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结完了两个案子,殷扬手上的钱挺富裕,加上不想看到那些富家小姐有事没事找上门来,于是他索性关了小诊所,天天在外面晃荡。&乐&文&小说..

    肖业之前和唐芸套出过殷扬小诊所的大致位置,做了排除法再加上一张嘴和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直接问到了殷扬的具体地址。

    他上门找了三次,吃了三次闭门羹,看着小诊所玻璃门里头挂着的“暂停营业”无可奈何。

    殷扬闲下来就喜欢去逛古董市场,淘些美玉回来。他家里摆着的玉石敢说是整个s市最多的,玉能集气,所以一些未成精怪的动物都本能地爱往殷扬的小诊所靠近。

    不过殷扬不是什么良心有多好的人,家里摆的那些玉也不是什么人啊、猫猫狗狗能够瞎碰的,殷扬看着那些时不时就在自己诊所外群聚的小家伙们,通常会嘘个几声,把它们赶走。

    但是殷扬发觉最近几次晚回到家,那些小家伙们比以前要难轰走了,小狗崽子会冲着他吐舌头摇尾巴卖萌,猫大爷们一个个摊着肚皮横躺在他小诊所门口,搞得殷扬犯了难,不知道该怎么赶了。

    “殷扬?”

    殷扬听到有人叫他,抬起头,看到肖业拎着包东西走过来,他皱皱眉,“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肖业笑笑,举了举手里的东西,“顺便来喂喂流浪猫和流浪狗。后厨每天都有不少剩下的材料,放到第二天不新鲜了不能用,正好可以给这些小东西吃。没想到你这儿聚了那么多流浪动物,你平时也喂它们?”

    殷扬听着肖业自来熟地和自己扯起了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不想当着肖业的面开门,这样势必得请人进去坐一坐——至少口头上的寒暄,作为一个地地道道活了很久很久的中国人,他实在做不出把一个有几分熟悉的人直接关在门外的举措来。

    所以最后就变成了他站在边上,看着肖业喂着这些流浪猫流浪狗。

    肖业蹲下身打开袋子,用不着招呼,一群小家伙都会自动围上来。猫大爷一个翻身,轻巧地四肢着地,竖着尾巴走着猫步慢吞吞靠近,肖业最喜欢这只猫,背纹是灰白色的,肚子上是干干净净的白毛毛,四个小爪子也是干干净净的白色,一双猫瞳圆溜溜的。

    他把吃的按数量分成堆,他多划了一堆出来,放在碗里,抬头看到殷扬抱着胸站在边上,一副不想靠近的样子,偏偏眼里透着好奇,他轻轻笑了下,解释道,“多划一堆吃的出来是为了让抢不到吃的小崽子有东西吃。这些小家伙都喜欢抢别人饭碗里的,喏,你看。”

    他说着,正好看到自己最喜欢的那只小猫一爪子拍在边上一只淡黄色的小狗崽脑袋上,光明正大地把猫脑袋凑过去舔了一口。

    殷扬顺着肖业说的一看,噗嗤乐出来,“这狗是不是傻的,被猫欺负成这样还不还手。”

    “说不定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肖业说道,眼睛微微弯起来,笑着看向殷扬。

    “嗤。”殷扬嗤笑了一声,“你喂完了别忘了把我这儿打扫一下,别都是残羹冷炙的,大热天的,馊了引苍蝇。”他叮嘱道,继续站着看一群猫猫狗狗坐成一排吃东西。

    虽然他不喜欢养猫养狗,觉得牵绊太多,又吵,但是看着一群毛茸茸的东西安安静静地排排坐吃东西,又是另一回事了,觉得还挺好玩的。

    尤其是看着那傻狗被那只小猫时不时拍一爪子。

    那小猫也不是喜欢吃狗盆里的东西,尝了一口就没再碰过了,偏偏就是喜欢撩那只狗,一爪子挥上去,尖尖的指甲被收进去了,就剩下个粉扑扑的肉垫子拍在狗脑袋上。

    殷扬啧了一声,想着等那猫和那狗成精了,得第一时间告诉它们,种族不同是不能相爱的。

    不过就算爱上了好像也没人来收拾╮(╯▽╰)╭

    他看着那小狗被猫大爷折腾得吃不上饭,其他小狗过来要抢着吃,却又被猫大爷一个个挠走了,摇摇头,觉得在这站着看人家吃饭简直是对自己的伤害。

    偏偏,他依旧不想让肖业进自己的小诊所。只好干站着,看着最后一只被欺负得最惨的小狗崽呜咽着跑到肖业身边,吃肖业准备的多余的一份粮。

    肖业摸摸小狗崽的脑袋,看向殷扬,“你看我说的对吧。”

    “我又没说你说的不对。”殷扬觉得莫名其妙,心里翻了个比天还大的白眼,回了一句。

    吃饱了喝足了,小家伙们一个个都散了场,自觉得不需要任何人提醒,走得一点留恋的模样都没有。殷扬算是知道为什么最近这群小东西变得一个比一个难赶了,都是肖业惹出来的。

    “不请我上去坐坐?”肖业打扫干净了前庭,看向依旧站在门口没动过的殷扬,“至少让我洗个手吧。”

