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扑通扑通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门口叙完话,几人将陆适迎进屋中。

    进门正对一面墙,墙上写着“日出救援队”,下方小字“sunriserescue”,队标是“sr”配以旭日。

    一楼是办公区,摆着数张办公桌,空地上有几个标着“sr”的救援包,东面墙壁上挂着数面锦旗。

    马阿姨笑着介绍:“这些锦旗有些是个人送的,有些是单位送的,他们也都跟陆先生一样,特别感谢我们,其实这些真的没什么,在灾难面前,困难面前,帮助祖国同胞,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

    陆适看着这些锦旗,“抗震救灾,患难与共”、“无私奉献,情满日出”,他指着后一面说:“无私奉献,情满日出,确实如此。”

    钟屏泡了两杯茶过来,高南道谢接过,轮到陆适,陆适说:“放着吧。”话落,又突然一转,“拿来。”

    钟屏递给他。

    陆适意思意思地抿了一口,继续听马阿姨介绍。何队长虎背熊腰,不善言辞,偶尔才说几句话,走到白色写字板前,何队长开口:“这上面是我们的训练计划。”

    写字板上写着下两周的训练计划,晨跑、水上救援、露营等,另一边还吸着一张表格,整个四月sr的值班情况都在上面,同sr官网上贴出的一模一样。

    陆适不动声色地扫过,继续听何队长说水上救援的细节。

    不一会儿,队员们陆陆续续抵达,大学生们乘坐的小巴士也到了。

    马阿姨热情地说:“陆先生如果有时间,可以继续留下来参观参观,待会我们还要给大学生演示救援装备,多了解了解这些,也许对以后的自身安全有保障呢。”

    陆适顺势道:“那我也留下来听听。”

    此前来sr参观的多是小学生,这回来的大学生,均是学校户外运动社团的成员。

    钟屏和队友们先带他们在小楼里转了一圈,一楼是办公区,二三楼是器材室和休息区,最后带他们去了小楼后的训练场地。

    陆适不紧不慢地跟着队伍,高南这时才有机会问:“老板,那天是钟小姐救了你?”

    “嗯。”陆适说。

    高南侧头:“你怎么一直没说过?”

    “这有什么好说的,”陆适瞥了眼站在大学生队伍前的身影,道,“很值得炫耀?”

    训练场地面积不大,最显眼的是一面攀岩墙,高约五六米。

    今天不演示攀岩。

    场地上整齐地堆放着各种救援器材,钟屏和另一名男队友负责介绍和演练。

    钟屏说:“救援设备五花八门,山地救援、火灾救援、水上救援,每一种救援都有各自的装备。”

    女同学都围着她听介绍,陆适插着口袋站得稍远。

    “这个是水下摄像机,这个是纳米声波探测仪。”钟屏站在一堆水上救援装备前,慢慢介绍,“像这个救生绳,有反光效果,夜间救援很有利;这两款救生衣,这件是披肩式的,这件是腰带式的。”

    一个女同学问:“咦,有没有救生艇啊?”

    钟屏说:“有的,但是今天没有准备。”

    接下来是一堆兵工铲、应急救援灯之类的地震救援类装备。

    女同学问:“你参加过地震救援吗?”

    钟屏似乎在思考什么,沉默了三秒,才摇头:“还没有过,我的队友们参与过地震搜救,你们要是有兴趣,待会我让他们给你们说说。”

    女同学好奇:“我刚看见你就想问了,你多大了呀,加入sr多久了?不是说未满二十五周岁不让正式加入的么?你看着好小。”

    陆适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女生队伍里,蹲下来,手上把玩着一只兵工铲。

    钟屏笑道:“我现在是正式队员,你看我几岁?”

    玩着兵工铲的陆适突然开口:“怎么也得二十五六,她本职工作是做dna鉴定的。”

    “哇——dna!”

    “那你不就是什么鉴证科的,帮警察破案?”

    “跟我们讲讲凶杀案吧!”

    话题一下被带跑偏,钟屏不满地看了眼陆适,陆适咬着一支未点燃的烟,冲她抬了抬下巴。

    许久,终于又把话题带了回来。

    钟屏和男队友一起讲解山地救援。男队友换上装备,钟屏介绍:“这是我们进行山地救援的时候必须要带的装备——”

    “这根绳索长约五十米,最大可以负重两吨。你们看这里,这是滑轮,这是上升器,这是下降器——”钟屏点着男队友的身体部位,此刻对方全副武装,一副随时可以出任务的样子,“主锁、牛尾、岩塞,当然,必不可少的一样就是头盔,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首先必须要保障自己的安全,其次才有能力救出受困者。”

    男同学提问:“这些整套装备下来得多少钱?我们自己买得起吗?”

    队友报了一个数目,说:“不算贵,但也不便宜,这跟你们的登山装备不一样,你们进行户外活动,不需要买这些。”

    “你们这些都是筹款买的?”

