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那就跟着我,尝人间百味怎么样?我来做给你吃。”

    听到肖业的话,殷扬没搭理他,又叮嘱了高景几句,便起身走了。

    高景吸溜了口米线,看着还坐在自己对面的肖业,问道,“喂,其实你是想跟着我老师学手艺吧?”

    “怎么这样问?”肖业喝了口米线汤,对于高景,既然是殷扬的学生,那他就把这个口无遮拦的小鬼当作晚辈来看,便也就不在意对方的口气了。

    “不然你总在老师身边待着干嘛?”高景反问道,然后做出苦口婆心的样子规劝道,“我跟你说啊,你这样是没有用的。向我学学,装个可怜,都来啦。”

    “哦?”肖业挑挑眉毛,“装可怜?”

    高景点点头,指指自己,指指现在吃的米线早饭,“你看,赖上老师啦。”

    “谢谢。”肖业站起来,拍拍高景的肩膀,“不过呢,我暂时没有学手艺的打算。我会把你的小窍门告诉殷扬的,相信你会成为他的关门弟子。”

    他顿了顿,看向已经木了一张脸的高景,嘴角勾起来,“有空来我饭店吃饭,给你打九折。”

    高景等肖业走远了都看不见影子了,才懊恼得直拍自己的脑门,怎么就是不长记性!人家早说了是个厨师了!是老师的朋友了!你还瞎显摆!

    等等,他那是什么饭店啊?名字都不报一个的?!这个打九折太不走心了吧!

    高景在心里叫道,把米线吸溜得直响,心想着要是那肖业真和老师讲了自己的坏话,他也绝对死不承认。

    殷扬回去直接睡了个回笼觉,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成了黄昏,脑袋都有些昏沉。他支愣着下巴看着窗户外头发呆,睡了一整天也不觉得饿,只是在想自己好像真的许久不曾做过梦了。

    梦这种东西,是心里想着什么,想多了,夜里便以梦的形式出现在脑海里头。殷扬向来不觉有什么可想,就也不曾做过梦。

    只是刚才,他居然做了梦,梦到了那个古色古香的小院子,院子里有三只母鸡和一条土狗。他梦到一个穿着青衣的男人撒了一把粟米,喊了他的名字,让他出来看,他还笑话,说这鸡啄米有什么好看的,却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殷扬垂着头,细长白皙的手指按揉着发胀鼓痛的太阳穴,他带上苦笑,居然还能梦到那个人,那他是不是也算得上长情非寡义了?

    他思考自己今天怎么就做了那个梦,思来算去,归根结底是认了高景那个熊小子做学生,他站起身,从壁橱里拿出一个小香囊袋来,两指屈起轻轻在香囊上弹了一下,“不过是认了个小孩做学生,又不是做徒弟,这就吃醋了?”

    他说完,自己都笑起来,那个人早就不知道投胎转世过几十轮了,要是还能吃醋跑到他梦里来,那还真是不得了了。

    他把香囊袋子系系紧,又放回壁橱里。香囊里装的是那人的骨灰,半点马虎都省不得。

    他往窗外瞥了眼,天看起来是要下雨,看看时间,估计肖业要过来给那些小东西喂吃的,便好整以暇地往落地窗上一坐,随手拿来一个抱枕靠在腰后,手边是之前读了一半的小说书,他边看着小说书边往窗外瞄着。他这窗做的是单向窗户,他看得见外头,外头的人看不到里面,所以他才会这么光明正大地看着。