    殷扬看看肖业的手,嫌弃了下,轻微的洁癖犯了,更不想让这人进去。

    肖业也没勉强,耸耸肩,“行吧,那我先走了。回见。”

    殷扬看着肖业利索地转身,没走几步拐了个弯就不见了,没反应过来这人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打开小诊所的门,暗嗤了一句,“真是闲得慌。”

    第二天,殷扬又出去瞎逛了,他觉得这个城市在以他难以相信的速度飞快发展,好像每一个地方无时无刻都在变化,可能看着这个城市的变换是他现在最能消磨时间的办法了。

    他想着,活得久了,就连和别人消磨时间的方法相比,都显得那么,标新立异。

    迷信可能是时间消磨不掉的传统,殷扬看到不止一次那个充当神棍一样的角色在这儿附近干着骗吃骗喝的行当,明明人家店里头没有小鬼的,还偏偏收了不少钱,跳了出戏。

    不过那人也是有点真本事的,虽然哄骗了商家店里有捣蛋的小鬼,不过收钱跳了一出是镇宅保平安的,倒也不算昧了良心。

    殷扬前两年就遇到过那个装成神棍的小年轻一回,这次又遇到了。

    不过这回倒是真的进了小鬼。

    殷扬好整以暇地跟着一群围观的老百姓围观,那小年轻一眼就看到他了,可能第一回见面殷扬嗤笑的样子太明显,给那人留下了挺深的阴影,这回看到殷扬,小年轻使劲翻了个大白眼,发出一声更响的嗤笑。

    其他围观的群众纷纷看向殷扬,殷扬淡定地把投来的视线一个个无视了,看着那小年轻心里好笑,真是个孩子,也不知道师从谁了,脾气那么大。

    那小年轻开始干正事,请来的高香一柱柱摆好,手里拿了条柳枝沾了黄符泡过的水,开始神神叨叨地跳起来。

    殷扬看着躲在店里的那个小鬼,抱着一只破旧的、被啃掉了半个脑袋的玩具熊咯咯直笑,像是在看电视似的。他摇摇头,鬼躲得那么远,这柳条洒的水哪能撒到鬼身上,有个屁用。

    要他说,就该用水枪,把柳枝和黄符放一起泡了一夜的水装进去,大规模扫射,他就不信吓不走那小鬼。不过这样一来,估计和平民百姓心里的驱鬼拿妖要相差甚远了,说不定还得被骂胡闹。

    这样想着,殷扬又觉得那小年轻有些可怜了。

    真是,就算他们捉鬼拿妖的,那也得与时俱进好么。

    小年轻看不到小鬼,寻常人也看不到小鬼,但是他身上戴着的铜币能告诉他小鬼有没有离开。那铜币被他摘下立在桌面上,直直不倒,说明那小鬼依旧没走。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心里有些发虚,不知道是哪里做错了。

    那小鬼抱着玩具熊慢慢从店铺里出来,脸上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小手往旁边的木架子上用力一推,大约有四十来斤的架子眼见着就要往那小年轻的身上倒。

    殷扬看到那小鬼出来就知道有问题,一把把小年轻拉到身边,那小年轻刚要叫出声喝问,就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声巨响,转头一看,自己立的台子被木架子砸得粉碎,刚才自己站的地方早被倒下的木架子占了全部,他脸色煞白,看向殷扬还带着惊魂未定。

    围观的老百姓早被吓跑了,他们眼睁睁看着一个没有两个大汉绝对动不了的木架子就那样倒下来,没鬼就怪了!

    那小鬼和殷扬对视了一眼,尖叫着抱着自己的玩具熊跑走了,那副受了大惊吓的样子,就像是看到了魔鬼。殷扬有些无奈,明明做了坏事的是那小鬼,怎么那小鬼的样子倒像是它自己成了受害者。

    小年轻被殷扬这一拉一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看着殷扬的表情立马变了,他恭恭敬敬地站好,做了个礼,“晚辈高景,谢谢前辈伸出援手,之前有失仪态,希望前辈能既往不咎。”

    殷扬笑了笑,觉得小年轻的性格还不算太糟,至少有的救,他说道,“没关系。”

    店铺的主人看到眼前这幕,吓得拉住了殷扬的袖子,“您看看,您看看,是不是这小子把那鬼惹怒了?我,我这该怎么办,诶!”那店铺主人说着就要哭出来。

    殷扬抖了抖手,把那店铺主人的手拿开,他最受不了男人说话说着说着跟唱戏似的就能两眼泪汪汪。高景被店铺主人一通指责,气得一张小白脸通红,梗着脖子就要和人理论,被殷扬拉住了。

    “小鬼已经跑了,你不用担心。”殷扬冷淡道。

    店主见殷扬说完就要走,忙拉住了,“不成不成,大师,您看看,您能不能给我留张名片?万一又出了事儿,我……我好歹有个求救的方向啊。钱不是问题,真的!”

    殷扬被店主那副样子缠得皱紧了眉,偏偏他也不确定那小鬼是不是就这样走了,这事被他看到了,他还真做不到袖手旁观。

    他把名片给了店主,店主感谢地把人送了出去。

    殷扬走了几步,见身后那小年轻高景亦步亦趋地跟着,无奈地转过身,“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我想和你学本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