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请你吃饭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钟屏终于知道刚才她被蒙着眼睛时,陆适离她多近。

    陌生的呼吸从她的脸颊唇畔一晃而过,她第一次看清陆适的五官。

    陆适单眼皮,双眼有些狭长,下眼睑处较立体,看着像天然的卧蚕。他鼻梁高挺,唇形微丰,加上一双剑眉,严肃时冷冽犀利,看起来并不好接近,不是个易相处的人。

    此刻他眉微挑,不太正经。

    钟屏脸微热,皱眉往后躲:“行了,继续,别浪费时间。”

    说着就要站起来,对方却手上用力,扣紧椅子。他挡着路,她又推不开椅子,一时被困在原位。

    陆适说:“先回答。”

    钟屏:“你要说话就好好说话,靠这么近干什么。松开。”

    陆适哼了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直起腰俯视她。

    钟屏仍有点不舒服,脸上温度还在,她镇定惯了,心里倒不慌不忙,“你什么时候不迟到了,什么时候才算开始认真,至于现在——”她视线往三角巾上一撩,“快点吧,你才完成了三个。”

    陆适盯了她一会儿,许久不动,眼神有点怪异。

    钟屏用眼睛催他。

    半晌,陆适慢慢地抖开三角巾,问:“包哪里?”

    “肩膀吧。”

    陆适依照步骤,把三角巾包到钟屏肩膀上,突然笑了声,说:“你这人吧,我也算看明白了——”

    钟屏不解,疑惑地看向他。

    “就是个老太婆,”陆适弯下腰,跟她对视,“白瞎了一张脸!你小时候的愿望是当老师吧?”

    钟屏:“……”

    包扎肩膀,陆适还有点印象,时不时地瞄一眼边上的学员,偷个师,很快就完成了。

    从上往下,接下去就是胸口。

    钟屏抬起胳膊,陆适把三角巾的顶角对准她的肩缝,底边贴在她的胸口下方,慢慢往上翻。这一下,他站在她背后,把她整个人都圈住了。

    她更显得小巧。

    陆适从上往下看,视线停留在她的胸口,手就在她的胸两侧。

    钟屏见他没动作,叫了他一声:“喂。”

    “嗯?”陆适声音低低的。

    钟屏别扭地动了动,说:“绕到后面打结。”

    “嗯。”

    陆适稍稍一勒,三角巾包裹住了钟屏的胸,他弯着腰,动作有点慢,低声道:“差点忘了,我该请你吃顿饭,怎么说你也是我救命恩人。”

    钟屏僵直着背,回道:“不用,你已经送了锦旗了。”

    “锦旗是送给sr的,”陆适又嗤笑了声,“再说了,你不是说我连上面的字都没记住么,诚意不够啊。就这样,晚上请你吃饭。”

    钟屏没搭理他,“快点打结。”

    十几种包扎部位,一个一个地完成,接下来的进度仍旧不急不缓,钟屏偶尔还要指导陆适。到最后剩下了手部包扎,陆适抓着她的手腕,把她的手包成一只猪蹄。钟屏点点头:“可以。”

    陆适给了她一记狐疑鄙视的眼神,放开了她的猪蹄。

    一直到下午一点,培训老师才让大家去吃饭。时间紧任务重,午饭只能随意,钟屏带着大家就近去了一间小饭馆。

    饭馆确实小,里面只有三张小桌,包厢挤得转不过身,不如外面搭的棚子好。

    棚子底下有两张大圆桌,座位能凑活。钟屏先点了三道菜,剩下的让大家各自点些。陆适没跟钟屏一桌,两人恰好在一条斜线上,扭头就能看到对方。

    大家都挤到一处,只有陆适的座位最宽敞,胳膊还有展开的余地,菜一上,他先动筷,招呼大家:“吃吃吃,都动筷。”

    大家笑呵呵地举筷。

    钟屏那桌其乐融融,大家有说不完的话题。

    坐在钟屏边上的志愿者叫小梁,今年二十三,去年才参加工作,一直热衷公益事业,读书时期就是一名义工。

    小梁吃着菜,说:“我以前最多就是去去敬老院,跟着队伍去贫困山区,捐献物资什么的。也是巧了,去年我回老家,那里农村嘛,有水井,我们村里一个熊孩子玩到了井底下,后来消防和sr都来了,井太深,他们忙活了十几个小时才把孩子救上来的。我就那时候第一次知道了sr。”

    有人问:“那孩子后来怎么样?”

