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猫鼠游戏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十八章

    洛基慢条斯理地走了进去,那双绿色眼眸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四周。

    干净宽敞的客厅、素白的墙壁,单调简洁的装修,一眼望去,除了沙发什么都没有。

    这与她一身华丽繁复的装束格格不入。

    黛斯端起了那杯还未喝完的酒,又窝进了沙发里。

    她抬头看向洛基:“请随意。”

    洛基坐到了她的对面,接着从公文袋中拿出了一份文件:

    “曼哈顿警署在今天早上正式请求了逮捕令,这栋屋子的主人克莱蒂森特被杀害,与七年前那桩案子的手法如出一辙,这是曼哈顿市民长久以来的噩梦,在记者报道过后,已经一度引起恐慌。警局上层非常重视,目前,你是本案唯一的嫌疑人,伊夫林小姐。”

    洛基的语调优雅而缓慢,甚至在提到‘曼哈顿市民的噩梦’时,他的语调加重,带着几乎愉悦的语气。

    “我恐怕你现在已深陷麻烦。你可以跟我讲讲发生了什么,也许,我可以帮到你。”洛基如是道。

    黛斯一手支着头,垂眸看着他。

    “谁让你来的?”

    “没人。”

    “所以,你只是个好心人?”

    “不。”洛基略显苍白的肤色与尖削的下巴让他看起来有种一份阴柔的美。那双如同猫瞳般冰冷的眸子里闪烁着恶意的光:“准确的来说,我只是对替犯罪辩护感兴趣。罪恶滔天的犯人在捍卫民众权利的公正公开的审判下无罪释放,这是件相当美妙的事。”

    纯粹的恶。

    优雅、高傲、狡猾。

    还真是个难得会动脑子的冰霜巨人。

    黛斯抿了口酒,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事实上,我用不着你帮忙。”

    “也许,你还不了解这件事的严重性,伊夫林小姐。在克莱蒂森特死亡的四十八个小时后,你突然出现在了她名下的房子里,财产侵占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可以替你办财产转移,让你堂而皇之地成为它的主人。但……”洛基停顿了一下,他的视线重新回到了黛斯的身上:

    “现在存在一个问题:你的身份。”洛基盯着她,他咧开嘴角,一字一句道:”在英国,你已经正式被宣布为死亡,理论上,你现在是一个没有任何理由存在的活人。”

    “这,又怎么样呢?”

    注意到黛斯不为所动的表情,洛基勾起了嘴角。

    这个女人有恃无恐,这代表着什么?

    ——她背后隐藏的势力也许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庞大。

    不过,也不排除仅仅是这个女人的盲目自大在作祟。

    洛基还在观察。

    事实上,他来到地球已经颇有时日。

    而就在某天,他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力量。澎湃的魔力,但又区别于阿斯加德的任何一种魔法体系。

    他试探地想要接触它,但就在双方的魔力碰撞的瞬间,他的灵体几乎要从身体里被牵扯出来——那是接近死亡的力量。

    幸亏,它又如出现般在瞬间消失,否则,他会被拉进去,拉进深渊的澡泽中无法挣脱。

    他意识到了什么。

    之后的日子,他没有返回阿斯加德。而是一直在留意那股力量,暗地里追查它的踪迹。

    而直到昨天,他再次感应到了它的波动。

    这次,他没有莽撞到直接同它连接。

    而是大概地感知了一下它出现的方位。

    等意识到它出现在纽约曼哈顿的时候,洛基的心情非常愉快。

    那里,正是他那个愚蠢的哥哥一直出没的地方,也是他那帮低贱的人类朋友所在的地方。

    洛基去了复仇者大厦,和他们愉快地打了招呼。

    更巧的是,他看到了班纳,捕捉到了他身上还未完全散去的那股完全黑暗的魔力。

    顺着魔纹的波动,他最后来到了上东区的斯莱特花园。

    虽然在这个女人身上,他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但在这个屋子里,他捕捉到了很多在空气中残留下来还未完全褪去的魔纹。

    这说明,有人曾在这里频繁使用过魔力。

    这个女人也许只是一个前哨,真正的掌权者另有其人。

    洛基相信,自己很快就会找到她/他。

    刚出门打算联系在美国旧部的伏地魔狠狠打了个喷嚏。

    “看来,你有恃无恐。”洛基褪下了伪装的态度,毫不在乎地松开了手里的文件,任由它散落到地上。

    “即使是最后的调查会暴露你的真实身份,引起某些人的注意,造成麻烦或是无法挽救的结局,你也无所谓?”

    “你的话真让我迷惑。你到底想说些什么?不请自来的律师先生。”

    “一个交易。”洛基笃定道:“我知道你们在策划什么,而我,可以在帮助你们。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

    听到这里,黛斯忍不住笑了:“那你告诉我,我们在策划什么?”

    “死亡。”

    洛基注意到了在他话音落下后女人的动作,原本轻慢的神情刹那消失不见,漆黑的眼中飞快蒙上了一层暗影。

    她放下了酒杯,轻点着扶手的动作戛然而止。

    “你想要加入?”黛斯抬头望向他。

    “是的。”洛基以为自己抓住了她的痛脚,脸上甚至带上了些得意而矜傲的笑:“不过具体的事情,我想和能够做主的人做进一步详谈。”

    “不用了。”黛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弯腰凑到洛基的跟前。纤细的食指微挑,勾起了他的下颚。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几乎可以看见双方眼中赤、裸裸暴露出来的恶意。

    在洛基警惕的眼神中,黛斯贴了过去。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明明是暧昧至极的场面,但洛基却无端感觉到了心慌。

    “我同意了。”死亡的阴影如同是一片骤然升起的浓雾,而就在它快要完全包裹住洛基灵魂的刹那,门铃响了。

    黛斯转头,穿透墙壁,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人。

    “看来,今天不是个好时候。你该走了。”

    黛斯起身,洛基绿宝石般漂亮的眸子里满是惊恐和不可置信。

    他狼狈地深吸了几口气,接着恼羞成怒地站了起来,金色的光芒亮起来的瞬间,他的手上多了一把权杖。

    洛基的心灵宝石对准了她的胸口: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黛斯抓住了那颗闪烁着光芒的宝石,下一秒,侵入她思想的力量被扭转,蛮狠地冲进了洛基的身体。

    黑色的浓雾将他层层包裹,他睁大了眼睛,看到了自己的灵魂被硬生生拖出了身体的场景。

    ‘哐当’一声,权杖落地。

    接着,洛基看到了自己倒地不起的身影。

    “……”

    旁观了整个过程的莫里亚蒂轻笑出声,他挑了挑眉:

    “恭喜,你求死的过程真的相当精彩。”

    ***

    夏洛克有些不耐烦,三分钟后,他再次按响了门铃。

    这一次,那扇紧闭着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

    “很高兴见到你,夏洛克福尔摩斯。”黛斯顺着望过去,看到了一旁的华生:“还有你,约翰华生。”

    “我也是,伊夫林小姐。”华生有些拘束道。

    “请进。”黛斯侧身,让他们进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夏洛克敏锐道。

    “nothing。”

    夏洛克的视线停留在客厅。

    地摊上的痕迹-沙发上的褶皱,两处-茶几移动的痕迹,重物撞击-有人才来过。

    “你有别的访客?”

    “是的。不过,他已经走了。”

    移开的视线。

    她在说谎。

    夏洛克坐了下来,盯住了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