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切的矛头又再次指向玉佛寺里的那个静安老僧,殷扬决定再去一次,看看究竟。

    他去的很是时候,静安被那罗汉铜像液化的铜水已经包裹至嘴唇,只剩下鼻子可以用来呼吸,一双浑浊的眼睛看见殷扬睁得浑圆。

    殷扬快速地捏了个诀,把这片寺宇裹进了一个真空地带,隔绝一切声响。随即他抽出那柄墨色的折扇,直直往那外面的一层铜水上飞去。铜水触碰到折扇的部分猛地起了一股白烟,瞬间与静安分离开来。

    静安趴在地上站不起来,那铜水幻化成罗汉铜像的模样,浓眉竖立,一双牛眼瞪大如铜铃,张着大口狰狞无比。

    “你是谁!?”那铜像发出隆隆的轰鸣,声音和前几日的一比,要浑厚很多。

    殷扬看了眼静安,见静安没有什么情况,便把心思放在了面前的铜像身上,“你本是一缕魂魄,理当入轮回弃红尘,为何如今又要逆天而为,毁他人道成,吸他人元气,入了这邪魔妖道!”

    说完这长长一句,殷扬给自己点了个赞,没有舌头打结,没有忘词,这个范儿足足的!

    罗汉铜像大笑出声,“笑话!这天道非天道,该死的人好好活着,不该死的人却一个个被黑白无常勾走了魂魄!我如今就要修补这天道,该死的人就不该活!”它大喝一声,下半部分铜身化成铜水,凝成数道利箭直直刺向静安老僧。

    殷扬轻啧了一声,一挥扇,挡开利箭的攻击,铜水化成的利箭猛地调转了方向,狠狠往那罗汉铜像刺去。

    “唔!”那罗汉铜像倒也硬气,被自己化的铜水狠狠钉在了身后的柱体上也只是发出一声痛哼,它动了动念想,本该按着它的思想化形的铜水居然不再受它的控制,依旧牢牢把它定在了柱子上。

    它神色一变,戾气冲天,“你到底是什么人!”

    殷扬折扇微动,刺入它铜身的几道利箭又深入了几分,确定对方再也动不了分毫后,他才不紧不慢地挥开折扇,“看来你入魔的时间还太短,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那罗汉铜身狠狠嗤了一声,“我报我的仇,与你有何相干!你何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句话不少人、鬼、妖都问过我,我到现在也没找出答案来。恕我不能告知。”殷扬微微一笑,看向静安,“静安师傅,不如你来告诉我,你和面前这非人非鬼的东西有何渊源?”

    静安看着眼前的场景,嘴唇颤了两颤,“面前这非人,亦非鬼的,怕是我儿……王民。”他闭上眼,苦笑一声,他原本以为他帮了的是一个神通广大的异人,能帮他在苦海里受累的儿子超生,却不想,是他帮着他的儿子一步步堕入深渊。

    殷扬脸上的笑僵了僵,原来他今天一天,把这一家三口都给看全了。

    那罗汉铜像发出一声讥笑,“你现在又何必做出一副假惺惺的姿态!不是你,我又如何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不是你,我妈又怎么会枉死!”

    静安睁大了眼,气急攻心吐出一口血,“我做了什么!”

    殷扬听罢,差不多了明白了前因后果,“让我来猜猜。你和你母亲陆秋的死都和徐丽有关,是么?”

    那罗汉铜像转动头颅,看向殷扬,依旧是那一副阴不阴阳不阳的口气,“你倒是会猜,那你再往下猜猜。”

    殷扬不恼,继续说道,“还有什么可猜的,无非是徐丽害得你无法从那场大火里逃脱出来,害得你母亲意外丧生车轮。我说的可有错?”

    罗汉铜像哈哈大笑出声,“你又知道那徐丽为何要来找我,找我母亲?”他猛地转向静安,恨声道,“都是他!他找了徐丽那个不要脸的贱人,却还不死心地要回来找我的母亲!”

    “我们本来应该互不相干,偏是你!硬要纠缠上来!不是你回心转意,要抛开徐丽,那个女人又怎么会在那天找上门来?!也怪我,怪我生前像个书呆子,手无缚鸡之力,居然会被一个贱女人扳倒,等我醒来,就已经身处火海,甚至,还闻到了自己皮肤焦熟的香味……哈哈哈哈……”罗汉铜像大笑,浑身剧烈颤动着,连带着钉住他的柱子也微微颤抖起来,“我眼看着我妈在我的头七里哭得数次晕厥过去,那时候你在哪里?!”

    静安没想过自己儿子的死因居然是这样,崩溃地跪坐在地砖上,说不出话来,“我……”

    “后来,徐丽害死了我也不消停,还来纠缠我妈!看着车来,故意把她推进车轮底下做个车下亡魂……你说,这仇,我是不是该报?该死的,是不是不该活着?”罗汉铜像恨恨地一句接一句地反问道,静安被问得哑口无言,一张枯树皮般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是我错了……是我害了你们啊……是我……”

    那罗汉铜像爆发出一阵狂笑,禁锢着他的几道铜水利箭猛地被拔出体外,丢到一旁,殷扬不觉得意外,对方不掩饰点能力他反而要担心了,他挑了挑眉毛,调侃道,“不疼?”

    “疼!但是痛快!”他笑声隆隆,如同雷鸣一般,他用力挣动身上其余的束缚,殷扬飞快地往他身上叠加了一层又一层,他本意是要度化,而非取魔性命。

    罗汉铜身牛眼怒张,泛出猩红,它大吼一声,竟然自断了被牢牢锁住的四肢,猛地从柱子上跌落下来。殷扬猛地后退一声,不想对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那罗汉铜身不管不顾地以全身作为豪赌,化成铜水向静安冲去,殷扬刚想动手,却看到那静安老僧冲他摇了摇头,“施主,这是我的孽,就让我还了吧……”

    殷扬手猛地一顿,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儿子,爸爸在这儿……爸爸在……”静安老僧在铜水贴上身体的瞬间闭上眼,低声喃喃。

    不消一分钟,一切都结束了,殷扬撤掉了那道静声诀,神色复杂地看着坐在蒲垫上仿佛圆寂一般的静安。再看看那具罗汉铜像,铜身碎了近半。

    他走过去,手覆上残余的铜身上,已经感觉不到其他妖魔的气息了。

    王民已经走了。

    他轻叹了一声,趁着还没人过来,转身离开。

    又过了几日,他路过陆秋的旧屋,恰巧遇到那天和他聊起八卦的妇人,那妇人看到他,热情地打了声招呼,“诶呀,是那天的小哥啊,你知道伐,那个徐丽死了!啧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在家里烧了一大木桶的热水,热水倒下来被活活烫死的。啧!”那妇人说着,打了个寒颤,估计觉得那画面有些唬人。

    殷扬闻言,沉默了几秒,笑了笑,说道,“人事有因。”

    “可不是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