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新造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南湖位于主城区中心地带,本身就是著名旅游景点,周边的繁华自然不用说,过一条街就有银泰百货。但钟屏为图省事,连一条街的路程都省下了,穿过马路,她跟随记忆开始找商店。

    钟屏步子虽小,可速度快,陆适胜在腿长,慢悠悠地走也能跟上她。

    过了马路,他问:“你要带我去哪?”

    钟屏说:“找服装店。”

    陆适只在学生时期自己买过衣服,工作后的行头基本都是家里的阿姨和秘书帮他置办的,一眨眼已经过了六七年,他竟然不记得自己最后一次亲自去买衣服是在什么时候了。

    吃喝玩乐的地方他倒能如数家珍,至于服装店,他实在有些陌生。

    陆适打量着周边,说:“这里都是饭店,要不开车过去?”

    钟屏站在原地思考,“不用,我记得这里附近就有。”

    她转着脑袋想着走哪个方向,前方五十米有个路口,那条街似乎没有运动品牌店,再往前就是十字路口了,东南西北想了一通,她终于理清方向,“我知道了,走吧……”人呢?

    搜寻一圈,五米开外的一家小吃铺前正站着她要找的人。

    八|九人在排队,陆适西装革履地排在末尾,冲她喊:“等一会儿。”

    钟屏几步跑过去,“你要买吃的?等会再买行不行,赶时间。”

    陆适说:“不差三分钟。”

    钟屏看向小铺里翻滚的章鱼烧,又说:“待会要长跑,你现在不能吃东西。”

    “我没吃晚饭,空腹也不能跑,”快轮到他了,陆适问,“给你也来一份?”

    “我不要。”

    陆适如愿以偿,捧着一盒章鱼烧边走边吃,钟屏不是嘴馋的人,但架不住这种小吃太有诱惑力,余光见陆适一口一个,嚼得喷香,她只能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

    陆适看了她一眼,笑着:“真不要尝一个?”

    钟屏摇头,加快脚步:“你快点吧,都几点了。”

    十字路口右拐,步行五分钟,终于看见一家运动品牌店。钟屏直接找导购,指着陆适说:“给他来一套运动装,还有球鞋也来一双。”

    陆适把纸盒扔进垃圾桶,随意打量着店内的衣服。

    不一会,导购拿了两套运动服过来说:“这两款是我们店里当季卖得最好的,小姐您看怎么样,要不要让您朋友试一试?”

    钟屏看向陆适:“你要不要套一下?”

    一套烟灰一套藏蓝,陆适有点嫌弃地随手一指:“这套吧。”随即脱西装。

    钟屏左右一扫,拿过一件黑色t恤,说:“衬衫也换了吧,去里面试试。”

    陆适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她手上的t恤,视线来回两遍,钟屏蹙眉:“喂——”

    陆适扬了下眉,默默接过t恤,拿上烟灰色那套运动服,进了试衣间。

    里面的人在试衣服,外面的导购趁机向钟屏推销其他产品,钟屏敷衍地听着,打开微信回复sr群里的信息。

    片刻,试衣间门打开,走出一个一身烟灰色运动装的高个男人。

    人靠衣装,脱去一身西服,他少了几分咄咄逼人的职场气势,多了点阳光朝气,整个人软化不少,棱角都没那么锐利了,竟似判若两人。

    只要少开口,少瞥眼,钟屏想。

    “先生,这身运动服太适合你了,你个头高,身材也好,最主要腿长,穿上这身特别显优点。”导购拼命地夸。

    陆适对着镜子理了理衣服,问:“怎么样?”

    没指名道姓,不过钟屏也知道对方在问她,“还不错,就这套吧。”又指着地上的一双运动鞋,“试试鞋子。”说完又低头回复微信。

    陆适透过镜子看了她一眼,只看见一个额头,微信提示音不断。他坐到换鞋凳上,弯腰试鞋,眼睛却往上瞧,直到换好鞋,对方还在摆弄手机。

    陆适面色微黑,脚跺着地板:“喂喂喂!”

