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十掌之后,木桩应声倒下。电气馆外,崔深仿佛有所感应一般猛地抬头望向楼顶,只见原本凝成淡淡一束的月光渐渐散逸开来。

    “不!”

    崔深身形猛地一晃,他从没想过自己布下的如此隐秘的局会被破开,然而现在现实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且代价无比惨痛。

    紧接着,他听到头顶上方传来女人的厉喊,他目眦欲裂,不管不顾,爆出巨大的能量波,饶是肖业也不得不暂时撑起一片保护层。

    崔深借着这一击迅速绕开肖业,登上顶楼。肖业摇摇头,展开背后的翅膀直直飞了上去。

    崔深登上顶楼的时候,恰好看到殷扬把一枚三寸桃木钉钉入女人的头顶心,女人发出凄厉无比的尖叫。

    “不要!住手!”崔深冲过去挡在女人面前,然而桃木钉已经钉入一半,木已成舟。

    他接住女人软倒下来的身体,“巫真大人,巫真大人……”

    女人的身体很快再次腐烂起来,之前稍稍变得充盈一点的肉身因为失去了月光的滋养与大阵中各路阴魂的补给而再度干瘪,然而女人的双眼却一点点褪去了诡异的黑色,露出了正常人的双目。

    “是小将军?”女人像是恢复了神志,听起来矜持又内敛,又透着几分骨子里的高傲。崔深几乎要哭出来,为了这一瞬间,他等了太久。

    女人抬起枯瘦的手抚摸着崔深黑气弥漫的脸庞,那张脸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你把我带回阳间了。”她勾起一个寡淡的笑,“小将军还是和过去一样呢。”

    崔深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满心都是疼痛,他的巫真大人真的醒过来了,却马上又要沉睡了。

    他还记得最初的时候,他是破军将领飞廉,身陷囹圄,被世人皆弃,唯有巫真大人亲往探视,天牢之内,龌龊之地,屈辱尽受,唯独巫真大人始终不弃。后逢朝变,他在乱世中谋求安生,幸得巫真大人相助,窥得天地一隅,才混得一地称王成王。然最后,巫真大人却因他泄露太多天数而神魂具陨。自那时起,他便起誓,无论代价为何,他都要把巫真大人重新带回人间。

    巫真大人于他,是可以以命相抵也在所不辞的。

    为了这一天,为了等到他的巫真大人再次醒来,他筹备了整整三百年,然而最终仍旧功亏一篑。

    “巫真大人……”

    “已故的人就不该活着,”女人打断了崔深的话,一双眼直直看着崔深,像是要望进他的心里,“我不该回来的。”

    “不,不一样的……”崔深固执地摇头,他的巫真大人不该那么早死的,不该死的,该死的只有他。

    “你又怎么知道,现在的我,被你从阴曹里拖曳出来的我,是原来的那个巫真明茉?”女人淡淡开口,她的身体愈发不堪,阵阵恶臭不断从她的身上传出,崔深却恍若未闻,紧紧抱住对方,像抱住自己这三百年来的唯一信仰一样。

    如果他带回来的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巫真大人,他这三百年的执着岂不就像个笑话?他摇着头,“不会的……”他喃喃自语着,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在渐渐流失,不受控制般地涌向巫真大人那儿,“巫真大人……”

    “如果把我带回来是你所想,那我就成全你吧。”她突然咧开嘴角,笑得有些狰狞,猛地发力,手指指甲暴涨数公分,猝不及防地刺进崔深的喉咙,再一勾,竟是勾出了一个米粒大小的水晶体。

    “小将军真是听话呢,”她痴痴一笑,把晶体丢进嘴里吞咽下去,“还记得我当年说的凝练魂体,要把魂晶放在最安全的地方吗?最安全的地方,当然是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了。”

    崔深眼里的光黯淡下去,颓然地往后倒去,他的喉咙口破了一个大洞,呼吸的时候带出抽风机般的嘶嘶声。他当然记得巫真大人教他的每一句话,巫真大人说,她的魂晶就放在喉咙这儿,谁也夺不走,再安全不过了……

    巫真大人……

    他无声地动了动嘴唇在心里喊着这个名字,曾经带他走出了那阴冷无比的天牢,仿佛是生命中唯一阳光一样的存在,他最后还是没有抓住……

    崔深闭上眼,眼角划过一滴泪,既然如此,他留在这世间便再也没有意义了。

    他的身形渐渐变得透明,没了执念的魂体即使凝练出了肉身,失去了魂晶也只是寻常的魂魄了。

    巫真吞下崔深凝练了三百年的魂晶,双目又染回了漆黑,她发出桀桀的笑声,力量重新充斥身体的感觉让她仿佛变得自大狂妄。

    唐芸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什么?自相残杀?她甚至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崔深的魂魄便这样消散在天地之间了。

    “你们两个退下。高景,唤出防护罩。”殷扬冷声对着高景和唐芸两人说道。吞下崔深魂晶的巫真,气息更加邪泞斑驳,哪里还是当年那个传出一段佳话的大巫女,巫真明茉?就算他不动手,对方过度施展能力便会引得自身经脉紊乱,落得一个自爆的下场。

    他下意识看向肖业,肖业身上的气息从未曾这样斑驳过,是他忽略了,还是肖业瞒了他?

