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ktv这种地方向来是殷扬不喜的,太吵。他拿了杯饮料就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唐芸和高景两个人一人霸着一个麦克风,也说不准到底是在唱歌还是在喊歌。

    “怎么不去唱?”肖业坐到殷扬边上,开了包零食问道。

    “你不也没去?”殷扬闲闲地瞥了他一眼,“你不喜欢唱歌干嘛由着那两个人来这儿。”

    “不想扫兴。”肖业笑了笑,“他俩都是孩子,喜欢热闹无可厚非,我之后也没什么事情,作陪也无所谓。”

    “你倒是好人。”殷扬嗤笑了一声,他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你去哪里?”肖业提高声音问道。

    殷扬嘴角抽了抽,比了个“ok”的手势,肖业愣了下,随即笑得抿住嘴唇,生怕把人气得恼羞成怒。

    饮料喝多了,要去厕所,不也无可厚非?殷扬啧了一声,把那人克制的笑声关在门后头。

    高景唱完一首下来,接下去是唐芸点的独唱,没他什么事。

    “你怎么像个老年人似的啊?”高景一屁股坐下来喝了口水,口袋里的手机没拿出来,硌得他龇了龇牙赶紧掏出来,一不小心把口袋里的铜钱币也带了出来,“啊,帮我捡下吧嘿嘿,就在你里边。”高景嘿嘿挠了挠后脑勺。

    肖业脸上一直挂着的温和笑意僵了僵,他弯下腰捡起铜钱币,铜币贴到他的手心皮肤上立马有了反应,像是灼烧一般,肖业背对着高景无声动了动唇,皮肤的异样竟然无法再用肉眼捕捉到了。他递给高景解释道,“平时太忙了,不怎么听歌,自然不怎么会唱了。呵呵,给你。”

    高景接过钱币道了声谢,收进裤子口袋里,“那你真是亏大了,我可不常请人唱k的。”

    肖业微微笑笑,不在意道,“你们玩得开心就好。”

    高景耸耸肩膀,不置可否。

    殷扬从外头进来,听到唐芸一个人在台上干嚎,握着门把手的手顿了顿,突然不太想松开了,“高景,你怎么不唱。”有高景这个唱歌稍微有点调子的在,还能中和一点伤害,唐芸独唱的伤害值太高。

    “嘿嘿,老师你喜欢听我唱啊?成!学生这就给老师嚎一首!”高景一听来了劲,跑到点歌台那边立马切了一首《死了都要爱》。

    “啊这首!我也会唱!一起一起。”唐芸本来想说两句的,一看是这首歌,立马不介意了,拿了另一个空闲的麦克风塞进高景手里,蓄势待发的样子。

    殷扬吐了口气,看到肖业表情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

    “死了都要爱。”肖业盯着殷扬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殷扬被他看得有股说不出的感觉,他皱皱眉毛刚想开口,就听到对方又说了一句,“记得捂住耳朵。”

    殷扬没听过这首歌,确切地讲,他只听过古典乐轻音乐。当准备时间结束的瞬间,殷扬猛地明白了肖业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台上把“喊歌”这一独辟蹊径的唱法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两个人,蓦地站起身,把歌切走了。

    “咦!?”高景和唐芸齐刷刷转头看向殷扬。

    “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殷扬面色不变,从容道。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搁在手臂上,率先走了出去。

    肖业轻声笑了出来,附和道,“是差不多了,快凌晨了,那么晚回去不太好吧。尤其是你,唐芸。”

    唐芸拿出手机一看,还真是,不知不觉就过了那么久了,这块地方有结界吧,能让时间快速溜走吧?她不平地想道,转眼,眼珠子转转,凑到肖业边上,脸上堆起笑容,“肖帅哥,你会送我们回去的是吧?”

    “自然。”肖业好脾气地说道,“一起走吧。”

    “我先去账台结账了,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落下的。”高景说道,“好好检查啊,落下什么我可不负责。”说着便一溜烟跑了出去。

    “嗤,能落什么东西在这儿,还好好检查呢。”唐芸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听话地四处扫了一遍,“要我说,肯定是急着去厕所了,好面子不肯讲。啧啧,跑得那么快,憋坏了吧哈哈哈哈。”

    肖业听着唐芸在那儿不靠谱地碎碎念外加嘲笑着,他摇摇头,看着高景的方向眯起眼睛。

    高景跑到殷扬身边,殷扬看见对方脸都跑红了,说道,“不用那么急,老师不会和你抢着买单的。另外,”他顿了顿,上下打量了下高景,“你有点虚,明天我给你开个方子。干这行,身体也是本钱。”

    “嘿嘿谢谢老师。”高景摸摸后脑勺笑得眯起眼睛。他摸出钱包刚想付钱,猛地一顿,“诶不是,老师,我跑出来是想跟你说,那个肖业不是人!”真是,差点被老师带偏了。

    殷扬挑挑眉毛,“不是人?怎么,他欺负你了?”

    高景被殷扬一噎,脑子里过了过自己刚才那句话,有那么像是打小报告的语气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肖业他没那么简单,他不是普通人,也不是道人。”高景把刚才麻烦肖业帮他捡起铜币的事情和殷扬一说,他是看不到肖业手上的异常,但是他敏感地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那股气息很奇怪,既不纯净也不脏邪,他道行浅,只能隐约觉出一点不对劲来。

    铜币是他们这些捉妖驱魔的人身上常带的东西,有点像泰国的青草药膏——就是什么方面都能派上用处,不过效果可能偶尔不那么理想。铜币针对妖物魂魄都会有反应,反应越强烈,说明对方的能力越强盛。

    高景的那枚铜币从他拜入扶摇山人门下就随身带着了,对铜币的反应再熟悉不过。

    殷扬闻言顿了顿,垂下眼,微微点头,淡淡道,“我明白了。”

    高景听殷扬这样说了,便放下心来。那肖业隐瞒了身份待在他们身边肯定没安好心,他就怕以后老师被人背后插一刀。现在老师知道了,定会对那肖业有所保留了。

    他付好了账,肖业和唐芸正好走过来,他朝两人挥挥手,“行了,付好钱了,我们可以走了。”

    “先送唐芸回去。”殷扬说道。

    “好。”肖业应道。

    作者有话要说:  只想说……肖奈美色误人啊……这是昨天的更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