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你应得倒是快。”殷扬瞥了肖业一眼,凉凉道。

    肖业笑了笑,说道,“我跟着你一块去,你徒弟也能放心点。”

    “唐芸是我学生,不是我徒弟。”殷扬敛了表情,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肖业还站在原地没动,他抬抬眼皮,“还不走?”

    肖业应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笑得很开心,殷扬看了眼肖业,说不出肖业的笑容是什么样子,不过长得好看的人笑,应该都是能感染周围人的心情一起变好。

    他摸摸下巴,一只手搁在车窗边上,看着外面掠过的街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殷扬和肖业开车到了苏素说的那块地方,是一个大十字路口,白天车流量很多。

    殷扬他们到的时候,正好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转弯车道的车子和直行车子相撞,速度都很快,两辆车的车头都被撞得变了形,事故发生的柏油马路上还能看到斑斑血迹。

    “这个十字路口我知道,很邪门。”肖业说道,看到殷扬转头看向自己,解释道,“我们饭店的进货路线必定要路过这个地方,开货车的司机跟我们说的,这里不干净,晚上尤其不能开,就连白天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殷扬“嗯”了一声,说听老司机的话不会有错,他想了想,说道,“去图书馆。”

    十字路口向来是比较邪气的一个地方,西方传说里就有十字路口召唤恶魔的说法,而在东方故事里,十字路口则能聚鬼魂。

    如果在半夜十二点,遇到十字路口正中心放个石狮子头,上面蒙着红布,一定要避开走,那是在招刚死不久的阴魂。

    到了图书馆,殷扬找了电脑坐下,说道,“你帮我一起查查那段十字路口最近几年发生的事故。要死者的死亡信息,有照片最好。”

    肖业了然,“你是说那天唐先生他们遇到的那个东西,是死于那段十字路口的亡魂?”

    殷扬点点头,“冤魂既然能化形让普通人看到,并且以那种方式出现,可见怨气极重,停留在人世的时间应该很久了。你就以这个为侧重点来找吧。”他指使肖业指使得很习惯,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

    “嗯。”肖业习以为常地应了一声,打开网页,眼角余光注意到殷扬有些愣怔,嘴角微微勾了勾。

    在那个十字路口发生的死亡事故实在太多,范围极广,就算根据苏素的描述,他们在年龄性别上去掉了一些选择,整合下来的事故案件依旧有二十来宗。

    殷扬把打印出来的信息拿给苏素,让她辨认上面的死者外貌是否有和她那晚所见的是同一人的。

    苏素一页页往后翻,手突然一顿,脸色变了变,指道,“是他。”

    殷扬和肖业对视一眼,一下午的搜索没有白做。他接过苏素所指的那一页。

    死者叫刘飞,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人,财大的大三学生,前途应该不错的样子,可惜四年前死于车祸。肇事司机逃逸,虽然电子警察拍下了车牌车型,但以当时的警力各方面来讲,却是远远构不成能直接捉住凶手的线索,所以这件意外的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难怪这冤魂的怨气那么厉害。

    “都死了四年了啊……”唐芸啧啧道,“照理说,冤有头债有主,为什么这人却找上我舅妈舅舅?”她琢磨着,肯定是有什么相通的点。

    唐芸拿来资料看,突然“诶”了一声,指着当时电子警察拍摄下来的照片叫道,“舅妈舅妈,你看看,这车牌和你那车牌号是不是一模一样?”

    苏素闻言赶紧看了眼,“就是这个车牌号,车子好像也是一个型号,就是颜色吃不准,图是黑白的,看不出来。”

    “车牌怎么可能一模一样?”

