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秦蔚然那边发生的事情,谢云芝却不知晓。本文由  首发她带着安朝给的剧本回了家。

    陪着谢贝贝和谢宝宝玩了会儿,就进了书房啃剧本去了。

    系统三八飘在空中,眨眨眼问,“宿主,咱们是不是要算算账了?”

    谢云芝还在疑惑时,系统三八已经把信息栏放到了谢云芝面前。所以谢云芝抬眼就看到了这段时间收入的绯闻值,以及自己的信息状态。

    不用说,谢云芝也知道什么。她知道不处理这些绯闻值,系统三八心里是不舒服的。于是直接让系统分成五份,其中两份还欠债,两份治病,一份转化为自己生存的时间。

    系统三八高高兴兴地执行了谢云芝的命令。

    一吸之间,绯闻值全部消失。而生命状态栏绿色增加了。生命状态栏下的欠债模式,红色消失了指甲那么一块了。治病状态栏也出现了细条的绿色。

    “宿主请再接再厉。”系统三八鼓励道,“等红色全部变成了绿色,宿主生命就不会受到威胁,身体也会倍好。”

    谢云芝淡淡瞟了眼系统三八,看着长长血红色的生命栏和治病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还得努力啊,不仅为了自己还,还为了父母和孩子。

    于是谢云芝拿起剧本开始认真地研究起来。

    《寻宝惊魂》电影中有三个女生。

    女一和女二的性格活跃,女三斯文安静。也许因为同种性格会相互比较,女一女儿关系不是很好,老是互相刺激对方。而女三性子软和,跟两人关系都好。也被女一和女儿当做跟班的存在。

    所以前期女一女二戏份多,女三斯文得让人似乎忘记了她的存在般。所以前期的看点则是女一女二飚戏,互相不满对方又或者老是觉得对方学自己。而两人都把女三当了吐槽对象。

    只是寻宝回来在破庙过夜时,随着女一和一个男生相继失踪。大家从最初怀疑鬼怪到女三发现了不对之处。只是这不对之处却让女三陷入被怀疑中。大家围攻女三时,女三则偷偷告诉了其堂哥。堂哥小心地留意,竟然发现了女一还活着的事实。只是担心女一还有同伙,所以才没打草惊蛇,将计就计与她合谋了下去。

    女三在这部戏里虽然不是女主,但却是关键人物,也是这部剧人物形象能一转再转的核心。

    谢云芝揣摩女三的人物形象,觉得她是那种文静却心思细腻,虽然安安静静的,但却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这也是她能发现问题所在的所在。但女三表面柔弱,骨子里却有说不出的味道,这得慢慢品读对话才能发现。

    但现在谢云芝只是大概浏览了,做到心中有数,后面再下细研究。

    而后谢云芝拿起电视的剧本浏览起来。

    月华这个角色虽然是反派,却是最让人怜惜和心痛。

    她是靠逐月释放的月之精华孕育而成,属于逐月的伴生仙子。千万年来都是她陪伴着逐月度过一个个漆黑的夜晚。原本以为二人就这样渡过未来数千数万的日子。

    可她没想到,逐月竟然会喜欢上那个清冷的梅花仙子。

    她以为向天帝告密后就能阻止俩人,只是天帝竟然下了重手,剔除仙资,放逐了逐月到了不周山中。没有仙资,空有仙骨能长生不老死的逐月在各种精怪横行的不周山过得非常辛苦。

    梅花为救逐月,徒脚攀登冰雪之巅,让原本挺拔的身躯慢慢压弯。只是当梅花登上冰雪之巅的刹那,似乎承受不了压力,瞬间倒下,而天地间梅树也一夜间变弯曲。可为凌结花瓣,梅花以血肉之躯滋养了本体。最后却差点魂飞魄散。

    月老为二人感动。

    收集梅花快要消散的灵魂,插一脚,向天帝求情。

    因帝母对逐月的怜惜,于是天帝同意给二人机会。

    只是让俩人分别进入人道和畜生道,承诺只要两人一千年后俩人相遇,天帝就成全他们。

    逐月投生畜生道后,月华上天入地寻找了八百年才碰到了与逐月一样清冷的雪狼王。经过一百年的求证后,雪狼王总是承认了自己。可对月华依旧清冷,似乎没有一丝情感。

    月华很不甘心的。才会挑拨那个低贱的杂交黑狼去毁了梅花的本体树。

    但月华没想到那个杂交雪狼竟然就是梅花转世。

    那一瞬间,月华只有愤怒和满腔的恨意,恨逐月对自己的无情,恨天帝不公,更恨天道命运捉弄,竟然让她以月之精华孕育而出,为何就不能让她永远在逐月身边?为什么逐月会爱上梅花呢?

