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吃完了宵夜,唐芸和肖业换了手机电话,见殷扬没有换手机号的意向,肖业也就没有主动提出来。

    隔了两天,邀请殷扬参加晚宴的主办方张伍成打了电话过来,说明了来意,希望殷扬能来一次。殷扬推脱不过,只好过去。

    “张先生。”到了张伍成的办公室,殷扬微微点头打了声招呼,扫视了一圈,在座的除了张伍成,还有一对脸色不太好的夫妻。

    以及肖业。

    “是这样的,殷医生。”张伍成站起来把殷扬请进办公室里,“这两位是出事故的佟风的父母,也是这次委托我主办这场宴会的委托人。这位是肖业,是这场宴会的主厨操刀人。”

    殷扬轻声道,“佟先生,佟夫人,请节哀。”

    佟夫人拭了拭眼角,抽泣两声,佟先生开口道,“殷医生,我还要多谢你那天为我儿子及时包扎了断口,止住了血,不然佟风的情况可能远比现在糟糕。”

    “这是我身为医生的本职。”殷扬平静地回道,顿了顿,看向依旧没有打算说明来意的几个人,索性主动问道,“不知道各位现在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佟先生看了看张伍成,张伍成冲他点点头,他想了想开口,“佟风目前在医院里的情况不是很好,手术很成功,一切心脉指数都很正常,但是迟迟醒不过来,医生也没办法解释是什么情况。后来,后来家里的老人请了人来看,说是佟风的三魂七魄被收走了大半……”

    佟夫人大约是嫌佟先生说不到重点,忍不住截下话头说道,“我听阿张说,殷医生看得来这些东西,所以想请殷医生帮个忙。”

    殷扬心里猜的和佟夫人说的*不离十,他当初帮张伍成解决了包工队集体突发高热的情况,让他得以最后成功开张酒楼,如今日进斗金也不算夸张,这次请他来这家酒楼参加晚宴,他没推辞,也是因为知道张伍成一直感谢自己帮了他大忙,所以便来了。

    张伍成在事发后喊他过来,如果不是因为那档子事情,那他还真想不到有什么原因能叫他过来。

    殷扬笑了笑,“原来是这样,既然是由张先生介绍来的,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伍成听到殷扬说的,立刻松了口气,感谢地朝殷扬递了个眼神。

    他和殷扬的关系,与其说朋友,不如说殷扬是他的救命恩人,当初为了盘下这个地皮,他借了不少钱,就连高利贷这个禁区都或多或少借了点,如果最后开不了张,那估计他这条命都得豁出去。

    所以佟先生让他打电话喊殷扬过来,他也拿不准殷扬会不会卖他这个面子。就算不卖,他又有什么办法?人家有这身本事,谁不对他舔着脸好好供着?

    “肖业,你是那晚的主厨,离我儿子最近,你跟殷医生说说那晚的情况。”佟先生说道。

    肖业点了点头,看向殷扬微微笑了笑,“殷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殷扬回了个笑,“那就麻烦你了,请说得越详细越好。”

    肖业开始慢慢说起那天的事情来,那天原定的副手是他亲自带出来的徒弟万宝,结果万宝临时说有事,他便换了个副手,佟先生的儿子佟风虽然不是他的徒弟,但也是他带过一段时间的,佟先生说恰好既然现在有了空位,就让佟风顶上来,让他有机会操练操练,过过这种大宴会,反正宴会是他操办的,就算出了差池,也没关系。他想佟风也是有点实学的,所以答应了,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佟先生听着肖业的回忆,心里的悔恨达到了极点,他儿子的这只断手,可以说是他亲手造成的。

    肖业的讲述里,殷扬并没有听出什么不对的来,想了想,决定还是去趟医院看看佟风的情况。

    佟先生佟夫人听殷扬要去看看自家儿子,忙站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殷医生,我们的车子就在楼下,那我们先走就去?”

    “走吧。”殷扬微笑着点点头,看了眼肖业,“肖先生要一起吗?”

    “佟风自从入院,我还没去看望过他,正好,一起去吧。”肖业顺着殷扬的“邀请”说道。

    进了医院,佟风还在重症病房里待着,一行人只能隔着玻璃探望,佟夫人看到儿子如今这副模样忍不住又流下泪来。殷扬隔着玻璃,一眼就看见了佟风脖子上带着的玉葫芦,他问道,“佟风脖子上的玉葫芦是佟先生你们给求来的?”

    佟先生看了眼摇摇头,“不是。”

    佟夫人掩了掩眼角,说道,“佟风不信这些鬼神的,我们又怎么会去求这些东西。”

    肖业微微皱了皱眉,殷扬把视线转向他,“肖先生是不是知道什么?”

    “这个玉葫芦,是有些眼熟,万宝有个相似的,他带过一段时间。”肖业说道,“不过不知道这两个是不是同一个了。是这玉葫芦有问题?”

