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天与地,有一根绳的距离 > 第18章 两天天两夜(二)

第18章 两天天两夜(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山脉层峦叠翠,壮阔的像衔着天。

    钟屏也背着一只负重背包,不过重量较轻,她走得并不吃力。山路狭窄崎岖,最多两人并行,她和一名新加入的女志愿者走在一道。

    女志愿者叫章欣怡,分给钟屏一块巧克力,钟屏道谢,说不用,章欣怡自己吃了一块,道:“我有点低血糖,包里每天都放着巧克力,你要是想吃了跟我说。”

    钟屏看她一眼:“低血糖?你平常户外运动没有问题吧?”

    “那没这么娇滴滴,我小时候身体不好,就靠运动把身体练好的。”章欣怡说,“对了,我是做财务的,你呢?”

    钟屏道:“我在司法鉴定中心工作。”

    所有人第一次听到钟屏的工作,都眼睛一亮,章欣怡也不例外:“司法鉴定?那就是帮公安局破案的?”

    钟屏笑笑,耐性跟她解释自己的工作性质,“我是做dna鉴定这块的,现在还只是一个助理。大部分时候我们接的都是私人案子。”

    章欣怡问:“那来验dna是不是可以匿名?我拿了别人的头发,可以直接来做吧?”

    钟屏点头:“严格来说,需要双方提供有效证件,签字确认,不过么,很多时候那些来验dna的人,原因并不那么光彩,直接拿了别人的毛发血液来做当然可以,只不过没有法律效力,不能用来打官司。还有,头发得带毛囊。”

    “这个我知道,电视剧里都这么演。”

    过一会,开始上陡坡,下脚的地方是一个个凸出的石块,章欣怡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挤开了,钟屏爬完一段路,再扭头,边上的人换成了陆适。

    大家都开始喘上了气,陆适经过之前的几回锻炼,体力渐长,这会也习惯了肩膀上的重量。

    陆适说:“你之前有没有爬过这儿?”

    “几年前来过两回。”

    “要一直爬到山顶?”

    “接近山顶的位置吧,那里地势适合露营,还有水源。”

    “得多久?”

    钟屏打量他,问:“吃力了?”

    陆适瞥她:“我就问问。”

    “太久没来了,我也记不清,总之你做好心理准备,没那么轻松上去。”

    确实不太轻松,钟屏没掌握好下脚的地方,打滑了两次,还是陆适扶了扶她。

    陆适稀奇:“你爬山就这样?”

    钟屏说:“球鞋不太好。”

    陆适低头一看,球鞋尺码挺小,红色的部分已经褪色,鞋面有些毛糙,显然穿得有些久,防滑效果变差。

    陆适说:“行了,那你挨着我。”

    钟屏定定地看他一眼,没吭声,显然对他十分质疑。

    陆适一瞥:“收起你的眼神。”

    钟屏笑笑。

    后面的章欣怡几次想挤上来,都没找到机会,钟屏边上那人将位置霸得牢牢的,一步都不错开。

    队伍里统共就四个女生,另外两个结伴,她不想落单。加把劲终于蹭到个边,那男人胳膊刚好往后一撞。

    “啊!”

    前面两人回头。

    钟屏见章欣怡晃了晃,赶紧扶住:“没事吧?”

    “呃……没事,没事。”章欣怡瞟了陆适两眼,慢慢跟在他们身后。

    爬了已经有一会儿,大家显然都吃力了,钟屏从包里掏出个相机,加快步伐,陆适喊她:“干嘛去?”

    钟屏说:“我上去拍照,你慢慢爬。”

    使劲赶到队伍前面,钟屏叫了声:“队长。”

    何队长朝后面的人示意:“大家可以原地休息一会,我们拍几张照。”

    钟屏快速按了几下快门,把大家的疲惫都拍了进去。

    原地休息,最多十分钟,大家继续赶路。

    树影重重,时不时就冒出几只虫子,不怕生的落到人身上。钟屏挠了挠胳膊,皮肤上很快就凸起了一大块包。

    钟屏问词典:“驱蚊水是不是在你包里?”

    词典找出一瓶递给她:“这么早就有蚊子了?”

    “准备工作没做好,”钟屏忍不住又挠了两下,“好痒。”

    “你别挠,你这包真吓人。”

    钟屏体质特别,别人被蚊子咬一口,包就一般性大,她被咬一口,包至少是人家两倍大,而且她还特别招蚊子。

    词典庆幸道:“夏天到了,幸好有你在,驱蚊水放你包里吧,反正大家都用不着。”

    钟屏气了气,把驱蚊水往背包兜里一塞。

    漫漫山路,长的让人看不见希望,很快的,大家再也没有力气聊天,各个咬着牙,拖着两条腿,麻木的爬在越来越崎岖的路上。

    又是一个高陡坡,陡的连下脚踩的地方都没有,队员们互帮互助地或拖或拉,把人带了上去。

    钟屏选定几个点,落下脚,使一个巧劲,三两下跃了上去,又一下子跪倒在地,膝盖磕到了石头尖上。

    后面摔上来一个包,钟屏回头,顾不上伤口,问:“我拉你?”

