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天与地,有一根绳的距离 > 第20章 两第天两夜(四)

第20章 两第天两夜(四)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热闹的夜市人来人往,喧嚣鼓噪,他却好像什么都感受不到。本文由  首发

    钟屏:“我好了,走吧。”

    陆适定定地盯着她。

    “陆适?”

    两秒后,钟屏脸微热,“陆适!”

    “啊,”陆适终于开口,“走吧。”

    什么话都没有,转身先走了。

    市场内道路狭小拥挤,三步一家店,五步一堆垃圾,陆适的心思却不在这里。

    女为悦己者容,她第一次穿裙子出现……

    陆适的心脏像被踹了那么几脚,走几步被踹一下,他想回去换件西装,可惜包里只有汗臭味的t恤。

    平复一下情绪,陆适转身。

    钟屏落后陆适一步,眼睛斜上瞄了他几回,想到他刚才站在铺子前一动不动的样子,她心里有点怪。

    钟屏挠挠下巴,眼睛往边上胡乱瞟,突然发现前面的人停住了,她赶紧一个急刹,仰头看向对方,“怎么了?”

    夜市迷离的灯光下,钟屏这一身打扮愈发显得鲜嫩亮眼,膝盖上的伤口不太明显,一双小腿又长又直,球鞋仍是那双旧的,看着活泼,不丑。

    周围什么样的男人都有,经过时瞄了又瞄。

    陆适下巴看人,凉飕飕地扫了边上一眼,回头又看向钟屏,扬起嘴角,按住她的脑袋,向下一扣,顺势带向前,“跟上。”

    钟屏有点僵,等脑袋上的手松开了,她刚抬起头,陆适又把她肩膀一搂,一辆垒着货物的推车刚好过去,差点勾到她的外套。

    “你小心点。”陆适还搂着她。

    真娇小,长这么清纯这么好看干什么……

    钟屏肩膀烫,别扭地抖了下肩,没抖开,又被陆适搂着,带到了一家商铺的门前,给一堆堆的货物让路。

    “让一让,让一让,小心别碰着。”

    不知哪家老板大晚上进货,数辆推车把行人都挤到了边上。

    陆适的声音跟送货声夹杂在一起,“你有一米六么?”

    钟屏刚站稳,抬头问:“什么?”

    商铺门口两边也摆了货架,有两个行人也被挤了进来,空间变得狭窄无比,陆适又把她往里带了带。

    陆适低头,在她耳边道:“我说,你有一米六么?”

    “……”

    “有。”钟屏推推他,让他再往里面走走。

    “净身高?”

    钟屏忍着,“一米六多!”

    陆适笑笑,又往里面进了两步,再进就没路了,商铺小得像麻雀,里头还挤着嗑瓜子的老板娘和两个中年男人。

    老板娘吐出瓜子壳,熟练地招呼:“进来随便看看,我这里刚进货,有浪莎花花公子七匹狼,啊,男士女士都有。”又指着墙上,“小姑娘要不要试试胸罩,这是曼妮芬的,商场同款。”

    小铺子里挂满了文胸和内裤,最近一排的内裤是ck的。

    钟屏:“……”

    老板娘调笑:“你们不要搂得这么紧嘛,看中哪个跟我说,帘子后面可以试穿胸罩。”

    中年男人一号开玩笑:“人家小姑娘好意思在这里试啊。”

    中年男人二号跟老板娘说:“我们开个房间等你,这边先让你照顾客人。”

    老板娘扔了他一粒瓜子,“我把你老婆找来,你现在过去开房间。”

    钟屏:“……”

    外头的路通了,陆适睥睨了几人一眼,又带着钟屏往外走。

    刚才后进的两人要进来光顾,又是一番拥挤,陆适搭着钟屏的背,把她推到前面,侧身护在她背后。

    终于走了出来,陆适自然而然地放下手,说:“走吧。”

    地上都是些烧烤竹签一类的垃圾,路人照旧多,钟屏走得有点慢。

    陆适心情极好,跟钟屏闲聊,“这地方叫什么来着?”

    钟屏:“小商品市场。”

    “外面街道改建的像模像样,这里还是几十年前的风格,不过也挺有意思。”

    钟屏觉得自己有点矫情了,挽了下头发,恢复大大方方,“听说街道也是去年刚改建的,为了评选什么小镇,费了大力气,节假日来这里旅游的人也不少。”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走出市场,往主街去了。

    周六晚上人不少,油炸摊和烧烤摊随处可见,夜里起了风,香味飘得远。

    衣服被吹得鼓了起来,钟屏裹紧外套,走走停停,目不暇接。她不抗饿,现在就想找到好吃的。

    古色古香的两排店铺里,卖得基本都是食物,各种糕点烧饼还有速食小炒。种类多,钟屏却并没选择困难,一溜下来挑了几种糕点,装袋后打开让陆适选:“你吃哪个?”

