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半夜,几人驱车到了白天经过的地方,九龙柱在夜晚道旁路灯下,有股说不出的静幽。

    “这柱子上刻着九条龙,就不怕打架打起来?”高景觉得现在安静得一丝声响都没有,怪瘆得慌的,忍不住开了个头微微调侃了一句。

    殷扬瞥了高景一眼,这样没营养的话都能从这个小油头嘴里跑出来,看来还真是有点心慌了。他没理会,下了车便径直走向了那根柱子。

    “……”接话圆场小能手唐芸都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接,甩给高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眼神,当是回应了。

    “不会的,这根柱子那么点空间,怎么打得起来?”肖业笑眯眯地拍拍高景的肩膀,说完便快步跟上了殷扬。

    没人理会也是有点可怜,他怎么说作为一个长辈,得有点容人气量,就算这人之前告了他的状,他还是帮他暖了暖场。

    高景被肖业回得找不出话来,心里想着能把话说得比他还没营养的,真能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大boss?这是扮猪吃老虎吧。高景皱皱鼻子,转头一看,人全都跑到前边去了,赶紧小跑几步。

    “龙灵的怒气就是从这几道缝隙里传出来的。”殷扬伸出手指小心地触碰裂缝边缘,指尖便传来一股被烫伤的痛感。

    高景一听,大大咧咧地也伸手过去,摸了一把,“龙灵的怒气也是龙气,沾沾龙气嘿嘿。”

    殷扬飞快地抓住高景的手,“别碰。”

    高景被吓唬得一愣,果真不动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师能伸手去碰那裂缝,他就不行了?何况……他手已经搭在那裂缝上了……碰都碰到了该怎么办……

    在线等,好着急。

    “……”殷扬见高景那只手居然没有被龙灵的怒气灼伤,有些惊讶。他好歹活了那么久,才有能和龙灵稍稍抗衡的能力,饶是这样,近距离触及龙灵的怒气却也会受到灼烫,为什么高景这样初出茅庐的小孩却能没事?

    既然没有事情,殷扬便松开了高景的手,只是叮嘱了唐芸和高景两人一声,让他们不要瞎碰东西。

    缝隙一共有三道,两道如同头发丝那样粗细,还有一道稍粗,有细线那样粗。好在三道裂缝不大,不然s市早就不是现在这幅模样了。

    找到了缘由,和殷扬料想得差不多,他取过早已准备好的材料,便打算填补缝隙。

    填补缝隙所用五色泥即是当日女娲补天所用来烧制成五色石的原材料,殷扬可没那么大本事搞来太阳神火来烧制成五色石,就算烧成了,也不可能用那么大代价的玩意儿来修复这一根九龙柱。五色泥虽说稀有,但对于殷扬而言,却是尚能拿出手不觉得肉痛的东西,用来修补九龙柱的裂缝,也算没有浪费。

    他划开掌心,以血混入五色泥之中,正当要开始填补,却觉一股劲风从后面猛地扑来,他往旁边一闪,下意识把肖业拉到自己身边,“小心。”

    肖业微微一愣,随即“嗯”了一声,嘴角勾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眼睛微微眯起,看向那道劲风传来的方向。

    殷扬听到肖业的应声,动作一顿,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那是一个穿着袈裟的僧人,看起来年岁很大,脸上的皮肤早已枯柴得如同树皮,他手持武器,眉眼闪过精光。

    那是一把短双奇兵器,长约一尺,两头细而扁平呈菱形尖刀锐刺,形如枪头;中间粗,正中有一圆孔,上铆一铁钉,钉子可在孔中灵活转动,钉串连一套指圆环。

    “峨眉刺!”唐芸叫出声来,这玩意最早是峨眉山的一个僧人发明出来的,与其他兵械不同之处就在于,峨眉刺的攻击手段变化多端,刺、穿、挑、拨,再结合各种步行、身法、跳跃翻转等动作,极易迷惑对手。

    高景不像唐芸,从小就被殷扬压着背这些兵器谱、山海经,纸上知识牢固。他虽不懂峨眉刺有多大威胁,不过听唐芸那口气,估摸着也不好对付,当下直接拿出自己的法器出来。他的法器是一顶宝塔,周身蒙着一圈淡黄色的光芒。

    “你们两个退下。”殷扬冷声道,这僧人的气息不纯,恐怕不简单,不是唐芸和高景两个菜鸟能掺和的。

    “诶?!老师!”高景不服气地喊了一声,随即被唐芸一把拉住扯到肖业边上。

    “你别去添乱啦,老师有分寸的,肯定是这僧人不好对付。”唐芸说道。

    高景嘟囔着,“老师又不知道我身手,怎么就知道我对付不过去了?好不容易有个练习机会,多难得啊。学姐,你这不求进取的思想可不好。”

