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谈说妖事 > 第4章 【修后半段】

第4章 【修后半段】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付仁德虽有恶行,必食恶果,却不是你该插手施戒的。伤人性命,便拿你十年修为来抵吧。”殷扬说道。

    张权眼里略过一丝难以置信,随即大喜跪拜下来。十年修为,对他们这些妖而言算得了什么?只要不是剔除妖骨,哪里算得上惩罚!

    殷扬手拂过张权的根骨,抽出十年修为放入随身带着的储瓶里。

    第二天天亮,殷扬为付夫人和付小姐施了针灸,两人身上的疥疮明显有了消去的迹象,倒不是他针灸学得有多好,而是他破了张权布的阵法,他之前开的几帖药方的药力一齐显了出来。

    付小姐和付夫人喜上眉梢,把殷扬奉为了尊客,送殷扬出门的时候还塞了不少名贵的手礼。

    “付小姐和付夫人的病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有些事即使我不说,相信付夫人和付小姐也一定明白,你们二位的病非属寻常的疥疮。”殷扬笑眯眯地接过手礼,转递给唐芸拿着。

    付小姐和付夫人脸色僵了僵,付夫人嘴唇动了动,嗫嚅着。

    “这一次,我替付小姐和付夫人治好了,下一回,却未必那么简单了,一切还需付小姐与付夫人自己多加注意。”殷扬推了推眼镜,微微一笑,“行善积德,方能福延后代,无病无苦,这点道理,付夫人和付小姐应该明白的吧?”

    付夫人把殷扬的话奉为保命符,连连点头。

    拿了厚厚一沓酬金——殷扬喜欢现金,尤其喜欢许多许多现金被拢在一起——两个人转身离开了别墅。

    “诶老师我帮你拿着吧,学生怎么能让老师拿东西呢。”唐芸转转眼睛,手一伸抢着要帮殷扬拿手里的钱袋子。

    殷扬一侧身,躲过唐芸的贼手,藏在眼镜后头的一双桃花眼笑得弯弯,“老师乐意。”他颠了颠手里的钱袋子,打算一回去就把付家送的那些名表手礼挂二手闲鱼上去。

    这一笔敲来的钱够他关门吃三个月了。

    人生啊,太潇洒。

    “徒弟,老师带你吃顿好的去!”

    殷扬说带唐芸吃顿好的,那就是真正意义上吃顿好的。唐芸站在冷餐宴入口的地方,看看自己一身牛仔休闲打扮,再看看里头一个个穿着十公分高跟鞋拖地长裙的气质美人们,深深有了被老师坑了一把的觉悟。

    她又看看殷扬,标准的西装三件套,在这样的场合也是挑不出丝毫错误,但是殷扬从来都是这幅老派绅士的打扮出门,她也看惯了,所以即使刚才在会场楼下大厅看到殷扬穿成这样,她也没觉得奇怪,更没想过今晚的晚餐会在这种需要正装参与的地方。

    “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唐芸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

    “不是说了带你吃顿好的么?”殷扬无辜地看回去,“刚才在楼下看到你穿成这样,还以为你带了换的衣服上来,原来没有啊。”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唐芸被殷扬理所当然的样子噎得没了话,只好低声求助。

    殷扬摸摸下巴,“混进去吧。”

    “诶?”

    几分钟后,殷扬站定在门口保安面前,拿出邀请函递给保安,保安接过来扫了两眼便放行了。

    殷扬把邀请函放回西装外套的内侧袋里,说道,“主办宴会的张先生说有事找我,不知道……”

    殷扬用作借口的套路话还没说完,宴会厅里传来一声刺耳尖叫,门口的保安低声说了句“抱歉”,抄起腰间的传呼机边喊人边往里面跑。

    殷扬朝着缩在角落里等待时机溜进去的唐芸使了使眼色,两个人就这样光明正大地混了进去。

    宴会厅里已经乱成一锅。

    在解释宴会厅的情况之前,还是得先介绍一下这个宴会厅的设计。宴会厅采用的是开放式设计,在整个宴会厅靠里面的中心位置是厨房,没有玻璃隔板的、完全开放式的厨房——厨房里的小哥长得挺帅,手指纤长骨节分明,切菜的动作唰唰唰行云流水一般,极具观赏性——所以不少人都喜欢端着杯鸡尾酒,靠在厨房前的大理石台聊聊天,看看帅哥。

    事情就发生在厨房里配菜的几个小徒弟身上,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人手上用来锯牛骨的锯子突然就往旁边一歪,直接锯上了那人自己的左手,顿时一片血色四溅,周围离得近的几个人都被溅了一脸,傻愣愣地连尖叫都不会了,倒是站在他们身边的同伴一个个放声尖叫起来。

    切菜的小哥第一时间把锯着那人手骨的锯子拔了下来,那人已经痛得连哀嚎都喊不出,只剩下抽风机似的吸气声音。

    殷扬凑过去,说了声自己是医生,围观的人便自动让出一条路来。他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拿了工作台上的剪刀,把西装内衬的光滑布料一面减下来,把那人的断肢处包扎起来,打了个漂亮的止血结。然后又剪下一片,把不远处大理石台面上还在抽动着手指的断掌也包了进去。

