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散财童子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口大白牙,笑容如春光般灿烂……

    钟屏接收到散财童子……童子的眼神,她在想要不要打个招呼,童子已经向她挥手,“钟小姐,你也想排队?”他故作惊讶,“这恐怕不太合适吧?”

    一屋子男人都将视线落到她身上,钟屏粗略一扫,年龄十八到四十不等,“陆先生真会开玩笑。”她微笑。

    陆适微微向前倾,手搭在膝盖上,一字一句:“我这人,向来认真,不爱开玩笑——”他笑笑,马上又一收,板着脸一甩纸币,“继续——”

    钟屏觉得应该离这里远点,拉着孙佳栩刚转身,又传来散财童子的声音:“钟小姐,早饭吃了吗?没吃我请,多吃点儿,今天估计你有得忙!”

    钟屏回头:“吃了吃了,谢谢!”被孙佳栩拽走。

    孙佳栩一路点着她的脑袋,点到茶水间,“傻不傻呀,还回答他,一看就知道他针对你,你居然还跟人说谢谢!一个大男人好意思欺负一个小姑娘。”

    钟屏含着花茶摆手:“我可不会被欺负。”

    “嘁——”孙佳栩白眼,又说,“你说他这是干嘛呀,钱多烧的?”

    钟屏摇了下头,“他吧,也挺孩子气的。”

    摇头晃脑的小模样,逗得孙佳栩去拧她的脸,“哟哟哟,我想起我那四岁的侄女说——我小时候啊,就尿过两次床……”

    钟屏甩开她,笑着:“去!”

    又喝了两口,叹气:“可怜了那女孩,弄得人尽皆知了,”钟屏捂着杯子低着头,“排除法都能做出来了,还散钱干嘛?”

    孙佳栩听不懂:“什么?”

    钟屏扬了扬眉,淡笑不语。

    接待室里,陆适一边散财一边问:“没来的那些,圈出来了?”

    高南拿着那叠纸:“嗯,都圈出来了。”

    “再去联络一遍,没来的才有问题。”

    “那这边这些人干脆让他们回去吧,别浪费这钱了。”

    “这怎么能是浪费,”陆适嗤笑,“等着吧,陆学儿快坐不住了——两手准备,两手都要抓,懂不懂?”

    陆适老谋深算,在接待室坐到中午,张开双臂热情地迎接陆学儿的怒火,他笑道:“这谁啊?孕妇,走慢点儿,当心。”

    陆学儿抱着肚子瞪着眼,身后还跟着沈辉和女保姆,滔滔怒火冲出嗓子:“陆适!你还是不是个人,我是你妹妹,有你这么陷害人的吗?!全世界都知道我大肚子,你脸上有光是不是!”

    陆适点头:“我与有荣焉。”

    陆学儿一噎,“我跟你势不两立!”

    陆适鄙夷:“你有屁个势!”

    陆学儿口不择言:“我没势?!你又算什么东西,没我爸你什么都不是,还在外头要饭呢!”

    陆适收起所有表情,冷冷淡淡一语不发,居高临下地睨视对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有咄咄逼人之势,压得人不敢做出任何违背之举。

    陆学儿后退两步,脸上血色渐淡,过了会儿,懦懦地说:“哥……让、让他们走吧。”

    寂静无声,阳光从窗外透来,不遗余力地挥洒热量,时间过得特别慢。

    陆适终于有了动作,冷哼一声,一脚勾过椅子坐下,“把名字说出来,再谈其他的。”

    “我……”陆学儿迟疑,瞟了瞟前方,“我不想说。”

    陆适赶苍蝇般挥挥手,“走走走,什么都别跟我说。”

    “哥!”陆学儿急切道,“干嘛非得让我说名字啊,我一个人也能把宝宝带大,我不需要男人!”

    “嗬,”陆适冷笑,“谁管你需不需要,我们陆家干不出这么丢人的事情!不说是吧?不说就回去,还有百来号人没来呢。”

    陆学儿泪眼汪汪,不得不妥协:“你……你给我几天时间,让我想想。”

    “没门儿!”

    “又不差这么几天,你让我想想不行嘛,我到时候还不说,你再把人都找来,你让我缓口气行不行,我现在脑子都快炸了,我都不想活了!”

    “早怎么不死呢?”

    “……”

    陆适不耐地赶人:“滚回去,给你三天时间。”

    陆学儿想说话,陆适斥道:“没得讨价还价!滚!”

    钟屏和一群同事躲在墙外全程围观,目送陆学儿离开,耳边议论纷纷,各种评价质疑以及花痴都有。钟屏想了半天,脑子里杂七八杂,突然觉得这人没法定义——

    不是一般人啊……

    同事们突然鸟兽散,没来得及拉开她,又照上面了,和散财童子。

    陆适走出门,看着那群白大褂都跑了,落下一只小的,他一笑,擦着对方过去,又突然停住脚,后退一步,和钟屏面对面,问:“钟小姐,这么多人抽血,这回得多久才能拿到报告?”

