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总有鬼魂向她告状[综英美] > 第1章 .1心狠手辣的情人

第1章 .1心狠手辣的情人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一章

    死亡。

    子弹穿过胸口。

    血染红了伦敦公园路四季酒店的总统套房。

    门啪嗒一声被阖上,一张‘请勿打扰’的告示牌被挂在了门口。

    人走远了,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三天后

    血色早已凝结。

    尸体开始出现*性膨胀现象。

    倏兀间,房间里的空气骤然降低,浴室边还在滴水的龙头凝结上了一层冰霜。紧闭着的门窗边,窗帘轻微地飘动着。

    紧接着,血泊中的人似动了一下。

    ***

    一周后,伦敦,贝克街221b

    这是221b的一个平凡清晨,华生从卧室里打着哈欠出来,他那个合租的室友昨天又不知道发什么疯,凌晨开始拉小提琴,从贝多芬到门德尔松,现在是e小调,哦,我的天!当华生听到六首曲子的时候,他终于忍无可忍拿出了哈德森太太提供的友情棉花塞进了耳朵,好不容易有了睡意,谁知道夏洛克竟然开枪了。对着墙壁,在半夜!

    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

    华生很生气,他打算今晚住到珍妮特家去。

    也许,现在就该走!

    华生打算给自己的租客留下一个充满愤怒的背影以示抗议时,却发现夏洛克已经坐在沙发上——是那张他喜欢的单人沙发。他坐着,竟然还换了一身西装!

    看来,有事发生。

    果然,当华生快要走到门口时,就被夏洛克叫住了。

    “他是我的助手。”华生听到他如此介绍道。

    华生对上夏洛克的眼睛,顿住脚步,放下已经拿在手里的大衣,转身走到桌边,改拿起了他的本子和笔,开始例行的记录。

    对面的女人并没有看他。

    她就坐在那里,以手撑颚,神情淡然,一点都没有以往前来咨询的人那样的焦急和窘迫。

    她慵懒地半倚在沙发上。

    直面这位女士时,华生才感觉到了压力,一种不同寻常的气势,让人呼吸一窒。可刚才他出房门走到客厅时,却没有察觉到半分(准确的说,如果不是今天夏洛克的状态异常,要知道前几天他还因为无聊而陷入抓狂状态)他压根没有意识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对于一个上过战场拥有着绝对警惕性的人来说,这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

    而且这位女士,并不是那种没有存在感的人。

    金色的长发耀眼而明亮,贴身而华丽的繁复长裙,即使他不看懂上面线条勾勒出来的图案,也觉得那十分的昂贵。

    她看上去非常美丽。

    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但待那双漆黑的眸子转过来时,华生却错开视线,刹时低下了头。

    ‘扑通,扑通……’

    心脏剧烈跳动着。

    并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慌乱。

    华生握住笔的手紧了紧,整个人绷紧了身体。

    “我接受你的委托。”夏洛克的目光从华生身上一闪而过,接着,他对着面前的女人道:“能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吗?我想你应该想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锋芒在背的危险感褪去,华生莫名松了口气。

    原来是客户!

    等等,夏洛克竟然问请求帮助的人主动要电话?

    打算第一时间将消息告知客户。

    他什么时候这么贴心了?

    华生诧异地看了夏洛克好几眼。

    “不用了。”女人站了起来,拒绝了夏洛克难得一见的主动。

    “我会知道的。”

    足有十厘米高的鞋跟踩在地上,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

    纯手工制作的裙子-最昂贵的高级定制-至少超过40000英镑-修剪整齐的指甲-从事室内工作x(夏洛克的视线落到那消失在门口的鞋上,很快把上一个想法推翻。)

    他的手指在手机上飞快按着,接着便搜索到了想要的东西:

    鞋子上镶嵌的,罕见的缅甸红宝石-一共464颗-464-具有纪念意义的数字,生日?-错!-某种密码组合?-比尔密码?-错!-特殊喜好?信仰?驱邪-不,不对。

    想法不断被推翻,但夏洛克却没有任何的挫败感。

    他的这位客户非常耐人寻味。

    富裕,危险,未知。

    “相当有趣!”夏洛克噙着笑,整个人感觉都活了过来。

    “终于有事情做了!”

    ***

    那位女士并没有来多久。

    华生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她才刚坐下。

    而从坐下到离开,华生只听到她最后说的那句话。所以委托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虽然很多时候他都不知道夏洛克下一步会做这什么,但无疑,这一次是最让他感觉怪异的。从雇主开始,一切就非常的神秘。

    她只留下了一张卡片。

    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介绍,甚至,她都没有陈述任何的要求。但夏洛克却接了下来,而且比往常更加兴奋。

    华生有些莫名。但他相信夏洛克。

    可等到跟着夏洛克来到一家豪华酒店的套房时,他的表情则变得有些犹豫起来。

    也许他不该来的。

    酒店没有报案,也没有任何的失踪记录。这家伦敦公园路四季酒店的安保人员的身手比苏格兰场的探员还要优秀,保全设施工作严密得堪比英国博物馆。

    在这样一个地方,出现犯罪的机率相当低,所以,他们到底要找什么?

