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总有鬼魂向她告状[综英美] > 第1章 .7心狠手辣的情人

第1章 .7心狠手辣的情人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七章

    满怀愤懑的亡灵女巫没有跟他们一起走,她在听到‘莫里亚蒂是主谋者’后,就离开了。她要和他亲自对峙,搞清楚一切的事实。

    这一次,黛斯并没有插手。

    事实上,亡灵女巫只是在重复着过去的错误而已。

    即使死了一次,她依旧斗不过莫里亚蒂。

    这是智力上的区别。

    天生永远无法跨越的横沟。

    她不但弄不死莫里亚蒂,很可能会再次被他当成棋子,玩弄于鼓掌之间。

    黛斯并不会提醒她。

    亡灵女巫走后,夏洛克和华生便跟着黛斯走了。

    他们来到了国王十字站。

    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国王十字站是大型铁路终点站,每天的人群都川流不息。

    华生跟着那位至今他还不知道姓名的女士来到了繁忙的9号和10号月台前。

    许多形色匆匆的人从他们的身边走过,但黛斯并没有带他们去任何一个站台,而是将他们带到了中间。对着一面墙,华生纳闷道:“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我彻底乱了。”

    很快有几个推着行李的人来到了这里,他们跌跌撞撞,像是很着急。

    “都怪你,哈利!要来不及了!”

    “快走吧,罗恩小弟。”双胞胎推了还在愤愤不平的罗恩一下,偏棕红色头发的少年猛地跌进了墙壁中,接着消失了。

    “嘿,你们也是去9又3/4站台?快走吧,霍格沃茨特快要开走了!”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后,很快也推着行李冲了进去。

    华生看着穿墙而去的几人,目瞪口呆。

    夏洛克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

    他摸了一下墙壁,正想要试验一下的时候,就被黛斯拉住了。

    翘起的卷毛有些蓬乱,他看着她,那双一向聪颖的蔚蓝眸子里难得闪过了片刻的迷惘。

    真是个过分可爱的家伙。

    “你确定要进去?”黛斯望着他:“不需要我多余的提醒,我想你聪明的大脑应该早已经告诉你即将会面临的危险。”

    “是的。”夏洛克道:“我并不畏惧,这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不畏惧危险,还是死亡?”

    “两者都不。”

    闻言,黛斯笑了一下。她伸出了手。

    “我带你进去。”

    夏洛克看了她一眼,继而握住了那纤细白皙的手掌。

    温暖,柔软。

    像是真实的人体的温度-还有待进一步确认。

    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研究的黛斯伸出了另一只手,拉住了还正在重建三观的华生。

    三人穿过了站台的墙壁。

    华生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再次睁眼后,抬头,就看到了一块站台指示牌:

    ‘9又3/4站台,霍格沃茨特快。’

    一辆鲜红的蒸汽机车正停在那里,白色的蒸汽在四周蒸腾,那古老的列车看上去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产物。

    络绎不绝的人群,时而还有几个穿着黑色的长袍、尖顶礼帽,典型巫师打扮的人出现。

    他们像是走进了一个错乱的时空。又像是在参加一个隐秘的巫师集会。

    华生惊叹着这一切。

    而夏洛克就像是一个看到了糖果的孩童。

    这些即将在他面前展现出来的未可知的事情让他充满了干劲。

    魔法只是未知的科学。

    他会看破一切的秘密。

    而就在此时,站台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尖叫声。

    原本有条不紊等待上车的人群惊慌起来。

    “食,食死徒!”

    一群穿着黑色巫师袍子的人冲了出来,他们手上拿着一根细小的棍子。蔑视的眼神、狰狞的杀意,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

    为首的女人他们很熟悉——是那个曾经在伊夫林宅邸想要将他们置之死地的人。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笑着,眼中流露出得意的疯狂:

    “抓到你们了!”

    ***

    ‘吱嘎……’

    庄园的铁门被打开,大概是太久不曾打开过的原因,推开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响声。那声音嘶哑,像重病之人喉咙中垂死的喘息。

    贝拉疯狂的脑子里第一次有了恐惧的感觉。

    她今天多少有些战战兢兢的,不是因为庄园上还盘旋着的那几只令她噩梦横生的摄魂怪,而是因为现在在她身后的女人。

    如果昨天发生在伊夫林宅邸的事情只是巧合,那今天她发射的魔咒再次失效则让她心绪震颤。

    一股莫名的恐慌席卷全身。

    比起那两个lord下令一定要抓住的拥有神奇能力的麻瓜,她更加忌惮今天他们身边的这个女人。

    她也不知道原因,只是恐惧。

    那种仿佛从灵魂中涌现的恐惧感让她变得神经质起来。

    她甚至感觉到那群在阿斯卡班疯狂折磨过她的摄魂怪也在恐惧着那个女人。

    巨大的兜帽掩盖住了他们虚无的身体,但贝拉能够感觉到,它们在后退,在逃窜。

    跟在贝拉身后的食死徒各个莫名。

    这个出了名的疯子今天更不对劲了。

    没有咆哮、辱骂、侮辱和诅咒,也没有使用任何攻击性折磨的魔法手段。

    她甚至阻止了他们使用‘昏昏倒地’,还不让人将这三个人绑起来。

    跟在贝拉身后的食死徒愤愤不平,但他们的呛声消失在贝拉浓烈的杀意中。

    走过长廊,他们来到了会议厅前。

    诺大的会议厅门窗紧闭,阳光被帘子彻底地挡了外面。

    推开那扇沉重的门,一股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

    厅内只有几盏烛台-枝形烛台,与伊夫林宅邸相同-地面,羊毛地毯-这座宅邸的拥有人富有-被称为lord的男人的手下之一,被胁迫。

    夏洛克一边走,一边分析着。

    而黛斯,则注意到了别的东西。

    一缕阴冷幽暗的死气浮现,屋子里一片静寂。

    被几十个食死徒精英围绕着的高高在上的蛇形王座之上,有一个黑色的身影。这些人低垂着头,屏息等待,不敢多说一句话。就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存在。

    但,黛斯看的人并不是他。

    而是在这个男人身后的那道阴影。

    ——巨大的黑色镰刀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阴影,投射到了男人身后的墙壁上。

    一个戴着兜帽的死神正悬浮在苍白男人的身后,他高高在上,仿佛上帝般欣赏着这即将发生的戏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