    高景和唐芸二人闻言立马后退,高景下意识找起了自家龙大爷,龙大爷见状飞了过来,囔囔道,“那女巫要自爆了咱们快走快走。”

    巫真听到龙大爷的嘟囔,双目睁得浑圆,厉声喝道,“胡说!”待她看清了说话的是谁,她猛地一顿,眼睛慢慢弯起一个弧度,“这莫非是龙灵?”

    龙大爷龙颈一簇软毛都快竖起来了,“胆敢窥伺你龙爷爷的龙灵,活得不耐烦了!”

    巫真笑起来,“果真是龙灵。”没有本体的龙灵,有何可怕的?她一扬手,只见月光一点点被集中在巫真的掌心。

    作为最古老的十大巫女之一,掌控星辰之力于巫真而言,并不难办到,但是她却忽略了她现在的这幅身体,即使吸收了崔深那枚三百年的魂晶,也不足以由她这样随意引动星月。

    她感受着手掌心里的力量开始不受自己控制地涌入自己的四肢百骸,破坏着这具肉身的经脉,她惊慌地想要抢回控制权,却发现太晚了……

    龙大爷嘿嘿一笑乐了,“想要我这龙灵,还得看你有没有命来拿了。”

    巫真又怒又惊,身体上下没有一处不传来难耐的剧痛,仿佛全身被马匹拉扯,她尖叫一声,一双没有瞳孔的漆黑双目瞪得浑圆,她不甘心!

    刺激好了巫真,龙大爷满意地缩回了高景怀里,他抬抬下巴,道,“等着看吧,马上就要自爆了。”

    巫真怨极恨极,就算死,她也要拉一个人陪她一起!她怪叫一声,转身冲向殷扬,她要这个打乱她好事的人给她陪葬!

    殷扬不避不躲,反而正面迎了上去,他挥开墨扇,两人就要正面冲击的时候,他灵巧地空中转身,墨扇舞在半空,划开数道气刃。巫真错身直直摔倒在地上,她的喉咙被墨扇的气刃划开一道长而深的口子,殷扬捡起地上的一枚魂晶,随手抛了抛,巫真的视线紧紧锁着那小小的魂晶,不甘至极。

    “这就是你的那一枚么?”殷扬把它抛起,又空中一抓,嘴角勾了勾,“看来,你也没有藏得很好。”他把魂晶揣进裤子口袋里,摘下眼镜,随手扔在地上。

    眼镜上沾了点刚才巫真飞溅出来的血,脏了。

    殷扬这一击,直接断绝了巫真自爆的可能性,自爆的源头魂晶已经被他取出,现在的巫真,不过是一具正在迅速腐烂的会呼吸的尸体罢了。

    高景沉默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巫真,过了几秒,问道,“其实害死我师姐的人,是崔深对吧?”

    巫真冷笑了一声,血从喉咙破开的地方不断往外冒,她说不出话来,但是高景却是读明白了她的意思。

    为了复生,崔深收了那么多阴魂,谁知道那里面哪一条是他师姐的?

    高景走到巫真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虽然本意是想从头到尾自己亲手为师姐报仇,不过可惜能力不逮,我也不强求,就捡个漏吧。”他语气淡淡,夹着点不明显的自嘲,从腰间拔出一把犀牛角制成的短刀,猛地挥下,砍断了巫真的脖颈。

    他抹了抹脸颊,擦去血污,垂下眼睛站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巫真的脑袋就滚落在边上,双眼还圆睁着,死不瞑目。

    这幅样子的高景还是几人第一次见到,唐芸想着该说点什么来安慰安慰自己这个小学弟,但奈何她本就不是个什么心思细腻的女生,还没想到呢,就看到龙大爷慢悠悠地飞了过去,往高景的脑袋上一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想什么呢?回去啦,天都要亮了,还睡不睡觉了?”龙大爷抬起爪子按按高景的脑袋,说道。

    高景应了一声,扬起个笑说道,“我在总结今天的补课内容。”

    殷扬挑了挑眉毛,“哦?总结了什么出来?”

    “……这不时间不够充裕嘛,还没总结完呢嘿嘿。”高景一噎,挠了挠后脑勺装傻道。

    “那回家作业就是一份书面总结吧。”殷扬温和地朝高景笑了笑,“不低于五百字,做得到吧?下课。”

    高景哭丧着脸只好答应,恨不得把十秒钟之前的自己打一顿,让你嘴贱说什么总结!分明就是在发呆!还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现在来事儿了吧?!

    qaq

    作者有话要说:  高景小天使仗着自己长得好,凹个造型玩忧郁,然而玩脱了[蜡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