    唐芸被这小学弟反过来说了一顿,她翻翻白眼,戳戳高景的脑门,“跟着老师还怕没练习的机会?保证比你以前单刀匹马闯荡江湖来得经验丰富。”

    高景挠挠后脑勺,这么一说,好像也是,这才和上一回隔了多久啊,又来了个案子。以前他可是一个生意做完,报酬得撑好几个月生活费的。

    殷扬就听见旁边唐芸高景两人叽叽喳喳,他往那儿警告地看了一眼,两人才立马闭上了嘴,消停下来。

    对面持着峨眉刺的僧人一声不吭地冲上前,手腕的拌劲加上手指的拨动,让峨眉刺在手中贴着手掌掌心快速转动,看不清攻击的套路。

    殷扬面色微沉,不退反迎,他挥开一把乌扇,里头藏着数枚倒三角的尖锐暗器尽数射向对方。那人攻击的架势微缓,向后腾翻一个跟头躲开,与殷扬拉开了距离。

    “来者是何人?既要与我切磋,不报上名讳便动手,未免太见不得台面了。”殷扬说得委婉,把偷袭说成了切磋,不过后半句依旧把人气得一噎。

    “不过是毛没长齐的黄发小儿,与你有何说头!”对方冷笑一声,又是一道攻击攻来。

    殷扬嗤了一声,黄发小儿?他岁数大得连自己都记不清了,喊他一声老祖宗他都担得起。

    不过他殷扬可没那么没气度没风度的子孙。

    嫌弃。

    那老僧的招式一波接一波,殷扬只是闪躲,并没有接招,把战斗的场地拉到偏离九龙柱的地方,就怕对方的攻击把这九龙柱再添几道裂缝。

    殷扬这不温不火的躲避看得一旁高景都急了,就想给自家老师加油呐喊助威。唐芸在一边捂住高景的嘴,就怕这人没忍住,被老师施了禁声咒,顺便殃及到她。

    老僧见自己的攻击没有一道落在殷扬身上,不由得有些心急,殷扬耗得起时间,他却耗不起,于是攻击变得越发凌厉快速。

    殷扬嘴角微微勾了勾,对方的攻击已经乱了。

    峨眉刺的威力就在于有条不紊却又让敌人眼花缭乱的攻击方式,一旦使用者本身乱了速度,那么峨眉刺的威力便不在话下了。

    他将言灵的威力附在乌扇上,乌扇所指之处,便是一道凌厉的回击。

    老僧硬生生抗住一道回击,脸色变了两变,没想到这个在他眼里只会拖延、没什么能力的毛头小子,一道攻击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好诶!”高景和唐芸把那老僧的脸色变化看得一清二楚,立马鼓掌欢呼起来。

    肖业轻笑了一声,这两个活宝。

    老僧脸色发青,纯粹被那两个看客给气的,他抬手便往那处挥去一道气诀,杀气十足。

    殷扬眼神一凛,正要去护,就见高景把自己的那顶宝塔祭了出来,一个淡黄色的气罩便把三人罩在里面,不受那老僧攻击的影响。

    殷扬刚松了口气,却不想那道攻击因为光罩的隔绝居然改变了攻击方向,直直往九龙柱的柱体上撞,这一下,谁都来不及救了。只听得一声微乎其微的碎裂声,那老僧脸色瞬间煞白。

    还未来得及多想,便有一道如有实体般的虚雾从碎裂处破开,发出隆隆轰响。

    “真的……是龙的样子啊……”唐芸抬头看着升到半空中的虚雾形体,发出低声的喃喃。

    殷扬眉头紧皱,把这块地方纳入一个结界里,希望以他目前的力量至少能护得了周边民居房不受波及。

    他飞快地念着口诀,眼睛紧紧锁住龙灵凝出的虚雾。那龙灵一出世,便发出一声冗长的龙吟,随即直直朝着殷扬冲来。

    殷扬晦气地啐了一口,身前凝起一道光墙,打算硬生生抗住。

    不是他不想躲,只是结界没有完成,这道结界波及范围太广,吟唱时间太长,倘若一动,便功亏一篑,他再一躲,这龙灵的攻击变回落到身后一大片的民居里去。

    肖业瞳孔猛地一缩,飞身出去,挡在殷扬面前,他闭了闭眼,暗暗苦笑一声,想藏起来的偏偏藏不得,罢了。

    他睁开眼,大喝一声,一时间黑气直冲,只见一个身形诡异的人形取代了原本那个模样,他半张脸如同被焚毁过,枯焦得不成样子,另外半张脸却又完好无损,本该是双腿的地方由一条满是鳞片的长尾代替。

    人非人,鬼非鬼。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没有更新……不是我的锅!!

    我不服!明明没有吃过大神的零食,为什么我还会!上吐下泻!

    后来基友告诉我……大神的颜,也不是你等凡人能够肆意窥伺的……_(:3ゝ∠)_

    ps,这篇文签约啦!开心!!撒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