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谈说妖事 > 第23章 (修)

第23章 (修)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肖业一顿,重新把视线投向殷扬,他沉默了几秒淡淡开口,“没有,我是自愿的。”

    高景被吊起了胃口,还想问什么,却见肖业猛地站了起来,把他吓了一大跳,也跟着一站,下意识看向肖业看的位置。

    只见那龙灵吞下直禅后身形一晃,竟从原本的虚雾状态凝成了实体,不消人说,都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肖业眉头紧皱,手心里凝出一把骨刃握在手里。

    殷扬没有动作,只是暗自警惕着对方可能有的攻击。龙灵突然扬起龙头仰天长啸了一声,突地金光大作,刺得殷扬肖业和唐芸三人睁不开眼睛,偏偏高景却不受影响。

    他睁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已经凝成实体的巨大龙身渐渐缩小变成奶猫一般大小,这算是什么情况?还要打么?

    等到金光黯淡下去,殷扬等人看着已经变成猫崽大小的小奶龙面面相觑。殷扬抽出武器靠近,突然,小奶龙口吐人言,“你别过来。”

    殷扬听着那猫崽似的小奶龙嘴里吐出一口流利的白话文,说的内容活像被欺负的小孩,他忍不住抽了抽眉角,不过依言没有再往前一步。

    小奶龙大概意识到自己下意识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太有失自己为龙的尊严,它喷了喷鼻息,“之前是我被直禅那妖道算计,失了本性才会如此,如今我已从妖道那儿把他偷走的龙魄抢回,你们无需担心我会再次发狂。”

    它瞥瞥殷扬和肖业还未收回的武器,有些气闷,这些凡人莫不是要它说得再直白些?看它现在这幅模样,哪里还能打架——啊不切磋了?!以大欺小要不得啊。

    正待小奶龙打算开口说得更加直白些的时候,殷扬收回了武器,走过去试探性地伸出了手,果真龙灵完整后,之前那一股仿佛入了邪门歪道的气息便没了,取而代之是龙的罡正之气。

    小奶龙看着停在自己龙角上方的手,想了想,微微抬了头,光滑幼嫩的龙角在殷扬的手心里蹭了两下。

    不是卖萌,只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它在讨好罢了。

    ↑不如卖萌_(:3ゝ∠)_

    肖业依旧警戒着,看着小奶龙居然讨好似的蹭了蹭殷扬的手,之前积着的一股气瞬间散得一干二净,手掌心里的骨刃也消失了。

    殷扬把小奶龙抱进怀里走了过来,唐芸和高景两个人跟孩子似的吵着要抱小奶龙,小奶龙张嘴吐出一口龙火苗苗,把唐芸吓得赶紧收回了手,看到小可爱太得意忘形了,忘了人家无论看起来多无害,本尊实际上依旧是条龙。

    小奶龙鼓动着龙脊上一对不怎么大的翅膀,从殷扬怀里飞进了高景的手里,慢吞吞地用龙尾巴扫了两下后,趴伏下来,像是满意了这个临时的龙窝似的。

    高景一动也不敢动,他原本也是想对小奶龙上下其手的人之一,不过看见小奶龙毫不客气地吐了口火苗苗——虽然龙火看起来小得也有些可爱,但是威力谁也不会忽视了——他便歇了这个心思,这会儿小奶龙往他手上一趴,他整个人便僵直了一动也不敢动。

    肖业看见殷扬朝他们的方向走过来的时候就有些僵硬,他早该走的,偏偏之前一直顾着战况,担心殷扬会不会被这……小奶龙伤着,便一直拖着没走——说到底,也是贪心着想多留一会儿是一会儿,却不想这之后有那么一个神转折,不仅一场本该避不可免的、声势浩大的战斗没了,还捡了条小奶龙回来,这一下他彻底没了逃走的机会。

    “我没想过会再见到你,更没想过你会是以这幅样子出现在我面前。”殷扬盯着肖业看了几秒,慢慢开口,眼里酝酿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看得肖业心里搅得发痛。

    ——震惊?然后失望?再是厌恶?

    ——我还活着。却用了他最看不上的手段苟活。变成了他最痛恶的邪魔妖怪。

    “你打算怎么做呢?”肖业看见殷扬朝自己伸过手,微微闭了闭眼,再睁眼,脸上便挂上一副云淡风轻的笑,强作镇定无谓,问道,“像过去铲除那个为了幼崽夺人口粮的雌性妖兽一样,干净利落地除魔卫道么?”

    高景和唐芸听了张大嘴,那么不近人情的事情是殷扬会做的?