    苏素隐约猜到了什么,她咬了咬嘴唇解释道,“上个月正好有朋友介绍二手车牌转卖,价格中肯,手续方面都能一手搞定,我们看了看之前也没什么不良记录,就直接买下了。s市的牌照有多难拍你们也知道的……哪想到会这样。”

    “看来对方是把你们当作杀人凶手进行报复了。”殷扬说道,这样一来就简单很多了。

    他把那辆撞了型号和车牌的车借来,大晚上直接开到了东海路邵平路那个十字路口,放了个充气假人在驾驶室上,自己下车,拿出一袋土出来,围着车子撒了一圈。

    这儿的凶邪被传得很厉害,所以大半夜阴气强盛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车,殷扬这样做倒也没人发现,除非以后有人调出监控视频来看,那估计会被吓到一阵子。

    殷扬撒在车子四周的土不是一般的土,那是坟土,顾名思义,坟上之土,现在大部分人都葬在公墓里,只有少数部分农村的还时兴土葬,要弄来一点坟土也不容易,还好殷扬存货挺多,够他把车子围一圈。

    撒上坟土,那么孤魂野鬼就不得跨出这界线一步。

    殷扬做完这一切,便掩去气息匿了起来。

    果不其然,厉鬼刘飞再一次显形,却被困在车里进出不得,满身是血的模样加上戾气冲天,看起来越发狰狞。

    殷扬嘴里快速念着净心咒,一双眼紧紧锁住对方的一举一动。眼见净心咒就要起效,却不知道哪里窜出来一只猫,居然把坟土围成的圈踢开了一个小口,这样一来,困住孤魂野鬼的作用便全没了。

    刘飞猛地发出一声嚎叫,从车里飞出来,转眼一张血脸就放大出现在了殷扬眼前,殷扬自然不可能毫无准备,他两指夹住古币迅速地贴在刘飞的额前正中,那狰狞的冤鬼便被定在了离他一指不到的距离。

    古币定身的效果并不理想,更多的用处是用来收魂,加上刘飞化为厉鬼时间已长,煞气极重,殷扬只来得及后退数步拉开距离,便被它破除了定身。

    殷扬皱眉,刘飞作为人的心智早已在四年沦落为孤魂野鬼的煎熬中所剩无几,只有净心咒才能勉强唤回它的理智,但是净心咒一旦失效便不可再用,他向来是确保困住对方万无一失后才会用到这一招,却没想到今天半途杀出个程咬金出来。

    他收回古币,一根红绳抛出,将刘飞从头到脚裹得紧紧实实,像个粽子,刘飞挣脱不得,不停地发出单音节的尖叫。红绳的另一端握在殷扬手心里,他摊开掌心,掌心升起一小簇蓝火,瞬间蔓延至刘飞的全身上下。

    这一下,是把刘飞的魂魄彻彻底底打散了。它既不可能再为非作歹,也不可能转世投胎。

    殷扬回到唐芸的亲戚家里,唐芸的舅舅唐龙已经醒了过来,不过睡了四天四夜,整个人都消瘦无比。苏素拉着殷扬的袖子眼泪直流,一阵千恩万谢。

    “那个刘飞怎么样了?”唐芸小声问道。

    “被我打散了魂魄。”殷扬答道,听到唐芸倒吸了口气,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淡淡道,“唐芸,很多事情即使是我也做不到十全十美。”

    唐芸知道殷扬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定不可能做出打散魂魄的举动出来,她这个老师虽然有时候看着冷情了点,实际上却是个心软的人,“我知道。只能说刘飞他化为厉鬼后作恶太多,谁知道在我舅舅舅妈之前,有多少人被他害死?被打散魂魄,说不定也是天道注定。”

    殷扬看了唐芸一眼,隐约觉出点这小丫头在安慰自己的味道来,他笑了笑,不过是不得已下打散了一个厉鬼的魂魄,他有什么好需要被人安慰的?搞不懂唐芸的想法,他摇摇头,“你说的倒是越来越有神棍的味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肖业:还没唐芸那小丫头片子镜头多,不服。

    唐芸:╮(╯▽╰)╭虽然肖帅哥很帅,但是镜头我是不会让给你的

    ------------------------------------------------------------

    谢谢【茈青】小天使投了一颗地雷~~

    谢谢【叶杨】小天使投了一颗地雷~~

    爱你们嗷=3=

    谢谢【心起灵动y】小天使每章的留言嗷呜!看到留言好开心嘿嘿,么么哒-3-

    【嘿嘿改了个笔名,觉得特别符合《吾王》和《谈说妖事》这两篇,然而我还是我,不一样的烟火,要不要

    收藏下专栏呀嘿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