    陆适:“……”

    陆适最后挑了一个看起来没那么娘炮的点心,一口咬下去全是红豆沙,他说:“晚饭就吃这个?”

    钟屏摇头,嚼着满嘴的糕点说:“你要吃饭吗?或者吃面?”

    “随你,你想吃什么?”

    “走走看吧,哪个近就吃哪个。”

    一直走到第一家面店,钟屏已经解决了三块点心。

    店铺里客人多,只剩两张空桌,两人选了靠落地窗的位子,各点一碗荤面。

    面上桌,陆适已经举筷了,钟屏却不急着吃,拿出手机给面条拍了几张特写。陆适捞着面条说:“你们饭前拍照这都是什么毛病?”

    钟屏低着头,正按着手机,“这没什么啊。”

    陆适又吃了几口,突然想到什么,也掏出了手机,点开朋友圈。

    果然,最新一条是钟屏发的:

    跟老同学旅游,晚饭是牛肉面,小镇的糕点不错哦。

    下面是面条配图,还有塑料袋里吃剩的两块点心。

    跟老同学旅游……

    陆适呛了一下,咳嗽两声,把手机锁了屏。抬眼看向对面的人,她已经吃上了,还拿起醋瓶倒了些醋。

    “你要么?”钟屏注意到陆适的视线,举了举玻璃瓶。

    陆适勾唇:“不用,你自己吃吧。”

    大碗面条,分量实在,钟屏早前已经吃了三块点心,这会儿吃面也不含糊。

    吃得热了,她脱下外套,只剩里面的无袖连衣裙。裙子曲线紧,尺寸贴身,把胸前的弧度勾勒的格外醒目。

    陆适半口面条挂在半空,慢慢嚼进嘴里,眼睛贴在对面下不来,过了会儿,他清了清嗓子,佯装随意地问道:“怎么突然穿裙子了?”

    “嗯?”钟屏腮帮子里全是面条。

    陆适说:“第一次看你穿裙子,平常不都是白大褂和sr的制服么,哦,还有运动套装。”

    钟屏说:“这个季节穿裙子刚好吧。”

    陆适牵了下嘴角,道:“你出来集训还带裙子?”

    钟屏想了想,说:“拍照好看。”

    陆适笑笑,也不再多问,只是付钱的时候没再aa,斜了眼拿着钱包的钟屏,他扣住她的手腕,说:“行了,几十块钱还这么计较。”

    钟屏见服务员已经收了陆适的钱,只好说:“那下次我请。”

    “唔。”陆适模棱两可地应了声。

    走出面馆,风比来时更大,钟屏把外套穿上,理了理头发。

    两人慢慢往回走,路上陆适接了一个电话,高南打来跟他说陆学儿的事,他一边应付着,一边注意着钟屏。

    见钟屏盯着一家小吃铺,他小声问:“想吃?”

    “嗯?”钟屏看向他。

    电话那头的高南听见了,说:“什么?”

    陆适:“没什么,不是跟你说。”

    高南:“……你边上有人?”

    陆适:“啊。”

    高南:“方不方便说话?”

    陆适:“那点破事儿,我爸要见她你就把她带去,说不定一尸两命再气死一个,正好。”又冷笑,“不过就她那怂样,你请不动她。”

    高南:“……”

    钟屏听见,诧异地看了眼陆适。

    陆适对上她的视线,正了正色,对电话那头说:“啊,那回头再说吧,挂了。”

    手机塞回兜里,他朝小吃店示意,“走,买点尝尝。”

    店门口垒得高高的一堆小吃,一圈一圈的金黄色,油炸的,看起来挺脆,不知道是什么,陆适问老板:“这什么东西?”

    老板说:“这是馓子,很好吃的,买几斤吧。”

    陆适也不问钟屏,做主道:“你看着称点。”

    “好嘞,”老板把馓子装袋称重,嘴上不停地说,“你们没有吃过这个是吧?”

    “没吃过,”陆适看向钟屏,“你吃没吃过?”

    钟屏还在想着那句“一尸两命再气死一个,正好”,突然听见陆适问她,她回过神,摇头说:“没有。”

    老板笑道:“这个可以干吃,当零食当饭都行,还可以当面条煮,下火锅,打个蛋放点糖,好吃得不得了。我这家店有名的,还上过报纸,你们吃的好再来光顾!”

