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速之客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钟屏在早晨四点多起床。

    天未亮,医院里路灯还开着,她把窗户打开一条缝,想透透气,结果冷风猛往病房里灌,脸上还刮到了雨丝。

    她又将窗户关上,轻手轻脚地刷完牙洗完脸,给迈迈留下一张纸条,背上包就走了。

    走廊自然空无一人,连电灯都没开全,护士台的白衣天使精神不济,双眼迷离,钟屏请她留意一下病房,护士打起精神点点头。

    走出县医院,钟屏上了提前叫好的出租车。路上冷冷清清,环卫工人冒着雨在橙色的灯光下扫地,司机打开收音机,问:“小姑娘是出院还是陪夜啊?这么早就出来。”

    钟屏说:“陪夜。”

    “家里人生病了啊?”

    钟屏应付着:“是朋友。”

    “朋友生病要你陪夜啊?他家里人呢?”

    钟屏挠挠下巴,还没回答,又听对方问:“你这么早去车站,是要回学校吧,在哪里读书啊?”

    钟屏很少遇到像理发师一样“健谈”的出租车司机,车子一到站,她立刻付钱下车,心里一阵解脱之感。

    sr的队友还没全部离开,原本应该跟车回去,只不过钟屏不想耽搁太久,于是就自己搭乘最早一班开往南江市的客车。

    四点五十分上车,打了一个盹,醒来时已经到了南江市的地界,钟屏打着哈欠看窗外,阳光明媚。

    三个小时的距离,从阴雨绵绵到碧空万里,又回到了平淡如水、朝八晚五的日子。

    回到自己的公寓,先洗了一个澡,清清爽爽出来,钟屏看见迈迈给她发了一条微信。

    迈迈:身高目测180到185,衬衫西装裤,帅!

    钟屏:???

    发完三个问号,钟屏去吹头发,半途手机亮了一下,她一边继续吹,一边打开微信。

    迈迈:陆老板!!!

    钟屏:你见到他了?

    迈迈:他来病房找你。

    发完一条,紧接着:特么的我以为是个矮矬土老板,居然是帅哥,你误导我!!!

    钟屏好笑,头发吹到半干,她才回复一条语音:“是不是躺病床上太无聊了?他找我干什么?”

    迈迈:没问!姐不无聊,小鲜肉来陪姐了。

    钟屏笑笑,把吹风机挂好,回卧室换衣服。人对着落地镜,一眼就扫到自己侧腰上一小片浅棕色。这种烫伤后形成的颜色,在她身上通常要个把月才能完全褪去。

    突然想起那支烫伤膏,钟屏从包里翻找出来,打开闻了闻,一股油味。

    花生油?芝麻油?

    原本请了半天假,结果钟屏十点就赶到中心,赵主任很欣慰,马上交给她一堆工作。

    钟屏忙碌的时候,孙佳栩偷偷凑过来:“这次去哪儿救人了?”

    “行峰山。”

    “行峰山?在哪儿?”

    “罗元县,你不认识。”

    “救什么人啊,又是房子塌了那种?”

    “几十个驴友迷路了。”钟屏手里拿着份dna鉴定报告,看见上面的内容,她自然而然想到了陆学儿,问,“哎,陆学儿的这些,还有多少没鉴定完?”

    孙佳栩一下精神起来,意味深长的“唔”了一声,拖着长调调:“很多……很多……很多……”

    钟屏被她逗得眯眼笑。

    孙佳栩突然嗅了嗅,又凑近钟屏,从脖子嗅到胸口。

    钟屏躲开她:“干嘛?”

    孙佳栩困惑:“我怎么闻到一股菜油味啊?”

    钟屏摸了摸腰侧,忍不住问:“你觉得是哪种油?”

    “嗯?”孙佳栩莫名其妙。

    “我是说,闻起来像什么油?”

    孙佳栩使劲一嗅,“更像花生油吧。”

    原来是花生油……

    接下来的一周,司法鉴定中心里太太平平,来做鉴定的基本都是那些有婚|外|情的,没有遇到暴力斗殴事件。

    陆家兄妹也销声匿迹,只在第二周的周一,派了高南来拿那堆鉴定报告。

    那天是钟屏接待的,高南挺有风度,道谢后还递了一张自己的名片给钟屏,从对方的言行举止看,应该不知道那日的救援有她参与。

    此后,陆家兄妹就成了一个传说,渐渐也无人再谈。

    陆适并非放弃揪出陆学儿的那个男人,他只是暂时搁置。

    陆学儿被送回市医院养胎,至今还住在医院。陆适那天回来后,发起了低烧。

    他很少生病,这一病,加上之前的各种伤,他在床上躺了整一个礼拜,直到周一才正式出院,医生还反复叮嘱,让他继续在家静养。

    陆适直接去了公司。

    回到办公室,他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直到高南进来,他才动了动,懒洋洋问:“去哪了?一大早的不上班。”

    高南晃了晃手上的文件袋:“去鉴定中心了。”

    陆适一怔,看了眼袋子,过了几秒才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说:“效率还挺高,他们打电话给你?”

