺已经和祁明诚打过交道了,于是这一次,沈灵照样把沈顺派了出去。

    祁明诚难得来了一趟京城,虽然办完了事情,但他并没有急着回去。倒不是祁明诚贪玩,因为京城的繁华而流连忘返了,而是因为他在观察这座城市。他仔细观察着京城中的各类市场,努力了解这里的物价以及比较收欢迎的商品种类。他也见到了让他觉得新奇的东西,试图在其中发现一些商机。

    此时的京城绝对是景朝中最繁华的一座城市,这里的人来自于天南地北。祁明诚偶尔会加入了那些走商之中,有意无意地和他们聊天。尽管走商们一般都比较精明,但还是被祁明诚套走了不少话。

    当沈顺找上祁明诚所住的客栈时,吴顺无奈地说:“他出去了。不到天黑,他是不会回来的。”

    沈顺笑得很是平和,道:“没事,我可以在这里等着。”

    待到祁明诚回来,见沈顺等了这么久,非常不好意思,便说要请沈顺吃饭。沈顺却是真的一点都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他还热情地问祁明诚需不需要向导,如果需要,他可以尽一尽地主之谊。

    祁明诚一直都知道沈顺是镇国公府的人。不过,碍于沈灵此人身份的特殊性,他并没有猜到沈顺的主子是沈灵,还以为沈顺听命于那位孀居的镇国公夫人。他心里对于这位坚毅的女人颇有好感。

    沈顺拿出了沈灵准备的谢礼。

    一叠银票。

    不多不少,正好一千两银子。

    沈顺觑着祁明诚脸上的表情,道:“我家主子说,先生是有大才之人,若能走出困囿,定有前程似锦。这些银子先生拿去,不定能做些大事。”也许祁明诚日后不会缺这点银子,但他现在一定缺。

    吴顺在一旁看得有些心惊胆战,这可是一千两银子!一千两!

    祁明诚却什么心理负担都没有,他就喜欢这种一言不合就用钱“砸”人的土豪大大!

    不过,如果直接把这一千两银子揣兜里拿走,这似乎并不是祁明诚为人处世的风格。

    于是,祁明诚沉思片刻,对沈顺说:“你明日再来寻我,我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的主子。”

    祁明诚要送的是人工养殖珍珠的方法。而且,他不光是给出了这个方法,他还点着油灯熬了半个晚上,把前期的一些准备、中后期的如何销售全部详细地列在了纸上。他相当于是给出了一个金矿!

    其实,在这个时候,人工养殖珍珠的方法已经出现了,一些典籍中对此事都有记载,只是人们并没有想过把它产业化,也就是说这个市场完全是空白的。祁明诚完全可以让自己成为第一个掘金人。

    祁明诚原本是打算把这个当成自己发家致富第一步的。但是,现在他有了一千两银子,已经有了一大笔本钱,倒是不用再靠着人工养殖珍珠来发家了。把这个主意送给沈灵,祁明诚并不觉得可惜。

    这里面的原因有四。

    第一,养殖珍珠其实是一个长期产业,并不会立刻就见到效果。而祁明诚面临的问题是,他穷,他身上没钱,他急需积累资金。如果他自己搞养殖,那么前期的各种投入对于他来说就存在着困难。

    第二,珍珠适合搞大规模养殖。而凭着祁明诚自己的能力,他在几年内都搞不出大手笔来。

    第三,如果祁明诚有自家的银楼、首饰楼,那么养殖珍珠的后续收益就能跟上了,他完全可以把养殖珍珠弄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然而,事实上他没有。他个人根本没法把让这个产业链成熟化。

    第四,祁明诚原本打算靠养殖珍珠来积累创业资金,可现在他已经有了一千两,够他创业的了。

    综上所述,祁明诚才决定要把这个方案直接送给镇国公府。他必须得承认一点,镇国公府那位主事者的脾气性情非常符合他的心意。如果说在古代必须要找一个合作者,他觉得镇国公府就挺好的。

    不提祁明诚的养珠创业计划书又让沈灵惊艳了一次,祁明诚终于打算要回家了。

    离开京城之前,祁明诚又找机会和三妮见了一面,三妮高兴地说:“老夫人已经允了我,明年就许我赎身呢。”她那时也不过十八,赎了身后,不论是打算自立女户,还是想要嫁人,都是极好的。