    称了满满一大袋,陆适付的钱,转身把塑料袋给钟屏,“吃吧。”

    “我尝尝看。”她不拿袋子,掰了一点下来,吃了一口,嘎嘣嘎嘣脆,很香。

    “好吃?”陆适问。

    钟屏点头:“好吃。”

    陆适也掰了点下来,尝了尝,还不错。

    陆适拎着袋子,两人边吃边走。

    经过清韵书院,钟屏突然喊停:“等一等。”

    “嗯?”陆适一瞧边上的建筑,问,“怎么,想进去看看?”

    钟屏打量着:“晚上应该不能进吧。”

    “试试看。”陆适绕过花坛,走向书院大门。

    大门紧锁,不见光亮,陆适敲了几下,“有人吗?”

    得不到回应。

    钟屏说:“算了,晚上肯定不开放。”

    她掏出手机,递给陆适说:“你帮我拍张照。”

    陆适挑眉,接过她的手机,正要去拍,钟屏又喊住他:“等一等等一等。”让他打开塑料袋,又掰了一根馓子。

    “好了。”钟屏说。

    陆适也不觉得烦,走远一些,让她站好。

    钟屏极上镜,脸小,身材娇小却比例好,举着一根馓子微笑,对着镜头无比自然。

    陆适给她连续拍了好几张,还让她多走几步换个背景,钟屏也不反对。

    陆适越拍越顺手。

    他很少拍照,手机摄像头更像摆设,拍人更是少有,今晚却开了先河。

    镜头里的钟屏大方自然,或给个侧脸,或笑得眉眼弯弯,不怯不矫情。他心脏又被踹了几下,隔着手机屏幕,他眼神越来越深。

    钟屏见差不多了,先喊停:“好了,拍了一大堆了。”

    陆适一时不想停,说:“再换个地方拍几张?”

    “不用,这些够我用了。”

    “用?”

    钟屏笑笑,没说话。

    离开书院门口,两人继续往回走。

    馓子量多,吃着最好消磨时间,陆适时不时地停一下,把袋子打开,钟屏这时会低下头拿,头发自然垂下来。他盯着她的头顶,看她慢慢抬起来,咬一口细长酥脆的馓子,嘴角微微上扬,娇俏无比,根本不像会从170米高空降下来的人,也不像将自己置身飞瀑的人。

    更加不像会从直升机上滑下绳子,将他救出的人。

    钟屏又低下头掰了点下来。

    陆适忍不住,抬起手,将她的头发挽到耳后。

    钟屏抬起头,愣了愣,掰下来的馓子还拿在她手上,她退后一步,一时有点呆。

    陆适盯着她,也不动。

    许久,风把钟屏头发吹乱了,她快速顺了几下,拿着馓子一指,“快走吧。”

    脚步加快,不再像之前那样闲适。

    陆适笑笑,踹着心脏,悠哉游哉地跟了上去。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小商品市场,里面仍旧人山人海,走路都要谦让。

    钟屏速度降了下来,陆适走在她边上,她侧头看着另一边的商铺,卖脸盆的、卖板凳的、卖玩具的、卖衣服的……

    没几步,听见有人叫她,“钟小姐。”

    钟屏一看,“武叔叔。”

    武叔叔正从市场里面走出来,笑着跟她打招呼,“你来这里逛啊?”

    “嗯……”钟屏说,“我住这边的旅馆。”

    “哦,这里还是不错的,挺热闹的,买东西很方便。”

    钟屏胡乱点头。

    武叔叔又说:“我来这里打印。”

    “打印?”

    “里面有打印店,我打印寻人启事,”武叔叔说,“我明天再过来拿,打印店现在一个老人家看着,说不会打字,要等明天他儿子过来弄。”

    钟屏问:“你在这镇上贴寻人启事?”

    “嗯,我到处贴,不是跟着包工头走嘛,走一个地方贴一个地方。”

    说了一会儿,武叔叔就先走了。

    钟屏刚转身目送对方离开,突然腰上一紧,被人搂住。

    “到边上。”

    头顶热气。

    又是一溜人从里面出来,看着像三教九流,穿得不伦不类,胳膊和脖子上都是纹身,人数众多,边走边大声骂着什么。

    经过看见钟屏,一个人流里流气地吹了声口哨:“美女!”

    同伴们都看了过去,起哄:“正点。”

    “美女要不要一起吃个宵夜?”

