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找了块荒地,借着夜幕的遮掩,在尸骨上撒上盐粒和汽油,殷扬划亮一根火柴丢进骨堆里——尸骨上撒上盐,则可镇魂,像对方这样死后未得好好安葬的魂魄,容易变成怨鬼,撒上了盐后火化,则可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着一下子蹿高的火焰,高景微微眯起双眼,尸骨一案只能算是意料之外随手破开的一个案子,他师姐那一桩却至今尚未眉目,没想到这小小的一个s大,里头居然有那么多邪门的事情,也是罕见。

    他正兀自想着,就听到唐芸轻呼了一声,随即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对方大力扯了两下,他下意识地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丝质睡裙的女人站在殷扬面前,长发垂肩,柳腰细腿,一副羸弱女子的模样。光看背影,怪不得之前那同学会觉得是个美人呢。

    “那是……白衣女鬼?”高景压低声音问道。

    这具白骨是那白衣女鬼的尸骸,这结论是得到众人赞同的,尸体被人这样掩埋起来,难怪魂魄不得安生,入不了轮回,非要在这块埋葬了自己尸骨的地方逗留了。

    只是没想到,他们为她火葬,还会引来女鬼现身。

    对方死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是二十岁出头,毕竟大学生嘛。脖子处还留着死前骇人的紫青色拇指淤痕,她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只能发出粗哑破碎的嘶嘶声——被人掐至窒息而亡,声带在她死前就已经被损坏得难以发声,所以死后,也只能做过说不得话的鬼。

    饶是殷扬再厉害,一个发不出声的鬼想说什么,他也是猜不透的。女鬼见状,面朝着电气馆的方向指了指,低吼了两声,时而蹲下来,时而在殷扬面前绕着圈,看得高景一头雾水,只猜到是和学校的电气馆有关,却不知道这女鬼到底想表达什么。

    可是学校的电气馆有古怪他们都是知道的,那么女鬼的另一层意思究竟是什么?

    可惜不等他们多想,那女鬼的尸骨便烧尽了,女鬼安静下来,大约也是知道自己该去赴轮回了,最后朝着殷扬拜了一拜,就见她的魂魄从下至上燃起白色的火,转眼便烧得干干净净了。

    “看来电气馆还得跑一趟。”殷扬开口道。

    “为什么?女鬼的事情不是结束了么?”高景皱眉问道,“师姐的案子还没有眉目,万一那害死我师姐的东西就这样逃脱了,怎么办?”

    殷扬冷淡地看了高景一眼,“没有结束。”他说道,至于高景那后半句,却只字未答。

    “你放心,能害死你师姐的东西决不会只杀一人就住手,你就看着吧,迟早会露出马脚来的。”肖业知道高景想为自己师姐报仇的心思,不过刚才那女鬼这样一套举动下来,定是别有一番用意的,说不定就是意在指出杀人凶手为谁,以殷扬追究到底的性子不可能做了一半撒手不管。

    “一次解决一件事情。”殷扬看高景心里还有些疙瘩,说道,“既然做了这一行,就不要被私人感情绑住。你的心里,该有一把秤,你那师姐的案子,与刚才女鬼的案子,都是案子,都危及人命,那就是相同分量,没有谁先谁后的说法,谁的案子有了眉目,就先查谁的。善始善终,我想你师父也教过你吧?”

    高景被殷扬说得脸涨得通红,明明对方语气淡淡,也没有什么重话,偏偏他就有一种被人拆开暴露在外头的感觉,“……我知道了。”

    过了两天,电气馆16楼被拦起来挂着“维修”说法的楼梯间终于重见天日了,几个好奇的学生在那儿特意看了两眼,也没看出什么变化来,嘟囔了两句便走了。

    崔深站在人群里微微眯起眼睛,这两天他没再校园里看到那四个人,恐怕是以为事情告一段落了,离开了吧?他勾起嘴角,好戏分明才要开始。

    “我们为什么要离开s大?”高景蹲在s大校园外头的小吃店里,郁闷地舀了一口芒果布丁塞进嘴里,难道不是在学校里才能得到更多消息么?怀里的龙大爷盯着高景手里的芒果布丁看了半天,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塞进了自己嘴里,当下不满意了,收了尖牙,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高景的胸口,“嘶!”

    高景猛地回过神,低头看向怀里的龙大爷,小声骂道,“你属狗的啊!”

    “屁!别把龙大爷和这等……”龙大爷生气了,张嘴就要反驳,结果被高景捂住了龙嘴,气得就差喷火苗苗了。

    “嘘!”高景气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看过来么!?”

    龙大爷:“……”被捏住了命门的龙大爷憋着气,哼哧道,“我就是想尝尝那东西。”

    高景一噎,把面前的布丁推了过来,“这玩意儿?”然后他看见龙大爷眼睛都张圆了冒着光似的,嘴角一抽,敢情是嘴馋了,他略微有些嫌弃地把自己吃了一口的布丁推到龙大爷眼前,“喏,吃吧。”

    龙大爷不可置信地看着高景,“你让我吃你吃过的东西?!”

    高景气乐了,他的泡面这龙大爷不都吃过了?现在穷讲究什么!?

    “要吃吃,不吃就没了!”

    龙大爷:“……”

    有骨气的龙大爷选择先满足口腹之欲。

    摆平了龙大爷,高景才想起来面前还坐着殷扬肖业几个人,忍不住有些尴尬,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到殷扬带着笑的声音响起来,“本以为你和苏泷相处起来定不那么容易,现在看来,却是我多虑了。”

    龙大爷哼哼两声,那是他大度,不为难这小子。

    高景听见了龙大爷那两声哼哼,一下子猜到龙大爷心里在想什么,黑了张小白脸。

    “待在校外,”高景听到肖业开口,愣了一秒才知道对方在向他解释自己之前的问题,忍不住挠挠下巴,都怪龙大爷把他带歪了话题,肖业看了高景一眼,继续说道,“营造出一种我们不再关注此事的假象,那么事情的幕后凶手若是在校园里,必定会放松警惕,对方只要一松懈下来,露出丝毫破绽,我们定能把他揪出来。”

    “那如果对方不在校园里呢?”

    “这是一场赌。”殷扬说道,“赌对了,那自然顺应成章,赌错了,不过是浪费一个礼拜。怎么?赌不起?”他挑挑眉毛看向高景。

    “怎么赌不起?!”高景一激就上了船,说道,“反正你们也说了,害死我师姐的怪物肯定不会收手,同样都是要等他们自己露出破绽来,我有什么好等不起的?”再说了,好的坏的都被你们说尽了,他有什么立场说反驳的话来?高景撇撇嘴,这句话被咽回肚子里不敢说出来。

    “等着看吧。”殷扬微微一笑,“不需要一个礼拜,就能见分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拿什么来拯救一个说重感冒就重感冒的我……………………orz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