    靠得太近,右眼淤青在她面前无限放大,钟屏愣了下,稍稍后退,“哦……一般都是七个工作日内出鉴定结果。”

    “唔……”陆适思考状,手指蹭了蹭右眼角,掀起眼皮子,说,“那行,你忙,就不叫你好好吃午饭了——”迈步前行,“反正你也吃不上饭。”

    钟屏:“……”

    走出中心大门,阳光刺目,陆适眯了眯眼,转头看向栽在那里的樱花树,白花花透点粉,盛开正烈。

    他有感而发:“春天了啊……”

    陆适说得对,钟屏没能吃上午饭,误工太久,她被赵主任抓住耳提面命,乖乖干活一直干到超时。

    她每周至少三次攀岩,今天去不成了,明天估计也去不成,后天……后天周六了,钟屏精疲力尽地坐进车里,打开微信,sr群里果然发布了周六集训的公告。

    她立刻精神抖擞地回复:我一个!举手!

    还要熬一天。

    钟屏到家之前叫了份外卖,倒在沙发上装死一刻钟,门铃就响了。懒洋洋地去开门,见到门外站着的男人,她一惊一喜:“怎么你给我送来啊!”

    “刚好在隔壁饭店吃饭,听见送你这的,我就捎过来了,反正要回家,顺便看看你。”霍志刚把外卖盒放玄关上,从鞋柜里拿出鞋套套在脚上,走路时右腿有异,“怎么,工作很累?”

    钟屏关上门,摇头:“也还好。”

    霍志刚指指她的头发:“翘了。”

    钟屏捋了几下,刘海不听话,她拿了只发夹夹住,“你饭吃好了?要不要再吃点?”

    “饱了,你自己吃。”

    钟屏把外卖盒抱上茶几,盘腿坐到地毯上,不见外地拆开就吃。霍志刚笑看了一会,说:“哦,对了,你爸说周末让我过去聚一聚,你回不回家?”

    “回!”钟屏咬着筷子,“再不回去,我爸妈都要打我了。”

    霍志刚好笑地指了指她:“你啊,太野,小时候还挺文气,越大越野。”

    钟屏吃着饭:“老霍,不能老提小时候小时候。”

    对方笑笑。

    霍志刚没呆多久就走了,钟屏收拾完茶几,洗漱后倒头就睡。闹钟五点响,她换上运动装,在小区里跑了三圈,回家冲完澡上班,顺路买了几个肉包子。

    忙到十一点连口水都没空喝,中心里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

    一头紫发的孕妇。

    陆学儿坐上接待室的沙发,东张西望着:“来了两次都没仔细看看这里,环境不错啊。”

    钟屏跟孙佳栩面面相觑,心中十二分警惕,孙佳栩眼神示意:我出去让保安待命。

    钟屏点点头。

    钟屏放下茶,陆学儿说:“我不喝茶,一股老人味儿,有饮料吗?”

    钟屏问:“牛奶怎么样?”

    陆学儿一笑:“别把我当孕妇嘛,动不动就让人喝牛奶。”

    钟屏瞄了眼她的肚子,好,她说了算。

    钟屏说:“那我给你倒杯开水吧,你坐会儿,对了,不知道你过来有什么事?”顺便问了问她的两个跟班,沈辉和保姆,“你们喝什么?”

    两人都说不用。

    “别急,”陆学儿招手,从包里摸出一包女士烟,“我也没什么事,就是家里闷,想出来走走。”

    钟屏见她掏出一根烟,说:“抽烟对孩子不好。”

    陆学儿笑道:“我知道,我宝贝着呢。”她把烟在鼻尖擦过,用力吸着,表情沉醉,“闻两口,过过瘾。”

    钟屏见她这副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陆学儿问:“还没吃饭吧?一起吃顿饭?”

    钟屏一愣,“这个……”

    陆学儿笑着说:“我挺喜欢你的,就是那什么,一见钟情?”

    鸡皮疙瘩全掉地上了。

    另一边,陆适接到电话,掸了掸烟灰,把烟夹嘴里说:“不管她找什么人,去哪儿吃饭,你们看紧她就是了,玩什么花样都不够我看的。”

    挂断电话,陆适拍了拍眼前的大家伙。

    白色直升机,罗宾逊r44,四座,巡航速度210公里每小时,最大升限4270米。

    高南在边上问:“你还真要考私照?”

    陆适摸着下巴:“四十小时理论,四十小时飞行,这点时间我还是有的。”他掷地有声地说,“考!怎么不考!去,跟教练交钱去。”

    等高南和教练走了,陆适眯起眼想了想,又拨通沈辉电话,喂了声:“她们上哪儿吃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