    祁明诚替三妮觉得高兴。

    八月,祁明诚和吴顺到了源兴省的省会。赵家三郎、四郎以及纪良凑钱在这里租了个小院子。

    说是小院,但空间非常小。

    其实这种房子是专门弄出来租给考生的,房东为了多赚点钱,故意把大院子隔成了很多小间。赵家三郎他们租的这个院子特别小,虽说有个院子,院子里还有一口井,但院子里站上三五个人就没法转身了。屋子只有三间,一间厨房,一个正堂和一个卧室。三个半大不小的考生挤在了一间卧室里。

    赵家三郎他们身为农家子,洗衣做饭都有一手,因此并没有请什么帮工。

    祁明诚看着简陋的院子,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赵家三郎赶紧说:“这已经很好了。若是在客栈里和其他人挤大通铺才叫受罪,一个屋子挤了十几个考生,有人磨牙,有人臭脚,有人打呼……我那时都忍了过来,如今能有个院子住,真是……”

    四郎不爱说话,只是瞧他脸上的神色,似乎也颇为赞同三郎的话。

    纪良正值新婚,只要捏着妻子做的荷包,哪怕泡在黄连水里都觉得喝了蜜一样,更不觉得苦了。

    祁明诚想着自己身上有了一千银子的入账,实在没必要对着自家人抠,就想给他们换个地方住。

    三郎赶紧摇头,说:“我们平时会和其他考生们聚聚,相处了几月,他们都知道我们家境如何,若是忽然换了住处,只怕叫有心人瞧见,知道明诚哥身上有钱……财不外露,还是不要这么做了。”

    更何况,他们是真的没有觉得苦。

    祁明诚想了想,见这样的环境并没有影响他们的考试状态,就随了他们的意思。

    小院子里原本住了三个考生,现在多了两个陪考的,祁明诚和吴顺睡觉的时候就需要在堂屋里打地铺。自从跟着祁明诚出门以来,吴顺就一直在近距离接触赵成义的牌位,如今倒是越来越自在了。

    祁明诚去院子里冲凉时,吴顺还对着赵成义的牌位开玩笑说:“明诚这么能干,你要是有心,就托梦给他,在梦里好好感谢一下。”想了想,吴顺又赶紧说:“不用找我了,我可没帮上什么忙。”

    尽管知道没有什么好怕的,但姐夫大人只要一想到阿飘,就是浑身不自在啊!

    自祁明诚穿越以来,因为三郎、四郎一直在镇上念书,在家时间少,因此他对他们算不上有多熟悉,对纪良就更不熟了。不过,这些日子时时待在一起,祁明诚倒是很快就掌握了他们的性格特点。

    三郎是属于那种很有亲和力的人,是处理人际关系的好手,他就是有本事和任何人一见如故。

    打个比方,如果有人很自来熟地对着陌生人没话找话,说:“啊,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真巧啊!”被搭话的人百分百会觉得这人有病。但如果三郎这么做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总之被搭话的人会对他的印象特别好:“果然巧啊,兄弟,这是缘分啊,不如我们结拜为异姓兄弟吧!”

    四郎是属于那种踏实肯干的人,不怎么爱说话,但是行动力很强。

    纪良就更有意思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过往经历的影响,他看上去特别单纯无害,眼神是清澈的,就连外表都看着手无缚鸡之力,但其实他肚子里全部是坏水啊!这孩子绝对是坑人的一把好手!

    院试在九月底,现在才八月,祁明诚和吴顺肯定不会陪他们那么久,因此九月初,见考生们适应良好,他们就收拾行囊往家里赶了。这其中,八月十五的中秋节,他们都是在外面过的。这是吴顺成亲后第一个没有在家里过的中秋,想着这时候的人对于团圆一事的看重,祁明诚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吴顺说:“这有什么!姨妹要生孩子了,你姐说不定就在你家住着。赵家老太太是个厚道人,没有比她更厚道的了,我又有什么不放心的?要是真留你姐一个人在家住着,那我肯定是舍不得了。”

    他这一句舍不得简直可以媲美情话了。

    祁明诚心里忽然就生出了几分羡慕。

    穿越前,祁明诚一直是个爱情绝缘体。有人追求,但他似乎从未心动过。他会为优秀的人折服,他也有三五知己,但是,这些都和爱情无关呐。有时候,当祁明诚忍不住分析自己的时候,他觉得,像他这种凡是想太多的人或许会为那种真正正直的人所吸引吧?是正直,不是不知变通又盲目善良。

    自己欠缺什么,就会下意识地去追去什么。

    然而,他身边的人总是太圆滑了呢。

    符合他审美标准的正直小可爱什么的,他似乎从未遇见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