    想着这即将相遇,连天帝都会承认的一对。瞬间,内心深处涌现了一丝黑暗的心里,月华只想毁了这一切,毁了他们就永世不再相见了。

    雪狼王的出手在月华意料之中。

    十天十夜相战,月华从最初的愤怒痛苦到自哀自怨。

    被逐月击败,看着寸步不离地守护在梅花本体树前的雪狼王逐月,月华心痛得释放了上万年的灵力自爆。

    只是没想到雪狼王逐月却救了她,以消耗五百年修为阻止了她的自爆。虽然是阻止了月华,可满身灵力的释放最终还是伤了他们二人。

    当然雪狼王受伤比较重。

    月华本想乘人之危,以月华凝成的剑劈了梅花本体之树。

    可雪狼王却拖着受伤的身体瞬间移动,挡在了梅树面前。

    二人眼神相对,却是毫不相让。

    两人对视了一天一日,最是还是月华认输了。她还是狠不下心来伤害逐月。惨淡一笑,带着受伤的心离开。

    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奢望,于是隐身在转角处。但看着雪狼王逐月走到梅花树下,雪白的尾巴盘绕着梅花那曲折的本体之树,一树一狼在雪白的天地间似乎融为一体,密而不分时。月华心痛得吐了一口血,昏倒了过去。最后是一个身穿黑袍的人站在了月华身边,抱着她消失在白茫茫的天地里。

    相较于主角之间的爱情,谢云芝却为月华傻傻的付出和最后的结局感到心酸。

    深深吸一口气,谢云芝收敛了情绪,拿出电话拨了安朝的号码。

    安朝的电话响了很久才接了起来,“怎么了?”

    安朝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还有些气踹,谢云芝忍不住问,“安哥,你在干么?打扰你了么?”

    电话那边有片刻停顿,才说,“这么晚打电话发生什么事了么?”

    谢云芝擦了擦还未干的眼泪,“安哥,我是想告诉你,试镜就演你说的那两个角色。”

    安朝似乎有些咬咬切齿,“谢云芝,你明天说也可以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的谢云芝有些莫名其妙,安朝这是吃错药了么?

    系统三八却在一边嘿嘿地笑。

    见它这幅抽搐的模样,谢云芝拍了巴掌,“你笑什么?”

    “哈哈。”系统三八坏笑,“宿主,你知道安朝为什么生气么?”

    “?”

    “你的经纪人袁媛正在他那里。”

    谢云芝立刻当机,而后却是羞恼,嗔怒,“你不是说你不能偷窥其他人么?怎么什么事都看?”

    “宿主,我是没有监视的。你跟安朝通话,我监视着你,自然也会感应到他那边的情况。”系统三八说得理直气壮,还补充句,“你放心,你们人类在我眼里跟骷髅没什么区别。”

    “无论有没有区别,有些事情要勿看勿听。”

    “宿主,我是三八啊,天生就是要看要听,还要说。”

    谢云芝无语至极,眼看时间确实不早了,把系统三八抛弃在一边,出了书房,洗漱洗漱准备上床睡觉。

    而另外一边,安朝挂电话后直接关了机。看着捂着被子偷笑的袁媛,老脸一红,拿过袁媛的手机也关了机。然后直接扑到了床上,钻进了被窝。

    刹那响起了袁媛铃铛般的求饶声,“我不笑了,不笑了。求你饶了我吧,安哥,不要挠了,我痒。”

    安朝从被窝里钻出来,俯视着袁媛,俩人刹那交织在一起,其中情谊缠绵,火花无数。安朝立刻朝袁媛压了下去。

    ……

    谢云芝的两周时间就是窝在了家里,看看剧本,陪陪孩子。谢母回家了趟,带回了好多老家的特产和美食。俩小家伙天天缠着姥姥做好吃的。

    谢云芝也借着俩娃沾了光。

    只是有一点让谢云芝非常郁闷,谢贝贝谢宝宝自从那日跟秦蔚然去了ds乐园后,竟然互相留了电话。每晚谢贝贝都要给秦蔚然打一通才睡觉。

    从最初简单的问号到后来叽叽喳喳聊天,有时竟然还要秦蔚然讲睡前故事。

    谢云芝从最初的烦躁到感动,秦蔚然真的喜欢贝贝和宝宝。夜深人静时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自私了?若是秦蔚然知晓谢贝贝和谢宝宝都是他的孩子时,会不会比如今还要喜欢?