    肖业照旧拎着个塑料袋过来,袋子一打开,小东西们就循着香味围过来了。

    殷扬在楼上看着,觉得那几只流浪猫流浪狗好像长大了一圈,毛发都光亮了。他心里腹诽着肖业给烧的吃的是不是都带了激素,看这猫猫狗狗,长得那么快。

    小灰又在拍小黄的脑袋玩了,殷扬看着那只狗被拍得整张毛茸茸的狗脸差点埋进碗里,嘘了一声,不忍直视。

    外头打了个响雷,殷扬看看是该下雨了,再看看肖业还再给小家伙们分吃的,他啧了一声,心道他今天做了梦心情好,要是过会儿真下雨了,就让这家伙进小诊所里头避雨吧。

    他刚打下主意没多久,就看到肖业挨个摸了摸几个小家伙的脑袋,被小灰挠了一爪子后起身走了。

    殷扬抿抿嘴,他难得心情好乐意让这人进他的小诊所,偏这人抓不住机会,也是无缘。

    殷扬的消遣生活过得很快,偶尔自己下去也逗逗猫,就是时间没控制好,碰到了肖业会有点尴尬,他看着肖业那双好像什么都明白的眼睛,总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前几天怎么没见着你?”肖业熟练地分好了食,问道。

    “不巧吧。”殷扬拉着小灰的一只爪子把玩,两人都安安静静没再说话,他过了半响,说道,“小灰和小黄长得挺快。”他身上灵气充足,小灰一点猫大爷的架子都没摆,安安静静地把自己的小白爪子塞进殷扬手心里。

    肖业顿了顿,眼睛里带上笑意,声音揶揄道,“小灰和小黄?”

    “……就是这两个小家伙。”殷扬扯扯嘴角。

    “看来你还挺喜欢它们的,那其他几个呢?叫什么名字?”肖业饶有兴趣地问道。

    殷扬翻了个白眼,“你取。”

    肖业笑意更重,“那这只肚子圆滚滚的就叫小胖,那只眼睛周围有黑眼圈似的花纹的,就叫黑眼镜儿。”

    殷扬瞅着被喊成小胖的那只黄猫,心道人家猫会理你才怪。

    “那只狗呢?”殷扬努努嘴,说的是那条天天被欺负到只能吃备用粮的狗。

    “就叫小可怜吧。”肖业说道。

    殷扬笑开来,小可怜?确实挺符合的。

    两个人还在看小东西们吃晚饭,唐芸从外边风风火火地跑来,“老师!老师!诶呀肖帅哥也在啊!”

    “你好。”肖业对唐芸印象还是很好的,他点点头微笑致意。

    “唐芸?”殷扬挑挑眉,“女孩子在外头吵吵嚷嚷像什么样子。发生什么了”

    唐芸心里吐了吐舌头,觉得自家老师这话说得特别像她家爷爷辈会说出来的。

    “急事!我家一个远房亲戚出事了!睡了三天了!怎么喊都喊不醒!”唐芸说道。

    “那该去医院,你来找我干什么?”殷扬说道,心里却已经在琢磨唐芸那远房亲戚是不是跟唐芸这丫头一样有钱。

    “去医院检查过了,什么毛病也没有,住了两天病房就被医院赶回来了,说床位不够用。你说气人不气人?有钱都不让住!”唐芸气呼呼道,“我一想,这术业有专攻,您一定能解决嘿嘿。我道行太浅,看不透,所以来找您了。”

    殷扬抬抬下巴,“我收费可是看人不看关系的,你那亲戚做好被我宰一刀的准备了么?”

    “宰两刀都够你宰!”唐芸擦擦汗,她走得急,走出一脑门子汗了,“其实那亲戚我也不是很熟悉,逢年过节也不怎么来往,就记得小时候人家给过一盒巧克力,后来就什么礼物红包都没从那边收过了。不过怎么说都是亲戚,没理由遇到了不帮。反正老师你能帮的话,钱我帮你谈妥嘿嘿,到时候分我点零头也不是不可以的是吧嘿嘿。”

    殷扬敲敲唐芸脑袋,这人别的没学好,倒是把他的财迷学得入木三分。

    “那就去看看好了。”殷扬答应了。

    “肖帅哥要不要一起来?”唐芸看着肖业眼神发亮,“看你和老师关系那么近,一起来也没关系啦。多个人多份力量,集思广益。”

    殷扬瞥了唐芸一眼,刚才还说他一人能解决,现在又成了要集思广益,真是见到长得好看点的人,说话一套接一套的。

    他啧了一声,敲了唐芸一记,“带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爱咩咩的小蘑菇】投了一颗地雷~我的小天使qmq

    昨天被晋江的编编丑拒了orz

    需要高景小天使卖个蠢才能安慰到!

    高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