    小梁说:“腿残了。”

    “哎……”众人惋惜。

    “我就简单了,我们一帮兄弟都是登山爱好者,之前论坛上看到sr招志愿者的帖子,大家一合计,都跑来了!”

    “sr之前去我们学校上安全知识讲座,上课的那是个型男,把我们院的女生迷得不要不要的。”

    大家诉说着各自加入sr的缘由,讨论热烈。

    小梁好奇地问钟屏:“哎小钟,你是怎么进的sr的?”

    一个大学生插嘴:“我们上次听何队长说了,小钟姐高中就来sr了。”

    “卧槽,这么小?”

    “小钟你说说,你怎么进来的?”

    钟屏嘴里还塞着饭,“我啊,何队长招进来的。”

    “我们哪个不是何队长招进来的。”

    “太敷衍了啊。”

    钟屏笑着说:“我那个时候未成年,死缠烂打求着何队长才能进来的,要说有什么缘由,那大概是我有英雄主义?想当英雄吧。”

    大家见她顶着一张嫩脸说想当英雄的话,忍不住笑了。

    小梁笑完,又小声问钟屏:“哎小钟,那个人怎么会来sr?”

    钟屏顺着小梁暗示的方向望去,正对着陆适的侧脸。

    钟屏问:“怎么?”

    边上有人替小梁说:“我也奇怪那个人呢,他眼睛像长在头顶上,气场严重不合,他怎么会来sr的?”

    钟屏将目光移到陆适的狭长眼睛上,不想,对方似有所觉,眼睛看过来,逮了个正着。

    钟屏立刻收回视线。

    吃完饭,大家回到红十字会,又学习了一会,开始考试。

    一直到将近六点,总算完成了今天的任务,欢呼过后,钟屏举着相机说:“来,大家排一下位置,我们拍张合照。”

    矮个的蹲下,高个的站后面。

    陆适个子高,自然站着,咔嚓一声后,陆适招手:“你也来合一张,那谁过去拍。”

    大家一听,也热情地喊钟屏过来。

    钟屏把相机交给别人,走到队伍前说:“我蹲这里吧。”

    前排空出一个位子,让钟屏蹲在中间,正后方,陆适看向镜头。

    咔嚓——

    走出红十字会,天已经黑了,大家都有点累,互相告别回家。

    陆适对钟屏说:“找个地方,请你吃饭。”

    “真不用了,我还有事,你忙你的吧。”说着,钟屏拉开车门,钻进了她的小mini。

    陆适站在门边,敲了敲窗户,钟屏摇下车窗,看向他道:“比起吃饭,我更喜欢锦旗。行了,下次培训记得准时。”

    车子发动,不一会,就从陆适面前开走了。

    陆适冷冷地哼了声,站了片刻,也上车走人。开出一阵,等红绿灯时看到一部mini,他随意地多扫了一眼,竟然看见了车窗里的钟屏。

    陆适摁了摁喇叭,冲那头喊:“喂——”

    钟屏正低着头看手机,红灯一过,她抬头,昏暗的光线下,陆适看到她一脸严肃,车子随即发动。

    陆适跟了上去。

    十分钟后,mini停在了环球中心大楼附近,楼下不知为何聚集了一群人,陆适看见钟屏从车里下来,他也跟着走了下来。

    走近,他才听见周围的议论,不由地抬头一看。

    170米高的环球中心大楼,此刻,有一个人正挂在半空,人群紧张惊呼。

    钟屏往里冲,陆适几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干什么!”

    钟屏回头,惊讶一闪而过,挣开他的手,说:“救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