    围观的人看着殷扬把断手拿起,都纷纷往后退了一小步,倒吸一口气。那只断手的截面很平滑,完全不像一边挣扎一边被锯子锯下那般,此刻断手已经毫无血色,呈现出香蕉一样的黄色。

    外面的救护人员已经到场,殷扬便退到一边,看着救护人员把那个断手的人抬上伤架。他从唐芸手上接过帕子,慢条斯理地擦着手上的血迹,每一根手指都细细擦了一遍。

    “需要消毒液吗?一比八十的。”之前待在厨房的切菜小哥拿了瓶消毒水走过来,像是很了解殷扬的洁癖一般。

    殷扬手顿了顿,然后笑了笑,“那真是谢谢了。”

    “你是外科医生?”那人随意问道。

    “不是,不过什么都懂一点。”殷扬也随意应道,“你很冷静嘛,还能在这时候问我要不要消毒水,估计也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那人扬了扬眉,“我做主厨做了八年,在厨房里发生什么事都见过了,知道做什么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他伸出手,“你好,正式介绍下,我叫肖业。”

    “我叫殷扬。”殷扬握住他的手,那人手指上有着很明显的刀茧,显然他说的做了八年主厨不是什么虚话。

    唐芸看着眼前长相不亚于殷扬的帅哥,给自家老师狂使眼色。

    殷扬咳嗽了一声,指了指唐芸,“这是我带的学生,唐芸。”

    “你好。”肖业温和地笑了笑,点头致意了下。

    “你好你好。”唐芸心满意足地和帅哥打上了招呼。

    唐芸看着殷扬和肖业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话题,脑子里和帅哥搭讪的一百种方法开始狂转,还没等她一个一个实施,人民的守护使者来了,把三个人叫上说是要录口供。

    唐芸:“……”空有一身本事,可惜无处施展。

    三个人进了三间小房间,录完口供差不多同时出的门,就在不宽的走道里,面对面打了个照面,还是肖业先笑了,出声道,“没想到那么巧一起出来,那么晚了,不如一起吃顿宵夜吧。”

    “你请?”殷扬倒是不客气,挑挑眉毛,“肖业请吃宵夜,何必自相残杀。”

    “总要饱腹的。”肖业不在意殷扬的调侃,好脾气地道,“我知道就在这附近有家不错的店,一起?”

    唐芸狠狠戳了戳殷扬的腰眼,殷扬那块地方怕痒得很,身体微微一颤,咬着牙微笑道,“好。”

    肖业走在前面带路,殷扬转头瞪着唐芸,“回去给我……”

    “把弟子规抄三遍嘛,知道啦知道啦,快走快走。”唐芸截住殷扬的话头,有男色当前,罚抄算什么?

    殷扬拿她没办法,心里想着他自己这么一个大帅哥天天伫在这人面前,怎么一点免疫力都没生出来?怎么还是看见帅哥就走不动路?

    殷扬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人,天生垂涎美色,没有下限,也没有止境。

    既然坐下来一起吃饭了,一直沉默着也尴尬,殷扬便随意聊了起来,“那个断手的人看起来年龄挺小,是你徒弟?”

    “不是,他是今天人手不够,临时叫来的。”肖业说道,顿了顿,还是有些小在意,问道,“我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吧?”

    殷扬看着肖业脸上不像刻意摆出来的介意,忍不住笑出来——一个男人那么介意自己的年龄,这倒是和他一个故人很像。他记得那人也曾经对着一个算不上熟悉的人追问自己难道看上去年龄显得老陈,对方被问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回答什么好,然后那人就索性不理那个还愣着的人了,转而来问他,介意得像个想要得到肯定的孩子。

    他眨了眨眼睛,把思绪拉回来,看到对面的男人还盯着自己,显然在等自己的回答,他解释道,“不大,不过你说你做了主厨八年,没带过徒弟说不过去。”

    肖业哦了一声,原来是这个原因,他微微弯起眼角,眼里带上淡淡的笑,看向刚才显然有些走神的殷扬点了点头,“确实带了徒弟,不过今天没来。说起来,你们今天是来参加宴会的……?”他说着,看向唐芸,殷扬那一身倒像是,不过唐芸就太不像了。

    “老师他没跟我说是来这种地方吃饭啦,所以就没准备过……”唐芸说道。

    “诶?有邀请函没关系的吧?”肖业歪歪头。

    “……”唐芸一听,瞪向殷扬。

    殷扬笑笑,“主办方只给了我一张邀请函。”

    “所以从头到尾你都是打着让我混进去的主意吗!”唐芸听懂了,一双眼睛瞪得浑圆,就差喷火了。

    “诶呀这种邀请函花钱也弄不到嘛,那只好让你混进去了。”殷扬摆摆手说道,“最后不是成功混进来了嘛。”

    “那也什么都没吃到啊!”唐芸念念不忘,混进去的时候她粗粗扫了眼,冷餐台上大龙虾、金枪鱼,好吃的大大的有,偏偏最后一口都没吃到。

    “有机会的,我保证。”殷扬敷衍着,听起来倒是让人觉得挺诚恳,然而他心里却计算着去一趟日料店得花多少钱?这个“机会”估计遥遥无期了。

    肖业看着殷扬不甚走心地回答,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惹来殷扬怪异的一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