    钟屏一抬眼就看见一只蓝黑色的跑鞋在光可鉴人的瓷砖上跺着,她脱口:“不错,就这双吧。”

    陆适:“……”

    刷卡出门,陆适拎着装西服的袋子大步朝前走,脚步大速度快,身后的人小跑才能追上他,走出几十米他才慢下来。

    “怎么停下来了?快点!”钟屏追上来,继续加快步伐。

    陆适:“……”

    一路近乎小跑地回到集合点,部分人已经开跑了,何队长满意地打量着焕然一新的陆适,说:“小钟,你带着他跑。”

    “哦。”

    剩下的人开始跑步,钟屏和陆适跟上队伍。

    南湖风景宜人,虽然是周二工作日,晚上游客行人仍旧不少,见到跑步队伍,自然多看两眼。

    风从湖面吹来,沁凉舒适,陆适跑得松快,边跑边问:“你们每周二都要绕湖跑?”

    钟屏过了两秒才回答:“每个月的训练计划都不一样。”

    “你每次训练都参加?”

    “基本上不缺席。”

    “你们何队长说你念高中的时候就来队里了,那会儿你就参加训练了?”

    “寒暑假的时候会跟着大家一起集训。”

    “啧,你这毅力,比悬梁刺股都不差什么。”

    他时不时地问一句,不一会,身体渐渐发热,汗水顺着耳后滑下,说话时的喘气声也渐渐加粗。

    钟屏瞥了他一眼,道:“跑步别说话了,待会你就跑不动了。”

    陆适侧头看了眼,对方步伐依旧轻快,路灯下面色微红,刘海略湿,贴着额角,仔细听,能听见她匀速的呼吸声。

    陆适不再说话。

    队伍渐渐散乱,他们处于中间的位置,偶尔还能听见何队长在前方的吆喝声。新买的黑色t恤开始贴紧他的后背,汗水一滴一滴地落下来,他的大腿发痒,小腿肌肉重得像灌了铅,步伐越来越慢。

    陆适停下来,钟屏也跟着停,手插着腰,喘着气眼神询问。

    陆适脱了外套,随手在腰上一系,道:“继续。”

    双腿越来越重了,再沁凉的风也变得燥热难受。

    他已经很多年没这样跑过了,上一次跑步还是在大学的时候,也许是体能测试,也许是陪大学女友夜跑,他已经记不太清。

    喘气声夹杂在一起,他眼角余光瞥见钟屏微张着嘴,下巴上挂着一滴汗珠,伴随着她的步伐落了下来。

    恍惚间仿佛回到学生时代。

    许久,陆适喘着粗气问:“还有多少路?”

    钟屏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上显示的公里数,说:“还有三公里左右。”

    察觉到对方呼吸越来越吃力,她扭头看去,只见陆适满头大汗,唇色有些发白,“你要不要……”

    刚想问他是否需要休息,就见对方突然停下。

    陆适停下来,扶着湖边的石柱,一手捂胃,弯腰呕吐。

    肩膀上突然搭来一只手,随即后背被人轻轻地从上抚到下,他胸口发闷,呼吸极吃力。

    钟屏抚着他的背,问:“还吐得出来吗?”

    陆适把章鱼烧全吐完了,又干呕了两声,才抬了下手,慢慢直起腰。

    钟屏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递给他。陆适接过,擦了擦嘴,胸口还闷得很,说不出话。

    钟屏粘上纸巾封条,说:“今晚训练的主要目的是让你们来体验一下,下周六志愿者考核——”

    藏在云层中的月亮早已爬了出来,天边一抹温润的光晕,她眼皮一撩,神色不同于在鉴定中心时的样子,没了那份平常的乖巧可爱,月色下多了点淡淡的撩人味道,粘着纸巾封条,显得漫不经心——

    “陆适,不要来sr玩,这里不适合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