    “对,一大早通知的。”

    “嗯。”

    “你不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一个结果,”陆适坐了起来,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在盒上敲着,问,“知道sr么?”

    “知道,”高南把文件袋搁边上,“救援的时候他们不是来了么,怎么了?”

    陆适点上烟,翘着二郎腿不吭声。

    养病这几天,他又上网搜索了sr,这回搜索中文:日出救援队,新闻一下子就多了起来。行峰山事件的新闻里也有提到,虽然不多。

    sr有一个官方网站,首页点进去,金光灿灿,有救援事迹,救援报道,各分部救援队等等信息,还有队员照片,一溜扫下来,全是男性。

    陆适抽着烟站起来,在沙发前面走了两圈,高南自顾自地磨了一杯咖啡,不去打扰他。

    在办公室坐了一下午,最后陆适又打开sr官网,记下上面的地址和电话,叫高南进来,说:“帮我定做个东西。”

    “什么?”高南问。

    这边,钟屏忙忙碌碌过完一周,双休日却不得闲,她要去sr值班。

    sr南江市分部位于城乡结合部,一幢三层小楼,很多年前是政府某办公厅,改建后sr入驻这里,小楼后还有一块训练场地。

    钟屏一大早赶过去,下车时还啃着面包,两个队友已经到场,其中一位四十多岁,已为人母,每次见到钟屏就母爱满满,拧着她的脸说:“哎哟吃成包子脸了。”

    “马阿姨。”

    “真乖!我带了沙琪玛,自己做的,你来尝尝,别吃包子了。”马阿姨拎出一个袋子,里面的沙琪玛用保鲜膜裹着,摞成了一堆。

    马阿姨说:“对了,今天有大学生过来参观,你知道吧?”

    钟屏吃着沙琪玛点头:“知道,队长通知了,对了,他人呢?”

    “楼上休息呢,听说昨天忙了很久,咱们别吵他,让他多睡会。”

    “那我们先去准备准备,”钟屏赶紧塞了两口,擦擦手说,“好了,走吧。”

    大学生来参观,参观完还有训练体验,有意者可以报名加入sr。

    场地需要重新布置,钟屏扛着大包小包一趟一趟地跑,和另一名队友规整好器材,看着差不多了,正打算回办公室,就听见有车开了进来。

    以为是大学生,钟屏拉了拉衣服,往大门走,马阿姨也过来了。

    一辆黑色路虎停在车位上,窗户看不见人。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从驾驶室出来,另一个男人从副驾出来。

    皮鞋锃亮,西装笔挺,钟屏瞪大眼。

    见到有人,对方几步上前,握住马阿姨的手,笑着说:“你好,敝姓陆,大约两周前我登山遇险,幸好得到你们救援队的帮助,才能成功脱险。当时没来得及感谢你们,之后一直在养伤,直到前两天才出院,我这心里啊,一直惦记着这件事,这不,今天一大早我就过来了!”

    马阿姨一开始是蒙的,后来听见对方的话,满心欢喜:“哎哟,陆先生客气了,救死扶伤一直是我们救援队的宗旨,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对方一副居高临下睨人的样子,嘴上却说着:“不不不,救命之恩,我必须铭感五内,再多的感激也不够,来——”他朝后面招了下手,“这是我特意找人订做的——”

    一面红通通的锦旗,上书:救死扶伤,热心为民

    ——递给了马阿姨。

    马阿姨接过,笑得跟朵花一样。

    队长从楼里出来,马阿姨赶紧介绍:“小何,这位陆先生是来感谢咱们,说是两个礼拜前登山遇险,应该就是行峰山那次,还送了一面锦旗——”又转向陆适,“这是我们队长,姓何。”

    双方握手,客人递烟。

    “你好,何队长,非常感谢你们那次的救援!”

    “陆先生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一番客套,何队长又介绍钟屏。

    钟屏面色古怪了好一会,现在已经恢复正常,听见自己的名字,她走上前。

    陆适勾着笑,把烟叼在嘴里,说:“认识,是她救的我,救命恩人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