    陆适刚把包甩上去,闻言一滞,没好气地说:“你让开,小心我撞着你。”

    钟屏往边上让了下。

    陆适一脚踩上坡,试了试感觉,随即往上一蹬,没成,整个人滑了下来,又试了一次,终于四脚朝地的爬了上去,姿势狼狈,完全没有任何美感。

    钟屏抿嘴一笑,“把包背上,快到了。”

    陆适累得要命,背上包,继续跟着队伍走。

    千难万险,披荆斩棘,终于到达了露营点。

    何队长一喊停,大家劫后余生似的欢呼了一声,全都累趴了下来,四角龟一样躺到了地上。

    钟屏也累得不行,稍作休息,喝了几口水,又站到一块大石头上,当起了摄影师,捕捉下每一个人最难看的样子。

    陆适扶着一棵树坐下,看见镜头过来,他赶紧用手遮挡,另一只手捋了几下头发,再拉了拉t恤,这才把脸重新露出来。

    钟屏看见他的小动作,愣了足有五秒,反应过来,差点笑出声,好不容易忍住了,赶紧摁下快门,拍下一张众人当中最英俊的照片。

    休息够了,大家终于有兴致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

    此处近山顶,地势平缓,远眺一片郁郁葱葱,树上还结着不认识的野果,山风微凉。

    钟屏和队友们拿出帐篷,打断大伙儿的闲情逸致,“好了,先把帐篷搭起来,待会还要做饭。”

    总共二十二个人,帐篷都是自带的,有的两人组团,大家各自选地。

    陆适的帐篷前两天刚买,他没经验,这会儿临时抱佛脚,握着几根支架研究着往哪里穿。

    何队长看见他那边的情况,喊钟屏过去:“去教他怎么弄。”

    钟屏只好放下手上的活。

    陆适刚准备动手,见钟屏过来,说:“正好,这东西往这个洞里穿进去?”

    钟屏蹲到他边上,把帐篷的面朝上,道:“支架就是从这个洞里穿过去的,就这样。”她拿起一根支架,给陆适做示范。

    陆适看了一遍,剩下的自己操作。

    钟屏从旁指导:“卡在这里……对……这个是固定在地上的……上面十字交叉……”

    费了一番功夫,陆适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帐篷,他插腰站那儿欣赏了片刻,招招手:“相机给我。”

    “嗯?”钟屏把相机递过去。

    陆适把镜头对准前方,拍下一张纪念照。

    “你的帐篷呢?”

    “嗯?”钟屏道,“还没搭。”

    “拿来,让我练练手。”

    钟屏没所谓,去把包拿了过来,她之前已经选好了地方,位置较偏。陆适三两下把帐篷摊开,又费了一番功夫,终于在钟屏的配合下,搭成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个帐篷。

    快要天黑了,接下来要解决晚饭问题。

    小煤气罐打开,锅里加水倒泡面,扔进去一堆火锅丸子和蔬菜,另一边煮米饭,五六个食盒摊开,里面是泡菜和一些肉类熟食,没一会儿香味就出来了。

    大家像饿死鬼投胎一样,一哄而上,钟屏捞到了一大碗面条,赶紧躲到边上吃。

    陆适埋头往嘴里塞东西,塞到一半,看见钟屏鼓着腮帮子,一边嚼着食物,一边给人发东西。

    他好奇地看了会儿,顺手捞起两粒丸子,没多久把人盼来了,人还没到跟前,他就问:“什么东西?”

    钟屏吃完最后一口面条,把碗搁地上,从腰包里摸出一张卡片。

    卡片银|行卡大小,白底黑字,正面中间红条贯穿,左上方红色“十”字,边上写着:南江市红十字会。

    翻到后面——

    持证人:陆适

    证件号码:xxxxxxxxxxxxxxxxxx

    培训项目:心肺复苏cpr;创伤救护careforinjuries

    签发日期:2018-05-08

    盖着个大红章,最最上面写着:

    南江市红十字会—急救员证(初级)

    薄薄的一张卡片,摸在手上,仿佛还带着温度。熨帖柔软,像冬日里晒着的太阳。

    陆适心里的感觉有点怪异,说不出道不明,舒服愉悦,好像从前无数次那样,得到了一颗甜枣。

    然后,转瞬即逝。

    “谢了,效率挺快啊。”他把卡片塞进兜,继续吃东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