    谢母谢父看着这一幕幕,纷纷赞叹秦蔚然是个好男人。

    而系统三八也不停地催促着,让谢云芝答应做秦蔚然的女朋友。

    只是,它的积极总让谢云芝觉得有阴谋的味道。毕竟以前谢云芝上过系统三八的当。虽然如今看着谢贝贝和谢宝宝她是非常感谢的。但不能排除她对系统三八的不信任,特别是在它如此积极的态度上。

    系统三八在谢云芝未看见的地方心虚地眨了眨眼睛,嘴上却是无比委屈地唠叨谢云芝冤枉了它。

    谢云芝就是在系统三八和谢父谢母对秦蔚然的赞许总唠叨了十来天。

    还是袁媛一通电话解救了她。

    因为第二日一早就要试镜,袁媛担心谢云芝很早开车不安全,让她提前到市区住在她家里。明日直接过去比较近些。

    谢云芝也想摆脱家里人,连夜开车到了袁媛家楼下。

    袁媛在s市大学毕业后留了下来,这么多年按揭买了个小窝,一室一厅的,一人住着也算舒服。屋子布置得很温馨。谢云芝一下子摊在了沙发上。

    “怎么了?”袁媛端出自己做的酸梅汁,见谢云芝疲惫的模样,问。

    谢云芝拿起来喝了大半杯才觉得满身凉爽,抱怨,“我老爸老妈老是让我给谢贝贝和谢宝宝找个爸爸,一个劲地说那人多好多好。”

    听闻这事,袁媛也来了兴趣,坐下来,“伯父伯母说的谁?”

    “我说出来是向你求安慰的,让你站在我这边的。怎么你也八卦起来?”袁媛兴趣盎然的模样让谢云芝有些无语,推了她凑过来的头,嗔怒。

    “芝芝,贝贝宝宝的爸爸是谁?若你不惦记了,我也觉得你乘着他们还小,再找个。这样可以跟宝宝贝贝好好培养感情。”袁媛中肯地劝。

    “咱们这个圈子能找到什么好的。”谢云芝瘪瘪嘴,“早就是快餐式的爱情了。明明早上还秀恩爱,晚上就被爆出两人婚外情。你说这样的环境怎么找?”

    袁媛哑然,可突然兴奋,“秦*oss。”

    谢云芝嘴角抽了抽,怎么都想到秦蔚然了?

    对于秦蔚然,谢云芝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的。所以在他明着说追求她时,心里如吃了蜜般甜滋滋的。只是想着谢贝贝和谢宝宝的由来,谢云芝心里那些喜悦就变得有些五味杂陈。

    谢云芝很怕二人恩爱正浓时爆出来谢贝贝和宝宝是他的孩子,那时若秦蔚然恨自己怎么办?又或者以他对俩娃的喜欢,到时候抢了回去呢?

    因着这些原因,谢云芝才犹犹豫豫,不够干脆果决。

    “秦*oss在娱乐圈出了名的高冷,但对你和宝宝贝贝却不是。而且目前他也没什么绯闻。芝芝,你可以带着贝贝宝宝跟他接触接触,若他真心喜欢的话,主动追他也值了,你……。”袁媛说得滔滔不绝。

    “袁媛……”谢云芝打断,见她停下来看着自己才说,“安朝知道你对秦蔚然这么欣赏么?”

    袁媛瞬间红了脸,“你,你说什么!!”

    看见袁媛害羞,谢云芝好奇心也提起来,“话说,我很好奇,你跟安朝是谁扑到了谁啊?”

    袁媛忍住羞涩反击,“那你跟贝贝宝宝的爸爸是谁扑倒了谁?”

    “我先问你的。”谢云芝不满。

    “你说了我才说。”袁媛渐渐不再害羞,坚持道。

    “当然是我扑倒他的。”谢云芝摊摊手。

    袁媛有些怀疑,“你这小身板能扑倒一个男人?”

    “扑倒一个男人其实很简单……。”谢云芝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刻意忘记自己当初扑倒秦*oss时被人家一吼,吓得差点夺门而出的事实,反而把自己说成一个女汉子似的。

    袁媛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么弱的男人,你怎么看上的。是不是咱们这个圈子的?”