    难道,那位女士想要拜托夏洛克找到她丈夫的出轨证据?或者是消灭她自己的?不,夏洛克不会接那样无聊的委托。

    而且少于7分的案子,他压根不会出门。

    拿着门卡来到最顶楼的夏洛克打开了房门。

    华生跟了进去。

    低调奢华的套间,干净明亮,沙发上摆放着酒店今天刚干洗好的衣物,餐桌上甚至有一瓶放在半满冰块桶中的香槟。

    跟着夏洛克在客厅中走了一圈后,他都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

    唯一不妥的,会不会是跟着一起来的他?

    也许,那位女士只是想单独约见夏洛克。

    他早该想到的,对方可是什么都没说,就递给了夏洛克一张房卡啊!

    这意味着什么……

    难怪之前她看他的眼神不对劲。

    华生跟着走到了里面的房间,但在门口,他的脚步却再也迈不开了:“呃,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夏洛克扫了他一眼,笃定道:“你的约会在晚上。”

    又被看穿了!

    夏洛克没有理会华生的懊恼,他进入了房间。

    华生:“我们到底在找什么?”

    夏洛克:“犯罪现场。”

    华生认命地跟了进去,说实话,他完全看不出来这个房间曾经发生过命案。再说,即使发生过,线索也肯定全部被清理干净了。毕竟,这里是一家酒店!

    但夏洛克似乎非常执着。

    他的视线转动,精确地审视着这个房间的每一个细节。

    准备好的浴袍,没有其它衣物-打算洗澡-她一定认识凶手-陌生人不可能在正打算洗澡的时候去开门-关系很亲近,一个情人,也许?-中央空调系统正常-房间温度过冷,特别是这间-角落中的水珠,温度曾低于零下,还没有可靠数据。

    夏洛克将此处的疑惑打上了重点的标记,放到了记忆宫殿的某个档案中。

    “约翰,搭把手。”

    夏洛克将床垫整个翻了起来。

    “子弹?怎么可能!”华生看到了嵌入床垫中的弹头。

    38口径、9毫米子弹-干净利落,手法专业-职业杀手。

    一个职业杀手的情人?

    被替换掉的床单-用来裹那具消失的尸体-床垫凹陷的弧度-尸体至少躺过三天。

    华生:“我们也许该先通知苏格兰场。”

    “那群蠢货什么也找不到。”夏洛克嘲讽道。

    “你看出了什么,夏洛克?”

    “受害人是女性,二十岁左右,约莫90磅重,身体很瘦。”他开口说道,声音低沉,平直,专注:“床垫上形成的压痕,5.6英寸左右的身高,从凹陷程度上看,尸体在上面躺了三天左右。”

    华生心里一沉,已经能够联想到曾经在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不幸的事情。

    可,不对啊。

    “这不可能,这是一家高档酒店,即使是一般的酒店,每天中午十二点也有会客房服务准时替换床单清理房间。如果一个客人真的死了三天,不会这么久都没有人发现。”

    华生还没来得及再问,就看到夏洛克再次回到了客厅。

    夏洛克的视线在干洗的衣物和香槟上略过,接着,他拿起了座机,呼叫了客房服务。

    他的声音偏高,语气有些尖锐:“我预约的按摩师怎么还没来!对!我住在1201,对!我当然是奥萝拉·伊夫林的朋友,不然你以为我是谁!我们今晚要开party!需要专业按摩师!什么?她竟然预约了水疗和电影?几点?凌晨?好的,我想是我搞错了。谢谢!”

    华生满脸问号:“奥萝拉·伊夫林是谁?”

    夏洛克将手里的房卡扔给了他。

    “原来是今天早上那位女士。”

    “是这张卡真正的持有人。”夏洛克道:“也是死在这个房间的女人。”

    “what?!”华生惊讶:“怎么可能,如果刚才我没有听错,那位奥萝拉·伊夫林叫了客房服务,甚至今天还有别的预约。但照你刚才的说法,她已经死了至少三天了,难道在三天前她就预约好了之后的事?这也说不通啊。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发现?”

    “首先,在安保严密的总统套房杀人,却没有被任何人发现,酒店没有察觉到异常。这个房间每天都有客房服务,凶手不是在酒店上班,就是黑了服务系统。当然我更倾向于后者。”夏洛克的声音平缓,但语速却非常的快:

    “其次,脸和胸部正贴着床铺,没有人会用这种姿势睡觉。弹道的痕迹表明,她背对着凶手,他们很熟悉,也许是情人。他把她按在床铺中,一枪毙命,处决式抢刑。没有挣扎,手脚利落,没有回收子弹,他很自信,即使警察找到子弹也捉不到他。他是职业杀手。”

    “最后,你的整个问题都是错的!尸体在床上躺了至少三天,不代表她是在三天前死的,她的尸体不见了,有人带走了她的尸体,三天后才想要弥补,掩盖踪迹?不,那样他们会一起将子弹带走,尸体很重要,为什么?”

    “两批人。”行刑者自信,手脚干净,第三天出现的掩盖者却有所忌惮。

    最关键的——是那具尸体!

    夏洛克的嘴角微勾,整个眼睛都亮了。

    奥萝拉·伊夫林

    你到底有什么秘密!

    夏洛克将手机扔给了华生。

    “现在,你可以报警了。”

    黑色的风衣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度,夏洛克找到了新的线索,华生才通知完雷斯垂德探员,抬头,眼前就只剩下一个行色匆匆的背影。

    他立刻跟了过去。

    而此刻,在两个人身后还跟着一道看不见的阴影。

    死神lon正尽职地向着女神报告:

    [11:10am]

    他们离开了酒店。

    [11:52am]

    他们到了伊夫林宅邸。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