    “我们所有的装备、经费,都来自个人和企业资助。”

    突然有人说:“那直升飞机呢?我看新闻,前两个礼拜你们救了一批登山的驴友,启动了直升机,我来之前就特想摸一摸直升机,结果没见着。”

    队友笑了,钟屏说:“直升机也有,不过我们南江分队没有,是其他分队的,同样来自民间资助。”

    同学直呼可惜。

    钟屏点点头:“嗯,直升机空中救援这块,确实太薄弱了,”感叹,“没那么简单。”

    陆适抱臂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后一项,终于到了演练环节,这是钟屏的强项,自然钟屏出马。

    她消失了片刻,再出现,站在了五米高的攀岩墙顶部,固定好安全绳,朝下方示意。

    所有人都抬起头,望向背对着太阳的小姑娘。上午十一点,阳光正是最灿烂柔和的时刻,它们成为布景,护在钟屏身后。

    右手置于腰后,左手置前握绳,背转身,腰背挺直,屈膝蹬腿,身姿轻盈,她迅速降落地面。

    这就是速降,学生们看得跃跃欲试。

    陆适把烟点燃,眯起眼抽了一口,几不可闻地哼了一声。

    分成数个队伍,队员们指导大家速降。何队长知道钟屏和陆适认识,特意把陆适分给她,钟屏也没多想,认认真真当起老师。

    她先绑上安全绳,在地面做指导。

    “你看仔细了,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右手是控制速度的,快慢刹车,左手控制方向,不需要握紧,你空空握着就行。”

    绳索穿过她的腰,将她勒紧了,黄色制服很合身,这一勒,更显别样。陆适打量了一会儿,说:“听起来挺简单,我试试。”

    钟屏一顿,“我还没讲完。”

    “实践重于理论,你讲上一天一夜还不如我亲自上手。”

    钟屏:“……”

    陆适脱去西装,剩一身浅灰色衬衫和西装裤。他个子高,身材匀称,平时应该不做运动,因此并不显肌肉,没有贲张强壮的感觉,却有一种慵懒又张狂,鄙夷一切的桀骜感。

    唯我独尊。

    极其欠揍。

    女学生们涉世未深,纷纷被他吸引,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钟屏心无旁骛,让他绑上绳索,讲解要点。

    陆适头一次尝试这种装备,坐式安全带,腰上和大腿根都穿着带子,有点别扭。

    陆适打断又在讲解理论的钟屏,“救命恩人,什么惯性原理就不用说了,说点干货。”

    钟屏挺想给他一个白眼,她打量了一下,调整陆适的手,“你右手握在这个位置,对,就是这里,松一点或者紧一点,自己感受一下。”

    细软的小手搭在他的手背上,又扶了扶他的手指,陆适身体绷紧了一下,垂头看,对方正专心地说着话,刘海盖住眼尾,搭在她的睫毛上,睫毛轻轻扇动着。

    真长……

    说着说着,似乎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讲解,她又挠了挠自己的下巴。

    手背上居然还有四个窝窝……

    “……左手呢,我刚才不是说了,不用握紧,握紧就糟糕了。”

    陆适收回视线,嗯了声,松开左手。

    高南站在不远处,看见一个低头,一个抬头,相差一头多的距离,渐渐越靠越近,他低下头,拆了片口香糖吃。

    终于进行到实践部分,钟屏带着陆适登上攀岩墙顶部。

    从下往上看时只觉得高耸,从上往下看时却多了份惊恐,陆适下意识后退一步,皱皱眉,调整好心态,又往前两步,离墙边越来越近。

    钟屏把他一拉:“等会儿,你干什么。”

    陆适说:“慌什么,掉不下去。”

    钟屏递给他一个头盔和一双手套:“呶,戴上。”

    陆适一一戴上,又听钟屏讲解了一遍要点,“记住了啊,不过也不用害怕,下方铺着垫子,我队友也在下面护着呢。”

    陆适听见“不用害怕”四个字,瞥了她一眼。

    依照钟屏的指导,陆适学着她的样子,背转身,左手置前,右手置后,一抬眼,面朝灿烂柔和的阳光。

    他突然看向钟屏:“你从直升机上下来,也是这么下的?”

    钟屏一愣,摇头:“不一样,直升机速降一根绳子嗖一下就下来了,你不要轻易尝试。这个速降你记得要领了吗,蹬几下。”

    陆适一笑,没有回答她,站定位置,他挥了下手,一跃。

    五米高,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从五米高台跳下去,上身挺直,耳边响起钟屏的话,右手控制速度,左手虚握,一屈一蹬间,他从高空降落。

    “好——”四周掌声响起。

    心口还扑通扑通直跳,惊险刺激。

    陆适抬头,天空中,钟屏高高在上,俯视着下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