    “哪里弱……。”谢云芝猛然回过神来,瞪着袁媛,“你套我话。”

    “没有,没有。”袁媛连忙给谢云芝又倒了杯酸梅汁,转移话题,“我做了两大罐,你明天试镜结束后带回去给叔叔阿姨尝尝。”

    谢云芝喝了几口后瞪着袁媛,“别以为这样能蒙混过关的。你还没告诉我,你跟安朝谁扑到了谁?”

    袁媛虽然觉得说起这些有些害羞,但还是告诉了谢云芝。不过这些也在谢云芝的猜测中,以袁媛和安朝的性格,两人之间肯定是安朝比较强势,占据主导地位的。

    而袁媛被安朝压倒却是从大学城回去的当晚。袁媛说了一些李景天的好话,导致了安朝醋劲大发。最终折腾到了床上。

    “袁媛,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拿李景天来刺激安朝的?”谢云芝见袁媛嘴角上翘,说起这些喜悦得合不拢嘴的模样久怀疑,她其实老早就想扑倒安朝。

    袁媛却不承认,“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多心眼。”

    谢云芝还想继续追问,袁媛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袁媛接了电话,谢云芝立刻凑到了她耳边,里面传来安朝的声音,“你怎么没在。”

    袁媛身子往后退了退,尽量避免被谢云芝偷听到。

    可谢云芝像故意的,身子倾斜了过来。

    “你在哪?”安朝又问。

    袁媛不得不回应,“我在云栖苑这边。晚饭已经给你做好了,保鲜膜包着放在冰箱冷藏起来了。你拿出热热吃。”

    安朝却说,“我到你那边。”

    袁媛看到谢云芝在偷笑,明显是听到了这话,连忙拒绝,“别别,你不要过来。”

    “……”安朝良久没说话。

    谢云芝却哈哈一笑,“安哥,我跟袁媛谁在一起呢。你今晚就独守空房吧。”

    安朝被惊得差点挂了电话,问,“你怎么在那边。”

    袁媛说,“明日芝芝要试镜。我让她提前过来这边住下。临海那边离市区有点远。刚才你在开会,我就没有打扰你。不过家里的留言板上,我给你留言了。”

    安朝回来只打开了玄关的灯,见家里漆黑一片就打了电话。把客厅灯打开后就看到袁媛所说的留言。“这样安排挺好,那你今晚就陪她吧。我先吃晚饭。”

    谢云芝本想调侃一番安朝的,但袁媛却直接道声好后就挂了电话。

    “你俩现在可是如胶似漆,甜蜜得让我都想谈恋爱了。”谢云芝嘴上虽然打趣,心里却是为二人感到高兴的。

    袁媛嘴角上翘,把秦蔚然拎出来打趣了一番。而后两人盖着同一个被窝,互相调侃,聊天,慢慢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一早,袁媛就起床给谢云芝做了早点。

    谢云芝饱餐一顿,心情非常好,俩人开车朝着试镜的地方而去。

    两个剧本试镜的时间相隔了一天,今天试镜的是电影《寻宝惊魂》里面的角色。

    谢云芝试镜的场景是女一失踪后又相继失踪两个男的。开始大家以后是意外,可再失踪两个男人后。剩下的有一个男的说金简也许见过血,来锁魂了。剩下的人脸色当场雪白。

    只有女三却说出角落处有细微挣扎的痕迹,墙壁上还有个脚印,应该是人为。可女儿拿着女三的鞋子对比脚印却发现是女三。然后第一个出来指着女三。说她是凶手。

    女三自辩,几人对峙的场景。

    谢云芝对这个场景的理解很深刻。

    她觉得,女三不仅仅是感情上遭到背叛,毕竟女二跟她一直算是友好的,可一出事前马上就指责她。而女三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安安静静的。可骨子却是有一股硬气。

    这种外表下隐藏的性子在这一幕随着事件展现了出来。而后慢慢地,女三才会加重戏份。性格形象前后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样以来,前期的表演女三虽然外表是个安静文雅的姑娘,可不经意的眼神中却要表现出女三骨子里的硬气。

    车子很快到了试镜的地方。

    这种悬疑剧,谢云芝以为试镜的人不会很多,毕竟如今的入流很少有这种类型。这样的电影要么火要么就冷。这个剧目前来说还是比较吸引谢云芝的。

    只是没想到会场竟然来了几百号男男女女。而会场的演员,谢云芝大部分都不认识,而一张张面孔还带着稚气。谢云芝猜测,估计是新人,也许还是未毕业的新人。

    因天气有些闷热,谢云芝扯了扯口罩,走到等候区人稍微稀少的墙角处,静静地瞪着会场试镜的正式开始。

    而会场的人这时也看到了谢云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