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待祁明诚和吴顺回到家时,祁二娘都已经生了,生了个女儿。

    赵老太太照顾自己还行,就她那个身体啊,肯定伺候不了儿媳妇坐月子,因此把祁大娘子请了过来。赵小妹只在洗三那天冒了个头,就又赶回婆家去了,并没有在家里住下来。这倒不是因为她一嫁人就不要娘家了,纯粹是因为纪良奶奶的身体越发不行了,她身为孙媳妇,需得在老人床边伺候着。

    纪良奶奶的这个身体啊,有好几次都觉得她马上要去了,大夫都不敢再开方子,只叫家里人把寿衣、棺材准备起来。但是,她一直吊着一口气没有死。说白了,她就是在苦熬,熬着看到孙子娶了媳妇,又熬着想要看到孙子能考上功名。大家都揣测着,等到纪良回来,她估计是走不到明年春天了。

    赵家的新生儿被裹在灰扑扑的襁褓中。襁褓是旧的,一看就是别人用过的。

    祁明诚偷偷瞄着赵老太太和赵大郎脸上的表情,见他们的喜悦确实发自内心,一点都不像是那种生了女儿/孙女就不把她当自家种的人渣们,那为何他们就不给新生儿弄个好一点的新一点的襁褓呢?

    转念一想,这里面也许是有什么讲究的,祁明诚就把这个问题抛在脑后了。

    祁明诚在孤儿院里带过孩子。孤儿院的孩子们大都很乖,但这种乖是要等他们懂事了以后才会体现出来的,如果碰上那种一两个月大就被丢到孤儿院里来的小婴儿,他们懂什么呢?饿了就要哭,拉了也要哭,不高兴了要哭,总之会尽情地哭。而且这些婴儿大都没有健康的身体,当他们觉得痛了,不舒服了,那真的会把其他人闹得整宿整宿睡不着。祁明诚的耐心就是在这种事情中被培养出来的。

    所以,祁明诚其实很会带孩子。

    “让我抱一下吧,既是我侄女儿,又是我外甥女儿,我要给双份的红包啊!”祁明诚笑着说。

    孩子到了祁明诚怀里,砸了砸嘴,睡得依然很熟。赵大郎就眼巴巴地看着。

    赵大郎以前带过弟弟妹妹,因此虽然是刚当爹,照顾孩子时却挺有一手的。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祁明诚抱着孩子时竟然也有模有样的。只有吴顺虽然看着孩子喜欢,却笨手笨脚的不敢上手抱。

    祁大娘子端着鸡汤去了二娘的房里,绘声绘色地把三个大男人哄孩子的一幕说给二娘听。

    姐妹俩就着这件事情笑了好一会儿。

    满月的时候,赵家的大姑娘有了名字。

    赵家到她这一辈是“永”字辈。一般说来女孩子不入宗谱,因此取名时不用跟着辈分走,甚至很多女孩子压根就没有名字。比如说祁明诚的几位姐姐,嫁人之前就是大妮、二妮地叫,嫁人后就是赵家的、吴家的这样叫。但是,老太太发了话,赵家的大姑娘一样是金贵的,还定下了裕字作为名字。

    所以,大姑娘的名字是赵永裕,小名就是玉珠儿。这个名字的寓意极好。

    满月过后,玉珠儿终于穿上新衣服啦!三姨给她做的衣服可漂亮了呢!

    原来,玉珠儿之前穿的那些旧衣服、襁褓竟然都是赵大郎小时候用过的。赵大郎穿过后,又先后给赵家二郎、三郎、四郎以及新妹儿穿过。在这个婴儿夭折率很高的时代,赵家这几个孩子全部平平安安地长大了,这多么不可思议啊!所以有一种说法,这种衣服上是带着福气的,能稳住婴儿的魂。

    祁二娘出了月子,把旧的小衣服、襁褓仔仔细细地洗了、晾了,然后认真地收进柜子里锁起来,对祁明诚说:“这些也是传家宝,等以后你有孩子了,也给他们穿这个,保管平平安安无病无灾。”

    祁明诚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等他有孩子了?唉,这种事情还是继续等着吧!