    高景带着疑问的眼神看看唐芸,唐芸立马摇摇头,至少她跟着老师那么多年了,从没见到过,她还见过老师给一个狐妖包过伤呢,哪像肖帅哥说得呀。

    殷扬听到肖业说的,顿了顿,压下心里百般滋味说道,“带你回家,替你疗伤,你告诉我你经历的一切。”

    肖业一愣,张了张嘴,却只蹦出了一个“你……”

    殷扬撤下了结界,“你还能变回之前的样子么?车子没那么大,塞不下你。”

    肖业变了回去,前面是时刻为了战斗准备,才以原型示人,他现在虽然受了龙灵一击,但不至于连变回人形都做不到。

    肖业变回了人形后,背部受了重击的模样就更加明显,一片血肉模糊外加点烧焦的糊味,唐芸都叫出声来了,殷扬脸色不怎么好看,把肖业半个身体架在自己身上,一手扶着他坐进车里。

    把唐芸和高景两个人送了回去后,殷扬带着肖业回到他的小诊所里,他进了里屋把自己收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药草药花拿出来,嚼烂了吐在白纱布上,然后拿出来敷在肖业的伤处。

    肖业倒吸了口气,疼得一个机灵。

    “和我说说我不知道的。”殷扬淡淡地开口,一点都没有老熟人重逢的激动和兴奋,反倒有种熟人聊天的熟稔和不拘的感觉,他垂着眼给肖业处理伤口。

    肖业背对着殷扬苦笑了一下,他这个师傅,隔了那么多年他已经猜不透他心中想的了。

    “我只是不甘心死了,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就再记不得还有你这么一个人,就那么把你一个人落在这世上,所以黑白无常来带路的时候我逃了。”肖业说道,“后来我想着,鬼修也好,入魔也罢,那都是你瞧不上的腌臜,那不如挑个最快的方式,重新炼成人形,就能再见到你了。”

    “所以,你看,就成了你现在看到的模样了。”肖业摊了摊手,呵呵一笑。

    殷扬手颤了颤,肖业把入邪门歪道、练成人形说得轻描淡写,他却是知道里头有多少煎熬的。本是野鬼,却凭空生出一身妖骨,不说有多困难,不说这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微小,就是这过程,足以让他遍体生寒。魂魄如同被万虫咬噬,挠不到抓不得,只能生生忍着,这直接作用在魂魄上的滋味,比作用在**上的要强上百倍、千倍。更何况他的原型是那副模样,可想而知当时的情况有多险恶。

    “你就不怕?”殷扬没问完整,他抿了抿嘴,他该知道的,肖业就是那样的性子,他认定要做的事情,哪怕九死一生,也会拼尽一切去搏一搏。

    “怕啊,每天都在怕。”肖业笑了,他怎么会不怕?他怕,如果他接近了殷扬,被殷扬发现了自己的真面目,是不是得到的只是一张满是厌恶鄙弃的脸?他更怕,就算殷扬看到了他的真面目,却认不得他了,只当他是需要铲除的妖魔鬼怪。这样的害怕在那段满是煎熬的时期不断折磨着他的精神,他无时无刻不在害怕,却无时无刻不想立刻回到殷扬身边。

    “那又为什么见到了我,三番五次跟着我,却不与我相认?”殷扬替肖业包好了伤口,坐到他对面,手指划过背脊,那里还有几处旧疤,看得出在当时也是伤得刻骨。

    “我想看看你是不是还和当年的你一样,不近人情。”肖业说道,“你把恶作剧的小鬼送入轮回转世,把厉鬼打散魂魄永世不得超生,我分不清这些算是不近人情,还是理所当然。我早就成了你最厌恶、最欲除之后快的东西,又怎么敢与你相认?”

    “人是会变的,我也不例外。”殷扬吐出一口气,早在那个时候他就变了,代价太痛,逼得他不得不变,“但是你该记得,我长生向来护短,这点却是从来不会变的。”

    肖业顿了顿,随即抬头盯紧殷扬的眼,仿佛鹰隼一般,“你说什么?”

    “我说我长生向来护短。”殷扬看见肖业眼里光芒闪了一瞬,突然觉得喉口有些酸涩,“你是我唯一的徒弟,是我唯一的伴侣,我的短便只有你一人,要护的也就只有你一人。”

    肖业早在殷扬说第一次“护短”的时候便明白了殷扬的意思,却又不太敢相信——他害怕了数百年,想过了无数个被认出后的结局,独独没想过结局会是这样的。除了不敢相信外,另外一点,又是他想多听听殷扬说这些话,他印象里的师傅没说过几句直白话,向来只喜绕着弯兜圈子,不爱打直球。

    不过听到殷扬那么说了,他又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对面的殷扬说完便也沉默了,明明是两个活得久得记不得年岁的人,却意外纯情得让人发指。

    “那唐芸、高景,你不护着了?”还是肖业,开了句玩笑。

    “不是还有你?”殷扬挑了挑眉毛,看到肖业眼里带着笑,忍不住轻吻上去,嘴唇覆着薄薄的一层眼睑,“……我想你很久了。”

    “好巧,我也是。”肖业阖着眼发出轻笑。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们的殷扬大大是个不会把心里话说出来的人~所以今天说了那么多,快把一年份的说完啦!

    肖业小天使表示心满意足。

    你们满足了吗!

    ps,如果这一章让你们想到了肖奈……那么只能说我中毒太深hhhh【打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