    “嗯。玉葫芦通常都是两截式的,葫芦葫芦,谐音‘福禄’,既可化煞保平安,也可招宝迎财神。佩戴在病人身上,则可以吸取病人身上的病气,使其快速好转起来。”殷扬解释道。

    “那,那我儿子身上这个玉葫芦是不是在保佑他?”佟夫人听了,眼睛里浮上兴奋和喜悦,忙问道。

    “恰巧相反,佟风身上这个玉葫芦是三截式的,圈里有句行话,带玉不带金指戒,三截葫芦碰不得。”殷扬说道,“三截葫芦戴在身上,反而会吸走人身上的元气,玉葫芦越绿,就说明它吸走的元气越多。人被吸走了元气,就是我们常说的元气大伤,佟风戴着这样的玉葫芦,又怎么可能醒得过来?”

    佟夫人和佟先生听了脸色一变,“那,那我们现在把玉葫芦取下来?”

    殷扬点点头,“取,当然要取,不过这葫芦得好好放着,不能随便一丢,更不能磕着碰着伤了,里面储的可都是佟风的元气,要是从玉的缺口处全漏了出去,那佟风可有的一壶茶好喝了。”

    “正好,我那儿有一个锦盒,恰好是用来放玉的,等下我便拿过来吧。”殷扬看佟夫人和佟先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便这样说道,心里想着到时候等结账了,锦盒的钱也得一并算进去。

    “好好好,那,谢谢殷医生,谢谢你了。”

    “不用那么客气。”殷扬道,反正到时候也是你们付钱买下来的。

    “不过接下来,我想先去看看肖先生的那个徒弟,”殷扬看向肖业,问道,“肖先生,你知道万宝住在哪里吗?”

    “我和你一起去吧。”肖业道,“我是他师父,这些事情就算与我无关,我也要问一问的。”

    殷扬点点头,有个人平摊路费挺好的。他对佟先生佟夫人说道,“佟先生佟夫人就留在这里照看佟风吧,我下午再来,把锦盒带给你们。”

    殷扬谢推了佟先生硬要送到医院门口的热情,和肖业并肩走在医院的过道上,没有人先开口说话,倒也没人觉得尴尬。

    到了万宝的家门前,殷扬开口道,“肖先生……”

    “不用那么客气,叫我名字就好,我们好歹一起吃过一顿宵夜,用不着像陌生人一样吧?”肖业打断殷扬的话,笑眯眯地说道。

    “肖业。”殷扬从善如流地叫道,“我只是想问问你,如果佟风的事情真的和万宝有关系,你打算怎么做?”

    “交给佟先生和佟夫人。”肖业说道,“就算万宝是我的徒弟,我也不会徇私妄断。”

    “那就好了。”殷扬点点头,嘴角微微上扬,他敲响万宝家的门,等了几秒后,有人来应门。

    “谁啊?”

    “肖业。”肖业出声道,殷扬看了肖业一眼,比想象中的识趣点,还算可以。

    “师傅啊。”听到声音,万宝打开门,露出一张憨笑的脸,“那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朋友,殷扬。”肖业说道。

    “哦哦,殷先生你好。我是万宝。请进吧。”万宝让出一条路来,把两人迎进来,他给肖业和殷扬倒了杯茶,问道,“师傅,你和你朋友怎么过来了?”

    “就是来看看你。”肖业说道,眼睛往万宝脖子那儿扫了眼,顿了顿,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我记得你前段时间脖子上不是带了个玉葫芦么?去哪儿了?”

    万宝摸摸空荡荡的脖子,嘿嘿笑了笑,“送给佟风那小子了。”

    肖业的手猛地握住了拳头,殷扬拉住肖业,脸上带上笑,问道,“送玉给男生?”

    万宝一听差点跳起来,事关他的性向名声和他下半辈子幸福,他赶紧解释道,把事情一骨碌倒了出来,“殷先生你可别误会,我前段时间去了趟玉佛寺,求了个葫芦回来,佟风那小子就一直眼馋我的葫芦,说三截的不常见。这回我虽然说是临时有事上不了班,其实是因为那次玉佛寺里的老僧给我解了支签,让我那天晚上不要出门。我想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便找了借口。后来听说师傅让佟风来顶,我怕万一他把我那衰事真顶住了,便把这个玉葫芦送给他。葫芦是开过光的,化煞保平安,要是真发生了什么,好歹也有个葫芦在。我心里嘛也能有个安慰。”

    听了万宝的解释,肖业缓下神经,放松下来。殷扬反而皱起了眉头,这样一来,线索就断了。

    “怎么了?佟风那小子不会真出事了吧?”万宝看两人反应不太对,赶紧问道。

    肖业点点头,“被牛锯骨锯断了一只手。”

    万宝倒吸了口气,“乖乖,那玉佛寺的老僧还真神,改天我得回去好好谢谢他去,顺便再求几个葫芦回来。”

    “等等,你这葫芦是在给你解签的老僧那儿求的?”殷扬拉住万宝问道。

    “是啊。”万宝点点头,“还不要钱呢,老僧说了,心诚则灵。嘿嘿。”

    万宝一副捡着便宜的样子,看得肖业忍不住啐了他一口,“出息!”

    “正好,我也有东西想求求菩萨,有空叫上我?一起去?”殷扬笑起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子,他刚才说错了,线索哪里断了,不摆明了放在眼前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