    祁明诚抱孩子时,会偷偷给玉珠儿喂灵水,所以小家伙见着他时总是特别亲昵。

    乡下人带孩子时很随意,只要没饿着她,没冻着她或热着她,再勤快地换下尿布,大部分时间就随她在床上躺着。哭也随她,闹也随她,只要不到歇斯底里的地步,根本没有人去哄。他们不是不疼孩子,但赶上农忙时,产妇在床上躺个五六天,就该下地去干活了,他们不可能很精细地去带孩子。

    祁明诚只好一人扛起了早教的大业。abcd不用教,那就对着孩子念1234甲乙丙丁吧。

    除了带孩子,祁明诚还开始有计划地锻炼身体了。他刚刚穿越时,因为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因此其实有那么一点缺乏安全感,总是希望能尽快弄到一些银子傍身。如今,他有了沈灵给的一千两银子打底,日后做生意的本钱都已经有了,在钱财这方面终于不慌了,这才更为积极地调养自己的身体。

    因为长期服用灵水,祁明诚的身体状况其实一直都在好转,但这种好转只是在让他的健康状况越来越靠近正常人,如果他想要获得像吴顺那样的一身力气,那他肯定要进行锻炼。祁明诚可不希望自己永远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体质。哪怕他天生长得不凶悍,也得像纪良那样,脱了衣服有肉啊!

    刚刚有点秋天的感觉,赵大郎和吴顺就计划着要进山烧炭了。

    祁明诚的那一千两银子是当着吴顺的面收的,他倒也没想过要瞒着人。但是,在赵大郎和吴顺看来,这笔他们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财富是属于祁明诚的。祁明诚有钱了,这不耽误他们还去烧炭卖力气。他们不想去占祁明诚的便宜。或者说,现在有了这个卖炭赚钱的机会,其实他们已经很感激了。

    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不是因为他们清高。这么说吧,如果他们忽然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急需要用钱了,他们肯定也能开得了口向祁明诚借。但是,不到这种时候,他们就不会开口。道理其实很简单呐,总不能接下去的几十年中就都躺在这一千两银子上面睡着过日子了吧?他们又不是废物!

    烧炭时,祁明诚依然跟着进山了。对他而言,赚钱为辅,锻炼为主,干点重活也是为了长力气。

    不过,这次开始烧炭时还早,距离卖炭还有足够的时间,因此他们不用像上次一样仓促,也就没打算一直在山里住着,隔三差五总是能回家吃个饭的。吴顺有时候还顺手抓点山鸡什么的改善伙食。

    十月中旬,赵家的考生们还没有从省里回来,然而梨东镇这边已经开始有各种小道消息说,县里这回终于有秀才老爷了!这消息一开始是由过路的小行商传的,起初并没有什么人愿意相信,但不知道是哪个村里的哪个人碰巧去省里走亲戚,回来时竟也带了同样的话,一时间几十个村子都沸腾了。

    赵家有两位考生。他们的屋子孤零零地建在村尾,平时很少会有人来他们家串门。然而在这几天中,他们院子外面却总有人在探头探脑。其实这些人吧,都没什么坏心,但赵家人还是觉得很别扭。

    祁二娘信奉一种说法,当一件喜事还没确定时,这件事就只能藏在自己的肚子里,不能大大咧咧说出来,否则天上的神仙见着你这般轻狂,就会把你身上的福气收了,于是好好一件喜事就泡汤了。

    于是,祁二娘不仅自己不开口谈论这件事,她还严禁赵家其他人说起“三郎”、“四郎”、“童试”、“秀才”等关键词。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大家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少不得一一遵从了。

    祁明诚要理智一点。在他看来,这年代的科举哪怕是非常公平的,就算整个过程中都不存在任何舞弊现象,但考官们阅卷时的主观因素依然使得考试结果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即使你做了锦绣文章,即使你论点论据都很足,但若是你的文章立意从一开始就不讨考官们喜欢,那肯定是没戏的啊!

    因此,如果三郎、四郎和姑爷纪良考上秀才了,他信。如果他们落榜了,他也信。

    赵家人都在焦急地等着考生们归家。整个上莱村的人也都在焦急地等着考生们归家。以前那些在暗地里看不起赵家的人,背地里说过赵家供着两个考生是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如今一个个又开始夸自己有远见了,都在说:“哎呀,我早看出来赵家人不是一般的人了,这回赵家是真的要发达了吧?”

    大家都恨不得时间能过得快一些,再快一些。待到十月底,考生们终于归家了。

    鞭炮声中,三郎、四郎被县里的衙役、师爷和富绅们簇拥着回来了!

    三郎、四郎到了家门口,直接掀了衣袍,对守在门边站着的赵老太太磕了三个头。老太太连说了几声好。三郎、四郎又站起来,要对着赵大郎他们鞠躬。祁二娘见状,赶紧抱着玉珠儿避开了,祁明诚也避到了一边。但是,赵大郎把他们两个拉回来了,让他们一起受了新鲜出炉的两位秀才公的礼。

    按说平民可担不起秀才的礼,但三郎、四郎能有今日,离不开家人的供养,这礼他们受得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