    钟屏皱眉,搂着她的人脸色一沉,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

    那人吹完口哨才注意到一个男人正搂着这美女,对方个子比他们高一大截,体型也宽,像个能打的。

    不想惹事,那人又装作若无其事地转回了头,撞了撞同伴的胳膊。

    一群人渐渐走光,腰上的手还没松开,钟屏挣了下。

    陆适低头说:“时间还早,要不要再逛逛?”

    钟屏红着脸,又僵又有些急躁,一把抓住腰上的大手,使劲一掰。

    “咝——”陆适心底倒抽了口气,差点忘了钟屏这把子力气。

    钟屏用力掰开了对方,尽量镇定地瞥了他一眼,说:“回去。”

    她往前走,陆适几步跟了上去,正要开口,突然又有一群混混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嘴里骂骂咧咧,“那帮龟孙子,老子明天要他们好看!”

    见周围路人都看了过来,又凶神恶煞道:“看什么看,我|操|你|妈!”

    目送一群人离开,周围终于安静下来。

    已经到了旅馆门口,钟屏招呼也不打就要进去,陆适一把抓住她。

    “干嘛。”钟屏往回抽手腕。

    陆适把塑料袋塞她手里,“这个给你。”

    “……”

    “不要。”钟屏说。

    “啧,”陆适道,“让你拿就拿着。”

    硬塞给她,过了两秒,又拍拍她的头,说:“你穿裙子很好看。”

    再过两秒,又加一句,“早点睡,乖。”

    钟屏见鬼一样,也不拒绝塑料袋了,转身就往里跑。

    嫩黄色的裙摆飞扬起来,陆适一直看着她,直到没了影,他嘴角的笑容也还没收回。

    钟屏开门进房间,心跳还不稳。

    章欣怡正在玩手机,见她回来了,笑道:“你可算回来了,我给你带了蛋糕。”

    “哦……谢谢。”

    “刚才我看你睡得香,吃饭就没叫你,你吃过了吧?”

    “吃过了。”

    “我跟婷婷她们刚才逛了一圈,这小镇可美了,照片随便拍拍都能当墙纸,哎——”章欣怡注意到钟屏手里拎着的东西,“这是什么?”

    钟屏想起来了,把塑料袋递给她,说:“馓子,你吃吧。”

    “好不好吃?”

    “挺好吃的。”

    章欣怡不客气的扯出了一根,“唔,很脆,好吃。”又问她,“你一个人去吃饭的?”

    “……不是。”钟屏挠挠下巴,“你先吃着吧,我去洗洗。”

    “嗯,你去吧。”

    卫生间不大,装修却不错,镜子占了大半面墙壁。

    钟屏对着镜子看了会儿,来回走了几步,又扶着水池低下头,抠了抠边缝。

    外面的章欣怡喊:“小钟,这东西很好吃啊,你在哪里买的?你说我们明天走的时候,我要不要带点回去?”

    钟屏说:“我明天把店指给你。”

    过了会儿,钟屏淡定下来,开始刷牙洗脸,外面也一阵安静。

    等她吐出最后一口牙膏沫的时候,外头的人突然压低声音,鬼鬼祟祟的问她:“小钟,那个……陆适,他名字我没记错吧,就是长得特别高的那个,你跟他熟吗?”

    钟屏一怔,马上说:“一般。”

    “他那个shi,是适合的适吗?”

    “……嗯。”

    等了一会儿,外面又没声了,钟屏漱口。

    “他平常是做什么的?”

    钟屏停了停手上的动作,说:“开公司的。”

    “哦。”

    稍顷,“我加他微信了,他还没回复。”

    钟屏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门。

    “他朋友圈没个人信息啊,最近一条是餐厅开业,他开餐厅的?呀,是这家餐厅啊!”

    “……”

    “他看起来挺傲的,好像不太合群,我看这两天就跟你说话最多,他人……怎么样?”

    钟屏想了想,装作没听到,赶紧洗了把脸,又进淋浴间里冲了冲。

    冲完关水,外面的人没再说话,她换上睡觉的t恤出来,一转头,就见窗户大开,章欣怡正坐在床上,微低着头,挺得笔直笔直,侧脸正好对着窗户。

    窗户过去,二楼上,陆适正百无聊赖地抽着烟,突然察觉到对面有人出来了,他立刻望了过去。

    陆适一笑,扬了扬下巴:“还没睡?”

    钟屏几步走到窗边,握住手柄,用力将窗阖上。

    “小钟,别关窗,透透气。”

    “开空调吧,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训练。”钟屏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